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红色莫斯科在线阅读 - 第1200章 进攻

第1200章 进攻

        朝苏军防区推进的德军先头部队,是摩托化营1连,连长是沙费尔中尉。在二月的战斗中,他曾经指挥一个连的部队,击溃了西南方面军的一个装备了坦克和火炮的混编团,并俘虏了团长和上百名指战员。

        如果他不是在三月的战斗中负伤,被送到后方的医院进行治疗,这次帝国师重建,以他的资历至少可以当个营长。摩托化营营长韦伯少校,之所以让他的连队担任先头部队,就是相信他们连的战斗力。

        眼看着距离苏军的阵地还有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沙费尔便命令摩托车队停下,让同行的工兵下车,用探雷器检查前方的道路上,是否被苏军埋设有地雷。

        这里的地形复杂,两侧都是山丘,一旦苏军在道路上埋设了地雷,后面的坦克可没法从旁边绕过去。因此该连的主要任务,就是清除前方道路上可能存在的地雷。

        待在观察所里的戈里亚奇金中校,通过望远镜观察着远处的敌人,嘴里念叨:“看来司令员同志是正确的,在这条道路上真的没有必要布雷。就算埋了地雷,也会被德国人的工兵清理掉。”

        他问站在旁边的一营长祖明特大尉:“那些木板都埋好了吗?”

        “是的,团长同志,都埋好了。”祖明特连忙回答说:“我们在上面盖了三寸厚的土,敌人的工兵根本无法发现。而且就算一般的卡车从上面开过去,也不会把木板压塌。”

        听完祖明特的回答后,戈里亚奇金点点头,说道:“司令员同志有时的想法真是太荒唐了,在敌人坦克通行的地方,不准备埋设地雷,却偏偏要挖什么陷阱,这样就能挡住德国人的坦克吗?”

        祖明特是索科夫的老部下,而是还跟着他从第六集团军来到了这里,对他的判断自然是无条件相信。此刻听到自己的顶头上司戈里亚奇金中校对索科夫提出了质疑,心里感到很不舒服,出于礼貌,他淡淡地说:“中校同志,既然司令员同志是这样安排的,自然有他的道理。至于有没有作用,我想用不了多久,就能得到证实。”

        工兵花费了半个多小时,没有在道路上发现金属反应,便向沙费尔报告:“中尉先生,我们没有发现俄国人埋设的地雷。”

        但沙费尔听后却不放心地问:“你们真的能确认,俄国人没有在这一带埋设地雷吗?金属雷也许没有,但木头雷总会有几颗吧?”

        “中尉先生,”工兵回答说:“俄国人的木壳地雷只能把人杀伤,对我们的坦克根本构不成任何威胁。只要我们的坦克一路碾压过去,那么就可以引爆俄国人的木壳地雷,为我们的步兵开辟出一条安全的通道来。”

        听完工兵的话,沙费尔总算安心了,他连忙命令报务员:“向营长韦伯少校报告,说前方的道路上并没有发现俄国人埋设的地雷,可以让装甲团开进了。”

        韦伯少校接到了沙费尔中尉的报告后,立即向师部报告了前方的情况。坦森得知摩托化营的先头部队已经接近了苏军的阵地,沿途没有发现敌人埋设的地雷后,却没有马上命令装甲团开进,而是命令第2炮兵团瞄准苏军的阵地开炮。

        他之所以会下达这样的命令,是因为帝国师和西南方面军死磕时,他还是一名团长,当时就曾用猛烈的炮火,把苏军的一个营全部消灭在阵地上。炮击结束后,全团发起了攻击,因为阵地上的守军全员阵亡,他的部队在没有伤亡的情况下,成功地夺取了苏军阵地,导致西南方面军的整个防线崩溃。为此,他在战斗结束后,获得了一枚铁十字勋章。

        随着命令的下达,挂在卡车后面的火炮被摘下来,德军炮兵开始紧张地布置阵地,准备对苏军的阵地实施炮击。

        十几分钟后,针对苏军的炮击开始了。

        由于炮兵阵地距离苏军的工事不过五六公里,而且还有前方的炮兵观测员提供的射击参数,因此进行两三炮试射后,密集的炮弹就落在苏军简陋的野战工事里爆炸。一时间,火光冲天、硝烟弥漫,苏军阵地所在的山丘,变成了一座正在喷发的火山。

        坦森站在一个视野开阔的位置,望着远处满是火光和硝烟的阵地,脸上露出了得意洋洋的表情。他放下望远镜,吩咐参谋长:“命令第2装甲团、摩托化营、第3掷弹兵团,趁着俄国人的阵地遭到我军猛烈炮火打击的有利时机,沿着公路快速地朝俄国人的工事推进。”

        一连串的命令下达后,停在路上待命的德军坦克、满载士兵的装甲运兵车和卡车,又重新启动,沿着公路朝苏军阵地所在位置前进。

        按照事先的约定,乘坐装甲运兵车和卡车的士兵,将在距离苏军工事八百米的地方下车,在这里不用担心会遭到己方炮火的误伤,同时还有足够的空间展开部队。

        德军的炮兵刚开始试射,部署在第一道防线的苏军,就忙不迭地沿着交通壕,偷偷地转移到了反斜面的阵地里。至于观察哨,则布置在山丘上,落在这里的炮弹,可比半山腰上少得多,他们可以从容不迫地观察远处的德军动向。

        而待在团观察所里的戈里亚奇金,看到德军毁天灭地的炮火,先是一惊,随后就变得坦然了。他心里暗想:幸好司令员同志命令我们修筑反斜面工事,并命令我们在遭到炮击时,迅速把部队转到了反斜面的工事,以减少敌人炮火对我军的杀伤。如今看来,司令员同志的部署是完全正确的,不少战士来到反斜面后,还站在战壕外面抽烟,丝毫没有把山丘另外一侧的炮击当成一回事。

        站在他旁边的祖明特连忙说道:“中校同志,您看到了吧。如果我们没有修筑反斜面工事,那么我们的指战员就不得不待在简陋的野战工事里,遭受敌人的炮火洗礼。我真不敢相信,在如此密集的炮击结束后,阵地上还能剩下几个活人。”

        对于祖明特的这种说法,戈里亚奇金倒是很赞同,他以前还是营长时,也曾在不少的地方打过仗,他亲眼看到自己的战友在敌人猛烈的炮击下灰飞烟灭。而如今推出了这个反斜面工事后,居然就能大幅度地降低敌人的炮击所造成的伤害,简直太令他感到意外了。

        第2装甲团装备的几乎都是豹式坦克,该坦克的外形好,火力强,机动性也较好,德国人准备用它来取代三号和四号坦克,因此将其称为五号坦克,直到1944年2月,才被正式改称为:豹式坦克。

        接近苏军阵地的这一块地方,两座山丘之间的距离达到了六十多米,完全可以同时展开四五辆坦克。见到这里的地形有利于坦克的展开,德军的坦克指挥官立即命令坦克以五辆为一排,等炮火一停下,就掩护步兵冲向苏军的阵地。

        炮火刚停止,没等山坡上的硝烟散去,德军就展开了进攻。但令他们想不到的是,躲在反斜面阵地里的苏军指战员,听到外面的炮击结束了,也纷纷沿着交通壕,重新返回了自己的阵地,并做好战斗准备。

        进攻部队距离苏军阵地还有四百多米的地方,忽然传来两声巨响,随后跟在坦克后面的德军步兵,就目瞪口呆盯着自己前方开路的坦克,已经侧翻在地上了。

        看到侧翻的坦克,德军指挥员的脑子里就开始快速思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碾上了俄国人的反坦克地雷?不想啊,如果真的是碾上了地雷,肯定会发生惊天动地的爆炸,可如今就传来两声奇怪的响声,随后就有两辆坦克倾翻在地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些受到惊吓的德国兵们,凑近坦克仔细查看后,发现坦克是因为陷进了一个坑里,从而导致翻车的。他们七手八脚地把坦克兵从坦克里救出来之后,继续研究苏军的这个陷阱。研究一阵后,他们发现苏军是挖了一个一米多深的坑,随后在上面盖上一层厚木板。木板能承受人和普通车辆的重量,就算压上去也不会掉进陷阱。但豹式坦克则不一样,它的自重让它足以压塌苏军搭在陷坑上的木板。

        倾翻的坦克肯定无法参战了,德军指挥官立即从后面又调了坦克上前,由他们掩护步兵向苏军的工事发起进攻。这次他们在就连阵地两百多米的地方,遭到了来自路旁的火箭筒攻击。一辆靠边行驶的坦克,顿时成了牺牲品,坦克车身很快就被烈火所包裹。

        待在工事里的热利亚,看到有两辆坦克碾上了陷阱,从而导致侧翻事件发生,便将此事向戈里亚奇金中校报告:“中校同志,有两辆德军的坦克掉入了我们的陷阱,敌人又从后面调来了新的坦克,不过却被我们的反坦克小组摧毁了。”

        “阵地上的步兵,都做好战斗准备了吗?”戈里亚奇金中校问道。

        “是的,我们已经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热利亚一边观察外面的动静,一边对戈里亚奇金说:“等敌人的步兵靠近后,我们的战士会给他们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德军的坦克接二连三被躲在道路旁边的反坦克小组击毁,德军指挥官顿时怒了,他连忙抽调人手,朝着反坦克小组所在的位置而来,试图摧毁反坦克小组,这样自己的坦克就可以继续向苏军阵地进攻了。

        如果是普通的部队,德军指挥官的计谋没准就成功了,可他们如今面对的是装备了突击步枪,在火力上占据优势的苏军部队。他们的步兵刚越过坦克,朝山坡上冲去,就遭到了苏军猛烈地射击。苏军的火力又猛又准,短短几分钟时间,就有差不多五十名德国兵倒在了血泊之中。剩下的德国兵吓坏了,连自己战友的尸体都顾不得收敛,便匆匆撤退了。

        战斗结束后,热利亚向戈里亚奇金中校报告说:“中校同志,我们已经成功地击退了敌人的进攻,相信我们能获得几个小时的休整时间。”

        “敌人是很狡猾的,上尉同志。”戈里亚奇金中校语重心长地说:“越是在即将取得胜利的时候,我们越要提高警惕,有时候受伤的野兽咬人会更痛的。”

        待在工事里的热利亚,看到有两辆坦克碾上了陷阱,从而导致侧翻事件发生,便将此事向戈里亚奇金中校报告:“中校同志,有两辆德军的坦克掉入了我们的陷阱,敌人又从后面调来了新的坦克,不过却被我们的反坦克小组摧毁了。”

        “阵地上的步兵,都做好战斗准备了吗?”戈里亚奇金中校问道。

        “是的,我们已经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热利亚一边观察外面的动静,一边对戈里亚奇金说:“等敌人的步兵靠近后,我们的战士会给他们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德军的坦克接二连三被躲在道路旁边的反坦克小组击毁,德军指挥官顿时怒了,他连忙抽调人手,朝着反坦克小组所在的位置而来,试图摧毁反坦克小组,这样自己的坦克就可以继续向苏军阵地进攻了。

        如果是普通的部队,德军指挥官的计谋没准就成功了,可他们如今面对的是装备了突击步枪,在火力上占据优势的苏军部队。他们的步兵刚越过坦克,朝山坡上冲去,就遭到了苏军猛烈地射击。苏军的火力又猛又准,短短几分钟时间,就有差不多五十名德国兵倒在了血泊之中。剩下的德国兵吓坏了,连自己战友的尸体都顾不得收敛,便匆匆撤退了。

        战斗结束后,热利亚向戈里亚奇金中校报告说:“中校同志,我们已经成功地击退了敌人的进攻,相信我们能获得几个小时的休整时间。”

        “敌人是很狡猾的,上尉同志。”戈里亚奇金中校语重心长地说:“越是在即将取得胜利的时候,我们越要提高警惕,有时候受伤的野兽咬人会更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