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带着工厂到大明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一点霸道

第七十三章 一点霸道

        。

        张震一声令下,项广达马上就被架了出去,在那哀嚎之中,不久就是一声枪响,再没了声讯。

        须臾之后,几个疍族护卫回来,向张震回报一声‘人已正法!’再次冷漠的注视人群,那云淡风轻的样子,就是心中没有鬼的,也被吓得心中一突。

        张震点点头,看向工匠们,苦笑道:“何必呢非要我揪出来才死心,再给奸细最后一次机会,主动站出来,我放他一条生路,被我揪出来的,杀无赦!”

        张震说着谈心一般的笑道:“除了这千里镜,我还有些西洋的手段,那可是你等无法想象的,大家来的时间多则半年有余,少的也有两个月了,任何蛛丝马迹总是有迹可循,十个数之内,自个站出来,或者死!自己选吧,老苏,你来数数。”

        此时还没倒计时一说,老苏听后一愣,随后定定神,站在众同仁面前,深吸一口气大声喊道:“这是东家给的最后机会,老苏在这就倚老卖老奉劝诸位一句,不想步老项的后尘,有主的那些还是自己站出来吧,毕竟大伙相识一场!”

        整个工坊里的工匠,此时最没压力的就是他老苏了,心无担忧说话自然轻松,叹气道:“好话难劝该死的鬼,老苏言尽于此,一!!!”

        最后这一声厉喝,就是张震也被吓了一跳,也是他正惊讶于老苏还知道攻心为上呢,猛然这一嗓子,偏偏嗓门还这般响亮。

        就连张震都惊讶,对众工匠的心神冲击就可想而知,大多数人还好,有几个吓得浑身哆嗦,最不济的两位,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如此失态,若是心中无鬼那就真见鬼了,还不等老苏喊‘二’呢,就有人哭喊道:“我招!我招了!!...”

        有了一人带头,很快就有几个声音接连响起。

        “我也招了,我原来的东家不是官府的人啊!”

        “东家少爷饶命啊!”

        陆陆续续一共出来五位,再加上被枪毙的项广达,这足足就是六个了,一共才百多位工匠啊。

        这么多的奸细,别说张震了,就是剩下的众位工匠也无不心寒,这要是窃取了东家的西洋之法,争相低价抛售还好,若是有鲁王府这般的势力欲求独占,灭了东家以及这工坊,自己也跟着倒霉啊。

        而后众人招供,抖搂出来的那些指使者,更是让人不寒而栗,其中是两间王府,一个官宦世家,一个金陵巨商,还有一位竟然是海盗头目。

        这么六家,其中三家是王府,难怪官府从没来找过工坊的麻烦呢,估计这鱼台县令甚至济宁知州都被人打过几遍招呼了,这么多有钱有势的人物在暗中觊觎,工坊有麻烦就怪了。

        唯一不是官府的那个,偏偏还是海盗,张震这个气啊,都tmd把少爷当成肥羊了,靠啊!

        张震冷笑道:“这么多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惦记张某这点产业啊!你们应该庆幸,张震有言在先,说放了你们就放了你们!”

        “多谢东家!”

        “多谢张爷!多谢张爷!”

        五人听有生机,一个个磕头如捣蒜,有的脸上吓得挂着的泪痕还未干呢,磕头的间隙那满脸的喜色清晰可辨。

        张震抬头望天自言自语般的恨道:“甭谢了,看着就心烦的货色,给我马上滚蛋!”

        五人急忙爬起,更不敢收拾行李,飞奔出大门,往各处奔去。

        张震看看剩下的人,郑重道:“今后诸位都是南阳的人了,若有家小,速速记录在册,我好派人接来,免得被官府拿了,就此受了牵连。”

        张震说罢,随手又拿出一摞计有七八面镜子,随手递给老苏,笑道:“这就是引诸位来的西洋镜,分发下去,没见过的都看看吧,唯独那千里镜金贵,于我还有大用,可不要折损了。”

        张震轻描淡写的样子,老苏也以为是寻常之物,随手接过,看了一眼,正惊讶呢,再听了东家的话,整个人都慌了。

        来南阳之前就听说,金陵城已经有人出价五万两雪花银求购西洋宝镜了,这一小畧镜子足足七八面,这是三四十万两银子!

        “不...是,赶...紧来...个人...接一下,动不了了,赶紧啊!”

        想想手里拿着三四十万两银子的物件,偏偏另一只手还腾不出来,只能单手拿着,老苏是真个被吓到了,比那张震来时点他名姓,以为被认定自己是奸细,有性命之忧时还要不堪,都激动的有些结巴了。

        张震见此,摇头苦笑,向随行的疍族护卫道:“留下几个在外看着,防止官府反扑伤了师傅们,其他人跟我去镇上。”

        这边张震还未走到南阳呢,工坊里已经从炸锅沸腾重归平静,那镜子全部看过,虽然还在依次传递千里镜,工匠们的心情却是怎也平静不下来。

        琉璃易碎,这价值几十万两银子的稀世珍宝,东家随手就拿出来,递给匠户出身的自己这等低贱之人,单单这份信任,就让工匠们感动之至,那清除奸细时的些许不快,直接就抛飞到九霄云外。

        长久的沉默,老苏忽然发狠道:“这八面镜子,足足值四十万两银子还有富裕,东家这般信任咱们,试问这世上那些大富大贵的可有一人能做到再有吃里扒外的东西,就算东家宽宏大量能放走了,咱们能放过吗依我看还不如乱棍打死了!省的丢咱工坊的人。”

        匠户这贱民的身份,众工匠在各处做工皆是兢兢业业,谁没受过官府和那些富贵人家的轻视白眼出了错更是被当成牲口一般的责罚。

        被人这般礼遇这般信任,还是生平头一遭,人心都是肉长的,老苏这话一说,众工匠无不认同,平静片刻,场面瞬间热烈起来。

        “苏师傅说的对!正该如此!”

        “这世上为富不仁的多了,似东家这般礼遇,这般重视而又信任的,俺活了四十多年还是头一次见,谁对不起东家少爷,那良心定是被狗吃了,依我看,乱棍打死还便宜他了!”

        “老苏啊,到此之后我就不服你,今个就凭你这话,足以尊你一声苏老哥!”

        ————————

        从那龙王庙工匠役夫,到兖州义军,再到工坊匠户,张震费尽了心思,唯独心中的最后一枚定时炸弹,这南阳的商户地主们,是时候给他们一点颜色,来上一点霸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