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 - 大红妆在线阅读 - 第三五九章 反抗

第三五九章 反抗

        燕北郡王的眼睛酸酸的,他低下头,吸吸鼻子,良久,他抬起头来,眸光是水洗般的清澈。

        沈姐姐,三堂兄和宜宽宜容快到西安了吧?

        是啊,应该快到了。沈彤笑着说道。

        此时的宜宽和宜容正惊愕地望着倒在地上的嬷嬷和丫鬟们。

        芳菲拍拍手上根本就没有的灰尘,对两位正在发呆的小郡主说道:还愣着干嘛,去给我找刀啊。

        刀?什么刀啊?宜宽大着胆子问道,她想不明白,嬷嬷和丫鬟怎么就忽然倒在地上睡觉了呢。

        当然是杀人用的刀啊,趁着她们还没醒,我们把她们全都杀了,免得她们醒过来以后,跑回燕北找杨家的人告黑状。芳菲耐心地解释道。

        杀人?小姐姐你会杀人吗?宜宽吓得要哭出来了。

        芳菲摇摇头:我看我家小姐杀过,我没有试过,应该不难,你们拿刀来,我杀杀试试。

        宜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她只有八岁。

        宜宽也吓坏了,但是她是姐姐,她不能哭,她连忙用手遮住宜容的眼睛,哥哥不在,她要保护小妹妹。

        小姐姐,你真要杀了嬷嬷她们吗?宜宽问道。

        是啊,她们总是欺负你们,如果不是我给她们下了蒙汗药,刚刚她们就拧你们了。芳菲可没有瞎说,如果不是她碰了宜容一下,宜容就疼得呲牙裂嘴,她就不会发现宜宽和宜容身上被拧得青一块紫一块。

        现在还在赶路,而且还有周三公子照顾,这些人还敢虐待两位小郡主,可想而知,若是到了西安,两位小郡主离开了秦王府的保护,这些人还不知要如何对待她们了。

        小姐说得都对,小姐早就想到了。

        芳菲让韩无忌去找仙人醉。

        芳菲只见识过仙人醉,那种药太厉害了,芳菲这辈子也忘不了。

        可是韩无忌从官驿出去转了一圈儿,没有买到仙人醉,只买到最普通最普通的蒙汗药。

        算了,将就用吧。

        这些丫鬟婆子没有武功,一钱银子一大包的蒙汗药也能把她们放倒。

        可是现在问题来了,人是放倒了,接下来怎么办呢?

        小姐是怎么说的呢?

        小姐说了,让她把这些事告诉宜宁郡主,到时丁侧妃自会有办法对付这些人的。

        唉,芳菲朝着自己的脑袋打了一下,她义愤填膺,一时冲动忘了小姐的叮嘱。

        可是现在事情已经做下了,人也放倒了,不能后悔了。

        只能杀人灭口,否则这些家伙一定会告诉杨家人的。

        即使把她们看管起来,不让她们寄信,不让她们逃回燕北,她们也会变本加厉报复到两位小郡主身上的。

        一不做二不休,杀人,灭口!

        芳菲又打了自己脑袋一下,她真是没用啊,如果小姐遇到这种事情,一定不会像自己这些瞻前顾后的。

        可是她没有杀过人啊。

        她连鸡都没有杀过,就连鱼也是小姐杀好后,她才烤的。

        看着抱在一起的小郡主,芳菲咬咬牙,跺跺脚......出去找韩无忌了。

        韩无忌,你去把那些人全都杀了。芳菲命令道。

        为什么?韩无忌沉声道。

        不把她们杀掉,她们会通风报信。芳菲道。

        报信就报信吧,难道秦王会怕杨家吗?韩无忌说道。

        这倒也是啊,燕北郡王之所以把两位小郡主托付给周三公子,就是因为秦王府不会惧怕杨家,杨家也拿秦王没有办法。

        可是太皇太后会下旨吧,当年太皇太后就曾经下旨,要让宜宁郡主去京城的,太皇太后也会下旨,让两位小郡主去京城吧,她们可不像宜宁郡主那样,有爹有娘有哥哥护着,她们若是到了京城,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太皇太后一道懿旨,两位小郡主就不能留在西安了.

        这倒也是。韩无忌沉默了,秦王会为了自己的女儿抗旨不遵,可是两位小郡主又不是他的女儿。

        默然一刻,韩无忌站起身来:那我去告诉三公子吧,这里是官驿,我们若是真把那些人杀了,也要让三公子知晓,否则这些尸体如何处置,总不能明天搬到车上跟着我们一起赶路吧。

        芳菲被他说得打了一个激凌,太恐怖了,一想到马车上对面坐着的是死人,她的头发根儿都立起来了。

        她学着小姐的样子,踮起脚尖拍拍韩无忌的脑袋,说道:还是你想得周到,我们先去告诉周三公子吧。

        两个人并不知道,就在他们商量的时候,那几个人已经醒过来了。

        一钱银子一大包的蒙汗药,自是比不上仙人醉,也不过片刻,人就醒过来了。

        两位小郡主眼睁睁看着倒在地上的人睁开眼睛爬了起来,一个嬷嬷显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眯起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着两位毫发未伤的小郡主,冷笑道:两位郡主这是长本事了,学会跟着外人祸害奴婢们了?小小年纪就会些鸡鸣狗盗的勾当,长大以后也不会是好东西,难怪杨大都督再三叮嘱咱们要好好管教郡主呢,学好不容易,这学坏也太快了。

        这时,又有两位嬷嬷醒过来了,她们脚步蹒跚着走过来,意识虽然清明,可是手上力气还没有完全恢复。

        先前的嬷嬷见她们也醒了,便道:快,把这两个不学好的小东西好好教训教训。

        她手上也没力气,但是教训两个小猫子似的郡主还是绰绰有余。

        她伸手就去掐宜容郡主的脖子,本来已经吓傻了的宜宽郡主这时反应过来了,她恨死自己了,刚刚她为什么没有听芳菲的话,去找刀啊,现在这些人都醒了,她们会打死自己和妹妹吧。

        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宜宽郡主把妹妹挡在身后,抓住嬷嬷伸过来的手,一口咬了下去。

        嬷嬷没有想到平时唯唯诺诺的郡主居然会反抗,她一只手被宜宽咬住,只能用另一只手去揪宜宽的头发,嘴里喊着身后的同伴:你们还傻站着做什么,快来帮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