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新纪元119年在线阅读 - 025 意识融合

025 意识融合

        又做梦了,还是同样的梦,内容也差不多,自己跑到了一艘太空飞船上,隐隐约约像是有人在旁边说话,但从来没见过他的模样,就连声音也是若隐若无,搞不清到底是别人的声音还是自己脑海里的呓语。

        可是梦境中的其它情景却历历在目,这不光是一艘太空飞船,还航行在陌生的星域中。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外面有两颗太阳,一大一小,同样明晃晃的。即便自己对天文学没啥深入研究,也可以百分百确定绝不是太阳系。

        而且这艘飞船太高科技了,自己在里面感觉不到任何移动,也听不到任何噪声,更不用穿戴宇航服。梦境中自己所处的环境像个大套房,落地舷窗外就是浩瀚星海,任由两个太阳照射也不会感到灼热,更不觉得耀眼。

        别的不提,光是在太空飞船里弄这么大生活空间,就能由此算出飞船的引擎有多高科技,真不是人类能企及的,哪怕把自己再扔回21世纪,当时的科技也办不到。

        做梦能做得如此清晰,醒来之后还能记得这么多细节?别人不能,洪涛能。因为这个梦已经断断续续的做了好几年,就算每次记住一帧画面,成百上千次下来也够攒一部纪录片的了。

        洪涛?没错,我们的主人公就是那只烦人的洪老鼠,不光别人烦,他自己也烦,没完没了的穿越,还不知道下一站是哪儿,谁不烦啊。

        距离上次穿越到北宋中期,已经又过去一百五十多年了,目前北宋不光存在,还成为东亚地区最大的帝国,依靠武力先后征服了北方游牧民族和南方的大理国。朝鲜半岛被特里公主和自己的后裔拱手献给了大宋,成了特别行省,日本列岛奉八嘎和庞皇后的后裔为天皇已经快百年了,名义上是属国,其实和行省也没太大区别,很多内政都有大宋政府的影子。

        目前大宋的舰队正在马六甲城与澳洲犹大国的舰队谈判,商谈如何划分东南亚势力范围。本来大宋政府请求自己也参加这次谈判,但被拒绝了。

        这个谈判真不能去,澳洲犹大国的皇帝有自己的血统,怎么谈都是两边不落好,很容易被国内舆论当做新闻炒作。别看这套东西都是自己发明的,但喷起自己来一点都不留情面。

        也不是不留情面,而是没啥情面了。怪就怪自己活得时间太长,再过几年就是一百九十岁生日,当年和自己有情份的那两三代人早就成了枯骨,他们的重孙子都死光了,多大的情份能延续一百多年?

        不光谈判不能去,洪涛自打一百岁以后就很少在大宋腹地晃悠了。倒不是为了躲清静,而是怕碍眼。你说不管皇帝还是总理,见到自己就得叫老祖,搁谁谁乐意啊。

        尤其是赶上政府内部有矛盾的时候,总有人琢磨着把自己搬出来当挡箭牌,一旦陷入政治斗争里,啥辈分、贡献、情份都是白给,急眼了说弄死就得弄死,完了还得给安上个祸国殃民的大帽子。

        为了不被自己人讨厌,洪涛不得不远离中央。最初是跑到了原本黄头回鹘的地盘上弄了个大宅子,结果三十年前,通往内地的铁路通车,这里也被纳入了大宋核心版图,还成了重点开发地区。

        来个官员就得到府上拜见拜见,大事小情的不管能不能管都得听汇报。洪涛一看这个架势,得嘞,继续搬家吧,这次咱往远点搬,翻过帕米尔高原,里海见!

        怕不怕当地人?这话得反过来问。别看洪涛在官方的影响力远不如百年之前,但在民间已经快成神了。谁让他具备了神的最大特征长寿呢,快二百岁了还能活蹦乱跳、身边还有年轻姑娘相伴,离神好像也不远了。

        这位半神住在哪儿都是当地贵族期望的,啥都不用干,只要这位在,往常解决不了的矛盾几句话就能摆平,来自各地的信徒也会源源不断的前来沾仙气,光靠旅游收入就能让当地致富。

        就算有心怀不满的也不会在洪涛身上打主意,大宋帝国啊,独占东亚的庞然大物,都不用出兵,光靠隆隆作响的钢铁长龙,一般国家就怂了。

        别看洪涛活着的时候很多人盼着他早点死,一旦真被外人弄死了,不管大宋政府乐意不乐意,都得倾全国之力讨伐,不死不休,这已经不是政治问题了,而是立场问题。

        “宸娘啊,今天的炉子烧的不错,你这个小吝啬鬼怎么也想开了……”

        冬日的里海东岸还是挺冷的,往日里洪涛每次醒来都要埋怨那位新娶的当地小妾,她是牧人家庭出身,从小吃苦惯了,总舍不得往炉子里多放泥炭,让这座偌大的石头城堡里冷飕飕的。

        不过埋怨归埋怨,洪涛还是很喜欢这位异族姑娘的。她长得有点像当年的宸娘,性格也是精灵古怪,而且已经怀了自己的孩子,降生之后只要是男孩,她的部族基本就算归顺了。

        几十年来,靠这么弄来的人口和土地,比大宋政府靠枪炮征服的还多。外人说这是神灵的赐福,洪涛自己觉得吧,这尼玛就是人形自走炮!

        自己这副身体不光长寿,还衰老的非常非常慢,慢到几乎看不出来变化。一百岁的时候,自己和五十岁的人站在一起,肯定比他们显得年轻。一百五十岁之后,还是那副德性。现在眼看就要二百岁了,稍微有点进步,鬓角多了几根白头发,脑门上好像也有淡淡的皱纹。

        那些因为崇尚长生不老而自动信奉、追随的信徒们倒是省事儿了,他们爷爷辈的买一张自己的画像,可以传给孙子,不用换新的,新的和旧的没啥区别,看上去就像一个人。

        “唉,人呢……我靠!不会又来一次吧!”

        但这次宸娘没有用她火热的身体和自己打招呼,因为旁边根本就没人,虽然屋子里很暗,但洪涛依旧可以感觉出来床不是自己的,即便它的软硬度更好。另外身体上也没盖被子,更没有厚重的毛毯,就这么啥也不盖的睡了一觉,为啥没觉得冷呢?

        为啥呢?如果换个人可能不会在意这种小问题,可洪涛却从细节中感到了一阵心悸。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味道、陌生的被褥、陌生的感觉,一切都是那么陌生。这种感觉已经不是一两次了,哪怕上一次相隔了一百多年,依旧像刚刚发生的一般清晰。

        “唰……”宸娘没应声,房间里的灯光却突然亮了。不知道是何种光源,照射的非常均匀,愣是找不到光源的位置。

        “我靠!不会吧?啪……嘶……”原本还躺在床上的洪涛一骨碌就爬了起来,目瞪口呆的望着对面的墙壁,几秒钟之后,抡圆了照着自己的脸就来了个大耳帖子。

        疼,脸疼,但洪涛已经忽略了。床对面的墙正在逐渐消失,墙外出现了两颗亮闪闪的圆球,一颗稍大、一颗稍小,大的惨白惨白,小的有点淡蓝。

        这尼玛不就是梦里的景象吗?但大耳帖子又明确的告诉自己这很可能不是梦,做了这么多次同样的梦,没有一次挨过打。而且这次自己居然能活动了,往常在梦里好像只能睁眼看,连转头都不成。

        “孙贼!咱可不带这么玩的啊,不是说要研究地球生物嘛,没说还得上天啊!”

        穿越的次数太多了,洪涛真提不起半点惊慌、无助的感觉,即便初步判断自己穿越到了一艘太空飞船里,也顶多是小小的好奇了一下,然后就是冲着屋顶开骂。

        骂谁呢?肯定是那个拿自己做试验,还把自己某一世后代也拐跑的外星人。不用问,这肯定是它搞的鬼,百分之九十让自己穿越到几十、几百年后了,这艘太空飞船应该就是当时的科技,否则解释不通嘛。

        但为啥要骂呢?能到未来看一看,不正符合洪涛好奇心重的性格嘛,都不用花船票,就能登上太空飞船转一圈,也符合他爱占便宜的性格。

        真不能这么想,和生存相比,洪涛觉得好奇心、占便宜都可以舍弃。穿越到古代,不管起点多低,自己都有很大把握比其他人活得好,就算不进行社会改造,老老实实当个富家翁混吃等死一点毛病没有。

        可是穿越到未来,这尼玛不是往死里坑人嘛。一位明朝人突然出现在三里屯酒吧街,你说他能干啥?除了被人当傻子、当怪物之外,恐怕连来自明朝的实事都没人会相信。

        退一万步说,真碰上个专家级的人物,通过某种技术手段认定了自己的来历,那等着自己的也不是豪车美女,百分百是某个隐蔽的地下实验室。不把自己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胞、大脑里的每一个想法搞清楚,这辈子就别打算出来了,哪怕能活二百岁也是白搭。

        再退三万步讲,就算自己偷偷的不声张来历,可是咋生活呢?一位明朝人啊,突然到了二十一世纪,怕是连自来水龙头都不会开。即便兜里装着钱也不会花,更不会用支付宝和微信,搞不好连这时候的文字都认不全,拿个屁去高人一等啊。

        最倒霉的是自己这个明朝人显然不是出现在街头,而是在一艘太空飞船里。起点是真高,都突破天际了,可现实太残酷。

        如果在街头自己还能忍饥挨饿去努力学习适应,保不齐还能活下去。现在连适应的时间都没有了,分分钟得被人发现异常。等着自己的最好结果是医学机构,最差的就是精神病医院。不用啥高级手段,稍微折磨折磨,自己就得全招供,最终还是被人当小白鼠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