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新纪元119年在线阅读 - 267 求解

267 求解

        “随身主脑里有没有发现?”控制室里除了这些艺术品就没什么明显值得关注的东西了,洪涛这才沉下心,按照虫洞里的经验逐步深入搜索,第一个要破解的就是沉睡者随身主脑。

        “没有主脑程序唤醒,强行破解有很大可能会引发自毁程序。”其实这个工作亲大爷一直都在做,可惜没什么进展。与墓穴里的主脑相比,节点主脑的级别更高,光靠它这点三脚猫功夫还不足矣对付。

        “失去能源供给自毁程序也能启动吗?”主脑唤醒?洪涛一听这个词儿就有点透心凉,不能总指望总碰上娜塔莉亚那样的主脑,该自己解决的还得靠自己。

        “50%可能性!”

        “……”也不知道亲大爷是怎么算出来这么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概率,但洪涛真不敢赌。

        “可以去问问娜塔莉亚。”亲大爷提出一个解决办法。

        “它会帮我们吗?”沉睡者虫洞的信标昨天出现在共和国境内,洪涛本来打算处理完墓穴的事情再回去,就算见到了娜塔莉亚,他也不敢肯定那台主脑会帮忙,甚至还没想好该不该让它知道这里的情况。

        “你的古怪逻辑对付它肯定有效,成功率70%以上!”亲大爷回答的很笃定。

        “……不错啊,都会拐着弯骂人了,那咱就回去会会它!”这话说的真噎人,但也让洪涛有了个新思路。

        之前一直认为娜塔莉亚是被自己忽悠了,回过头想一想,自己何尝不是个沉睡者的沉睡者呢?这么算起来自己和它应该算一伙的,也是它愿意在程序允许下帮自己的根本原因。如果自己表现的再沉睡者一些,会不会有更好的结果呢?值得试一试!

        这还是洪涛第一次进入共和国边境,过星门时明显感觉到像是从城区到了郊区,星门、空间站、飞船的造型和联邦、帝国完全不同,缺少了庄严、优雅、前卫感,多了一些狂野不羁的味道。

        其实这些形容词只是为了好听,洪涛的本意是想说拼凑和破烂。很难在一座星门上看到完整的涂层,共和国的空间建筑完全舍弃了这种主要起美化、次要防辐射作用的材料,基本被金属本来的颜色所代替。不过他们使用的金属好像不是一批,经常会出现颜色上的差异,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法避免。

        至于说共和国制造的飞船,倒是比较符合地球人的审美,它们至少是分头尾的,加速时尾部会喷出亮蓝色的高温等离子火焰。

        这是采用同位素聚变能源核心的特征,它的优点和缺点同样突出,瞬间可以提高更高的动力,又因为冷却系统不得不占用更多飞船空间和质量。

        “怪不得热法能一眼就认出塔科玛人的飞船,特点确实很突出。”当洪涛在星门附近遇到一队刚刚脱离跃迁状态的共和国海军舰队时,马上就想到了那支突袭女皇编队的塔科玛人舰队。

        它们的造型有很多共同之处,比如说像某种动物外形的元素,还有灰色斑驳的外壳。当然了,也有不同之处,即便是共和国舰队里同型号的飞船也会有不太细微的区别。

        因为它们来自不同的族群,在共和国内部,国家只是个形势上的组织结构,真正起作用的依旧是族群。每个族群都有不同的文化,也很乐意把这种差异表现在一切日常生活中,包括建造飞船。

        “看起来战争还在继续,不知道艾玛达人能不能顶住帝国的进攻。”刚刚路过四个星系,黄鼠狼号就被两次通告避开星门,倒不是故意针对,几乎所有靠近星门的飞船都会收到共和国军方的通知。

        原因很简单,有大批共和国舰队要通过,只有等它们过完之后才允许民间飞船继续使用星门。这个举动说明了一个问题,共和国还在往前线调集军队。

        战争到底打到什么程度了洪涛不清楚,媒体也是各说各话。共和国宣称稳住了战线,准备在重点星系伺机反攻,帝国则说把敌人打得屁滚尿流、溃不成军。

        到底谁说了瞎话呢,洪涛觉得两边都不太诚实。如果非要选一边支持的话,那他很乐意选择艾玛达人,但不包括共和国。

        接触了新伊甸人这么长时间,唯有这个群体比较温和,既不迷信神灵也不迷信科技,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可惜自己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在心里默默祝愿帝国和共和国打个两败俱伤,否则不管谁输谁赢艾玛达人都是受害者。

        吞噬虫洞外表上看起来还是那么富丽堂皇,五光十色的旋涡状力场就像个有毒的大漏斗,让人只敢远眺,不愿靠近。

        “娜塔莉亚,你还好吗?看看谁回来了,我还带了很重要的信息,是有关沉睡者的,想不想马上看看?”

        洪涛是真没心情看景色,连隐形状态都没解除就一头撞了进去,飞船上的传感器刚刚恢复工作,就忙不迭的发出了公频信号,像是个很久没回家的游子。

        “艾特先生,建议你的飞船按照标准程序停靠……”可惜娜塔莉亚没有半点高兴的意思,还是机械的发布着它认为必要的命令,和第一次见到洪涛时没任何区别。

        “它的样子真丑,毫无沉睡者飞船的质感。”还没等洪涛再废话,它话锋一转,又像是老朋友的互相问候,刻薄但亲切。

        “请求停靠!”自打一进入虫洞,洪涛能明显感觉到亲大爷的计算频率降得很低,基本上不干预飞船主脑的运算,直到无法避开的时候才主动发出了数据链接请求。

        “这个笨蛋还没被淘汰?艾特先生,你真是位有教养的绅士,可以每天容忍它的存在!”

        俗话不是说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亲大爷如此低调依旧没逃过被训斥的命运,而它唯一能做的就是啥也别做,祈祷那台霸道的主脑能把它忘了。

        “哦,不不不,它已经有了很大进步,曾经帮过我不少次,如果没有它我可能就回不来了。外面的人类很坏,只要发现了他们没有的东西就想据为己有。”

        这次洪涛倒是一反常态,没假装听不见,立场鲜明的站出来狠狠的表扬了一番亲大爷,听得这台主脑差点过热。如果它有感情的话,说不定会立刻爱上这位主人,太尼玛暖心了。

        当然了,如果它知道这番表扬仅仅是个引子,把话题引到沉睡者墓穴的话,立刻就得放出高压电,电死这个毫无廉耻的主人,哪怕因此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是吗?我来看看它都做了什么……”娜塔莉亚好像很不相信一台采矿驳船的主脑还有这么大本事,瞬间就接管了黄鼠狼号的控制权,用它无处不在的数据蹂躏着亲大爷脆弱的程序。

        “愚蠢,即便艾特先生对你的评价很高,你依然是台愚蠢的主脑,我甚至都不愿意称呼你为主脑,那会让我也感到羞耻!”

        长达两年多的数据,在娜塔莉亚逆天的处理能力下不到五分钟就全读完了,然后就是更加刻薄的评价,还带着人身攻击,不对,应该叫数据鞭挞。

        “那是当然了,在你面前它永远是一堆杂乱无章的编码……你看,有一部分重要的数据我都不敢存在它的记忆体里,生怕会出现错误。”

        这次洪涛没再帮亲大爷撑腰,而是跟着娜塔莉亚一起放嘴炮,把这台一直忠心耿耿陪伴着自己的主脑贬损的一无是处,听上去还不如悬浮车上装的简易主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