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之绝代仙尊在线阅读 - 第491章 人家那是金龙皇卡!

第491章 人家那是金龙皇卡!

        大红楼的招牌是“京都皇家一号馆”,是京都最高档最神秘的娱乐场所,不过并不对外,只对会员开放。

        出租车连前面遮雨檐都不敢进,就停在了路边,接过段辰递过来的零钱打车款,咧嘴笑着说:“我就在这等你啊,不过你得快点,这里不给长时间停车的!”

        段辰对他说道:“你用不着等我的,我要上去处理点事情,得花不少时间!”

        “哈哈,你这小老弟说话有意思,口气不小。老哥我再多说一句,那地方真不是谁都能进去的,你想玩我可以带你去适合你玩的地方,京都城我门儿清,哪里有好玩的我都知道!这里……你进不去,能来这里的也都是自己开车的,没人打的,所以这一片连出租车都很少来,你等会回去找车也不容易,我就在这等你两分钟,看着你死心了再回头!”出租车司机嬉皮笑脸的对段辰说道。

        既然说了不信,段辰也就不废话了,开门下车,径直走向了门厅,出租车司机打开车窗,点燃一支烟,抽了一口撇嘴说道:“这小子还真个倔驴,不听前辈招呼啊!自己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吗?你以为这大红楼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看你怎么被人赶回来,再特么灰头土脸的回来搭我的车!”

        前厅门口,段辰还没有靠近,一名身穿西装带着耳麦的大汉就堵在了前面,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对着他摆摆手,示意他走开。

        身后有车开上来,本来就没有挡路的段辰还是往旁边让了一下,一辆奔驰350擦着他的身子开过去,停到了他的前面。

        刚才对他挥手的西装大汉走到了车门一侧站立,打开车门鞠躬行礼。从车上走下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秃顶男子,旁边跟着一个旗袍开叉到大腿的女郎,下车后就抱住了那秃顶男的胳膊。

        秃顶男随手将一张百元钞票递给了西装大汉,当作是小费,然后带着旗袍女子往里面走。

        段辰正好也走过来,刚想一起进去,西装大汉伸手拦住他,面无表情的说道:“出去!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秃顶男和旗袍女听到后面声音,也转过身来,看着一身华服的段辰,脸上露出了讥讽神色。

        “这小子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还敢往里面跑,真不怕被打出去?”旗袍女撇嘴看着段辰,眼神轻佻而鄙夷。

        秃顶男哈哈一笑,看着段辰说:“就是因为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才会过来碰运气啊!搞不好看门的打盹了,他就能偷溜进去了,然后回去就能跟自己那帮穷鬼朋友吹上几天了!”

        西装大汉躬身对秃顶男说:“杨处长放心,我们这里的警卫意识是一流的,不会有人在上班的时候打瞌睡,更不会让这些闲杂人等打扰到客人们的休闲,这些人我们会尽快赶走的!”

        秃顶男咧嘴微微一笑,眼睛看着段辰,嘴里说道:“不用赶,今天我心情好,可以带你进去见见世面,不过你得陪我玩个小游戏!这样吧,你就在这里学两声狗叫,如果我觉得你学的像,就带你进去,怎么样?”

        旁边得旗袍女掩嘴咯咯笑起来,也跟着对段辰说:“不只是叫啊,还要扯着耳朵伸舌头,这样才像!”

        “滚远点!”段辰沉着脸,眯着眼睛瞪了那秃顶男和旗袍女一眼,如果不是有急事在身,这两个还敢羞辱他的不知死活的男女,就会被他一巴掌给拍死了!

        “你特么的说什么?敢骂我?老子一个指头就捏死你,信不信?”秃顶男脸色变了,指着段辰骂着。

        旗袍女也冷笑着对段辰说:“好心好意带你进去,居然不识抬举!像你这样的贱民,就活该在外面眼巴巴看着里面灯红酒绿,一辈子都没有福气进来享受!”

        西装大汉目光阴冷,站在段辰的面前,冷冷说道:“警告你,不要在这里惹事!这不是你能来的地方,出去!等你有资格拿到皇冠了再进来!”

        他嘴里所说的皇冠,是进出这里的人在胸口别着的一个金色胸牌,是皇冠的样子,也是这里的通行证,只有戴上这个东西,才有资格在这里随便出入。

        秃顶男一脸嘲讽的看着段辰说:“你特么以为这里是菜市场啊?想进就能进的?看看你这熊样,就这身破烂衣服,还想……”

        没等他的话说完,段辰从身上拿出了一张卡,递到西装大汉面前,眯着眼睛问他:“皇冠我没有,但是我有这个,能不能进?”

        看到他手中的那张卡,西装大汉的脸色变了,看着段辰的眼神也充满了震惊和尊敬。

        旗袍女尖声笑道:“除了皇冠,这里什么都不好使!随便拿张卡就能进?你当这里是公交车啊,你刷一下就可以坐了?卡我包里比你的还多,你那什么破卡就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闭嘴!”秃顶男涨红着脸对她怒吼了一声,脸色尴尬的看着段辰,舔着自己厚厚的嘴唇,对段辰说道:“这位小哥,您是……”

        段辰连理都没理他,只是看着西装大汉追问了一句:“能不能进?”

        西装大汉双手捧着卡,躬身递到他面前,嘴里说道:“先生请进!祝您在皇家玩的开心尽兴!”

        段辰拿过卡直接转身离开,不理会这几个人,走进了电梯。

        大厅里,旗袍女一脸委屈的看着身边的秃顶男,撅着嘴说道:“杨处,那个人连皇冠都没有,怎么就能进去了啊?随便拿张卡就可以往里闯啊?皇家一号馆现在门槛这么低了吗?”

        “闭嘴吧你这个头发长见识短的臭女人!刚才特么差点害死我!”秃顶男心有余悸的对旗袍女骂道:“那特么是随便一张卡吗?那特么是金龙皇卡!”

        “什么金龙皇卡啊?干什么用的?”旗袍女懦懦问道,她是真的不懂那玩意有什么用,看起来好像还很尊贵的样子?

        西装大汉恭恭敬敬的说道:“金龙皇卡是华国所有娱乐场所通用的身份证明,持有者可以凭借此卡,在本场所享受免单及最高等级的服务!有着至高无上的尊贵特权!整个华国,只有五张!”

        旗袍女听的目瞪口呆,想起刚才那个年轻人,看起来年纪不大,竟然拥有这么尊贵的卡,那他是什么身份?如果自己能傍上这么一尊大神,那以后岂不是想在京都怎么玩就能怎么玩了?

        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旁边秃顶男直接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脸上,一脸不屑的说:“怎么着?想着改堂换口自己送上门,赔上自己这不干不净的身子能够让人家多玩一会也行,好带着你去吃香的喝辣的,总比跟在我这半老头子身边强?我劝你还死了这条心吧!人家年纪轻轻能拿到金龙皇卡,身边陪着的,不是歌星就是影星,岂是你这种千人骑万人压的货色!”

        旗袍女的脸上被羞辱的青白如鬼,可马上又换上一副娇滴滴的模样,抱紧了秃顶男的胳膊,委屈的说道:“杨处,您怎么这样说人家啊!跟了您这么多年了,人家对您的忠心,难道您还不清楚吗?”

        秃顶男冷哼一声,一脸不屑的看着他说:”正是因为我清楚你是什么人,才好心提醒你!这样的人,你招惹不得,很容易把小命都搭上!”

        旗袍女心中一颤,赶紧低下了头。秃顶男不屑的撇撇嘴,脸色阴沉的看着段辰离去的方向,再不吭一声,低头走了进去。

        等在路边的出租车司机,看了一眼车上的时钟,瞪大了眼睛说道:“嘿!这小子还真有一套,居然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出来,看样子还真被他溜进去了!现在皇家这么松懈的吗?什么人都可以进了?那等歇班,我也进去玩玩!”说完发动车子,嘴里嘀嘀咕咕的把车开走了。

        这里的环境真的是够上档次,富丽堂皇的硬件装修自然不用说,服务方面,眼睛看到的全都是清一色的妙龄女子,模样都是上乘之选,身材更是不必说,全部都是cosplay的装扮。

        从踏进前厅的那一刻开始,就有专人陪伴,一直到进入包厢,享受正式服务为止。

        当然如果你觉得这个陪伴服务员很合你胃口,你可以全程让她陪着你,无论做什么服务都可以。

        此刻段辰身边就有以为身穿蓝裙的女子,应该是春丽的造型,穿着很清凉,一双白皙修长的大腿很是晃眼,站在段辰的面前,微笑着问他:“先生您好,请问是预定了哪个厢?我带您过去!”

        “我找人,你不用跟着我!”段辰淡淡的说道,神识却往四周蔓延开来。

        找人?来这里的都是提前预定好的客人,哪里有找人的?春丽还想多问两句,却发现那人看她的眼神充满了冷漠,像是在看着一句尸体一样,吓得她心中一颤,脸色有些发白,站在原地不敢上前!

        “找到了!”段辰锁定了一道门,从开始预感到有危险发生,到现在找上门,从京都东郊一直来到南郊,斜跨二十多公里,只用了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这已经算是极速了!

        可是段辰还是怕耽误,不断的催动神识,确认里面的人安然无恙,脚步不停,也在向那道门走过去!

        包厢内一片狼藉,鲁初言手中拿着一块碎裂的玉石,顶在自己的左手手腕上,玉石前面断口已经割破了她的皮肤,殷红的鲜血从雪白的肌肤下面渗透出来,显得非常的刺眼。

        站在她面前不远处,是一个满头大汗的谢顶中年人,气喘吁吁的看着鲁初言说:“初言,你这是何必呢?我给了你这么好的机会,明天一过,你就可以成为华国最出名的影视歌全面发展的大明星,我也好,万总也罢,都会不遗余力的去捧红你,难道你不想这样吗?”

        “我会成名,但是不会以这样的代价!如果这是毕竟之路的话,我宁可不在这个圈子里混!”鲁初言咬着牙,怒视着中年人说道。

        旁边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冷冷看着鲁初言说:“现在你想回头?已经晚了!明天的寿宴,你必须到场,反正明晚老爷子肯定要你陪他,倒不如今晚,你先便宜了我!告诉你,老爷子每年寿宴,都会要一个女子去陪他的,凡是被选上的,如今已经都是要钱有钱,要名有名的大人物,你不要错过这次机会!”

        鲁初言怒喝一声:“我不稀罕!我也不会去!你们不要逼我,否则我今天就死在这里!我爸爸是鲁晨光,我要是死了,后果你们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