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红楼春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三十三章 三省调兵之权

第九百三十三章 三省调兵之权

        凤藻宫,中殿。

        尹后看着分坐殿下左右的尹子瑜和黛玉,开口笑道:“贾蔷也不知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你们这样的女孩子,钟灵毓秀,天下八成灵气都在你们身上,寻常人能得一就该谢天谢地了,他都得了去。往后若是对你们不好,你们只管来寻本宫,本宫与你们做主。”

        说话间,又看了看身旁的一位昭容。

        宫女见之笑着见礼后,转身回到后殿,未几而出,却是托着一白玉托盘,盘上铺着明黄龙凤缎袱子。

        袱子上放着金册,和一份龙簪凤钗麒麟宝珠的头面还有金丝玉织的锦衣。

        黛玉心知这是册封诰命的金册和一等国夫人的大妆,忙起身肃立。

        尹后笑道:“原本国夫人的诰命是要贾蔷自己来请恩旨,再由礼部来颁赐。只你们忙,近日就要出京。所以皇上特意恩旨,今儿你们进宫,就直接给你了。”

        黛玉自然大礼谢恩,尹后叫起后,又细细看了看黛玉,忽地笑道:“难怪贾蔷那臭小子疼你疼的甚么似的,只眉眼间这股灵秀风流,就和他如出一辙,天生的夫妻相。”

        黛玉听了心中大喜,抬眼看了看尹后,恭声笑道:“臣妾常听外子说,皇后娘娘和子瑜姐姐极像。今日见了果不其然,娘娘和子瑜姐姐瞧着如同姊妹一般,看着顶多也不过长二三岁罢。”

        这话不仅让尹后大笑,连尹子瑜都抿嘴浅笑起来,周围宫女昭容们亦纷纷掩口。

        “好会说话的一张巧嘴!”

        尹后亦是女人,岂有不爱听这样话的,随手从头上取下一枚凤钗来,赏给黛玉道:“这个且拿去戴罢。”

        黛玉虽推辞了番,又如何能辞得了?

        待她红着脸谢恩收下后,尹后又叮嘱二人道:“本宫眼里,你们两个都是好孩子。子瑜是本宫看着长大的,一半时间都养在本宫身边。林丫头呢,也看得出是个良善灵秀的姑娘,都是好品格。往后你们好生过日子,要相互包容、扶持。这过日子,尤其是你们这样的高门,见不得你们好,在背后挑唆生事的人,必不会少。尤其是日后有了子嗣后,在背后作祟的小人,更不会鲜见。你们要时刻谨记家和万事兴这五个字,甚么事都该商量着来。贾蔷在外面做事不易,很操劳,有时也很危险艰难,你们两个要做好贤内助。”

        一直未出言的子瑜,这时拿出巴掌大的纸笺和干墨笔,写了一言后交给身旁宫人,宫人忙送至尹后处,尹后见了又大笑起来,同黛玉道:“子瑜抱怨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本宫在娶儿媳呢!”

        黛玉也掩口笑了起来。

        站在不远处的宝钗看着这一幕,心里当真是……五味杂陈。

        不过,她虽素来自负要强,心怀直上青云之智,但也心思良善高洁,不会因自身处境之难而生出嫉怨毒恨之心。

        心中对自己的安抚,便是贾蔷对她,从不曾看轻过,同样爱若珍宝……

        宝钗并不知,她的神情变化,一直在尹后的冷眼旁观之下。

        宝钗之际遇,尹后了若指掌。

        此刻观其神情,竟并无怨色,尹后心中不由再度感叹贾蔷这混帐的好运。

        但凡今日宝钗流露出些许嫉恨不甘之色,她的命运,又将发生变化了……

        “这位便是紫薇舍人薛公之后?”

        尹后面带微笑的看着宝钗问道。

        宝钗忙福礼拜下,回道:“回娘娘,正是民女。”

        尹后赞道:“亦是冰雪明慧之人,本宫听说过你,为了你,贾蔷巴巴的跑去尹家,请了老太太出面,进宫为你说情。本宫问你,果真天家皇子侧妃,比不得一个小小才人赞善?”

        宝钗恭声答道:“民女不敢轻狂,亦不敢妄言。实是民女生来带有疾患,不合天家选人之规矩。”

        尹子瑜落笔数言,递了上去,尹后看后,颔首叹息道:“原也是个苦命的,和子瑜一般。难得如此投缘,日后合该尽心侍奉才是。”

        宝钗福礼应下:“民女谨遵娘娘懿旨。”

        尹后点点头,让人取了一个匣子来,不过还未开口,却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吵闹声,不由轻轻扬了扬眉尖……

        ……

        大明宫,养心殿。

        隆安帝看着站在殿上面色凝重侃侃而谈许久的贾蔷,捏了捏眉心。

        他现在愈发相信,贾蔷是铁了心的往外走。

        “皇上,元辅,现在安南那边乱成一团。后黎朝君主羸弱,权臣横行,郑氏、阮氏两大权臣势力南北分裂对峙。朝廷昏庸黑暗,各地百姓揭竿而起者比比皆是。这个时候指望安南能成为大燕的稳定粮仓,很不现实,但这又是最好的时机!因为没有一个强有力的中央皇庭,就能给大燕各个击破的机会。当然,我们不会以武力击败,那反而容易陷入泥沼。就用商贸的法子,臣都想好了,就用布来开路!收买一个山头,买一片土地。再收买一个势力,再租买一片土地。

        但只有‘恩’不成,还要有威,起码要有自保之力才行。这些所谓的江湖绿林,不是那片世道最好的扎根之人?想来他们能在那边混的如鱼得水。

        这些人身上都背负着谋逆诛族之大罪,与其都砍杀了,不如让他们戴罪立功,去那边站稳了脚跟,反而能对大燕做出大贡献来!”

        隆安帝拧眉思索贾蔷之言,他当然不会和那些言官御史一样的想法,以为那些人是所谓的“良善人家”。

        而流放罪犯的名义,又避免了朝臣们对干预他国内政的异议……

        他是务实之君,若果真如贾蔷所言,拿下安南等于为大燕再造一丰饶之江南,能极大解决大燕缺粮之忧,那岂有不为之理?

        连隆安帝自己都没察觉到,他对殖民于外已经从最初的嗤之以鼻,以为天方夜谭,到现在开始思虑动心起来……

        只是……

        “就凭这些人,也能算得上‘威’?”

        贾蔷笑着回道:“那些安南势力想要源源不断的赚得金银财富,就得和我们合作。果真有利令智昏的也不当紧,朝廷不便出手,臣的德林号可以出手。德林号在大燕境内,绝对是守法良民,按时按分的纳税,为朝廷出力。但在境外,则需要自保的力量。这个,臣原先请示过皇上,皇上应允了。”

        隆安帝扯了扯嘴角,警告道:“你自己明白分寸在哪,不要得意忘形,自寻死路就好。”

        贾蔷干笑两声,道:“不会,不会。”

        韩彬问出了他的担忧:“贾蔷,你不要忘了中行说之故事。”

        中行说,应该算是中华民族的第一位大汉奸……

        原是内侍,因为陪嫁和亲去了匈奴,而后为三代匈奴之主出谋划策,攻杀汉民无数,以报其心中怨毒。

        如今这些人顶着抄家灭族的罪名流放去蛮荒不毛瘴气横生之地,心中岂能无恨?

        果真再出一个中行说式的人物,岂非得不偿失?

        贾蔷笑道:“完全是两回事,中行说那个时代,匈奴国力正盛,尤其是军力,强于大汉,所以才能成为腹心之患,才有中行说那样的人兴风作浪的机会。而眼下的后黎朝,完全就是一个烂摊子。别说一群绿林草莽,就是中行说复生,也没法子捣腾出甚么名堂来。再者,也不是立刻就让他们阖族流放。臣给他们留了些余地,老幼妇孺可以暂且不去。

        另外臣建议,各省、府和州县清扫恶霸能不杀的,最好不杀。全部由其家人出钱,流放其入安南。”

        韩彬提醒道:“那可都是一些穷凶极恶之徒,你指望他们种地就难了。”

        贾蔷摇头道:“不指望他们种地,指望他们去外面祸祸。若是在大燕横行霸道,在外面唯唯诺诺,那就死在外面罢。但我想来,总能废物利用一番。”

        “好了,今日且不说这些了。朕,朕和几位大臣们再议一议……明日你再进宫来一趟,给你答复。”

        隆安帝揉着眉心说道。

        贾蔷眨了眨眼道:“皇上,臣明日就要离京了……”

        眼见隆安帝黑了脸,贾蔷忙又道:“皇上,臣是说今儿还有一事未说。”

        隆安帝审视了他两眼,问道:“甚么事,说。”

        贾蔷道:“此次臣南下,最后要落足粤省。只那里被十三行经营数十年,臣就算再自大,便是顶着宁国公和绣衣卫指挥使的帽子,去了那里也没多少挪移的余地……”

        别说这个巨室为皇朝根基的年代,便是前朝,空降的大员被架空的还少了?

        顶着个大义的名头就想横行万里如虎,那也是想多了。

        这个名头真这样管用,青史之上也就没那么多枉死的君王了。

        隆安帝闻言皱了皱眉头,问道:“你想要甚么?”

        贾蔷拱手道:“臣想要临机专断,和调动粤省、福建省和浙江省三省驻军大营的金牌。无‘如朕亲临’之皇牌,臣此次南下,势必多难。海贸专权是十三行立身之本,所牵扯到的利益,以千万两来计算都不足。臣开海贸,便是断人财运。其中的风险,臣不可不虑。”

        隆安帝闻言,眉头皱的愈深,看向韩彬。

        韩彬沉吟稍许后提醒贾蔷道:“贾蔷,你的手段皇上知道,老夫也知道。你这把剑,锋芒太甚,偏你又胆大包天。三省调军大权,朝廷给不了,也给不起。其实给你也没用,不用问都知道,那些人早被你想动的人用银子喂饱了!你调他们,只会坏事。

        但是,可以给你金牌,关键时候,可调两广总督的督标营,广东巡抚的抚标营。另外,可以给你‘德林号’三个月内以绣衣卫身份动手的权力。记住,只有三个月。三个月后,‘德林号’再敢于大燕境内妄自出手,以谋反罪诛之!你好自为之。”

        贾蔷心中大喜,面上肃然,巴巴的看向隆安帝。

        隆安帝缓缓应了声:“准。”

        眸光闪动。

        他也想趁着这个机会,探探德林号的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