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我的师门有点强在线阅读 - 242. 逗比对逗比

242. 逗比对逗比

        苏安然直接就被气笑了。

        “现在说自己姓苏了?”

        青玉眨了眨眼,一脸的超正能量的表情:“也是你教我的啊。”

        “我特喵的什么时候教你这些了?”

        “有事圣僧,无事秃驴。”青玉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我这是活学活用!”

        苏安然想了好一会,才终于在自己的脑瓜子里想了起来,当初在天元秘境的时候,他的确以“市场需求”一词的解释用来反驳青玉说自己虚伪的话。但那只是他随口胡诌的,是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却没想到今天反而被青玉给利用了。

        “所以你这是有事苏青玉,没事呢?”

        “青玉啊。”青玉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同时还用一种“你这瓜娃子是不是傻”的表情看着苏安然。

        “你说说你,以前多么乖巧的一孩子,怎么现在就变得这么厚颜无耻了。”

        “大师姐说,这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近苏安然者自然就厚颜无耻了。”青玉小脑瓜子点啊点的,一脸“我超有道理”的表情,“我不管,我要抽卡。我今天还没抽卡呢,一天不抽浑身难受!我瘾犯了,安然~”

        青玉发出千娇百媚的声音,还特别在苏安然的名字上拉了一个带着颤音的轻微喘息声调的长音。

        “啊啊啊啊啊——”

        就像是某种机关被触发了一样,苏安然脑子一痛,石乐志也闹腾起来了。

        “夫君,让我打死这个小婊砸!她居然想要勾引你,还厚颜无耻的给自己冠了夫君的姓氏,让我打死她吧!夫君!”

        “我说你也不是我妻子啊……”苏安然内心无力吐槽。

        这次轮到石乐志露出不好意思的娇羞模样了:“夫君,你说什么呢。我们虽无夫妻之实,但我们早已神魂相融,一生一世一双人了,谁也无法分开我们的。……难道说,夫君你很注重夫妻之实吗?对哦……毕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啊,这么说来我果然还是应该想办法弄个身体呀……”

        看着已经陷入某种自我妄想的狂热状态,而且还不断的喷着粗气,大概已经从“如何弄一副身体”联想到“要生多少孩子”的石乐志,苏安然内心相当无语。

        我身边的都是些什么怪物啊?

        然后他板着脸,望着青玉:“你这特喵的什么乱七八糟玩意,都是从哪学来的啊!”

        “万事论坛啊。”青玉眨了眨眼,“仙女宫在武斗场那边也有一个问答区,叫小仙女的仙宫。里面有好多好多这方面的技巧呢,例如怎么让你略显尖锐的嗓音变得动听啦,跟男性修士站一起的时候要站什么位置才会让你显得好看啦……等等很多超实用的小技巧呢,好多女修小姐姐都特别喜欢这个版块。”

        苏安然满头黑线。

        仙女宫这特么教的是什么玩意啊。

        当初他给万事论坛进行全面更新时,就提过一个建议,给一些大宗门提供个人向的子版块,很明显万事楼对这事非常上心,所以在第一时间就进行了实装。如此一来,为了扩大自身的影响力,这些大宗门自然会用心经营,并且也会配合万事楼的一些政策,这算得上是一种双赢的策略。

        当然,这些版块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随意进入的。

        不同宗门开设的个人版块,就有不同的验证需求。

        仙女宫开设的子版块,进入要求就是只能是女性修士——青玉是经过万事楼的验证认证,所以她是能够进入仙女宫的这个子版块。

        但让苏安然没有料想到的是,仙女宫的子版块里教的居然不是修炼心得,而是如何勾引男修士的技巧?

        这特么是狐狸精聚集地吗?

        该说不愧是仙女宫吗?

        苏安然瞄了一眼青玉,然后缓缓说道:“这方面,你还需要去学习?”

        “大师姐说,达者为师。我进去里面观摩一下有什么错,说不定人家就知道一些我不会的技巧呢。”青玉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有些飘忽,显然是心虚的表现。

        这让苏安然越发肯定,这家伙混进去肯定是有什么目的。

        不过冷静一下,这种事也是青玉自己的自由,他也懒得理会了。

        当然,前提是这家伙不要把那些技巧手段用在他身上,否则每次神海爆炸的感觉,让他真的难受。

        现在的石乐志,就跟炸药桶似的,青玉随便一撩直接就炸。

        吃亏的终究还是他自己。

        “我不管你干什么,反正别把仙女宫那一套带到太一谷来,小心你被师父赶出太一谷。”

        青玉眨了眨眼睛:“可我有太一谷的门禁玉石啊。”

        苏安然一脸无语。

        老黄那沙雕,送什么不好送这玩意,搞得他连忽悠都不好使了。

        “都把你赶出太一谷了,你那门禁玉石也肯定没用了。”

        “不会的,我问过八师姐了,要想让这太一谷的门禁玉石失效,必须得把整个太一谷的护山大阵都给换了。那可是一项大工程呢,黄谷主不会这么做的。”

        苏安然一脸目瞪口呆。

        青玉有些得意的抬起头。

        但苏安然下一句话,就让她的脸色瞬间僵住了:“你告诉我,你怎么那么熟练?连这种事都问得那么清楚,你该不会想干什么坏事吧?”

        “才!才没有呢!”青玉气呼呼的说道,“我看起来像那种会对太一谷不利的人吗?”

        “那可说不准。”

        “苏安然!你这狗东西!”因为生气和激动,青玉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胸膛起伏得相当明显。

        苏安然扫了一眼。

        不得不说,自从青玉变成灵兽后,这胸口居然变得挺有料的,几乎不在大师姐、三师姐、七师姐之下了。

        感受到苏安然的目光,青玉眼珠子突然一转,有些骄傲的挺了挺胸。

        作为前妖族的青玉,虽是出身于经常被人族唾骂为狐狸精的青丘氏族,但青玉对于自己的长相从来就没有小觑,她是知道自己长得相当好看的,一颦一笑都能够牵动无数人的神经,不管什么时候都能够成为全场存在感最强的一位,哪怕就算是罗娜和敖薇都没办法和自己竞争。

        这点自信,青玉还是有的。

        但要说有什么不满,那就是她对自己的胸实在很不满,尤其是相比起罗娜和敖薇,她觉得那简直就是耻辱。

        青玉记得,祖奶奶曾笑着对她说,含苞待放也是一种美。

        可她觉得祖奶奶的笑容实在是太牵强了。

        她才不要什么含苞待放呢,她要放!

        所以现在,她对于自己沉甸甸的那好几两肉,那是感到相当满意的。

        只见青玉此时竟是媚眼如丝,朱唇轻启,舌尖轻舔了一下嘴唇,缓缓说道:“安~……”

        轻微的喘息声似急又缓,在这略显寂静的空间里都变得粗重起来。

        空气仿佛都变成了桃红色。

        “想清楚再说话,还有把你的语气调整好。”不等青玉把第二个字说出来,苏安然已经冷笑一声,语气冷漠的说道,“要不然你是知道后果的。”

        青玉气结。

        “我不管,我今天就是要抽卡!”

        “给你三万钻石。”苏安然沉声说道。

        “好耶!”青玉发出一声欢呼。

        “你自己省着点花,我最近要出趟远门,所以……”

        苏安然转过身,此时身后哪还有青玉的影子。

        这家伙讨到钻石后,直接就溜了,以至于苏安然后面想说的话都没听到。

        对此,苏安然也是表示相当无奈。

        等他确定青玉是真的滚蛋后,他才急忙起身,然后把房门给关好。

        接着才抚了一下自己蹦蹦跳的小心脏,感受着之前强行压制住的心跳和速率开始疯涨,他吐出一口浊气:“妈耶!差点就要压枪了!……仙女宫那群混账玩意,教的都是些什么鬼啊。”

        “夫君……。”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苏安然头裂了。

        他差点忘了自己神海里还有一个能够大致感受到自己状态的家伙。

        “我想静静。”

        “什么?!我居然还有一个叫静静的对手?”石乐志又炸了,“那是谁?”

        “我是说,我想安静一下!”

        “哦。”石乐志楞了一下,然后轻声应道,“夫君啊,我有一个想法。”

        “你想想就行。”

        石乐志却没听,而是继续说道:“夫君啊,你说……我夺舍了那只狐狸精怎么样?”

        苏安然愣住了。

        妈耶!

        这什么鬼操作?

        老子好不容易救的青玉,你就想要夺舍她?

        “赶紧把你这念头给打消了。”苏安然没好气的说道,“我花了那么多精力救活她,可不是为了让你夺舍的。”

        “可是,人家好想要个身体嘛。”石乐志的情绪有点小委屈。

        “你到底那么急着要身体干什么?”

        “奴家想给夫君生孩子。”

        “啥?”

        “奴家想给夫君生孩子。”石乐志的情绪又变得害羞起来了,“好多好好多好多的孩子……”

        “你想想就好了。”苏安然有气无力的说道,“只要你不去实践,我不管你想什么。”

        石乐志的情绪传来几分不太开心的样子。

        感受着石乐志的状态,苏安然也懒得安抚了。

        本来一个逗比就已经让他相当心累了。

        现在是两个,而且这一加一的威力还大于三,苏安然心态就有点炸了。

        ……

        如此又过了几天。

        叶瑾萱已经算是彻底痊愈了,而此时距离万剑楼的试剑楼开启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黄梓就安排叶瑾萱和苏安然一起出发了。也是这个时候,苏安然才知道,原来这一次去万剑楼,并不仅仅只是为了参加那个试剑楼的考验,他和叶瑾萱还得代表太一谷前去给万剑楼道贺。

        毕竟太一谷和万剑楼关系属于比较密切,算得上是世交那种,所以在万剑楼给太一谷发了正式的邀请函后,太一谷必然就得前往道贺。而且二十年一次的试剑楼开启怎么也算是玄界剑修的巨大盛事,更何况这次还牵扯到剑典的观摩机会,那更是属于盛事中的盛事,太一谷于情于理都得露个面。

        可苏安然不太明白,为什么这种大事黄梓这个掌门人居然不亲自前往,甚至就连三师姐都不露面,反而派他和四师姐前往。

        要知道,现在的太一谷可不是以前的太一谷了。

        唐诗韵晋升地仙境的事,整个玄界都知道,她等于是拔高了整个太一谷对外的档次和地位,放其他宗门那就妥妥相当于太上长老的级别了。所以在黄梓不出面的情况下,按理而言也应该是唐诗韵带队才对。

        “你三师姐和……艳师叔有事做,去不了。”

        黄梓在提到“艳师叔”三个字时,满脸的嫌弃。

        但最终还是承认了对方在太一谷的身份。

        不知道为何,苏安然竟有一种艳师叔那舔狗终于舔到位了的感觉。

        真的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再说了,地仙境以上的修为,去了也参加不了试剑楼的考验,就是春看戏的,我们要合理分配资源。”黄梓撇嘴,“你和老四去就刚刚好,别人也不会说我们不给面子。而且你们也能够参加试剑楼的考验……对于你四师姐,我倒是放心得很,虽说试剑楼每次考验都不同,但老四毕竟是有过进入六层楼的经验,所以这次应该也没问题。”

        苏安然一脸的无语。

        黄梓这话的潜台词,就是在吐槽他呗,真以为他听不懂呀。

        “好吧,我知道了。”

        苏安然现在也没什么实绩,而且他也不知道试剑楼的具体情况,自然不会打什么包票。

        他之前也请教过叶瑾萱,知道了一些关于试剑楼的情况,此行不算两眼摸黑。

        但也正因为他知道,所以他才有些苦恼。

        因为试剑楼的考验有很大程度,是要靠悟性的。

        别人什么情况不知道,但苏安然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他的悟性,是真的不怎么样。

        也不知道“特殊成就点”能不能用?

        苏安然看了一眼自己正在升级中的系统,大概还有十来天的功夫就可以升级完毕,所以此行他要闯关的希望,搞不好还真的得放在这个系统上了。

        “安然……”青玉站在一旁,有些担心的望着苏安然。

        “没事。”看到这样的青玉,苏安然多少还是有点感动的,“你现在的修为还不够,此行之后我还得跑几个地方,所以就不带你出门了。你趁着这段时间好好修炼吧,起码也得修炼到本命境拥有一点自保能力才行。”

        “真的不会有事吗?”

        “不会的。”苏安然笑了笑。

        “要不,你把那个什么《玄界修士》的开发功能给我吧,如果你出事了,我也可以继承你的遗志……”

        苏安然脸色一黑。

        这混账玩意,搞半天原来是担心我挂了她没游戏玩?

        “那你可以死了这条心了。”苏安然冷声说道。

        “为什么呀?”青玉不解。

        “你真以为你‘苏青玉’的名字是白叫的?”苏安然淡淡的说道,“从我复活你的那一刻起,你就和绑定一起了。如果我挂了的话,你也别想活了。”

        青玉双目圆睁,一脸惊恐:“苏安然!你以前怎么没告诉我这些!你又想忽悠我对不对!”

        苏安然一脸怜悯的望着青玉:“你以为师父和我的师姐们为什么都觉得你是我的宠物?……你自己去问问六师姐,她和她的那些灵兽是什么关系。你不想修炼没关系,我不会逼你,不过以后我出门的时候,你就只能在谷里提心吊胆,祈祷着我不要暴毙吧,不然……”

        苏安然突然笑了一声。

        “你想想,你前面还有那么多好玩的游戏,还有那么多的美食。正当你想玩一边吃美食,一边玩游戏,可我却突然死了,你会怎么样?在意识逐渐陷入黑暗的时候,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美食和游戏离你而去,哦……你努力的伸着手,想要去触碰那些最后的美好,可是……”

        “啊——”青玉发出一声尖叫,哇的一声就哭了,“苏安然!你太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