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这个世界很危险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六章 龙战于野

第一百七十六章 龙战于野

        “黑影,鹿爷看你不爽很久了,今天算你倒霉,正好撞在爷手里,爷要是不好好揍你一顿,算爷对不起你!”

        毁灭那三张巨脸后,平鹿一转身,看向第八号当铺上空的黑影,鹿角间凝聚出一柄五彩神剑,飞射向黑影。

        而在飞掠的过程中,五彩神剑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八分十六……

        眨眼间,虚空便被密密麻麻的五彩神剑占据。

        剑如雨,斩妖邪。

        “哼,不自量力!”

        面对漫天五彩剑雨,黑影不冷哼一声,一掌按下,幽暗汹涌,化作遮天魔掌,漫天五彩剑雨,尽于一掌之间。

        “轰……”

        随之,魔掌五指微拢,嗡鸣声大作,疾驰的五彩神剑陡然静止,下一刻轰然破碎。

        然而,五彩神剑破碎后,却并未湮灭,反而爆发出更恐怖的威能,神光溢散,生生将魔掌烧的千疮百孔,魔气四溢。

        “啧啧……你个垃圾,也不行嘛!”平鹿打了个响鼻,眼神轻蔑。

        然而,就在此时,黑影忽然出现在平鹿背后,一袖拍在平鹿的身上。

        毫无防备的平鹿,直接被一袖拍飞,消失在幽暗中。

        “黑影,你卑鄙!”

        几息之后,一缕缕五彩神光从乌黑的幽暗中渗透出来。

        月破乌云,天下始放光明。

        继而,一道光芒以无与伦比的速度从幽暗中冲了出来,撞在黑影身上。

        黑影被撞的一个踉跄,身上被五彩神光灼烧的黑气四溢,黑影大怒,又一巴掌将平鹿抽飞了出去。

        这次,黑影没有傻乎乎的站在那里,而是随之冲入幽暗之中,痛打落水……鹿!

        平鹿自然不会束手就擒,两个诡怪便在虚空中大战起来。

        事实上,平鹿并不是黑影的对手,但凭借平天之力和五彩神光,平鹿竟是不落下风,与黑影打得有来有回。

        “轰隆隆……”

        一时间,幽暗翻涌,虚空震颤,恐怖的气息波动,犹如世界末日般,吓得叶青躲在第八号当铺内,一动不动,仿若一条咸鱼。

        ……

        “呦呦,小慢,小慢,我感受到第八号当铺的气息了。”

        一座山头上,一个年约四十多岁,身穿老旧长衫,相貌憨厚的男子,像是老农般,蹲在山顶上,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油泼干拌面,呼噜呼噜地吃着,满嘴流油,香气四溢。

        说话的并非是憨厚男子,而是靠在树上的一柄长弓,长弓通体金黄,遍布神秘花纹,弓臂中间盘旋着一条金色的长龙,金龙鳞爪俱全,金光璀璨,双目口鼻间时不时喷吐出缕缕金黄色的光焰,顺着长弓流淌不休,将整个长弓映衬的神秘而威严。

        而声音,正是从那条金龙口中传出来的。

        “嗯,嗯,我也感受到了。”憨厚男子点点头,不急不慢地应了一声,然后继续埋头吃面。

        “咦,怎么好像有两个诡怪在交手,是第八号当铺的黑影和谁打起来了吗?”

        长弓中间的金龙,上下牙齿碰撞,触须飘荡,迸溅出缕缕金光:“小慢,你不是说只派了两个娃娃进诡市了吗?怎么,还安排有后手?”

        憨厚男子摇摇头,慢慢道:“没有……这不是我安排的后手!”

        “不是你安排的后手?”

        长弓疑惑道:“那是谁?难道说是第八号当铺的黑影发现了那两个娃娃在找他,所以先下手为强?”

        说完,长弓发现憨厚男子并未理会他,依旧专注地吃着面,不由大怒道:“方小慢,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一天到晚就知道吃,吃吃吃,你是饿死鬼投胎的吗?不怕把自己给撑死了?”

        “你不懂,这世上,最美好的东西,就是食物;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吃饱!”

        名为方小慢的憨厚男子老实一笑:“这碗油泼干拌面,是花二嫂亲手所擀;这猪肉是上好的里脊肉,而且块大量足;最关键的是这油,是花二嫂用上好的牛油熬制的,色香味俱全,可不能浪费了!”

        “呼噜……呼噜……”

        “气死我了!”

        长弓微微震颤,金光大作,将整个山顶都映照的通明如昼,而金光所过之处,花草树木,甚至是山石都被烧焦,化为飞灰,偏偏方小慢所在的地方,一点儿事都没有。

        “方小慢,亏你还是洛水靖安司的司首,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家下属的安危,冷血、无情、残酷!”

        “你羞不羞耻,惭不惭愧,我要是你,早就从洛水城的城楼上跳下去了,没脸活!”

        “唉……你倒是说句话啊?”

        骂了半晌,见方小慢一言不发,长弓感觉自己像是孤儿一样,不由看向方小慢。

        方小慢将最后一根面条吸溜进嘴里,意犹未尽地将碗底的葱油扒拉进嘴里,舔了舔嘴唇道:“放心,应该不是他他们,要是他们的话,不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黑影一根手指头,就能要了他们的命。”

        长弓原本愤怒的情绪,戛然而止,想了想道:“说的也是哦!”

        “算了,我玄黄大人有大量,就不计较小慢你的后知后觉了!”

        “呵呵……”方小慢用袖子擦了擦嘴巴,憨厚一笑,没有言语。

        但他不说话,并不代表名为玄黄的长弓就会闭嘴,玄黄继续道;“话说小慢,你不是要对付第八号当铺的黑影吗?现在就是好时机,有我玄黄大人在,一定能一箭射爆黑影的狗头,快点动手啊?!”

        方小慢缓缓起身,抻了抻似乎有些发麻的双腿,道:“不着急,再等等!”

        玄黄气哼哼道:“等等等,等什么等?你不知道好机会稍纵即逝吗?再等下去,万一黑影逃了,你哭都没地儿哭去?”

        “唉,我玄黄怎么这么倒霉,跟了你这么个慢性子的人,急死我了!”

        闻言,方小慢并未生气,依旧慢条斯理道:“没办法,我的名字就叫方小慢嘛,慢,很正常,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不过,有时候,慢,才稳;稳,才万事无忧。”

        说话间,方小慢拿起靠在树上的玄黄长弓,掂量了两下,然后右脚后撤,前腿半弓,重心下沉,捻起弓弦,徐徐后拉。

        随着弓弦后拉,长弓弯折,盘绕着弓臂的金龙,鳞甲作响,金光四溢,一丝丝龙吟声传四野,方圆数十里内的诡怪生物,在龙吟威压下,尽皆瑟瑟发抖,寂然无声。

        继而,一根金光异彩的长箭,出现在长弓上,长箭之内,依稀有龙影盘旋。

        当长弓渐如满月时,长箭内的龙影,亦愈发凝实。

        会挽玄黄如满月,西北望,射神魔。

        “吼……”

        弓成满月的一瞬,方小慢松开捻弦的手指,箭支离弦而出,但离弦的一瞬,一条百丈金龙,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破空而出。

        箭化金龙,诛神魔。

        下一刻,金龙冲入虚空,消失不见。

        等金龙消失后,握着玄黄的方小慢颓然垂下手臂,一滴滴鲜血,从长弓的金龙身上滴落。

        但诡异的是,那滴滴鲜血,却非嫣红,而是金黄。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走吧,回去休息一下。”

        方小慢摸了摸长弓上的金龙,不紧不慢地向山下走去。

        玄黄聒噪道:“怎么了,不看结果了?”

        方小慢回答道:“不看了,我信你;也信我自己。”

        “这一箭,纵然杀不了黑影,也足以让他长长记性,这世上,有我靖安司在,不是他肆意妄为的地方。”

        “这人间,有我们守护!”

        “啧啧,说的大义凛然,说白了,还不是你虚了,不行了,只能射一箭,射不了第二箭。要是你的境界再高上一些,一箭不行,就两箭,两箭不行,就三箭,什么狗屁黑影,什么狗屁第八号当铺,通通打爆他们的狗头。”

        “是,是是,是我太弱了。”

        “本来就是你太弱了,话说,怎么还没响动呢?”

        “别急,让箭,再飞一会儿!”

        方小慢看似步履缓慢,但眨眼间,就消失在山林中。

        而在他消失后,那座小山,轰然垮塌。

        ……

        第八号当铺上空,幽暗翻涌,黑影还在和平鹿大战,大有势均力敌,大战三百回合的架势。

        忽然,平鹿的声音从幽暗中传出,嚣张异常:“孙子,爷不跟你玩了,再见。”

        话音刚落,一道五彩神光划破幽暗,消失不见。

        当五彩神光消失后,黑影庞大恐怖的身影浮现在天地间,双眸间的火焰忽明忽暗,气息忽高忽低。

        显然,与平鹿交战,他也没占到什么便宜。

        紧接着,黑影垂头,看向正准备悄悄溜出第八号当铺的叶青,双眸间流露出无穷恶念和阴邪:“蝼蚁,你该死!”

        叶青:“……”你打架打输了,关我什么事儿啊?

        还有,我老老实实一个打酱油的咸鱼,好好的在诡市中逛逛街,捡捡漏,顺便以理服人,多惬意;是你们把我拉到第八号当铺来的,是你们先耍诈的,打人的也是社会你鹿爷?

        一切都是你们的错,现在受委屈了,结果找我一个无辜的路人甲出气,好意思吗你们?

        要点脸好吗?

        真当我没靠山吗?

        眼见黑影就要动手,叶青只能扯虎皮拉大旗道:“我乃靖安司巡查使,你敢杀我,我靖安司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当然了,叶青这也不算是拉大旗,他确实就是靖安司的巡查使,至于为什么扯出靖安司,则是不得已而为之了。

        能吓住对方最好,吓不住,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靖安司?巡查使?”

        黑影双眸中的火焰陡然熊熊燃烧起来,桀桀怪笑道:“好,很好,你们靖安司的人最近处处针对于本尊。”

        “今天正好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你们靖安司的人,永远都奈何不了本尊!”

        “桀桀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