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她有一间时空小屋在线阅读 - 第五百四十六章 生死一线

第五百四十六章 生死一线

        师父收了那些恶鬼,然后又为邢溟的父母做了超度,将他们身上的怨气祛除,帮助他们灵魂解脱进入到另一个世界(灵魂中转站)。

        而后,师父便收他当了弟子,让他心存感恩和保持身上的正气。

        师父说,也只有从小就在充满爱的环境中生长的灵魂,灵魂中所蕴含爱和正气的能量才更多,才更有资格成为猎魔者。

        师父在临终前告诉他,他可能会遇到今生挚爱,但是在他灭掉魔尊之前都绝对不要袒露,否则就会将邪魔对他的诅咒力量转嫁到对方身上。

        就像是世间有很多正义的人,他们可能自己在经历了很多磨难都不会死,但是他们身边的人却会受到伤害甚至死亡。

        最后就只剩下孤零零一个人,就是这个道理。

        这就是为什么,小笛对他表白,而他明明也对小笛充满疼爱怜惜,却不得不严词否认并且拒绝的原因。

        邢溟感觉事情朝着自己不可控方向发展,他信任师父尊重师父教导的一切,但是这一次对于要用灵魂献祭才能祭炼出灭魔法宝的事情,他无论如何也无法认同。

        …………在极速奔跑了两天时间后,眼前终于出现了一丝绿色。

        尽管芩谷已经是练气一层境界,但是在这样极端环境下仍旧到了她的体力极限。

        而且这一切还是在邢溟帮助下的结果,反观邢溟,他已经在透支自己的元能了。

        脸颊深陷,不知何时,头上浓密的青丝竟然……变成了如雪华发!

        芩谷感觉意识有些模糊,视线仍旧落在对方头上,她努力想要伸出手:“师父,你,你……”

        心中想的却是,对方元能已经透支到极限,以至于头发都白了……要是他死了怎么办?

        这一刻,芩谷真的好想有一个随身空间——这样的话,不管在什么样的小时空中,什么样的环境下,首先就带着食物和水,至少饿不死啊……

        邢溟完全顾不得自己白发飞扬,嘴唇干裂,生命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

        他看到芩谷的状态,将芩谷拉着坐了起来,连忙打出一个法诀,掌心抵在芩谷的后背。

        一股能量缓缓渡入到芩谷的身体中,那种气机即将耗尽的情况才稍稍缓解。

        邢溟让芩谷盘坐着运转调息,而他则是去寻找吃的…

        芩谷凭着仅存的那缕意识开始运转先天炼气术,随着能量滋养身体,总算是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

        当她缓过劲来时,邢溟已经到了油尽灯枯之际。

        这简直就是在用他自己的命换委托者的命啊!

        芩谷想:关键是你这要死了的话,我的任务怎么办?!

        意念一动,咻咻咻在邢溟身上点了几个穴位,封印心脉,将最后一丝丝的元力保存在那里。

        然后站起身,准备先找点可以吃的东西——说一千道一万,必须要有食物中的能量补充才行。

        这一片地区虽然看上去依旧很荒芜,但是情况却比那片赤焰沙漠好多了。

        芩谷现在将自己的灵觉发挥到了极致,除了视力比之前提升了之外,芩谷感觉周围一切突然间变得生动了起来。

        一切都在她的感知下变得鲜活了……空气中漂浮着一颗颗如同细碎小泡泡的灵气粒子,混乱地飘荡,夹杂着一条条驳杂的能量流。

        她甚至感应到自己身上的能量波动,是生命物体元能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与外界截然不同的能量波动。

        芩谷心中一动,注意力落到旁边邢溟身上,他身上元能几乎耗尽,但是在心口的地方还有一丝丝的能量波动,正是她之前封印的那一点点心脉。

        因为人体每时每刻身体处在活动状态,都会消耗很多的能量。

        平时都是成长吃饭休息,根本觉察不出消耗的这些能量,甚至有些时候还会为怎样消耗摄入的剩余能量而烦劳——比如减肥。

        但是在人体体能耗尽之时,就会真切体会到——你就算是想要动动手指头,甚至抬下眼皮都觉得非常的吃力非常的累。

        要是不封印心脉最后一丝元能的话,身体自动运转的技能就会将这一丝丝也耗尽……那时,邢溟就会真的死亡!

        芩谷收回视线,努力保持这种空灵的一切都在自己掌控的状态。

        手指掐印,一个轻身术作用在身上,身形一动,朝着前方如同一缕风一般飞掠而去……

        一条比成年人手臂还粗的蟒蛇潜伏在砾石中的草丛里,身上的颜色与周围融为一体,静静等待着,狩猎猎物。

        可是它隐藏的再好,却掩盖不了自己身上的生命元力的能量波动。

        芩谷就凭借这一缕与周围能量场完全不一样的能量波动,将其锁定。

        一击风刃术夹杂在簌簌风中,直接划过蟒蛇的蛇头,好一会蛇身好像才反应过来,然后在神经系统作用下兀自扭动着。

        芩谷则是直接上前,抓起蛇身,直接将蛇头断面对着嘴巴,鲜血汩汩冒出。

        即便是一点血也不能浪费了,虽然腥臭扑鼻,芩谷此时哪里顾得来这许多,再说之前任务世界中经历了很多艰苦场景,保住小命要紧。

        暂时有了水分的补充,以及血液里面蕴含的能量飞快被身体吸收。

        虽然只增加了一丝丝,芩谷也感觉比之前好多了。

        芩谷又飞快赶回刚才停歇的地方。

        蟒蛇垫在手里至少有十来斤重,芩谷在回来的时候顺便捞了一大抱的枯草之类,又刻意注意邢溟身上那一丝能量波动——还在,只是比之前又少了一丝丝。

        芩谷指尖咻地升起一团火苗,将抱回来的枯枝点燃,将蛇盘起来直接放在上面烤。

        毕竟直接用嘴撕咬的话,还要剥蛇皮,速度太慢,这点时间足以将蛇烤熟。

        而现在,芩谷利用烤蛇的时间,便开始医治邢溟。

        再将自己身上的元力渡给对方,增强心脉…当心脉强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她之前的封印会直接被冲开,也就表明他度过了最危险时刻。

        火烧的很旺,很快就传来扑鼻的肉香……委托者也有好久没有闻到这么浓郁的肉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