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我有一柄打野刀在线阅读 - 第1286章 乱成一团(求订阅)

第1286章 乱成一团(求订阅)

        顾判离开业罗秘境之后,先是向西南京城方向虚晃一枪,随后隐匿身形一路向东而行,直接遁入道大海深处才停了下来。

        紧接着,他寻到一处被茂密丛林覆盖的荒凉小岛,收敛所有气息一头扎了下去,就像是一块顽石从天而降,将岛上低矮的小山砸出一个深深的坑洞。

        他并没有在岛上停留多少时间。

        而是在做了些许伪装之后,又悄无声息顺着一条隐藏在矮山地底的暗河潜入到了海中,一口气向着更深的水域游出数百里距离才算罢休。

        才终于在海底挖出来一个沙坑,平躺在里面开始了休养生息。

        顾判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一番操作,究竟能不能暂时瞒过业罗初圣和盈的耳目和感知,但就算是瞒不过去,也只能是这样了。

        他原本也想装作没事人一般,保持气度缓缓离开,好让那两个女人摸不清楚自己的长短虚实……

        但在离开业罗秘境百里之后,他终于是忍不下去,也实在是装不下去了,只能是竭尽所能收敛气息,一路狂飙突进到了大海深处,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能躲一时就躲一时。

        眼前一阵阵发黑,浑身上下散了架一般无处不痛,即便是想动一根手指都难以为继。

        更难过的是,脑袋里面就像是有一整个建筑工地在大动干戈,各种轰鸣、各种敲打,还有各种挖掘,逼得他几乎想将脑壳砸破,把里面的脑浆倒入冰水之中好好冷静一下,缓解这令人难以忍受、几欲发狂的无尽痛苦。

        数日前当他从九幽之门出来后,于断界山顶枯坐整夜,一直都在思考接下来往何处去的问题。

        他在两个最主要的选择之间难以抉择。

        一是用倾尽全力去提升闪现瞬移之法,而后便向北而行,直奔玄冰海。

        到了地方之后就可以尝试一下,计喉的猜测到底是真是假,里面又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二是先回去找到红衣,收拢属下,与她一起研究探讨,到底该如何破局。

        想了半夜之后,他还是更倾向于第二种选择。

        毕竟第一条路的不确定性实在太大。

        他倒是不怕计喉说的是错的,反而更怕它的猜测是对的。

        到时候在玄冰海纵身一跃,直接闪现出了九幽之地,却再也找不到回来的道路又该怎么办?

        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做出自己闪现走人,却把老婆和一众“红颜知己”外加“铁杆队友”丢下不管的事情。

        所以说决定要走,最好是放个电梯圈圈大家一起走。

        但最终,他却是两个选择都没有去选。

        而是在最后一刻临机决断,走上了第三条道路。

        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他在上一次的见面中感觉到了业罗初圣的疲惫与虚弱。

        所以才以一种类似于赌徒的心理,要遵照内心深处升起的第六感,去赌一把自己的那个推测。

        如果业罗初圣真的已经虚弱到了一定程度,那么他寻个理由全力出手的话,是不是能够将她打落尘埃?

        不敢说可以将她直接镇杀,但是却可以想象一下,如果能够让她跌境的话,是不是就能延缓甚至是阻止天地大劫的到来,给自己留下更多的发育时间?

        正所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不趁着她连番大战后最为虚弱的时候出手,而是任由时间白白溜走,那么等到她实力尽复之后,便再也寻找不到出手的机会。

        如果赌赢了,那就是搏一搏单车变摩托,他甚至完全可以接过业罗初圣留下的大旗,带领几个界域的生灵们韬光养晦地苟起来,齐心协力奔小康,欢欢喜喜过大年……

        就算是赌输了,那也并不意味着他百分百就会当场惨死,而是就到了另外一个赌局开启的时候。

        要看他在业罗初圣那里的定位到底是什么,她曾经说过的要让他出手抵挡混沌雷劫到底是不是真的,以及他的存在对她而言究竟有几分的不可替代性……

        其中最坏的结果,无非是一死而已。

        所以他便直接回到了业罗秘境之中。

        所以他才在见到了业罗初圣的那一刻,以那位问剑阁弟子为借口,以大毅力大意志摒除了所有杂念,封镇了所有犹豫和恐惧,先把那一斧头轮出去再说其他。

        决心已下,计议已定。

        然后他便压上去赌了。

        那倾尽全力的一斧头就是先手,紧随其后的便是豁出去性命不要的决死一搏。

        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出乎了顾判的预料。

        他压上了先手,却没有机会再梭哈后手。

        因为业罗初圣的应对让他失去了头绪,完全没有触碰到她的底线,只能是就此收手,甚至连她的伤势到底如何都无法探明……

        最后反倒是让自己陷入到了极为痛苦的境地。

        深不可测、深不见底……

        这就是此时此刻顾判对于业罗初圣的认知。

        而对于自己豁出去赌上一把的选择。

        从表面上看似乎是亏了,但深入进行分析的话,也并不算亏,至少得出来一个现阶段的业罗初圣不可力敌的结论。

        顾判在水底艰难翻了个身,顿时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痛苦,忍受了许久才算是颤抖着平静了下来。

        真特么的痛啊。

        业罗初圣,看上去就是个娇娇柔柔的弱女子,可是只有和她真正接触过才能知道,她其实就是个披着人皮的女暴龙,六边形属性全部爆表的狂战士,白衣白裙美少女形态的中子星,能够全方位碾压他的恐怖存在……

        时间一点点流逝。

        直到一个时辰过去,顾判才终于能够从那种让他都无法正常思考的头痛中稍稍挣脱出来,可以开始研究推演如何解决现在面临的困境。

        和业罗初圣的一记对拼,对他的影响并不算小,而且可以说非常的大。

        只是斧掌相交,然后被她用几根纤纤手指弹了几下,竟然就能直接撼动他好不容易才通过乾坤借法理顺,然后融合归一的力量根基。

        比起因为对撞受到的身体损伤,更严重的却是整个力量体系根基的震荡,九幽、宇宙、太阴、辰龙、乃至于弱水和张,原本被他融为一体的“大厦”地基不稳,已经快要到了摇摇欲坠的边缘。

        这才是他如今所面临的最大问题。

        也是脑袋里面乱成一团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