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从锦衣卫开始无敌在线阅读 - 第235章 兵临城下

第235章 兵临城下

        大岐,雍兴城。

        “报!启禀王上!

        靠山王急报!碉堡防线业已被大苍攻破!

        听闻王都危急,靠山王正率领两百万主力急速回援,预计子夜之前便能赶到!”

        “报!王上!征东主力大军正在回援,但因收拢兵力耗时长,想要抵达王都,最少也需要三日!”

        “报!王上!敌军已将王都团团包围起来,而且还在四个方向都布置了大型干扰阵法!

        眼下,王都与外界的联系已被中断,且传送阵也无法使用!”

        ……

        听到这一连串的消息,众人无不骇然失色,表情难看。

        虽然他们之前已然想到,敌军既然能够无声无息的将大军拉到王畿区域,那同样就能从防线后方狠插一刀。

        但此时听闻防线被突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被他们视为钢铁防线的存在,竟然连小半日的功夫都未能撑住?

        而且敌军竟然还耗费大代价布置了繁多的干扰阵法,将王都彻底化为了一座孤城!

        眼下,雍兴城就相当于是瞎子和聋子,甚至都无法与援军联系!

        这般情况下,又有哪个能不惊?

        岐远胜脸色阴沉的如同乌云,手中的御笔都被硬生生捏成粉末!

        为了修建那条碉堡防线,大岐不知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差点都掏空了国库。

        可就是这样一条坚不可摧的长墙,竟然如此轻易的便被攻破了?

        这简直就像是一个玩笑!

        还有,想要布置出能够封锁整个雍兴城的干扰阵法,且不提需要耗费的代价;

        单单是需要的阵法师数量,就是一个很大的数值。

        他不曾想到大苍会有如此底蕴,因此也不曾提前安排人撤离。

        如此一来,雍兴城若是被破,大岐王室可就要灭绝了啊!

        良久的沉默后,岐远胜忽然长身而起。

        “传令下去,继续征调民夫!

        不管付出多大代价,王都绝对不能被攻破!

        本王将亲上城头,与敌血战,坚持到援军赶到!”

        群臣面色一变,心情复杂,但也无人出言劝阻。

        眼下情势危急,大岐已然处于生死存亡之边缘。

        王上若能亲临前线,对于稳定军心、鼓舞士气作用重大。

        至于危险……

        以王上的实力,倒也不用太担心。

        真要是出了意外,那也象征着城池已破……

        “臣等誓与雍兴共存亡!”

        坚决的话语自所有人口中齐声喝出。

        但其中究竟有几个是真心的,恐怕谁也不知。

        ……

        雍兴城西城门外,一支庞大的军队正静静肃立,与高大的城墙隔着宽阔的护城河对望。

        在中部的最前方,石达开微眯着眼打量着前方。

        雍兴城南方乃是辽阔的汇元湖,因此引入的护城河河水很是汹涌。

        根据情报,整条护城河宽约百丈,水深十丈;

        同时还布置有吸附阵法,河底也布满了铁刺、毒蒺藜等陷阱。

        一旦掉入进去,玄液境都未必能再爬出来!

        而与护城河紧靠在一起的城墙,高度更是达到了六十丈!

        这般高度,就像是一道天堑横立在前,常人看上一眼都觉腿肚子发软,更不用说想要将其攻破!

        “雍兴城外城城墙之高度,比之我苍龙城还要高出十丈!

        城墙底部厚五丈、中部厚四丈,上部厚三丈。

        而且,整个城墙都是由坚固的黑铁石铸就,防御极为强大。

        若是以投石机轰击,恐怕轰上一个月都未必能轰破。

        即便是黄级机关砲,没个两三日,也很难轰塌。

        另外,城墙的地基是以青岩石铺就,深入地下三十丈。

        同时,还布置有五级预警阵法。

        即便挖掘地道避开护城河及地基,也会触动预警阵法,被敌方探知。

        至于城门,大岐更是直接将其封死!

        再加上护城河这道天险,拦路在前。

        如此情况下,不知石将军以为,应当如何破城?”

        李广瞄了眼正在快速组装的各种攻城器械,走到近前笑问道。

        石达开摩挲着刀柄,沉着自若道:

        “护城河好办,过不了多久便会被填出通道。”

        李广微微讶然,这护城河可是宽达百丈、深十丈,又岂是短时间内能够填埋?

        看到李广的不解,石达开轻轻一笑道:

        “石某曾向王上讨要了一支军队,李将军还记得吧?”

        李广不由一愣,其后恍然大悟道:

        “石将军说的是撼山猿?

        之前撼山猿离军而去,李某倒差点忘了。

        看来石将军是吩咐它们去采掘巨石了。”

        石达开点点头道:

        “不错。有撼山猿在,这护城河虽然辽阔,但并不是什么问题。

        只是,这城墙确实有些难办。

        石某曾向王上夸言,三日之内,必定拿下雍兴城!

        然,强攻之下,必定死伤惨重,而且三日内也基本无希望拿下。

        若是以机关砲持续不断的轰击,能在两日之内攻入外城已是理想状态。

        而里边还有内城及宫城,这样算下来,五日占领雍兴城都是最佳结果了。”

        李广顿时眉头一挑,吃惊道:

        “难道石将军此前并未想好对策?”

        石达开老实的点了点头。

        李广不由无语,好半晌后方才叹道:

        “对策都未想好,就敢向王上立军令状,石将军你也真是……”

        石达开洒然一笑,不在意道:

        “战争,素来都是随机应变的。

        毕竟,变数无所不在。

        而且不亲眼看到目标、身处战局之中,又怎能想出对策?”

        李广点点头,又摇摇头。

        为战之道,胜在奇正相合。

        石达开的说法倒也没错,只不过,这种毫无准备、不给自己留退路的想法,未免有些过于激进了。

        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作战风格。

        他倒也不好指责石达开做的不对,只能表示沉默。

        石达开见此只是轻笑一声,也不再说话,但眼睛与思绪却在快速的转动着。

        他始终坚信,只要敢想,就没有想不到的对策!

        时间就在二人的沉默中不断流逝,直到半个时辰后,一阵轰隆隆的闷响自远处传来……

        城门楼上,岐远胜刚刚带着一班重臣赶到,也恰好看到了十分震撼的一幕……

        只见,在城外大苍军伍的中部,空出了一条百余丈的空隙。

        而在这道空隙中,数千个石山竟然在快速的朝前“跑动”。

        这些个石山,最小的也有十来丈高、纵横也都超过二十丈。

        边缘处的一些石山,甚至都为两侧的大苍军卒遮出了大片的阴影。

        如此震撼的一幕,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那、那是什么东西?”

        “天呐!怎么会有许多石山在移动?”

        “不、不对!不是石山自己在移动,而是被什么东西托举着!”

        “对对,俺也看到了,那些石山下有东西!”

        “可那究竟是什么?为何能举的动那般庞大的石山?”

        “手臂上好像长着很多的白毛,该不会是元兽吧?”

        “什么元兽,能有如此巨力?”

        “怕不是撼山猿吧?

        听说三级的撼山猿便体高八丈,四级更是超过十丈!

        而且撼山猿力大无穷、防御刚猛,空明境高手都未必能破得了四级撼山猿的肉身!”

        “嘶!那撼山猿竟如此恐怖?”

        “乖乖!还真是撼山猿!而且它们竟然还穿着厚实的铠甲!”

        “只是,这撼山猿怎的会出现在大苍军伍之中?难不成被驯服了?”

        “遭了!它们该不会是想用巨石填满护城河吧?”

        ……

        城头上的军卒俱是被惊的不轻,不断的窃窃私语着。

        不久之后,那些撼山猿便举着巨石大踏步的靠近到了护城河前方一里之内。

        主持守城的将领咬着牙,狠狠一挥手大喝道:

        “投石机、机关砲,立刻发射!

        弓手、弩手准备!

        一定要将那些畜生拦截在外,万不能让它们得逞!”

        “诺!”

        下一瞬,数百门黄级下品机关砲以及数千架投石机齐齐咆哮出声。

        轰隆隆!

        在一片巨响声中,密集的元能光束和铁石像雨点般砸落而下。

        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那些个撼山猿竟好似未曾受到影响一样。

        别说是对它们造成杀伤了,甚至连速度都未能遏停多少。

        虽说大部分的攻击都被它们头顶的巨石给挡住了,可零零散散的还是有不少命中。

        撼山猿的防御之强,简直让人骇然。

        随着撼山猿距离护城河越来越近,遭受的攻袭也更加猛烈和密集。

        尤其是弩矢和箭只,就像是暴雨一般,不断倾泻而下。

        可这般猛烈的攻击,落到撼山猿身上,就像是挠痒痒一般。

        就算是空明境的将领出手射击,也只是勉强破了防,不盯上要害部位,根本难以杀死。

        但撼山猿的上方都是巨石挡着,又如何能够找到要害部位?

        也就在此时,一门门粗大的机关砲忽然自大苍阵列中被推出,在阵前摆出了一道长列。

        看那数量,怕不是得有数千门!

        “咦?那些大苍的人想要作甚?”

        “该不会想轰咱们吧?”

        “哈哈哈!这距离都有四里地了,他们以为自己的机关砲都是黄级中品的不成?”

        “就是,咱大岐总共也才只有百余门黄级中品机关砲。

        要说大苍有这玩意倒也不稀奇,但不可能数千门全部都是吧?”

        “也许他们只是摆出来,想吓唬吓唬咱?”

        “哈哈哈……”

        墙头上的大岐军卒被撼山猿惊的不轻,看到这一幕后却又纷纷嘲笑起来。

        然而,随着震天的轰响响起,数千道白芒疾掠而来,所有人的笑容顿时凝固。

        砰砰砰!

        震耳欲聋的炸响声此起彼伏,在碎石四溅中,站在墙垛处的许多毫无准备的弓弩手都遭了殃。

        “啊!我的耳朵!”

        “救、救命!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啊啊啊!我的胳膊!”

        ……

        惨叫声连成一片,呼救呻.吟声亦是不绝于耳。

        所幸城墙极为高大,那些元能光束并未直接射到墙头上。

        除了零星的几十个倒霉蛋毙命外,便也只有数千人受伤。

        而且城墙质地坚实,也并未被轰塌。

        但经此一幕,所有大岐军卒都被吓得不轻。

        大苍竟然拥有如此众多的黄级中品机关砲,在整体装备上恐怕也已然超过了大岐!

        面对如此大军,他们真的能够受得住吗?

        虽然大苍兵临城下、围了王都,但长久以来的认知,使得大部分大岐军卒仍旧对大苍保持着轻视之心。

        可到了此刻,许多人却不得不重新审视对方。

        也就在此时,那些撼山猿已然冲到了护城河前,并且将巨石投掷了下去,铺出了十几条宽百余丈的通道。

        岐远胜眼看着那三千头体格庞大的撼山猿大摇大摆的离去,眼神很是阴沉。

        “裴将军,照你看来,这外城墙能守多久?”

        裴宆微微沉默,而后坚定道:

        “不计代价,可守七日!

        但若是对方以机关砲持续不断的猛轰一个部位,两日之内,将会被轰出一道缺口!”

        岐远胜双眼微眯,漠然道:

        “数千门黄级中品的机关砲,想要持续不断的猛轰两日,那需要消耗的元晶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

        你认为,大苍有这个底蕴吗?”

        裴宆微一犹豫,终还是如实开口道:

        “我大岐没有,但大苍却未必没有。

        他们占据了海域四岛,元晶这一块起码要比我大岐充足十倍!

        对方有这个底气,只不过肯定会元气大伤。

        至于对方究竟肯不肯付出这般大代价,微臣亦是不敢肯定。”

        岐远胜不由沉默,但当看到远处大苍开始调兵遣将,作出了攻城姿态时,顿时轻松一口气。

        “看来,对方是不想耗费大代价了。

        如此便好,只要撑到靠山王及东征大军回援,届时,里应外合之下,定能将敌军一举击溃!”

        裴宆眉头微皱,对于岐远胜的自信有些不认同。

        不过,他也不好反驳。

        一方面,他清楚王上这也是在稳定军心、鼓舞士气。

        另一方面,不曾与大苍真正交过手,他也不好评判对方的战力。

        “呜~呜~~呜~~~”

        伴随着悠长的号角声响彻在天际,一支支刑徒军、仆从军不断的踏出阵列,在攻城器械的掩护下,朝着前方恢弘的城墙奔去。

        一场浩大的战役已然拉开帷幕,却不知战后又有几人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