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听说你很拽啊在线阅读 - 182、【给蹭吗】

182、【给蹭吗】

        丹青峰上,裴浅浅带着一肚子的“路师叔要干嘛”,随着路朝歌一起来到了四下无人的静谧处。

        ——小树林。

        这些灵树的种子皆是由宁姨所赠,带着宁姨对路朝歌满满的浓郁的粘稠的爱。

        如今,在桃花印记的滋润下,这些灵树长势极好。

        所有灵树都是上品灵树,到时候结出的果子也将是价值不菲的上品灵果。不管是拿去卖,还是作为宗门弟子的奖赏,都妙用无穷。

        裴浅浅初次看到这片灵树林时,心中也是万分惊讶的。

        这个掉进钱眼里的少女在心中心算了一下它们的价值,不由得觉得墨门当真是财大气粗,不可貌相。

        春秋山与剑宗一样,也是有下属宗门的。她可没在那个春秋山的普通下属宗门中,看到过这么一大片上品灵树。

        没办法,谁叫宁盈是炼器宗师呢,家底过于丰厚,太润了。

        此时,一男一女穿行在小树林内,很快就来到了林子深处。

        路朝歌边走边看,估摸着月底的时候,就能收一批灵果了。

        在游戏初期,一颗上品灵果能让玩家们争破头,甚至引发公会之战,对玩家们可是有着致命吸引力的。

        二人在树下站定后,裴浅浅还是忍不住问道:“路师叔,墨门是从哪弄来这么多上品灵树的啊?”

        凡是值钱的东西,她都感兴趣。

        “没什么,一位长辈送的。”路朝歌倒也没做隐瞒。

        “啊?好羡慕啊。”裴浅浅立马投来了艳羡的目光。

        对于修行者来说,灵树是能算作产业的,毕竟能源源不断地生出灵果。

        没见人家镇元大仙都把人参果树当宝贝疙瘩嘛。

        然而,实际上并非每一颗灵树种子最终都能长出灵树,还是多亏了桃花印记内那澎湃的生命力。

        正常来说,能有如今五分之一的规模就不错了。

        “你喜欢?那师叔到时候送你几棵。”路朝歌随意地道。

        “啊?当真!?”裴浅浅眼睛立马亮了起来。

        一瞬间,她觉得树下的路师叔又英俊了几分。

        世上竟有如此迷人之男子。

        爱了爱了。

        她对路师叔的尊敬,已经满到快要溢出来了,只觉得心口涨涨的,鼓鼓的。

        要知道,春秋山肯定也不缺灵树,但那不算是她的个人财产,是两码子事。

        以她天生自带的赔钱属性,置办产业就没赚到过。

        或许是父母名字没给她取好。

        路朝歌看着一脸激动的裴浅浅,笑着点了点头。

        反正蒋新言也有桃花印记,到时候让她带着灵树种子,给裴浅浅种几棵就是了。

        当然,讲究一个等价交换。

        “先说正事吧。”路朝歌道。

        “路师叔请讲!”裴浅浅一脸认真,仿佛可以为他上刀山下火海。

        路朝歌抬头望天,声音低沉道:“浅浅,师叔想问你,北州……..也出现魂玉了吧?”

        话音刚落,裴浅浅只觉得这句话如惊雷一般在脑海中炸开。

        她一脸震惊地看向路朝歌,难以置信地道:“路师叔竟知道此事!”

        北州的确也有魂玉出现,但这暂时还是秘密,春秋山严格把控,不允许外传。

        毕竟当下天玄界各地,都是偶现魂玉,给人一种一切都还可以掌控的错觉,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恐慌,四大宗门持同样态度,那就是保密。

        如果是其他人这样问裴浅浅,裴浅浅可能还会装傻。

        但路朝歌不一样,他算半个自己人。

        蒋新言乃是春秋山高层,权限很高的。

        路朝歌微微颔首,道:“本座不仅知道此事,还处理掉过几枚魂玉碎片。”

        “什么!?”这一次,裴浅浅彻底不淡定了。

        “路师叔,你说的处理,是封印,还是销毁?”裴浅浅一脸惊愕。

        “自然是后者。”路朝歌笑着道。

        这就是他要的效果。

        裴浅浅觉得这事情太离谱了。

        “可是路师叔,哪怕是师尊,也说自己无法彻底销毁魂玉,只能将其封印。”裴浅浅难以置信。

        路朝歌将双手负在身后,抬头望向蓝天白云,道:“圣师的确是此界最强者之一,神通广大。但是浅浅,你觉得圣师前辈便是无所不能的吗?”

        “那……..那自然不是。”裴浅浅就算再敬重师尊,也不敢大言不惭地说圣师无所不能。

        路朝歌淡淡地道:“你也无需太过惊讶,就好像鸟儿可以飞行,鱼儿可以畅游,天地之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擅长之事,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可是…….可是……..”裴浅浅觉得路师叔说的越是轻描淡写,她越觉得震撼。

        关键就在于不只是圣师做不到这一点啊,是整个春秋山都无人能做到啊!

        不可思议.jpg!

        “没什么可是,俞月此次来墨门,便特地送来了半颗魂玉,让本座帮忙处理。”路朝歌开始了自己的话术表演。

        裴浅浅闻言,一下子就又信了几分。

        更何况她和俞月是可以进行群聊的,找个机会问问就是了。

        最主要的是,俞月的身份太过特殊了,总会让人觉得,他的态度,就代表了剑宗的态度。

        就好像裴浅浅本人一样,她也等于是春秋山推出来的年轻一辈的代言人。

        他们这种人,一言一行都是代表了宗门的。

        裴浅浅看着路朝歌,激动地道:“路师叔,那我若是有魂玉的话,可否也能向俞月一样,拿来墨门请路师叔帮忙处理?”

        没办法,魂玉这玩意太棘手了。

        你说封印吧,也不是长远之计。

        这玩意只要现世,就会为祸人间,这是四大宗门的共识。

        留着,便是隐患!

        别看裴浅浅掉进钱眼里,作为世界主角,都是不缺正义感之辈。

        世界主角们的共通点就是以天下苍生为重,都是心怀世界的。

        正派主角嘛,自然都是心系天下的。

        ——《论世界主角的基本素养》。

        因此,在得知路朝歌能处理魂玉后,都不需要路朝歌主动提,裴浅浅便会率先说出来。

        路朝歌闻言,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裴浅浅看着这张俊脸,心中也有几分明悟。

        “魂玉想必没那么容易处理吧,是我无礼了。”她心想。

        她欲言又止,路朝歌却摆了摆手道:“罢了,你是新言最疼爱的晚辈,我在未见你时,便时常听她提起你。”

        实际上当然是从未提起过。

        一男一女忙着暧昧,谁还能想起宗门里的晚辈啊。

        路朝歌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不过你要与本座结下约定,此事在未得本座允许的情况下,不可告诉任何人。你答应这一点,以后若是获得魂玉,送来即可。”

        “好!”裴浅浅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在她看来,于情于理,这都没错。

        再结合先前路师叔那为难的模样,想必他能处理掉的魂玉数量也是有限的。

        如果说让整个春秋山,任何人获得魂玉,都送来墨门,那简直就是为难我路师叔!

        路师叔估计也是因为这层考量,才禁止自己外传。

        更何况这个世上肯定还是有很多歹人的,裴浅浅自小就爱听圣师讲故事,所以她很小就明白一个道理,很多人就是喜欢天下大乱,就爱这种热闹。

        至于我本人,我能获得多少魂玉?

        魂玉这玩意本就只是小规模现世,难不成我以后出门一次就能遇到一次,出门一次就又遇到一次?

        她并不知道,答案是——是的。

        作为世界主角,这便是她的宿命。

        她现在只想着:“路师叔肯定是觉得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才勉强答应此事的吧。”

        算是一种对蒋师叔的爱屋及乌?

        诚然,对路朝歌来说,巴不得全天下的魂玉都拿来墨门。

        这样黑亭能变强,他这个做师父的也能获得大量的好处。

        但是,此事自然是要徐徐图之,不可操之过急。

        步子迈太大,容易扯到蛋。

        事关冥王,事关魂玉,鬼知道这种操之过急的话,会不会惹上天大的麻烦。

        生活不是动画片,反派最爱做的就是把一切扼杀在摇篮里,苗头不对就立马出手,斩草除根,冷酷果决。

        《论邪恶势力的基本素养》。

        “操之过急不可取,准备工作要做全套。”路朝歌反正是这么想的。

        反正光是俞月和裴浅浅这两个工具人,就能获得大量的魂玉了。

        至于其他的,等自己发育起来了,墨门也壮大起来了,底气足了以后,再去染指吧。

        染指也是门技术活儿。

        只不过,路朝歌这次找裴浅浅详谈,除了是想让她心甘情愿地给自己送魂玉外,还有更深层次的目的。

        小树林哪是浅尝辄止的地方,要的就是深入到底。

        “浅浅啊。”路朝歌道。

        “路师叔请说。”裴浅浅立马道。

        路朝歌叹了一口气,道:“青州最近不怎么太平,北州可有大祸的端倪?”

        裴浅浅闻言,道:“倒是也出现了不少零碎怪事,具体情况浅浅也不清楚,但师尊倒是为此下山了一趟。”

        这一切都在路朝歌预料之内,简单的说,这其实就是北州主线剧情任务的开端。

        而他的深层目的,其实就是——通过裴浅浅这位世界主角,看看能不能领取到北州主线剧情任务!

        这只是他的大胆设想,究竟能不能成,他心中也只有五成把握。

        他之所以会有这种想法,是因为世界主角权限很高,可以给玩家发布各种高等级的委托任务。

        世界主角太特殊了,路朝歌就是想靠他们的特殊性,来蹭任务。

        前世,就有玩家机缘巧合的接触到了其他州的世界主角,然后参与到了其他州的主线任务的某一环中去。

        是的,是按环算的。

        如今,就要看在系统的眼皮子底下,裴浅浅能不能给他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