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以漩涡之名在线阅读 - 第230章 生死相随

第230章 生死相随

        “开会!”

        自面麻返回涡之国雾都,这两个烫耳的字便传遍了众人脑中。

        耀组织成员和一干政要,济济一堂,等待面麻宣布他们期待已久的消息。

        “诸位,即日起一年后,我们将与风、雷、土三国联手开战。”

        此话一出,如预料般台下掀起了不小的骚动。

        男女少壮神色各异,有的摩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有的面若寒霜,猜不透一丝情绪,有的却面露忧色,不知在思忖些什么。

        面麻给足了消息发酵的时间,敲了敲桌面,肃声道:

        “大家都知道,我们涡之国还处在高速发展期,每一天,都在变得更加强大。”

        “但是,我们的敌人不会坐视我们强大下去,他们渴望消灭我们,瓜分我们的地盘,掠夺我们的资源,将我们全部变为奴隶。”

        “诸位,你们可愿意低人一等?”

        “自是不愿!”

        面麻见气氛被挑起来,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时,一只五指紧闭、粗细均匀的手臂高高举起,接着就听到鹿久略带疑惑的声音:

        “既然面麻大人和泉大人的力量,让三国都忌惮万分,我们何不采取闪电战的模式,将他们一一消灭?”

        众人听后,纷纷认同地点头,好似说出了他们心中的想法。

        “根据情报来看,三国并不是我们最后的敌人,过早的与他们开战,最后的结果可能是我们不能承受的。

        “况且,我们也需要准备时间,准备时间越长,我们的胜算越高。”

        “是三圣地又或者是云烬帝国的后手吗?”在座的都是有资格知晓云烬秘密之人,鹿久自是直言不讳地问道。

        “啊,三圣地到现在还躲藏在幕后。

        “现在展现的只是我和泉的战力,一年后必然会有至少两名跟我们同级的强者加入战斗。”

        “可是他们为什么不直接...”

        “人类的事情始终还是该人类插手,别说净土的那位愿不愿意,我们涡之国的那位也不会看着我们被直接碾死。”

        即使努力成为了六道级,他现在也只不过是能看清楚棋盘,离操棋手还有着鸿沟一般的距离。

        面麻紧了紧衣袖下的拳头,在心里暗道:

        “有泉辅助,最多只要一年多一点,我必然可以...”

        在面麻历经内心活动的时候,鹿久侧过身小声和坐于身旁的竹中重治交谈了几句,而后抬起头,神情严肃地对面麻道:

        “面麻大人,我和重治都觉得三国并不会空等一年。在他们拥有了可以抗衡你和泉的战力后,他们必然会率先发起攻势。”

        面麻认可地点了点头,眉头一皱,深吸了一口气道:

        “我开始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这其实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包括我,包括你们,现在都要有战斗随时打响的觉悟。”

        “诸君,听令!”

        “是!”

        下方坐着的数十人瞬间坐直了身形,声音齐整、尾音短而有力。

        一双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齐唰唰地集中在面麻身上。

        “三大国,只不过是我们征服忍界路上的一块小小的阻碍。

        “在这一年中,我们扩张的脚步依旧不会停下!除了风、土、雷、雨四国外,我要看到忍界插满涡之国的旗帜!”

        “啪啪啪!”

        如滔滔江水般连绵的掌声,经久不息,彷佛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大家才能表达内心的激动之情。

        面麻双手下压,待掌声平息后,望向几名金边白袍的身影:

        “迪达拉、君麻吕、白,带领征服军团,以及你们各自的从属,从涡之国以东开始征讨沿途除四国外所有的国家。”

        被点名的几人迅速弹起身,推挤地椅子向后滑出一阵牙酸的“刺啦”声。

        “战事皆以迪达拉为主,我的影分身会跟随你们行动,但这只是一个保障,不遇到六道级或是超影战力我不会出手。”

        “明白,老大交给我吧!”

        迪达拉难得严肃,振臂向面麻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引得额前的斜刘海向外一抖,

        见他严阵以待,面麻的面色也是缓和一些,继续看着政部那边:

        “雾都、水府、火府的政部全面开始运作。每当征服军团打下一处,立马派出配套的管理人员。让我看见你们的效率,但是...”

        面麻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厉色,

        “我不想看到任何滥用职权、以权谋私的行为,一旦发现,杀!”

        尾音未落,一股浓郁的杀气从面麻体内喷涌而出,精准地扫向在场的政部要员。

        不过好在他还是比较克制,不然在座的怕是没有几人能抵挡。

        台下挨坐着的政部人员,小鸡啄米般地连连点头,隐在桌下的双股战战,像是被西伯利亚的冷风刮过一般,寒意频生。

        面麻并未加以理会,瞄向前额发亮的星野物生,和他身旁的风花小雪:

        “现在基因改造外加涡之服,已经可以让一个普通下忍拥有精英中忍的实力,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他看着二人的面色由喜转悲,缓缓地补充了一句:

        “不过我也知道科研难以在短时间出成果,这一年尽力吧,但是必须将现有技术普及给所有忍者。”

        “是!”

        一道清亮的女声在大厅内回荡,令在座的神经紧绷的大家稍稍缓和。

        风花小雪一身工装,看上去十分干练,此时,她正目光灼灼地望着那名颇具威势的红发少年。

        相较之下,身穿白大褂,面容邋遢的星野物生倒是有些心不在焉。被风花小雪推了推,他才反应过来,跟着说了一句闷闷的“是”。

        面麻见他一副斗败的秃头公鸡模样,想起自己前世被导师先夸后踩的经历...

        唉,想不到还是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模样。

        他清了清嗓子,将目光落向一直含笑望着自己的父亲:

        “那些小国不太被三大国看中,他们最有可能率先袭击水府或火府,火府的概率最大。

        “父亲大人,火府的守卫工作就交给你了!”

        “鬼鲛,情报部门全部铺开,三大国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要第一时间通知各个部门。”

        “好的!”

        “明白,面麻大人。”

        看到儿子有如此出息,身为父亲的水门是最开心、最骄傲的。他不自觉挺了挺胸膛,感觉大家都向自己投来艳羡的目光。

        鬼鲛咧嘴一笑,吹进嘴里的风都是那么美好。

        他可是再也不想回到曾经那个虚假的世界,为此自当全力以赴地碾碎三大国。

        ......

        “哗~”

        片刻后,一阵起身推拉凳子的声音响起。

        众人在面麻的许可下,揣着各自的任务离开了会议室。

        频繁的开、合关门声停止后,长条桌前还剩有五人。

        看着他们,面麻的神情彻底缓了下来。

        这四人是他面对三大国,以及三大圣地最大的资本,也是他最为亲近之人。

        他捏了捏发酸的眉心,声线柔和道:

        “一年时间,尽最大所能成长,我会帮助你们。在座的各位,很有可能成为打破平衡的那根稻草!”

        “唉,我闲适的生活要走远了!”紫苑面色苦闷地小声嘀咕了一句,不过很快她又抬起头,白嫩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道,

        “但是能跟大家一起努力,一起创造历史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她微抬起下巴,饱满又粉嫩的双唇微微翘起,

        “我可是终结了巫女历史的女人啊,我不会落后的!”

        “我会成为你手中最锋利的剑!”

        泉抱着银灰的倏忽之剑,黑亮地眼珠像星辰般耀眼,充满了斩断一切的决心。

        “哥哥,大家!为了我们共同的梦想,勇往直前!”

        鸣人没有说很多,只是握紧了拳,手臂竖直向下用力一挥。

        原本模糊的下颚线,现今也变得有些刚毅分明,露出了与曾经完全不同的成熟之感。

        “冥姐姐,你呢?”紫苑歪着头,一双大眼睛好奇地眨了眨。

        照美冥离面麻最近,她侧过脸,与面麻四目相对,眼中的情意叫在场的余下三人颇为妒忌。

        她红唇微动没有出声,但面麻在心里却清楚地听见:

        “生死相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