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星谍世家在线阅读 - 第四章 小组

第四章 小组

        陆林北和陆叶舟迟迟没能加入家族的间谍组织,各有不同的原因。

        农场的孩子从小接受同样的教育,在十五岁左右分道扬镳,一部分继续接受常规教育,另一部分——人数要少得多——被枚家挑中进入特殊学校,在正常课程之外,开始接受间谍培训,年年都有学生被淘汰,也有新人加入。

        这些未来的间谍参加正常考试,要等到大学毕业之后,才能正式加入组织。

        陆叶舟在大学期间犯过一次错误,居然向外人炫耀自己对间谍的了解,虽然他的了解大部分是错的,不会给组织造成实际伤害,可上头仍然据此认为他嘴不够严,能否做间谍,有待考察。

        陆林北的情况更复杂一些,他很早就被选中,成为“枚家人”,接受基础的间谍培训,除了体能稍差,科科都是优秀。

        很快,他注意到一个细节,与他们这些被“挑选”出来的学生不同,那些真正姓枚的孩子,无论愿意与否,都会入选。

        大概十五岁的时候,他才终于醒悟“星际孤儿”的含义,虽然早就读过相关的文章,他却一直以为那是与己无关的词汇。

        发现一直照顾自己的人居然不是生母,陆林北很是失落了一阵子,除此之外,倒也没有别的感想,周围像他这样的孩子不少,感受不到明显的歧视。

        接受两年的基础培训之后,有一位间谍教师对他说:“你应该做分析员,真可惜,你不姓枚。”

        间谍有两条发展道路,一条是做调查员,在第一线冲锋陷阵,招募外围间谍,收集尽可能多的材料,另一条是分析员,负责从大量数据中找出最具价值的信息。

        两者之间没有明显界线,所有人都要从调查员做起,但是最终只有枚姓人有可能成为分析员,没办法,这个职位虽然不高,但是接触的敏感信息太多,只能由最受信任的人来担任。

        按规矩,教师不应该向学生说这样的话,所以他再也没提起过,陆林北也没有追问,心中的波澜很快平复,甘心接受命运的安排。

        准备考大学的时候,他第一次表现出执拗的一面,不顾师长的建议,坚持报考历史系,主修地球历史,这是个少人问津的专业,有些前途无忧的青年,出于一时兴趣会来读四年,还有一些学生是因为成绩不佳,没有别的选择。

        即便如此,陆林北仍可能被组织吸收,反正间谍总是需要一个身份,历史学者也不错。

        但是在大三的时候,陆林北“发病”了。

        严格来说,这算不上疾病,属于某种精神现象,会无缘无故地陷入悲观状态,没有抑郁症那么严重,通常无需治疗就能自行恢复,它有一个俗称,叫做“星孤症”。

        星际孤儿出现这种症状的概率高达百分之二十到四十,有人推测,这可能与胚胎时期的经历有关,漫长的星际旅行对这些小团细胞产生了某种神奇的作用。

        相关的学术文章不少,却一直没有定论。

        大部分“星孤症”在儿童时期显现,陆林北算是极晚,症状中等,不干扰生活,但是影响学业。

        枚家打算放弃这棵苗子,表现就是再也没有定期的教师访问。

        陆林北决定休学,一“休”就是五年,突然之间,枚家却向他敞开大门,热情地招手,老实说,这让他有点奇怪。

        陆叶舟也被选中,枚千重告辞的时候,在门口顺便通知了他。

        陆叶舟高兴极了,矜持地道了声谢,等枚千重一走,他在狭小的卧室里打了一个空翻,站稳之后马上奔到窗前,向外盯瞧一会,说:“老千肯定是当上区域组长了,咱们就是他要建立的新小组。老千是个厉害的人,从小就是,咱们都当他是头儿,比他年纪大的孩子也不例外。我猜他以后能当上副司长,甚至司长,咱们跟定他,也有机会升职……你怎么不说话?”

        “小心。”陆林北指指自己的嘴。

        “哈,我不会再犯多嘴的毛病,这不是跟你嘛,换成别人,哪怕是妈妈,我也……”陆叶舟做出将嘴封死的动作。

        陆林北没说什么,他终于如愿成为间谍,心里却没有多少喜悦。

        “你还在想那个女人?”陆叶舟过来问,外面的枚千重已经走远,“你这样的心态可没法工作,是比多嘴还大的毛病,你不会……又犯旧病吧?”

        “我在想家族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招募大量新人。”陆林北不打算讨论自己心里的其它想法。

        “是啊。”陆叶舟坐在床边,发了一会呆,“妈妈这两天一直在重新布置房间,看样子那几个大学生假期不会回来了,那就是已经提前加入组织。不管怎样,这对咱们是件好事,要不是因为缺人,咱俩可就烂在这里了。一想到要去农场上班,我就……不是瞧不起他们,都是好人,只是太无趣了。”

        “嗯。”陆林北似听非听。

        “老北,你是咱们这一伙人当中第二厉害的人物,要不是那点小病,早就当上组长了。如今机会来了,你一定会出人头地,可别把我扔在后面,我跟定你了。”

        先是枚千重,后是陆林北,几句话的工夫,陆叶舟已经“跟定”两个人。

        同寝多年,陆林北听惯了类似的话,全不以为意,为了送走不该有的胡思乱想,他开始回忆受过的间谍培训,“记得三叔的话吗?”

        “三叔是老师,说过的话太多了,哪一句?”

        “他说间谍永远不可能做好准备,那些在学校里表现突出的人,真的进入实地,很可能连第一关都过不去。”

        “记得记得,这是他每学期必然要重复的话之一,他还说:虽然如此,还是得努力学习做好准备,区别就是没做准备的人死得莫名其妙,做好准备的人死前会嘀咕一句‘原来我是这么死的’。”

        回忆让两人大笑起来。

        次日天还没亮,两人就收拾好行李,各是一只皮箱,等候枚千重的到来。

        陆林北坐在床上,陆叶舟一直守在窗口,就为抢先发现车辆,“来了!”他喊道,转身拎起脚边的皮箱。

        客厅很大,摆满大大小小的桌椅,留下几条曲折小径,初来者经常会被撞到。

        其他孩子还没有起床,厨房里,妈妈正在忙碌地准备早餐。

        妈妈对已经成年的孩子向来比较冷淡,没有出来送行,陆林北大声道:“妈妈,我们走了。”

        “哦。”厨房里传来敷衍的一声。

        陆叶舟也喊一声,收获同样的反应,一直急于离开农场的他,这时突然动了感情,放下皮箱,跑进厨房。

        “混小子,多大了还这么淘气,去去去,别弄脏我的厨房。”

        陆叶舟笑着走出来,手里拿着热气腾腾的一摞薄饼,“一个拥抱,换来一顿早餐。”

        枚千重坐在车里,探臂出窗,向两人招手,“要走一天,准备好。”

        轿车是半自动驾驶,在非划定区仍需要司机辅助操控,枚千重单手开车,很自然地从陆叶舟手里接过一张薄饼,咬了一口了,赞道:“还是妈妈的手艺,好吃,配她做的咸菜,就更好了。”

        枚千重是正常出生的农场孩子,从小与孤儿们交往,不分彼此,也习惯叫“妈妈”。

        “我去要点。”陆叶舟做势要推车门。

        枚千重没理他,继续开车,陆叶舟只好又缩回手,对薄饼赞不绝口,陆林北没吃,他对这辆车有不好的感觉,似乎还能嗅到袁小姐的气味。

        离开农场不久,枚千重在路边换车,速度极快,而且事先没有任何提醒,将车停在路边,说了一句“走”,开门下车,大步走向前面停着的另一辆车。

        陆林北抓起皮箱下车,陆叶舟愣了一下才跟上。

        很快,车辆驶入划定区域,能够自动驾驶,枚千重转动座椅,与后排的两人面对面,回忆小时候的往事,一路说说笑笑,熟练地找出车上的食物,有酒,有零食。

        半途中,他们再次换车,过程比较惊险,因为路上的车一辆接一辆,开得飞快。

        上车之后,枚千重说:“农场出来的人,算是半公开间谍,怎么隐藏可能都没用,但这是习惯,要好好保持。”

        陆叶舟一直都在用崇拜的目光观看枚千重,立刻点头表示赞同,很想说些什么,可对方已经扭头看向窗外。

        来时七日路程,回城只需一天,他们驶过一片规划整齐的新城区,入夜不久进入老城,枚千重自己操控车辆,兜了几个圈子,停在一幢旧楼前的街道上。

        楼高二三十层,与周围建筑相比,算是比较矮的。

        电梯破烂得让人不放心,他们要去三楼,干脆走楼梯。

        标准的小两居室,就是两名新人的住处。

        虽说是组织安排的地方,枚千重仍按流程仔细检查一遍,然后让两人坐下,自己站在对面,神情第一次变得严肃,“483,记住这个数字。”

        “483。”陆叶舟马上说。

        陆林北跟着重复一遍。

        “483组,我是组长,你们是组员。这个数字记在心里,今后不要说出来,对谁都不要说,哪怕是组织里的人。”

        两人点头。

        “我是你们唯一的组长,也是唯一的上司,如果有一天,突然有人找上门,自称是更高的上司,哪怕这个人来自农场,是你们认识的人,你们要怎么做?”

        陆叶舟抬手做个抹脖子的动作。

        陆林北点头表示赞同。

        枚千重笑了一下,“先说这些,你们休息吧,我会再来,给你们布置任务。”

        枚千重走了。

        陆叶舟四处巡查,在小小的厨房里发现食物,欢呼起来。

        陆林北走到窗前,看到来时乘坐的车辆还在,枚千重却没再出现。

        他的目光很快被街对面的场景吸引,半天无法移开。

        陆叶舟走出来,疑惑地问:“你看到什么了?”

        陆林北伸手一指,陆叶舟看了一会,“一间小理发店而已。”

        “遇害的星球继承人,那就是他的理发店,我在新闻里看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