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星谍世家在线阅读 - 第五章 间谍不相信巧合

第五章 间谍不相信巧合

        教间谍课的老师有七八位,接触学生最频繁的是三叔,他姓枚,真名不知,个子很高,差不多有两米,但是有些驼背,身高因此降低不少,据说这与他当间谍时受过的伤有关。

        “间谍不相信巧合。”他教基础课程,这是他在课堂上反复提醒学生们今后必须注意的诸多事情之一。

        三叔还会举一些例子以作佐证,这些故事真真假假,他从来不会给予确认。

        星元七十几年,翟王星还不叫翟王星的时代,星球人口经历第一次大爆炸,原本相安无事的各方势力,开始争权夺势。

        势力甲——三叔拒绝具体指向某一方——的一名调查员,公开职业是名警察,辖区正好是某个敏感部门的所在地,有一天,他与同事抓到一名小偷,搜出一些赃物,其中一件是台微电脑。

        微电脑没有加密,内容随便浏览,大量情报展现在调查员面前,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立刻拷贝一份,送给上司。

        几条情报证实,敌对的势力乙正准备发起战争。

        如此重要的一条情报,居然没人相信,因为它太巧合了,情报机构的主管甚至没有将它上报,直接列为无效信息。

        事实证明,情报准确无误,一连串的情报员受到处罚,整个机构进行全方位整顿。

        但是,新上任的主管仍然告诫间谍们:不要相信巧合。

        三叔向学生们强调的就是这一点:巧合有一定概率是真的,但这个概率很低,低到不值得为之付出信任,低到每一名间谍都应该将其彻底排除。

        枚千重不相信袁小姐是个巧合,陆林北与陆叶舟站在窗口,望着对面的理发店,也都不相信这是巧合。

        “老千这样安排是什么意思?”陆叶舟的好心情一落千丈。

        “别问,问也问不出来。”

        “没准……没准他要交待的任务就是监视理发店。”陆叶舟尽量往好的一面去想,“咱们这间屋子的位置可真不错。”

        “是啊。”陆林北回到沙发前坐下,他这一天可有些累了。

        “这就是组织急需新人的原因。”陆叶舟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星球继承人被杀,凶手一直没有下落,所以……所以需要组织的介入?”

        他又有点拿不准,按理说,间谍不负责破案,整个组织挂靠在翟王星联委会气象总局下面,与警察机构向来井水不犯河水。

        “不管怎样,我估计咱们的第一项任务就是监视理发店,其实老千可以早点说,咱们现在就能开始,对不对?”陆叶舟迫切地想要表现一下。

        “嗯。”陆林北只觉得疲惫。

        “我前半夜,你后半夜,怎么样?”

        “嗯?”

        “你选,我都行。”陆叶舟仍然盯着窗外。

        “可以,就按你说的来。”陆林北无心争论,起身去找洗浴间。

        洗浴间很小,这里的所有房间都很小,卧室里只能摆下单人床,陆林北倒不挑剔,至少他现在拥有独立的房间。

        他打开旧皮箱,挑出几件常用的衣物,合上箱子,放在床边,虽然角落里有一张柜子,他暂时不打算使用。

        卧室的窗户更小,外面是大楼内部的走廊,灯光微弱得照不清地面,陆林北拉上窗帘,将单人床推到窗下,正好处于窗外的视线死角。

        他脱下鞋子,合衣躺下,明明很疲惫,却怎么也睡不着。

        “老北?”陆叶舟在外面小声道。

        陆林北不想聊天,忍了一会,回道:“怎么了?”

        “你没睡着?”

        “还没有。”

        “能说会话吗?太无聊了。”

        “嗯。”

        房门被推开一条缝隙,人影一晃,陆叶舟又回到客厅窗前,“能睡着你就睡,不用管我。”

        “好。”

        在农场的许多个夜晚,他们就是这样度过的,上铺滔滔不绝,下铺当成催眠曲,呼呼大睡。

        “老千没提工资的事,你有钱吗?我这点钱,估计连一间厕所都租不起。你猜咱们这一行的收入高不高?”

        “不清楚。”

        “我猜不会低,至少比农场维护员要高得多,他们每次回农场开的都是好车,你看老千,都不将汽车当回事。”

        陆林北没吱声,陆叶舟的催眠作用依然强大,他已有睡意,上下眼皮打架。

        “老北,你想过要从事别的职业吗?”

        “嗯。”

        “做什么?”

        “教书吧。”陆林北含糊道。

        “那你得先回学校,取得毕业文凭。地球史,真有学校教授这种东西吗?我要是不做这行,我希望做销售,卖什么都行……”

        陆叶舟突然沉默下来,过了一会,他悄声走来,将房门推开一些,站在门口不动。

        “你怎么不监视了?”陆林北问。

        “老千若是真想监视理发店,肯定会使用监控设备,用不着人眼一刻不停地盯着。”

        “有道理,那就睡吧。”

        “我睡不着。”

        “洗个澡,在床上躺一会就睡着了。”

        陆林北不知道陆叶舟是否听话,只记得一段哗哗的水声,然后他就进入睡乡,做了数不尽的怪梦,其中几个他觉得非常重要,提醒自己一定要记下来,结果睁眼之后还是忘得干干净净。

        陆叶舟站在门口,好像一晚上都没离开过似的,但是换了一身衣服,托着盘子在吃饭,“老北,你这么聪明,分析分析,组织和老千究竟是什么意思?”

        陆林北慢慢坐起身,仍觉得疲倦,“信息太少,无法分析。”

        “嘿,又不是真让你做正式分析,就是随便想想嘛。”

        陆林北抬起双手用力揉揉脸,“有什么吃的?”

        陆叶舟伸出盘子,那上面是一团糊糊状的东西,“便捷餐,商标上说是鸡肉味,尝起来像是有点辣味的泥土。”

        陆林北穿上鞋子,去厨房看看。

        厨房更小,只能容下一下人来回行走,陆叶舟跟过来,仍站在门口,指示食物的位置。

        便捷餐以酵母为主体,加入各种口味、口感,放在厨师箱里,很快就能食用,厨师箱功能丰富,最常用的还是速热。

        陆林北选的是海鲜味,看到他的选择,陆叶舟边吃边笑。

        饭熟之后,陆林北只吃一口就明白陆叶舟为什么笑,这东西确实不好吃,刚入口还有点味道,嚼两三下之后就只剩难以言喻的口感。

        “快点吃,会好一些。”陆叶舟演示自己的吃法,一次少吃一点,顶多嚼三下就咽下去。

        吃完之后,陆林北说:“至少营养充分。”

        “充分到我想再吃一份啦。”陆叶舟将盘子扔进水池。

        陆林北将两人的餐具都洗干净,这是妈妈的规矩,家里绝不允许出现脏的碗盘。

        陆叶舟又跑来客厅窗口张望,突然恨恨地说:“我是真不想当诱饵。”

        陆林北坐到沙发上,“你觉得咱俩是诱饵?”

        “不是吗?”陆叶舟转过身,“老北,你肯定想到了什么,跟我说说,咱们两个现在得同舟共济。”

        “我想这只是一次考验,没什么大不了的。”陆林北显得很平静,“组织在意的是政治与商业,对刑事应该不感兴趣。”

        “考验什么?我已经……通过了啊,如果是考验你,为什么将我算进来?”

        “大概是定力吧。”陆林北笑了笑。

        只要不是无缘无故地杀人,陆林北总是比陆叶舟更加镇定。

        “我有定力。”陆叶舟深呼吸一次,没再提起理发店,但是不停地走动,他也发现了楼下的汽车,“老千的车还停在外面,你说他今天会不会来?”

        陆林北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临近中午,陆叶舟准备做饭,进厨房拿起一包便捷餐,长叹一声,向客厅问道:“你要什么口味?”

        “我要……不如咱们出去吃吧,我还有一点钱。”

        陆叶舟走出来,脸上神情有点兴奋,还有点紧张,“那当然好,可老千若是来了,见不到咱们……”

        “他没说让咱们时刻待命,就让他等一会吧。”

        “是你说的。”陆叶舟将便捷餐扔回厨房。

        两人没敢走远,就在附近找一间小店,这里的食物也是机器烹饪,但材料真实,不是添加口味的酵母。

        两人各要一份套餐,等餐的时候陆叶舟小声说:“城里东西真贵。老千再来,最好说说工资,要不然,咱俩得饿死。”

        “少说话。”

        “为什么?说话还不让啦。”

        “在‘家’里少说话。”

        陆叶舟愣了一下,“那可是老千安排的……你是说咱们也遭到监视?”

        “三叔说过,不要相信巧合,所以咱们得时刻小心。”

        “这里呢?能说话吗?”

        狭小的店里坐满了客人,全都边吃边聊,对旁人不理不睬。

        等食物上来之后,陆林北开口道:“可以说了。”

        “我就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陆叶舟立刻发问。

        “信息太少,无法分析。”

        陆叶舟恼怒地拍了一下桌面,“这不是同样的话嘛。”

        陆林北笑了,吃了一口菜,点点头,“不如家里,比便捷餐好,快吃吧。”

        吃过饭,两人回住处,在楼下不约而同停下脚步,看向对面的理发店,店里没人,隔着窗户能看到座椅等设施,看上去非常整洁,似乎一直没被动过。

        陆林北说:“五月十一日,正好是三个月前,理发师邵云愿遇害,当时他是星球继承人的消息还没有公布,要等到第二天才会传遍网络,连同他的死讯一起。”

        “对,是这么回事,大家都知道。”陆叶舟点点头,竖起耳朵倾听。

        “根据闲言碎语,大概是一个月前,也就是七月十一日前后,袁小姐与老千第一次见面。”

        “七月五日,我听到他俩说起过这个日期。”

        “昨天,也就是八月十三日,咱们来到翟京老城区,住在理发店对面。”

        “对。”陆叶舟目露期待,发现对方不再说下去,惊讶极了,“就这些?”

        “我说了,信息太少,但这三条很重要,值得牢牢记住,等到有更多信息之后,或许就能看出端倪了。”

        陆叶舟大失所望,苦笑着摇摇头,走进楼门,一步跨出几级台阶,跳着来到三层。

        打开房门,陆叶舟正要大声宣布自己的胜利,正看到枚千重坐在沙发上,嘴里的话急忙咽了回去,“我不知道你来,老北提议出去吃饭。”

        枚千重没有在意,等陆林北出现,他说:“给你们两个的任务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