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江湖博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命运重逢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命运重逢

        “原来你……已经成为了朱元璋的部下……”孙云看着唐战身披铠甲的样子,不禁默默说道,“想不到三年不见,竟会是以这样的方式重逢……”

        “我也没有想到,你的真实身份,会是察台家的儿子……”唐战也在一旁默默说道。

        “看来有关我的事情,你都了解了是吗……”孙云又不禁问道。

        “是花叶寒花前辈告诉我的……”唐战继续低声道,“花前辈跟我说了,这两三年来,你在大都的经历……”说到这里,唐战的目光不禁泛出叹息的神情,知道了孙云的身世经历,唐战自然也是为自己的兄弟感到触心。

        “是吗,花前辈都告诉你了……”然而,孙云的表情依旧是显得落寞,闭眼轻声道,“那你也清楚了,我就是察台王的儿子,是你们唐家仇人的子嗣……”

        “你说什么,我的仇人”然而唐战听到这里,不禁吃惊问道。

        “难道花前辈没有告诉你吗……”孙云苦笑一声,继续说道,“十九年前的裕兴城,我父王察台王当年南下巡视,怂恿唐天辉叛变家族,纵使你们唐门世家惨遭灭门……”

        “他和我说了,而且在裕兴城王家村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世……”唐战稍许冷静下来,回忆一阵说道,“当年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你父亲察台王没错,唐门世家被灭门的真相,我全都了解了……唐天辉就是我的父亲——”

        孙云听到这里,稍许睁开眼,继续苦笑着说道“那可真是命运的捉弄啊——我父亲与你父亲当年的交故,致使你们唐家灭门,这么说来,我们家族之间的恩怨更是解不开了……”

        “孙云兄弟……”看着孙云悲伤绝望的表情,唐战似乎能猜到什么,两眼略显着急地望着孙云。

        “还记得吗,三年前我们在汴梁城郊结拜兄弟……”孙云不禁回忆起曾经的往事,不由默默念道。

        “当然记得,那是我们两个一辈子也忘不了的……”唐战点了点头,默默一声答道。

        “三年前,我们曾彼此发誓,要实现各自的理想,我也答应过你,到了大都城后,替你找出灭门唐家的凶手……”孙云抬头望了望天,悲苦一声说道,“你实现了,成了拯救天下百姓的英雄;我也实现了,找到了我的亲生家人……同时我也完成了承诺,替你找到了灭门家族的凶手……没错,凶手就是我的父王,对你来说,我就是你们唐家的仇人,你现在就可以杀了我,替你死去的唐家族人报仇……”说到这里,孙云眼神中流露出无限的悲痛。

        “不,你不是!——”然而,唐战却在身前义正言辞道,“你不是我的仇人,你是我的兄弟!我不管我们曾经的父辈发生过什么,以前的恩怨都已经过去了,先辈犯下的过错,结下的梁子,又为何要让我们子嗣去偿还”

        “不,我们是仇人,永远不会改变……”孙云则是一脸的生无可恋,和唐战的决心意志完全相反的表情,“我们察台家,和你们唐家之间的恩怨,永远不会了结,如今父辈先逝,是该我们这些子嗣做个了断的时候了……”

        “孙云兄弟,你为什么……”唐战从花叶寒口中得知,这两三年来孙云经历的苦痛,无数的压力与背负积压在孙云心中,如今面对着亲人的离世,变成了这番于世悲观的模样;唐战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兄弟如此堕落,随即抽出腰间的龙纹玉佩,振振说道,“你还记得吗,当初你给我的玉佩——正是因为有它,我们才彼此没有忘记兄弟的誓言不是吗你还是原来的孙云兄弟,是我的结拜兄弟,你和我都没必要背负父辈的罪责……”

        “那些都已经不重要了……”然而,孙云依然不为所动,同样抽出腰间的另外半块龙纹玉佩,悲枯地望了一眼,随即说道,“这是我父王生前留给我的东西,如今父王已经死了,留在身边也没有任何的价值……你和我也是一样,我们不再是兄弟,而是仇人,这玉佩的断裂就是最好的象征,我们之间的情谊,不过只是儿时的幼稚罢了……”

        “不,我不相信——”然而,唐战偏偏不信孙云的想法,右手紧握玉佩道,“正是因为断裂成两半,才注定了你我之间的兄弟之情,当玉佩重新缝合之际,也是你我兄弟重逢的象征不是吗”

        孙云没有说话,只是一脸悲观地望着唐战。

        “我承认,你父亲与我父亲之间,我们家族之间的恩怨,是个难以迈过的坎……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如今的我们,又何必要去背负父辈的罪孽”唐战继续坚毅说道,“就像我身边的人曾经告诉过我,我父亲是我父亲,我自己是我自己,我没有必要背负父辈的罪过,痛苦地活在世上,而是光明磊落的做好自己……”

        唐战说到这里,不禁想起赵子川生前以及陆菁对自己说过的话……

        (回忆中)……

        汴梁城中,赵子川……

        “我不管你父亲是谁,也不管武林中人对你是什么态度。你父亲虽然作恶多端,但你却是个伸张正义、一心为民的汉子。更重要的是,你敢于在我——你这个兄弟面前说出实话,说明你是一个敢作敢当、注重情谊的人,何况你也没像你父亲一样作恶你父亲是你父亲,你是你,你不需要背负你父亲的罪名。你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你可以从你自己的起点出发,让天下人都知道,你——唐战,是一个汉子,是一个胸怀天下、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陆府,陆菁……

        “不管你父亲曾经是什么样的人,现在的你就是你自己。你不需要背上父辈的罪名,你可以做你自己,走你自己的路……至少现在,你的朋友都还是相信你、支持你,菁儿也是。不管你是谁,在菁儿眼中,你永远是我的傻蛋!”

        (现实中)……

        “谢谢你,子川兄弟……谢谢你,菁儿……”想起那些曾经的人,曾经的话,唐战在心中不禁默默感慨道。

        但是孙云并不那么想,虽然听着唐战的话略有感触,但孙云似乎是被这两三年来的经历折磨殆尽,亲历了无数的痛苦与死亡。尤其是成为“灵王”的那段经历,自己杀害了无数的性命,犯下了无数的罪孽,甚至伤害了自己的朋友,从那时起,孙云便开始变得对生活悲观和绝望,一切的一切都不那么在乎。特别是遭遇家族的鄙夷,与来运镖局从此分离,孙云心中便再已不挂念任何人,决意这辈子永远活在痛苦与孤独之中。

        而现在,孙云似乎很清楚,自己的人生已经快走到尽头,这段痛苦即将画上句点……

        “对不起,唐战兄弟,在我心中,这段恩怨永远也放不下……”终于,孙云默默苦言道,“我和你不一样,我在大都城经历了太多的痛苦,你是没有办法理解的……我最后还能再叫你一声‘唐战兄弟’,仅仅只是祭奠我们曾经的过去;而今我们是敌人,大都覆灭、国破家亡,既然你我之间彼此站在不同的立场,就在这里做个了断好了——”

        说完,孙云绝情地将手中的玉佩向前一扔,玉佩在灰蒙蒙的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最终发出“叮当——”的声响,掉落在地上。

        “你最后,打算封闭自己的内心,永远活在孤独和痛苦之中是吗……”唐战看在眼里,似乎能够了解孙云的心境,不禁默默道。

        “没错……”孙云面无表情,振振说道,“从我成为‘灵王’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把自己封闭在黑暗之中……你无法体会,亲眼看着亲人和朋友的离故是什么心情被自己的家族鄙夷和抛弃,如今却还要以死守护即将覆灭的族人,这种痛苦,你根本就不知道!”

        “不,我知道……”唐战则似乎是很有耐心的样子,淡淡一声说道,“因为我和你一样,同样经历了朋友的逝去……三年前,骁风叔叔亲口告诉我是他杀了我的父亲;战争罹难,看着身边的朋友一个个死在自己的眼前或是离去,那种痛苦我可以体会;而今,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也离我而去,我和你一样,也变成了一个孤独的人……”

        唐战所说的人,自然是在战场上牺牲的赵子川以及其他逝去的兄弟,直到最后连陆菁——对自己来说,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离自己而去,唐战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和痛苦。

        唐战和孙云一样,都是经历过亲人朋友离去的悲苦——唐战离开了陆菁和曾经的朋友,孙云离开了察台家和来运镖局……而就是兄弟二人彼此最孤独的时候,如今在这破碎的大都城重逢,这是一部多么可悲的玩笑,更别说还是以“仇人”的身份……

        “是吗,这么说来你和我一样了……”孙云听到这里,不禁闭眼轻笑道,“经历了百般世态炎凉,如今走到了这里……愿意把自己的命运交付给孤独,就这样默默地走到人生的终点……”

        “不一样!——”然而,唐战从悲伤和沉落中醒来,镇定一声道,“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对生活的希望,即使所有的人都离我而去,我都没有忘记过最初的志愿!”

        “是,你是没有忘记……你是朱元璋的人,如今即将攻破大都,诛灭蒙元,完成你心中的理想……”孙云却并没有被唐战的话语所打动,继续悲苦道,“而我不同,我即将随着蒙元社稷一起,走到尽头。今天在这里,我已没有再报活下去的希望……”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唐战听着孙云莫名的口气,不由惊声一问道。

        “和你做个了断,既是作为家族之间的了结,也是兄弟之间的了结……”孙云拾起自己的银月双刀,“就像十九年前,你父亲和你叔叔一样,尽管他们曾经是兄弟,可为了替灭门的唐家报仇,你叔叔还是亲手杀了你父亲……”

        孙云说到这里,唐战不禁想起自己叔叔唐骁风曾告诉自己的一切——那个江湖世人皆知的,自己父亲唐天辉与叔叔唐骁风之间的生死对决。

        如今的场面是如此的相像,同样是曾经的兄弟,同样是为了家族的恩怨,昔日的朋友如今变成了仇人,同样要在这片悲苦之地,做最后的生死对决……

        (回忆中)……

        ……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亲手杀了你的父亲……”

        ……

        (现实中)……

        这是昔日唐战知道真相的一刻,唐骁风亲口告诉自己的话,唐战这辈子也不会忘记。

        而今十九年后,同样是决死的境地,唐战心中充满了矛盾和痛苦——和十九年前自己的叔叔唐骁风一样,在兄弟和仇人面前,唐战一定要做出最后的选择。

        不过唐战似乎很清楚,自己心中的答案——答应过花叶寒,答应过自己的内心,无论如何也要救下孙云,这是自己对兄弟不变的承诺。

        是的,唐战最终做出了选择——十九年前自己的叔叔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杀死了曾经的兄弟;而今天在这破碎的大都城池,唐战不会再让十九年前的悲剧发生!

        想到这里,唐战也将手中的龙纹玉佩扔在地上,和孙云的那半块龙纹玉佩一起。唐战解开背上的梨花枪,似乎要在这里和孙云做个了断——只不过不是为了杀死对方,而是为了拯救对方。

        “看来你终于决定了……”孙云看着唐战坚定决心的表情,面无神情说道,“最终选在和我决一死战,就像十九年前你父亲和你叔叔一样,决定亲手杀死我这个仇人……”

        “不,你错了——”然而,唐战义正言辞说道,“我不是要杀死你,而是要拯救你!十九年前骁风叔叔做了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而我唐战,不会再让悲剧重演——”

        “可你终究还是要和我决一死战不是吗……”孙云冷冷一笑,露出赤金双瞳振振说道,“很好,三年前你我兄弟之间未有胜负,今天就如实做个了断好了……”

        看着孙云寒光振振的赤金双眼,唐战心中沉着镇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