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放开那个女皇在线阅读 - 第四零五章 朕,回来了!

第四零五章 朕,回来了!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白河这次算是深有体会了!

        魔动炮是自己亲手制作出来的,也是自己亲手调试校对的,而如今,它居然对自己发射了!

        这一次,已经没有什么空间法则手段隔离了。

        炮筒亮起来,就意味着能量的聚合压缩已经开始,除了发射之外,没有任何的选择,否则的话……

        Boom!

        别的不说,至少大雪山要崩,而自己受到波及,估计也会……

        这种心情,简直是不能再卧槽了。

        大意了!

        太大意了!

        白河狠狠的自责,刚才自己醉心于圣后与巫尊的交手,竟然忘了提醒圣后,还有魔动炮这一茬。

        巫祖是什么时候动的手脚?

        它是怎么动的手脚?

        它的本体在哪?

        它又会……

        算了算了,如今已经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还是想想办法怎么脱困吧。

        脱困的办法,其实很简单。

        正如巫尊所言,魔动炮再强大,终究是死物一件。它的炮弹可以湮灭天地法则,但是它本身,却没有什么法则可言。

        它不是灵器,不是神器,没有所谓的“器灵”。它就是一件武器,一件来自科技向左的世界,结合魔法向右的能量,制造出来的一件奇葩。

        虽然威力是大了点,却没有那些玄幻风格的神兵利器自带的各种神奇功能,比如说……

        锁定。

        所以,简单点来说,想要脱困,在它发射之前躲过去就行了。

        距离越近,越容易躲开。

        而正好的是,魔动炮发射之前,会有一个明显的“蓄力”过程,不长也不短,大概五秒左右,而在蓄力的过程中,会发出极大的能量波动——当初炮轰东京,宫本武藏就是这样逃过一劫的。

        没有人比白河更加清楚魔动炮的特性,所以一见到魔动炮的异动,他心里马上就想好了对策,于是脚下一动,就很果断的摔了一跤。

        “噗!”

        白河当场一口老血,很哀怨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圣后。

        这是什么?

        这是玩脱了!

        不带这么坑爹的啊!

        白河不禁泪流满面。

        自己原来的体力还足够拿个十万米马拉松冠军的呢,谁知被圣后借去用了不到一分钟而已,居然就脱力了,丁点力气都不曾留下……

        能量波动越来越剧烈,白河甚至见到炮管内已经有火舌冒出来了,三二一就要发射。

        千钧一发之际,他花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圣后:“伞挡得住吗?”

        正如他比任何人都了解魔动炮的威力一样,天下间也没有人比圣后更加了解遮天伞的防护力。

        结果圣后只花了半秒时间就回了一个字:“不。”

        “……”听到答复,白河的心里是拔凉拔凉的。

        绝地翻盘,就是这情况了。

        而且杯具的是,自己是被翻的那个。

        “没时间了……只能这样了吧……”在最后一秒钟内,白河做出了一个自认为是生平伟大的决定,并付诸了行动。

        “看圣后!”

        下一秒,他聚集起全身仅剩的力气,射出一发当今世上最霸气、最强大的暗器——硬生生的扯断绑住二人的腰带,然后抓住圣后的抡圆一圈,将她扔了出去。

        “走你!”

        一声暴喝,圣后应声而飞,目标直指广场上的祭坛——那里正是圣后落脚的最后一步。

        身体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飞了出去,圣后一脸懵逼:0_0

        什么情况?

        我怎么突然飞起来了?

        再下一秒,魔动炮已经发射了。

        此时此刻,白河正张开怀抱,迎接那一道毁灭的光芒降临。他觉得自己像极了抗日神剧里的英勇扛旗手——倒下一个我,还有千千万万个我!

        虽死,犹荣!

        结果只听“啵”的一声,炮口冒出好大一团烟花,花团锦簇,老绚丽了。

        然后就没了。

        白河:0_0

        说好的扛旗小能手,虽死犹荣呢?

        雪山上的巫祖:0_0

        这是什么招数?

        这就是天下人谈虎色变的魔动炮?

        这就是那一炮轰平了东京城的魔动炮?

        这威力……

        太“可怕”了啊!

        吓得本座差点忍不住鼓掌了,这么漂亮的烟花,大雪山上可不多见……

        “当日你昏迷时,我已经把炮筒内的能量石卸下来了,因为我觉得……魔动炮应该用不上。”

        圣后缓缓把双脚从坚硬的冻土中拔起,缓缓说道——感谢白河,在最危急的关头,他潜能爆发,超常发挥地射出了一发有生以来最有准头的暗器。

        短暂的沉默之后,大雪山上忽然传来巫祖疯狂的大笑:“武周,这就是你的暗手吗?你孤军深入突厥,甘冒奇险接近我大雪山,就是为了这一刻?哈哈哈哈……区区一个印记,你又能奈我何!”

        魔动炮?不需要了。

        它趁白河不备,控制魔动炮发射,只是想让白河尝一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滋味罢了,成固欣然,败亦不馁。

        最靠得住的,还是它自己。

        这段时间以来,巫祖不是一无所获的。它虽然没找到圣后布置的“暗手”,但至少它发现了她留下的那一双双的足印。

        如果真有暗手的话,那么唯一的痕迹,就是这些足印了。

        为万全计,它也曾经派人去毁灭过那些脚印,只是没什么卵用。

        就好像……

        那就是一双很普通的脚印。

        无论是人也好,马也好,牛也好,走过都会留下的脚印,并无多少出奇之处。

        而如今,在山门上又多了一双。

        可是那又如何?

        多一双,少一双,有区别吗?

        该发生的早已经发生了,而不该发生的,却一直没有发生。

        武周还是那个武周,还是那个在法则压制之下苟延残喘的那个武周。唯一不同的就是,她好像恢复了几分精神,不过充其量也只是回光返照罢了,简直不值一提。

        而自己!

        坐拥大雪山地利之便,就是这方圆千里唯一的真神!

        哪怕是武周,哪怕她是九州神龙的化身,在大雪山下,也必须陨落——这,就是巫祖最大的自信!

        “暗手?没有暗手。”圣后俾睨一笑,傲然道:“朕,就是最大的暗手!”

        这句话里面,包含这浓浓的自信。

        “吼!”

        巫祖不知她是哪里来的自信,它也没打算问她分几斤。

        再强大的自信,也不妨碍它露出自己的爪牙:“那本座倒是要看看,被誉为当今天下唯一真仙的你,到底有何本事,让本座洗干净脖子!”

        巫祖一声怒吼,悍然现出了真身。

        那是一头……

        巨大无比的狼。

        正如当日白河在曜日身上见到的巨狼分身一样,巫祖的真身也是一头狼,只是体积扩大了不知多少万倍,盘踞于大雪山之上。

        主峰就是它的头颅,侧峰是它的四肢。

        山脉是它的躯干,河流是它的血脉。

        延绵不知几千里。

        山脚下的血河大阵,足有千里之光,可是在这头巨狼的脚下,只有一只指甲这么大。人也好,兽也好,身高百丈的阵灵也好,都是这只巨狼身上的一根毛,甚至还不如。

        难怪突厥人会以“狼”为图腾,自名为狼神子女,原来都是事出有因的。

        “我尼玛……还真的是神了……”在这巨狼的身上,白河感觉到了一股与神龙类似的气息。

        与神龙一样,它也是“盖亚”的一种。

        它的身上,有大草原的风风雨雨,有牛马牧羊的生老病死。

        它不知因何而生,却是突厥境内所有生灵意志的集合,包括人类,包括畜牧,包括飞禽走兽,包括花鸟虫鱼……

        它……

        或许不如神龙强大,但本质上,它们是同类。

        神龙受中原子民数千年来的熏陶,多了一分儒雅,少一分野蛮。而大雪山的神狼,千百年来逐草而生,与天斗,与人斗,却更添几分凶悍!

        孰优孰劣,一言难尽。

        就在巫祖现出真身的霎那之间,整个大雪山山脉都为之颤抖了起来。

        而在大雪山之外,万灵叩拜,草木倾倒,山河震动。

        无论是他们,还是它们,无论是生灵,还是大地,此时都感觉到……

        神,降临了!

        一时间,无穷无量的祷告之声,自大草原的每一处角落的响起。几乎每一个大雪山的信徒,都发自内心地向狼神献出自己的信仰。

        这种信徒,不但包括人类在内,还包含了所有在狼神庇护的一切,比如草木,山石。

        信仰,就是巫祖的力量源泉。

        只见无数斑驳的光点,冥冥中划破虚空,向着巫祖汇聚过来——这就是实体化的信仰之力。

        这些信仰之力里面,蕴含着万物的杂念,任意一个人,或者任意一个生物,在接触到的瞬间就会迷失了自我本性,从精神到意志,都会被瞬间摧毁。

        只有真正的神,才能将之利用。

        这就是……

        神力!

        汇聚整个突厥的神力之后,巫祖的身体越发壮健,同时越发强大。原本只是一个巨大的虚影而已,转眼间就几乎凝为实体一般。

        圣后默默注视着这一切,嘴角带着冷笑,身形却一动不动。

        那神情……

        就仿佛在看一场猴戏,充满了不屑。

        “吼!”

        “死!”

        事到如今,巫祖已经毫无保留了。

        它一直不出手,等的就是圣后揭开底牌的这一刻。如今底牌终于揭开,一出手,就必定是雷霆一击。

        在“神”的世界里,并不存在“试探”的概念,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立见生死。

        这就是所谓的……

        神战。

        只听一声狂啸,几乎遮天蔽日的巨大狼神便凌空扑下。

        说是“凌空扑下”或许不太准确,因为从人类的角度,无论是从哪个方向看去,都无法观察到巫祖的全貌。

        因此,所谓的“凌空扑下”,其实就是伸出了一只如山峰般巨大的爪子拍下来而已。

        霎时间,风起云涌,山河震动。

        当体型大到了一定程度,一举一动都会引来质的变化。而最直观的体现就是……

        白河开始感觉到窒息了。

        因为他见到,头顶的大气层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巫祖的狼头在那空洞之后若隐若现,就仿佛这一爪子,是来自九天之外一般。

        无穷无尽的罡风,自那空洞之中呼呼刮下,灵气,实物,法则……全都在这股罡风之中,尽皆化作虚无。

        此情此景,不由让白河想起星爷导演的电影《西游降魔》。

        那部片的好坏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但其中有一个镜头,让白河记忆尤深的:文章念起“大日如来咒”召唤了佛祖真身降临,一巴掌自天外拍下,孙悟空化作巨猿,与如来神掌抗衡。

        如今……

        自己就是如来神掌下的那只猴子……身上的一根毛,连佛祖的一个细胞都不如。

        “一介山神,能修到你这程度,实属难得……”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圣后的声音从容不迫的响起:“然而……也不过如此罢了……集众生信仰之力,终究是末道……”

        “你可知,何为神?”

        “神者,一方之真灵也,集万灵意志于一身,此方为真神。”

        “万灵意志不灭,神魂寿与天齐……”

        “可叹你盘踞大雪山千年,却不知万灵方为神之根本……今以血河之阵,涂炭生灵,无异于自毁根基……”

        “这样的你……”

        “如何跟我斗?”

        巫祖的狼爪不可谓不快,但偏偏圣后的话却显得很慢。

        一快一慢之间,显得如此的突兀,却又如此的和谐,仿佛时间已经失去了意义一般。这种诡异的反差,让旁观的白河郁闷得想吐血。

        境界实在太高了……

        他作为一个凡人,别说参悟了,就连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此时话音方落,圣后身上的气势开始节节攀升,整个人也开始慢慢的上升,离地,最后定格在九寸九分九厘的高度,君临天下,仿佛在向整个世界宣告:

        ——朕,回来了!

        然后只见圣后轻轻一跺脚:“开!”

        顿时,仿佛按下了某个开关一般,整个突厥都开始震动了起来。

        “那是什么?!”无数惊呼声,自大草原上响起。

        在人们的眼前,只见一道巨大的灵气之柱冲天而起。而这道灵气之柱的最中心,或者说是触发点,正是圣后留下的足印。

        如果这时有一双眼睛从外太空俯视地球,还可以清楚的见到,类似的灵气之柱还有很多、很多……

        一、二、三、四……

        无数!

        每一对足印,就是一道光柱。

        每一道光柱,就是一个点。

        如此以点成线,一直蔓延至大雪山脚下。

        道道光柱如刀锋一般,自地底灵脉发出,直指蓝天。

        然后,突厥的天空便开始沿着光柱分布的轨迹,慢慢地裂了开来,露出了深邃、漆黑的苍穹,如同一道巨大的天之痕,触目惊心。

        下一瞬间,只听“吼”的一声龙吟响彻天地之间,一条巨大无比的神龙自大周的天空扑出,顺着裂开的天之痕,来到了圣后的身边。

        “……”

        “……”

        “……”

        神龙过处,万民失声。

        但是,所有的大周修真者都很明显的感觉到,冥冥中仿佛有一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崩灭了。

        所有人都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就仿佛脱下了一把无形的枷锁。

        随后很快,人们就发现这种感觉是从何而来了。

        一直笼罩在人们头顶上的法则压制……

        消失了!

        “……我尼玛!简直神了!”大雪山脚下,白河口瞪目呆。

        除了一句接一句的“我尼玛”之外,他完全找不到别的语言,可以形容自己此时的震惊。

        到了这时,他终于明白圣后的“深意”到底是什么了。

        鱼离开了水,很快就会死去,而如今,圣后这条鱼……居然直接就把一片大海搬到了突厥来——

        她用自己的双脚,

        在大草原上!

        布下了,

        一个,

        九州先天聚龙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