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在线阅读 - 第1727章 负荆请罪

第1727章 负荆请罪

        刘宣内心乱糟糟的。

        他更是后悔!

        要知道,他只不过是安排人,假传了刘熙的命令,要让王灿给一点钱罢了。虽说,他开口就要一千两黄金,可这仅仅是他的要求不是?

        还可以讨价还价啊!

        还可以再商量啊!

        为什么,就到了这样的地步。他堂堂琅琊王府的世子,以后要继承琅琊王府的。如今,要背着荆条去请罪,以后还如何见人。

        刘宣还是不甘愿,道:“父王,王灿也就是嘴上逞凶。咱们现在,不搭理他就是。反正,我不信他真敢杀咱们。虽说儿子有错在先,但他也杀了我王府的人。”

        “你……”

        “孽障!”

        刘熙见刘宣还不打算去,再度一脚踹下去,道:“你个孽障,你想要害死家里人吗?如今这琅琊国境内,王灿就是刀俎,咱们就是鱼肉。甚至于,咱们琅琊王府,连鱼肉都算不上。你倒是说说,琅琊王府有什么?”

        刘宣吃疼,无比难受。他眨了眨眼,说道:“父王,可我们是皇室宗亲,我们的身体中,流淌着高贵的血脉。我们,为什么要道歉呢?尤其王灿这样的人,还是一个泥腿子。”

        “混账!”

        刘熙再度一脚踹了上去,道:“我们是宗亲,难道就不吃饭了,就不穿衣了,就不吃喝拉撒了。如果惹怒了王灿,连大门都不能出,到时候别说吃饭,喝风都难。”

        刘宣心中唉声叹息。

        他可是最受宠爱的,可这一回,怎么说都不顶用。

        刘熙说道:“走吧,如果再不走,那就别怪我动用家法了。哼,你这一次,假传为父的命令,惹出这么大的事端,还没有收拾你。”

        

        刘宣见刘熙主意已定,心中哀叹。

        完了!

        是真完了!

        刘宣知道没有转圜的余地,老老实实的站起身,去更换了一身衣服,又让人拿了荆条绑在身上,才再度来到刘熙的面前,哭丧着脸,低着头道:“父王!”

        刘熙道:“走吧!”

        “喏!”

        刘宣点头回答。

        两人离开了王府后,便往王灿的军营去。

        这个时候,王灿已经返回了军营中,他一回到军营,就吩咐了中军大帐外的士兵,说一旦琅琊王府的人来求见,先让人在门口候着。

        然后,王灿处理自己的事情。

        糜竺倒是来了,询问王灿去王府的事情。

        王灿冷笑道:“庙小妖风大,区区琅琊王府的一个世子,自以为是,竟然让我拿出一千两黄金。我不配合,竟让人动手,要拿下我。故而,我大肆杀戮了一番。如今,我等着琅琊王府的人来道歉。区区王府,在臧霸盘踞的时候,只能滚出开阳县,如今我来了,就意图胁迫我。”

        糜竺道:“主公也不能掉以轻心,毕竟是琅琊王府的人。这些人没有半点实力,但只要是放出消息,说主公对王府不敬,就可能对主公不利。”

        王灿道:“我已经说了,如果外界有任何对我不利的,先宰了他们。对付这样的人,就是要更狠更霸道。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些人,沽名钓誉罢了。你越是强硬,他越是惧怕。”

        糜竺道:“主公英明!”

        顿了顿,糜竺道:“卑职已经派人打点东海郡,也在摸清楚东海郡的底细。”

        王灿说道:“辛苦先生了。”

        糜竺摇了摇头,便又站起身,便起身离开。

        在糜竺离开后,王灿又继续处理手中的事情。时间过了不长,已有士兵来禀报,说琅琊王携带儿子来登门请罪。

        士兵也只是来禀报一声,毕竟先前王灿就做了安排,所以士兵一说完,转身就退下。

        王灿则是继续看书。

        他并不着急。

        就是要借此机会,磨一磨琅琊王府的性子,看琅琊王府在他面前,还如何自处?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营地门口,琅琊王刘熙,带着儿子等候多时了。尤其这时候,刘熙是站着的,但刘宣却不一样,他是背着荆条跪在地上。

        这跪着不是跪坐,且跪坐的时候,有坐席垫子在下面,营地外是干硬的泥土,跪立在门口,很是痛苦。

        时间一长,更是辛苦。

        “好难受!”

        刘宣跪在地上,抬头看向刘熙,道:“父王,王灿明明知道我们来了,却还不见我们,他太嚣张了。儿子不跪了,我要起来。”

        说完,他作势就要起身。

        刘熙一伸手,便摁在刘宣的肩膀上,使得刘宣无法站起身。

        “父王……”

        刘宣脸上的神情,尽是怒容。他本来,是想要站起身的,可没想到,竟然被自己父亲摁着,以至于无法站起身。

        他如今,膝盖都酸疼不已。

        觉得太惨了。

        “跪着!”

        刘熙冷哼了声,脸上的神情更是担忧。

        恰是因为王灿迟迟不接见他们,这样的情况,更是让刘熙担心。他不是不晓事事的人,更见了无数的惨状,知道乱世的恐怖。

        所以,他在王府一见到王灿,就说刘宣有错。只是他膝下,就这么一个儿子,很是宠溺,才和王灿有了一番争执。

        可见到王灿的态度,刘熙很担心。

        这是乱世。

        杀人太容易了。

        王灿如果是要杀他们,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令他们尸骨无存。到最后,还只需要推脱到黄巾贼身上,甚至最后王灿还可以拿出一些贼匪的尸体,以此邀功。

        他惹不起王灿的。

        刘熙皱起眉头,顶着天空中的烈日。

        如今的天气,虽说进入八月,天气不再是六七月的炎热。但是,这也依旧酷热难耐,让人简直是承受不住。

        烈日横空,刘熙额头上已有细密的汗珠渗出。

        跪在地上的刘宣更惨。

        已经是有豆大的汗珠,自脸上滑落。他的后背上,已经被汗水浸湿。

        两人的模样都颇为狼狈。

        时间仍是一点点流逝。

        对刘宣来说,每一点时间,那都是煎熬。但对于王灿来说,却是相当轻松的。看看书,时间也就从指尖溜走了。

        王灿见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两刻钟。

        这时候,差不多了。

        外头烈日升起,再晒下去,恐怕刘宣和刘熙也熬不住。毕竟,刘宣也是挨了打的。他当即喊来了士兵,吩咐道:“把琅琊王带进来!”

        “喏!”

        士兵得令,立刻去通知。

        这时候营地内,许多人都看到了刘熙和刘宣,尤其一些人知道后,脸上的神情倍感自豪。原因很简单,连琅琊王都来拜访,还见不到王灿。

        甚至于,琅琊王的儿子,还负荆请罪。

        王灿得多大的面子啊!

        这样的情况,让军中的士兵,无比的亢奋。

        士兵来到营地门口通知,这时候,刘宣可算是松了一口气,他直接就要站起身。可就在刘宣要站起身的时候,忽然感觉背脊上,有力量压下,使得他无法站起身。

        “父王,您这是要做什么?”

        刘宣脸上的神情,透出了不解和愤怒。

        为什么不让他起身。

        刘熙沉声道:“既然是你闯下的祸,就得由你来承担。刚才在营地门口,为父站了这么长的时间,忽然想明白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刘宣问道。

        刘熙说道:“虽说这世道艰难,但为父保护着你,让你免于风吹日晒,让你免于饥寒交迫,使得你不曾见识过人间疾苦,不懂得世道的艰难。这一次遇到王灿,虽说他嚣张跋扈,虽说他狠辣无比,但总而言之,王灿也不是什么穷凶恶极的人。”

        顿了顿,刘熙道:“他说得很对,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一次,是我们琅琊王府的错。你既然有错,来负荆请罪,在营地门口跪下了,那就跪着进入营地,跪着走到中军大帐去!”

        “啊!”

        刘宣顿时惊呼。

        他眸子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说道:“父王,您是出门的时候,脑子被驴踢了,还是心底怕到了极致,竟然如此的对待儿子。”

        他满是不解。

        纵然要来道歉,也不至于这般低声下气。

        也不至于这般不要面皮。

        好歹,他们是琅琊王府的人;好歹,他们身上流淌着刘氏的血脉。

        刘熙眼神坚定,道:“父王做事情,自有父王的考虑。这些,你不用管,只需要遵从执行就是。现在,你给我跪着往中军大帐去。”

        “我……”

        刘宣满心的不愿意。

        刘熙说道:“你如果拒绝,本王立刻和你断绝关系。你应该知道,如果没有本王,一旦你被扔出了琅琊王府,什么都不是。到时候,只能是饿死街头。”

        “我,我忍了!”

        刘宣心头愤怒,但无济于事。

        他心中开始瞧不起刘熙。

        他认为,自己的父王是被王灿吓破了胆,才用这样的方式,来讨好王灿。

        他认为这没有必要。

        刘熙却没有解释什么,只是带着刘宣跪着进入。这军营内外,全都是生硬的地面,尤其刘宣嫩胳膊嫩腿儿的,一个纨绔子弟,不曾经历过苦难。

        这样的跪着走,让他饱受艰苦。

        足足跪着走了一刻钟,刘熙和刘宣,才来到了中军大帐外。

        王灿已经知道了刘熙和刘宣的举动,他更是惊讶于刘熙的魄力,竟然让儿子跪着进入营帐,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