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逃不出的鬼城在线阅读 - 第一百章 傀儡

第一百章 傀儡

        陈勃缓缓转过身,看向了说话的那人。

        那是曾经见过面的,自称为血尸继任者的那位,只是后来听闻被影尸继任者给废了。

        可是,看着眼前这个气息无比沉稳,同时有着明显杀意的男子,根本就看不出一点先前被人废了的迹象。

        “怎么,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我先前被人废了,可现在出现在你面前的,依旧是完好无损,甚至是更为强盛的我?”

        血尸继任者似乎很得意,冲着陈勃扬了扬下巴,带着一丝趾高气昂的语气说了句。

        陈勃并没有回应,他可不相信血尸会这么傻,把自己的秘密就这样全盘说出来。

        “如果没有猜错,血尸继任者应该有种能力,类似某些影视剧里的吸血鬼那般,只不过更为强大。”

        若水的意识快速传入陈勃脑海,两人依旧保持着戒备的状态,同时快速用意识交流了起来。

        显然,两人都认为,血尸应该可以操纵血液,或者说是萃取血液中的力量,从而修复自身的伤势。

        只不过,任何的力量不可能毫无付出或是其他附加条件,血尸继任者先前不出现,只怕是因为并没有修复好自身伤势,或者更确切的说是没有痊愈。

        “我想,你现在也并非真的痊愈了,而是依旧有伤在身,这次困住我们恐怕也让你同样有些吃力,不然不会这么容易被破除那层伪装吧。”

        “你的观察力不错,但更惊人的是你的冷静和判断力。”

        陈勃和血尸说着,突然各自伸出手紧攥成拳,同时向着对方锤了过去。

        场中瞬间出现了一个紫色和血色交汇的圆环,同时伴随着一声极为微弱的轻响,两人各自后退了三步。

        紧跟着,两人只是互相看了一眼,随即再度冲向对方,依旧是直接攥拳攻向对方,然后又是同时后退,再冲杀到一起。

        就这样进进退退的来回了约摸二十次后,伴随着一声叹息,两人面前突兀地出现了一个全身黑纱笼罩的人形。

        那个黑纱人出现后,轻轻笑了一声,随即伸出双手,轻描淡写的将再度冲过来的陈勃和血尸两者的拳头挡了下来。

        “你是谁?”

        “影傀儡。”

        陈勃和血尸的声音一起飘出,同时飘出的还有那个黑纱人略有些得意的轻笑。

        影傀儡?

        陈勃脑海中迅速分析了一下,单从这个成为称谓和血尸继任者的表情来看,面前的这家伙绝不简单。

        而且,很有可能和影尸继任者颇有关系。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想必这个就是影尸继任者操控的傀儡之一。

        “我好像有些日子没出来活动了,没想到都快被人家怼到家门口了,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黑纱人开口说了一句,声音忽而尖细如女子,忽而粗犷如男子,而且听上去,一会是童音,一会是成年人,到最后又像是老人家。

        这家伙,到底是男是女,该不会是雌雄同体,或者阴阳人吧。

        陈勃心头暗自揣测着,同时调整着呼吸,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对面的血尸继任者显然更为焦虑,从他紧锁的眉宇和双眸中,能够看出一抹被刻意掩藏的担忧和凝重。

        “不想起,就赶紧出手!”

        下一秒,血尸继任者抢先发动攻击,整个人快速冲向黑纱人,双手同时从腰两侧斜向推了上去。

        伴随着他看似缓慢却明显有力的推动,一条血色波浪状气团快速凝聚着,随后顺着他推动的方向,狠狠地扑涌向黑纱人。

        “有意思,一上来就是血云手,看来你对我杀心很重啊~”

        黑纱人虽然说的很轻描淡写,但是却并没有因此放手等待,而是在说话的同时,也缓缓抬起了双臂。

        只是,他这个缓慢的动作,却让陈勃有些忌惮,那并不是因为他没办法快速出手,而是他所使用的力量太过“沉重”,所以才会如此缓慢。

        果然,当他的双手才抬到一半的时候,原本几乎有两米见外的血色波浪状气团,瞬间出现了肉眼可见的裂痕。

        陈勃都有些怀疑,气团上面出现裂痕,这是什么样的操作,才能做到这一点,至少这个方法自己并不会。

        “联手,之后再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

        “好!”

        陈勃没有犹豫,虽然有句话叫做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可是他可不愿意赌眼前的黑纱人会成为自己的朋友。

        况且,按照先前的推断,这个黑纱人的身份,肯定和影尸继任者有重大关系,说不定可以从此做为一个突破口。

        倒不是因为他畏惧影尸继任者的实力,只不过七星钉不在自己手中,如果不对影尸继任者有所了解,那接下来的战斗根本就是束手无策。

        面对两人的联手,黑纱人只是略显轻蔑的轻笑一声,随即抬手很随意的一挥,一股气浪瞬间将两人向后推离了一段路。

        好在两人都没有因此放弃,刚刚站稳脚跟的瞬间,两人再度一起发动攻击,而且明显比之前更为猛烈了起来。

        随着战斗的持续,黑纱人也从原本随意的防守,逐渐转变成极为认真的抵御。

        只不过,陈勃也同样很难受,毕竟长时间的持续性战斗,需要耗费的精力和体力也更为巨大。

        “我想,你们两个人,都还有些底牌吧,那就别再藏着掖着了,这样太麻烦太累了。”

        随着黑纱人略显冰冷的声音,再次飘荡在四周,两人明显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黑纱人居然直接放弃了抵御,开始大开大合的反攻起来,同时一股股阴冷之气从他身后的影子里飘出,逐渐弥漫开来。

        陈勃没有说话,狐火瞬间包裹了阳走的剑锋,同时体表外也开始迅速凝聚出妖狐气团。

        血尸继任者浑身上下也开始出现一件血色长袍,伴随着不断漂浮的血雾状气团,将他整个人包裹了起来。

        “哼,果然有两下子,要不是恢复了些许,恐怕这具傀儡之身,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你以为,就凭现在不完全状态下的傀儡之身,可以从我们这里逃脱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