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平常人类的平凡生活在线阅读 - 第352章 乖孩子

第352章 乖孩子

        “味道怎么样?”何四海问坐在他对面的婉婉。

        婉婉端着小碗,荡悠着小短腿,一看心情就很好。

        “好吃。”她小声地说了一声,然后扒拉着碗里的饭菜。

        “好吃就多吃一点。”

        这小家伙,要是不主动给她夹,她绝对不自己夹。

        吃过饭,她还主动要帮何四海收拾碗筷,真是一个听话又乖巧的孩子。

        “婉婉,你知道你爸爸妈妈和奶奶叫什么名字吗?”

        正在希望的何四海,对蹲在旁边玩着桃子玩具的婉婉问道。

        婉婉闻言抬起头来想了想。

        “爸爸叫建……建……,妈妈叫小娟,奶奶叫奶奶。”

        “好吧,不知道也没关系,你大名就叫林婉婉对不对?”

        婉婉闻言快速地点了点头,这个她知道。

        何四海一边洗着碗,一边跟她闲聊起来。

        从婉婉断断续续的话里可以听出,婉婉去世的时候大概是八几年。

        家里有爸爸妈妈和奶奶,没见过爷爷,外公外婆住很远的地方,他们很少见,所以更不知道他们叫什么了。

        但记忆最多的,却不是和爸爸妈妈,而是和奶奶在一起。

        奶奶经常带去公园,去逛街,给她买好吃的。

        然后就是跟小朋友们踢卷子,跳橡皮筋玩耍了……

        从往往的话中,可以看出,她以前是一位非常开朗活泼的小女孩。

        婉婉说,她因为不听话,被坏叔叔抓走了,她找不到家……

        何四海洗了个苹果,递给了她,打断了她的话。

        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完全可以想象得到。

        这件事无论在婉婉肉体上,还是心灵上,都留下了一道巨大的伤口,他又何必再次掀开呢。

        问的清楚,并不能对他完成婉婉心愿有什么帮助。

        看着婉婉蹲在那里,如同一只小仓鼠一样啃着苹果。

        何四海满是怜惜地道:“蹲着多累呀,去客厅里哪个小凳子坐。”

        婉婉摇了摇头,一屁股坐在地上。

        何四海本想说厨房地上油大,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等下午桃子和萱萱放学了,你可以跟她们一起玩。”

        婉婉闻言并没有多少开心。

        因为小朋友都不愿意跟她玩。

        她知道自己很吓人,即使有不怕她的小朋友,也会被爸爸妈妈拉走。

        让不要靠近她,不要跟她玩。

        何四海没多解释,只是把碗筷放好,拉着婉婉出了厨房。

        下午就没出去了,打开电视给婉婉看动画片。

        而他自己先是给丁敏打了个电话,感谢她的帮忙,同时婉婉的事情还要拜托她查一查。

        然后就是凤凰集,他要考虑放在哪里。

        凤凰集是独立空间,所以放在哪里都没影响,唯一就是入口,要进出方便。

        问心馆内?

        感觉不太合适,那毕竟是租的房子。

        金花湖镇某处?

        那里人来人往,虽说凤凰集可以由他控制进出,但是感觉人太多了,还是不太方便。

        一时间,他也想不出什么好地方。

        ……

        “婉婉,走了,妹妹们就快放学了,我们一起去接她们。”何四海对蹲在沙发上的婉婉招呼道。

        婉婉立刻跳了下来,正在被她挠肚皮的小白有点疑惑了,怎么又没有了呢?

        在沙发上喵来喵去,到处寻找。

        “收破烂了,哪有废纸箱、旧书、旧报纸卖?咚咚、咚咚、咚咚……”

        何四海拉着婉婉往幼儿园而方向而去,就听身后一阵收破烂的吆喝声。

        婉婉立刻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

        “奶奶?”婉婉一脸惊喜地回过头去。

        然后就看到一位老爷爷骑着三轮车从他们身后过来。

        婉婉高兴的神色立刻黯然下来。

        “收破烂,收破烂……,咚咚,咚咚,咚咚……”

        收破烂的大爷摇着手中一只破旧的拨浪鼓,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

        “这是老爷爷,不是你奶奶。”何四海安慰道。

        婉婉没做声,而是盯着收破烂手上的拨浪鼓。

        “你以前是不是也有一个?”何四海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问道。

        婉婉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奶奶买……”她低着头,眼泪无声无息地落了下来。

        豆大的眼泪水,露在地上,化作一缕缕青烟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还是何四海第一次见她哭。

        之前婉婉虽然对什么都很畏惧,但实际上非常勇敢,始终没有哭过。

        “好了,不哭了。”何四海赶忙把她抱起来。

        “奶奶说我听话,就给我买……我不听话,坏叔叔把我抓……抓走了……”婉婉哽咽着说。

        从婉婉断断续续的话语中,何四海大概明白了。

        婉婉的奶奶那时候大概跟她说过,她听话,就给她买个拨浪鼓,如果她不听话,就让坏叔叔把她带走。

        没想到一语成谶,她真的被坏叔叔抓走了。

        她还是小孩子,不是很明白,只认为自己是不听话的孩子。

        “不哭了,婉婉是个很乖、很听话的孩子。”何四海安慰道。

        但是很显然,何四海的安慰,对婉婉来说没什么用。

        “要不,等我们找到奶奶了,问问她好不好?问问她婉婉是不是个乖孩子?”何四海道。

        “真……真的吗?”婉婉哽咽着问。

        “当然是真的,我们拉勾。”何四海道。

        婉婉这才展颜笑了起来,伸出小手要跟何四海拉勾。

        “走吧。”何四海把她放下来,拉着她的手,继续往幼儿园而去。

        “四海,四海……”这时候就听孙乐瑶在后面叫她。

        回过头,果然是孙乐瑶,她手上还拿着两个小水壶,这是给孩子们放学喝的。

        因为她们放学经常不立刻回家,还要在外面玩上一段时间,有了经验的孙乐瑶,就提前把她们的小水壶灌满水带上。

        “你没去问心馆啊?”孙乐瑶走过来问。

        “没呢,休息一天。”何四海道。

        说着顺手把她手上的小水壶都接过来。

        “我去接孩子们就行了,你回去吧。”

        “都走到这里了,还回去干什么啊?”

        “上午匆匆的,都没来及问你,你去了夏京,怎么不多玩几天,好好转转,晚晚的大伯他们也在夏京,有空你可以跟晚晚……”

        婉婉在旁边听这位奶奶说起她的名字,好奇地看着她,一脸疑惑。

        这个奶奶认识她吗?

        “奶奶说的不是你,是她的女儿,她女儿小名也叫晚晚,不过是晚上的晚。”何四海给她解释道。

        “四海,你……你客人也在啊?”孙乐瑶看着何四海空荡荡的右手边,心里还是有点发憷的。

        “对啊,她叫林婉婉,所以你刚才说起晚晚,她还以为是在说她呢。”何四海笑着解释道。

        “是……是吗?原来是个姑娘,她也叫晚晚啊。”孙乐瑶僵硬地笑了笑。

        “嗯,比萱萱大一岁。”何四海道。

        孙乐瑶闻言有些恍然,怪不得何四海一直低着头说话,原来是个小女孩。

        “那她……”孙乐瑶本想询问婉婉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但是想想又没多嘴。

        “以后,她大概跟萱萱就是搭档了。”何四海笑着摸了摸婉婉的小脑袋。

        “咦?”

        刘晚照闻言有些吃惊。

        甚至没那么害怕了。

        如果跟萱萱是同僚,那就不是诡,而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