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青璃剑在线阅读 - 四百九十四章 激战(二)

四百九十四章 激战(二)

        纯白火凤刚一出现,整个大殿内的温度骤降,高台梁柱上生出点点薄霜,很快就扩展成片,武德真君和景天道人都看出火凤的冰寒属性,下意识想出制衡之法。

        天辰一指点出,火凤一声欢快啼鸣,双翅一扇,便冲着景天道人飞奔而去。

        景天道人面色一喜,当下一拍储物袋,“嗖嗖嗖”,数道流光激射而出,半空中光芒一敛,化为鼎,壶,瓶等数件法宝,看样子是想趁机收取火凤。

        天辰对此冷笑一声,不再理会。

        毕竟他放出火凤的目的,便是看准景天道人依旧不出全力,坐山观虎斗,明焰通灵所化的火凤虽然无法拿景天如何,但区区牵制,还是能够做到的。

        眼下天辰的首要目标,便是重伤武德真君。

        只见天辰神色一寒,惊鸿剑心随意动,化作一道红线奔向武德真君。

        武德真君冷哼一声,气息再次暴涨,白色罡气四周弹跳起阵阵蓝色电弧,“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随后武德真君轻抬紫金法棍,迎向惊鸿剑一顶而去,打算再次硬碰硬。

        这时,红线方向突然一变,绕了个大弯,避过紫金法棍,从后面攻向武德真君的本体。

        可让天辰没想到的是,武德真君嘴角微翘,手持紫金法棍,脚下略一用力,“嘭”的一声,化为一道白色流光,对身后的惊鸿剑不管不顾,直接攻向天辰本体。

        “糟了!”

        天辰暗道一声,知道惊鸿剑救援不急,而后大手一挥,一道黑光从袍袖中飞射而出,凌空涨大,化为一方印玺,足有三丈大小,死死的挡在了天辰面前。

        武德真君露出意外之色,想要绕过,但已经来不及了,黑色印玺持续涨大,留给武德真君腾挪的空间十分有限,若是绕道,将给天辰大片的空闲时间,足够他飞遁而逃。

        于是武德真君心一横,抡起紫金法棍狠狠的打在了大印之上。

        “轰隆隆”

        一阵闷响传出,漆黑大印光华流转,全力抵挡着攻击威能,可就算如此,大印还是向后挪移了丈许,仿佛摩擦着虚空,发出“咔咔咔”怪响,边角在虚空留下几道浅浅的白痕。

        天辰受到巨力隔空波及,身形略微踉跄,但好在还是稳住了身形。

        法棍大印一触即分,武德真君回身一转,便将惊鸿剑荡开,然后便想绕过大印攻击天辰本体,可与此同时,景天道人那边却出现意外,将他的目光吸引过去。

        景天道人放出的众多法宝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虽然只有中上品质,算不得多么珍贵,但唯有耐寒一项十分突出,而一开始纯白火凤也确实被众多法宝围困,而火凤的白焰竟无法伤到这些法宝的根本,只是灵性稍有损失罢了。

        若是时间一长,火凤真有可能被这些法宝消磨疲惫,从而被景天道人见机收入囊中,可天辰的明焰又岂能以寻常火焰看待?

        火凤通灵,见自己的攻击无法摧毁环身法宝,一怒之下,光晕流转,竟在霎那之间化为赤红之色,阵阵炙热的高温并发而出,使大殿内低至零度的气温节节攀升,犹如寒暑交替。

        “啊?阴阳轮转!”

        景天道人见此大惊失色,随后赶忙打出数道法决,命围困火凤的法宝快速返回。

        可火凤既已动怒,又岂会放这些烦人的苍蝇离开?

        “锵—”

        凤凰于飞,和鸣锵锵。

        赤红火凤一声啼鸣,双翅一展,大片的火焰喷薄而出,犹如新生的太阳,那些倒射的法宝瞬间就被这股赤焰淹没,三两息之后,法宝软化回去,化为数股铁流,被火凤吸入腹中。

        “好!好!竟然是阴阳合一,无缝轮转,如今得以一见,真是三生有幸!”

        景天道人众宝被毁,却不怒反喜,看着火凤神韵哈哈大笑,目中兴奋之色不再掩饰。随后景天道人神色一凝,身上的气息蠢蠢欲动,隐有喷薄之象,想来是要祭出什么大神通,拿下通灵真焰。

        可这时,有人却先他一步出手了。

        只见一道白光激射而至,武德真君大手一捞,就将火凤捏在手心,任由火凤挣扎灼烧,武德真君都不松手。

        在见识过火凤阴阳轮转的神通后,武德真君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贪婪,立刻舍弃天辰,转而擒住火凤,来个先下手为强,先收了再说。

        景天道人神色大变,双手齐动,那些散碎在大殿各个角落的拂尘残须聚合一处,略微一扭,便化为一条三丈白蛇。

        此蛇头生双角,腹部有四处突起,竟有化龙之象,可景天道人等不到激发拂尘的最大威能,便命白蛇冲着武德真君大口咬去。

        武德真君对此不管不问,他法力全开,左手之上白色罡气厚达尺许!在火凤的至阳焰的灼烧之下,正不断的消失与重生。同时右手一抛,法棍飞转而上,竟在霎那间化作一层紫金光幕,笼罩武德真君的全身。

        “轰!”

        白蛇重重的撞在光幕之上,大殿震动,威力不凡,可结果却是白蛇头破血流,刚刚成型身躯,竟出现了崩坏之象!而身处光幕中的武德真君,却是纹丝不动。

        只见武德真君兴奋的看着火凤,右手光芒流转,一只血玉葫芦凭空出现,散发着惊人的煞气。

        武德真君拇指一弹,打开瓶口,一股吸力从中透出,火凤身形受到牵引,开始扭曲不稳,竟真的被这股吸力扯动,慢慢的拉长,往葫芦口靠去。

        到了此时,天辰也不由得内心一紧,催动破天神印,朝着武德真君一压而去。

        黑色印玺一颤之后,便带着滚雷之声,朝着武德真君猛撞而去。

        “轰!”

        一声巨响传出,巨大的冲击力掀起飓风横扫整座大殿,白蛇受到余威波及,被打回原形,化为漫天白须随风飞舞。但紫金光幕光华流转,武德真君纹丝不动,天辰的奋力一击,竟也奈何不得。

        至此,景天道人的内心才有一丝惊慌,同时神色一凛,原本平常无奇的气息在这刹那暴涨十余倍,双手车轮般的掐决,袖口一声剑鸣传出,化为一道白光残影,冲着武德真君一斩而去。

        “轰隆隆—”

        白光重重的打在紫金光幕之上,这次武德真君却是神色大变,身形一晃,接连倒退十余步,单膝跪地,露出痛苦之色。

        景天道人未有喜色,反而神情肃杀的看了天辰一眼,见天辰神色淡淡,他的内心不由得多出几分忌惮。

        有此心思原因无他,因为击倒武德真君的并非景天道人,而是天辰的明焰!

        原来在景天道人的白光攻击即将打在光幕之上,已经被血玉葫芦拉扯的不成圆形的通灵真焰,竟然再次发生变化,由通体赤红转为紫色。

        就在这一霎那间,通灵真焰的属性再次发生变化,原本至热至阳瞬间变为阴寒无比,但又与纯白的至寒至阴有本质区别,如同鬼修秘术,阴毒渗人!

        果然,就在火焰的颜色转变之际,所有的火焰竟然直接无视罡气护罩,一股脑的穿透而过,潜入武德真君的体内,消失不见了。

        武德真君受此重挫,法力不稳,这时,景天道人的白光攻击才打在光幕之上,将其击退。

        此刻武德真君脸色苍白,汗流浃背,肤色之下有黑气翻涌,露出痛苦之色。黑气每翻涌一次,武德真君就颤抖一下,似乎正在承受常人难以想象的痛楚。

        此刻天辰看着这一切,也刚到莫名其妙,随后脑中一转,想起乐湛死后,元神崩溃留下大量的阴煞之气,被火凤吸纳一空,加以炼化。

        为此,丹田处的灵田上,九玄冰莲还新开出了一朵紫黑色的玄莲出来。

        “看来吸收乐湛遗产后,他的明焰又多出了一种神通出来,并且看起来对于武修颇有克制之效。”

        天辰与火凤心念感应,发现它没什么危险,一个人默默想道。

        很快,武德真君就承受不住,竟不顾颜面的大声哀嚎,在地面摸爬滚打,声泪俱下,令人暗暗咋舌。并且每次张口哀嚎,都会喷出些许黑色气息,不知是何物。

        渐渐的,武德真君自顾不暇,法力供应时断时续,紫金光幕明暗不定,便在一个时间点,景天道人看准时机,一道剑指打出,白光一闪,直接攻破紫金光幕,将武德真君斩为两截,就此灭杀。

        “嘭”的一声,紫金光幕骤然崩坏,化作一根尺许大小的小棍临空落下。

        天辰看准时机,大手一招,一道金霞席卷而出,将小棍倒卷而回,吸入灵脉当中;而另外一边,景天道人奉行斩草除根,白光原地一阵飞卷,将武德真君的肉身斩成碎末,至于灵婴那更不可能放过。

        就在这时,残尸冰溶消解,化为阵阵黑气升腾而起,随后凌空一扭,“嘭”的一声,再次聚合化一,凝成火凤姿态。

        火凤发出一声沙哑嘶鸣,双翅一扇,飞至天辰身边,停在了他的左肩之上。

        与此同时,白光一闪,回到景天道人的手中,露出本来面目,竟是一把裂纹遍布的白骨剑!

        景天道人轻抚了一下骨剑,满是爱惜之色,然后斜眼看向天辰,神色冷冽,偏偏不发一言。

        天辰与景天道人对视一眼,丝毫不惧,而后目光一转,看向了那柄丑陋不堪的白骨剑,露出警惕之色。

        白骨剑裂痕丛生,仿佛一碰即碎,若非天辰亲眼见到,此剑斩杀金身武修如同杀鸡屠狗一般轻松,说不定真会生出几分轻视之心。

        “小心点,这把剑煞气甚重,给我一种奇异的感觉,有些熟悉,但又非常陌生。”

        这时,一直在天辰神识海中潜修的金龙突然开口提醒,真是破天荒的事情。

        自从金龙被乐湛所害,修为尽丧,后来好不容易凝聚元神,因修为低下,知道帮不了天辰什么忙了,便一直未吭声,默默潜修。

        特别是天辰答应与北秋寒组队寻宝,获得培元丹,金龙拿到此丹,便一只隐忍苦修,争取早日恢复鼎盛修为,可以相助天辰一二,以报天辰的恩情。

        “既然金兄都这般说了,我自当注意。”天辰神色一凛,默默地回了一句。

        金龙听到回复,便继续修炼,遁入空明。

        天辰目光一转,再次与景天道人对上,轻笑一声,道:“呵呵,道友真是好手段,先前一副宅心仁厚,进退有据的做派,还与武德道友联手要杀在下,可后脚见有机可乘,便立刻翻脸无情,将武德真君斩草除根,其行事之果断,下手之狠辣,朔某平生觐见,也能排上前十了,真是佩服之至。”

        “道友过谦了,修仙界是何种地方?言多无意!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你是自我了断,还是要本座动手?”景天道人脸不红心不跳,一副该当如此的神色,淡淡说出威胁之辞。

        “景天道友这么说,是吃定我了?”天辰神色淡淡,反问一句。

        “寻宝之初,我既敢单刀赴会,自然有灭杀你们的实力,难不成宝物出现后,我还期望所谓的情义道义助我夺宝吗?笑话!修仙界本就是弱肉强食,优胜劣怠,没什么好说的。若不是看在你能提供本座这么多重宝的面子上,我可不会给你选择的机会。哎呀,灵泉,灵焰,雏凤,惊鸿剑,外加这方破天神印,每一样都是无价之宝,竟然都让这小子捡了便宜,真是天降洪福啊,只可惜到了这里,就全归我了。”

        景天道人两肩一挺整个人拔高数寸,原本略显谦厚的气质陡然一变,变得英明神武,一股上位者才有的杀伐之气散发而出,睥睨天下。

        “道友竟知道在下法宝的名称?哦,我知道了,你是东周人!不知能否透露一下这两件宝物有什么特别之处?好让在下死得瞑目些。”天辰心念一动,冲景天道人抱拳笑道,其神态倒好像是学生请教老先生学问似的。

        “本座确实是东周人,就连你使出的功法我都知道,应该是李家的九啸长歌决,师从李颜,没错吧。唉,可惜啊,若是在东周,我对于说不定还会有所顾忌,但在云洛么,天高皇帝远,就算你现在说本为李姓,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道友不愿意说,那就算了,我总会知道的,所以别来激将法,我若真姓李,你更不可能放我出去!我姓朔,这一点毫无疑问。不过我有一点好奇,道友说的两种选择有什么区别吗?反正我都要死。”

        “呵呵,你这话说的没错,但不全对。自我了断,我不加干预,给你重入轮回的机会;而由我出手,你连下辈子都没了。”景天道人兴致不错,轻笑一声,特意解释一句。

        “那我可不可以两个都不选?”天辰双目一眯,露出一抹狡黠。

        “道友难道没听到老夫的话吗?二选一,你今日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死!”

        “这样啊,那我选择第三项,就是你死,我活!”

        天辰冷笑一声,体内磅礴的法力一下全开,阵阵金色风压如同决口大坝,浩浩荡荡的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竟在威压上还盖过景天道人一头。

        “好好好!,果然有几分说大话的本事,既如此,那就休怪我手下无情了。”

        景天道人原本极为愤怒,但感受到天辰放出来的威压,顿时怒极而笑,连道三声“好”,而后也法力全开,气息暴涨,与天辰平分秋色。

        不过景天道人身为灵婴后期大修士,对于道法上的理解远远超过天辰这个菜鸟,外加还有那柄威力不凡的白骨裂剑,目前来看,争斗之事,景天道人稍占上风。

        这一点,天辰自然知晓,不过既然困难逼上了门,要么战,要么死,天辰避无可避,只能全力以赴;

        天辰进阶元婴后,法力大增,对于这场战斗的胜负,有他自己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