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青璃剑 > 五百三十七章 弱肉强食
    司青刚刚进阶,急需稳固境界,以免日后落下隐患,而眼下日暮西山,并且也进入了丹城地界,天辰索性逗留一夜,然后次日清晨,去解决沈家之事。

    司青知道后,感激涕零,随后便在天辰的一番叮嘱中,打坐入定。

    就在天辰打算静养一夜的时候,偏有人撞上门来。

    天辰入定还未过半个时辰,神识海中便多出一个光点,从东南方向往天辰这里急速靠近。

    看这光点的移动速度,是修士无疑了,并且还是位真丹修士!

    天辰暗叹一声,只得匆匆收敛功法,站起身来,看着东南方向的星辰。

    这些天四处奔波,天辰并非是一直为他人做嫁衣,他潜心修炼五道雷法,法力日渐深厚,如今已经堪比灵脉中期,外加他对道法的领悟,区区真丹,他还不放在眼里。

    司道淳注意到天辰异动,过来询问:“怎么了?”

    “没事,来了位同道,估计是被你儿子突破时的动静吸引来的,我来打发就是。”

    一听这荒郊野岭的竟有其他修士,司道淳四处张望,却看不到半个人影,内心一阵狐疑。

    生贵子说,变幻莫测,司道淳一介凡人,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退到马车旁默不作声。

    司青此时已经产生一丝神识,可以离体百丈,听到天辰二人的谈话,也急忙收敛功法,顺着天辰目光看了过去,准备应敌。

    很快,东南天空一道青光疾驰而来,停在了天辰十丈高空,光芒一敛,显出一男一女两人身形。

    男的那位是位花甲老者,满面鬓霜,白髯齐胸,一息淡青色的道袍随风飘舞,身形略显枯瘦;女的则着装暴露,媚骨天成,嘴角一直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眼角留情,好似老者妻妾一般,依偎在他的怀中,千依百顺。

    二人早就被天辰的神识锁定,老者真丹初期,散发着浩然之气,估计修炼的儒家功法;而他身边的女修只有灵脉初期,不用多说,明眼人都能看出此女主修的狐媚之术。

    老者神识往下一扫,便看出天辰二人的境界,顿时内心一松,神态倨傲而冰冷,俯视天辰。

    天辰见此略有薄怒,但他天性不喜招摇,何况是如今危机当中,于是他稍作思量,便执晚辈之礼,对老者拱手笑道:“不知前辈大驾光临所为何事,晚辈当力所能及,为前辈效劳。”

    老者目光一扫其余三人,冷哼道:“尔等可是泸州来的?”

    司道淳听到此话,内心顿时咯噔一下,随后越发觉得老者怀中的女子有些眼熟。

    能当上巨富的商贾的,一般都有过人的眼力,司道淳开始回忆,只是略微对比,就从女修脸上看到了沈家老太爷的身影,脸刷的一下发白,全无血色。

    这丹城沈家长盛不衰二百年,幕后肯定是有高人撑腰,早些年司道淳早就打听过了,得到的消息是沈家与丹城城主攀上亲戚,所以他也因此没往心里去,可没想到这沈家幕后的底牌竟然是修仙者,来者不善啊。

    若要说司道淳此刻的心情,只能说是忐忑不安,甚至有些懊悔。

    司道淳猜测高空的那位女修不是沈家太爷的闺女,就是他的亲戚,而沈家有修士撑腰,这叫他如何与之相斗?

    更何况司道淳读了武修功法,知道了修士的境界划分,天辰以晚辈之礼待之,足可见来人实力远在他之上,否则又怎会轻易屈尊?

    电光火石之间,司道淳看到了司家十余种的末日景象,之前获得生杀令的喜悦顿时反转,化作无尽的恐惧,笼罩全身,夜风中,他忍不住微微发抖。

    天辰可不管这些,他的格言就是少惹事,但对方弦外之音明显就是冲着自己来的,既然麻烦自己送上门来,天辰也没有理由回避。

    只见天辰挺直身形,毫不惊慌,轻笑的反问一句:“哦,前辈此问有何用意?在下是与不是,关系很大?”

    老者见天辰态度傲慢,颇有不悦,冷哼一声,可还未作答,一旁的女修就眉飞色舞,抢话道:“你是不是泸州的,我不知道,也没兴趣,但这两位我可认识。马车旁的是泸州司家家主司道淳,而这位晚辈,看其架势,应该就是他的儿子司青。听说司青拜入了秦川秦剑门,修道十年,怎么到现在停留在聚气期,真是没用。我说的对不对?”

    司青感应到女修气息无比强大,想要争辩,但却无从谈起。

    看着司青几欲争辩却不敢的表情,女修露出一抹讥讽,随后目光转向天辰,继续道:“至于你,应该就是他们请来的靠山吧,不过灵脉中期,就这么心狠手辣,竟施展道术网罗濮王陈盛四家的神魂作要挟,一有不从便叫他们灰飞烟灭,幸好家中早得到消息,及时联络到我,请夫君出山庇护,否则我沈家二百年昌盛,就要毁于你手。我夫君可是真丹修士,看你还有什么办法?”

    女修道出天辰等人的具体进阶,司家父子悲从心起,知道小命不保。

    天辰未被激怒,只是嘴角微翘,大笑道:“哈哈,姑娘你也是修道之人,难不知弱肉强食乃修仙界铁则,莫要再说那些让人发笑的话了。另外,我观你体内灵气溢出于表,气息忽强忽弱,并未稳当,应该是近期才进阶灵脉的吧。呵,姑娘的骨龄已有四十余载,按道理司青都要叫你声姑姑,若非主修的狐媚之术,姑娘早已是昨日黄花,任风凋零,况且狐媚之术乃旁门左道,不堪大用,而这位司青小友主修剑道,你就算高他一个大境界,此刻若是放对,胜负之数犹未可知。”

    “当着我夫君的面,你竟敢羞辱我?找死!”

    女修被人指出软肋,恼羞成怒,顿时一声厉喝,柳眉飞扬,三枚飞针脱手而出,化作三道淡若不见的红光,冲着天辰眼口直插而来,手段毒辣。

    天辰似笑非笑,右手冲其一指点出,“啪”的一声,一道青色电弧从指尖弹跳,化作一道青光,于半空打在三枚飞针之上,眨眼间,飞针一颤,顿时寸寸碎裂,化为飞灰。

    “我的红针法器,你......”

    女修没想到天辰一抬手便毁掉了她的压箱宝物,又惊又怒,刚想谩骂,可法器被毁,法力疯狂反噬,女修原本就进阶不稳,如今更难以稳住体内气息,顿时身体一颤,脸色潮红,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显然受了重伤。

    这时,青袍老道在女修肩上轻拍了一下,传音道:“稳住心神,莫要动气,以免伤了道基。”

    一股清凉之气入体,那些斑杂的混乱气息顿时安静下来,女修稳住伤势,手指一阵车轮变幻,想要再施法攻击天辰。

    天辰见状一丝冷笑,依旧不惧。

    眼见双方初次交锋,天辰便占了上风,司道淳又惊又喜,而青袍老者见天辰有恃无恐的模样,心底一阵犯嘀咕,当即制止了女伴的鲁莽举动。

    “倩儿住手,你不是他的对手。”

    女修嘴唇微张,想要争辩,却被老者挥手打断,随后老者方向一转,看向天辰,道:“小友,倩儿修为虽不及你,但也是我的妾室,注意你的态度。”

    天辰回道:“在下行事一直是先礼后兵,若非看在道友的面子上,她已经死了!”

    见天辰竟一改之前恭顺的态度,以平辈相称,老道气急发笑,一甩手,将怀中女子推开。

    “哈哈哈,小友,我是念你修行到如今境界,实属不易,这才开口劝和,莫非你真以为区区灵脉中期,能与我平起平坐?”

    话音刚落,老道气息暴涨,刮起旋风,女修见状连忙狂撤二十丈,眉目间满是得意之色,看向天辰的目光,恶毒中透露着一丝怜悯。

    庞大的浩然之气与半空汇于一处,化作纯白之光,向着天辰猛压而来。

    “轰”的一声,白光如同一堵墙狠狠的砸在地面之上,尘土四溅,很快又被狂风卷散,随后便见天辰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目光轻蔑,冷冷的看着青袍老道。

    青袍老道见此眉宇一跳,当即收手,没有继续攻击。

    他的眼光何其刁钻,自己的澎湃灵压竟撼动不了小小灵脉修士,立刻猜到其中有诈。

    或有异宝护身,又或功法刚猛,远超同阶,更甚者,面前的这位小修士,其实也是一位真丹等阶的修士!

    想到这里,青袍老道双目微微眯了一下。

    “这小子行为古怪,难道真是同阶修士?若真是同阶修士,我怎会看不出他的具体境界,难不成他的修为远超于我?是天象修士?不可能啊,就算是天象修士,我也能看出一二,这小子散发出的气息确确实实只有灵脉等阶,若真是天象修士,又怎会帮一介凡人做事......唉,不管怎样,若为了一个妾室而惹恼了一名不知底细的修士,若是因此结仇,传出去,怕是要被其他好友笑死了,不值不值。”

    青袍老道活了两百年,早就是个老滑头,能屈能伸,当下和颜悦色,以同辈身份看待天辰。

    他想了一会,轻抚长髯道:“嗯,道友能硬接老夫灵压而纹丝未动,确实有与老夫平辈相称的资格。既然如此,那我看,此事不如就此作罢,你与司家家主就此回去,以后再也不来丹城,而我可以向道友保证,丹城沈家绝不会去司家地盘做生意,就此大道朝天,各走一边,如何?”

    女修一听着急了,刚要说话,便觉一股清风拂面,顿时发不出声。

    天辰冷笑一声,道:“道友的决策十分公道,我也很喜欢,我们修仙之人不要动不动就发脾气,以和为贵么。不过此建议有些晚了,道友若是没动手,我倒愿退避三舍,放你们一马,既然动手了,那就把命留下吧。”

    听到此话,青袍老道眼角一跳,下意识的便要飞遁而逃,可下一刻他神念一扫,看向司道淳,露出嘲弄之色。

    “哦?你要杀了老夫?呵呵,小子,看出老夫心中所想,才以几句恐吓之言,将我吓走。就算你隐藏实力,与老夫同辈,又能奈何?老夫莫非会怕你不成?”

    沈家女修听了猛地一惊,目瞪口呆的盯着天辰,满是恐惧与不信。

    天辰道:“道友不怕,很好,冲你的胆气,我给你个机会,只出一招。道友若是能够接下,那冒犯之事就此作罢,若是不能,哼哼。”

    冒犯?

    听到这两个字,青袍老道愣住了,顿时想到了一种令他感到毛骨悚然的可能,背脊发凉,想要俯首求饶;可若是对方妄言欺诈,那他一个真丹修士向灵脉修士赔礼道歉的事情传出去,怕是这方圆万里都无颜立足了。

    对青袍老者而言,随着天辰两句话一说,原本稳操胜券的局势瞬间扭转,反而成了一个赌局,而赌注就是他的尊严和生命。

    不过很快他就做出了决定:若天辰真是高阶修士此刻就算跪地求饶,也不一定能够保住性命,倒不如博上一博。

    心念一定,青袍老道拍了一下储物袋,取出里面的瞬移符,准备随时开溜。

    青袍老道的小动作全在天辰的监视之下,等青袍老道取出瞬移符的时候,天辰便知这个老东西已经做出抉择。

    “道友做出准备,那就接在下一剑再走也不迟。司青,看好了,这是百灵剑决中的心剑。”

    说罢,天辰一抬手,狂风骤起,往高空汇聚,四周灵气躁动不安,于半空凝出两把长剑,每一柄都蕴含莫大的灵气,泛起紫光,发出“呜呜”之声,而整个过程,天辰的气息竟无丝毫波动,似乎这两把灵气长剑并非他凝聚而成。

    “操控天地,不好,是灵婴老怪!跑!”

    青袍老道见多识广,只一眼就看出了天辰的底细,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不停的咒骂自己闭关闭的好好的,趟什么浑水。

    只见青袍老道单手一扬,瞬移符化作点点金光笼罩全身,消失不见,随后便出现在三十丈之外,连自己的妾室都不管了,老道惊恐的看了天辰一眼,一扭头,化作一道青光,往远处飞遁而逃。

    这一幕看的其他人有些莫名其妙,而天辰却哈哈大笑起来。

    “道友逼我出手了,还想逃,真是痴人说梦。”

    话音刚落,两把紫剑便带着尖锐的破风之声,从远处的青光一头扎去,下一刻,便见百丈之外,一道青光如烟火般轰然爆裂,消失于天地之间。

    操控天地灵气凝聚心剑,并非百灵剑决的功法,天辰之所以要这么做,主要还是怕动用自己的法力斗法后,会留下气息,万一仇人就在附近,寻迹而来,那自己就真的是自寻死路了。

    毕竟天辰全力施展的霸剑,也未能斩杀临沧老祖的化身!

    见自己请来的高阶修士,就这么轻而易举被眼前的小伙杀了,沈倩儿一时不知所措,只是单纯的身体发凉,颤颤巍巍,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可这时,另一个噩耗天辰口中传来。

    “回去吧,丹城不用去了,沈家已被我灭门,你们尽可放心。”

    “什么,可这里距离丹城还有十里......”司道淳满心震撼,下意识的发问。

    “我用心剑斩杀老道后,另一把已飞到城中,将沈家上下屠了个精光,永绝后患,司家主不信可以过去看看,我就不奉陪了。”

    “这,仙师这么说了,我自然信得过的,不用看了,不用看了。”

    天辰对着司道淳笑道,走向马车,可这笑容在司道淳眼中,却格外的渗人,短短几句话过后,司道淳已是满头大汗。

    这位面色和善男子是真正的恶魔,说动手就动手,杀起人来真是毫不手软,难道修仙界都是这种恐怖的怪物?

    一想到之前天辰说过要带走司云,若当时他脑子发热,拼命阻止,怕现在的司家也已经是尸横遍野了。

    现在看来,之前的濮王陈盛四家只是抽取一些神魂,失去十年自由,真的是太幸运了。

    至于司青,则是满心的震撼,原想自己之前得罪过天辰,所给功法定是一般,只是自己这边没有更好的选择,被逼无奈;可没想到在天辰催动之下,其中的心剑一式,竟能随手斩杀真丹修士,震撼之情无以言说。

    司青已经下定决心,要将百灵剑决修炼至如火纯情,毕竟天辰说过,将来若是有缘,他还是有可能拜入天辰门下的。

    司青满心火热,持半个弟子之礼,跟在天辰身后,当天辰走到马车前,司道淳躬身为他掀开帘布,这时天辰却想起一事,回头看去。

    天辰轻笑一声说道:“我倒是忘了,你不也是沈家的人嘛?”

    高空沈倩儿瑟瑟发抖,见天辰望来,脑子“嗡”的一下失去思考能力,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心都提到嗓子眼,什么求饶的话都说了出来。

    “之前沈倩儿有眼无珠,冒犯前辈,还望前辈手下留情啊,你杀了晚辈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倒不如留下晚辈给您做点有用的事。晚辈已是残花败柳,配不上前辈,所以自愿做前辈炉鼎,潜心修炼,帮助前辈功法能够早日更进一步,沈倩儿在此发下心魔之誓,终此一生,绝无二心......”

    沈倩儿嘴吐玉珠,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串讨好的话,甚至连自荐炉鼎的话都说了出来,可见她为了活命已经豁出去了。

    其实以她的姿色,其他修士多半还是会留下她的;只可惜天辰不近女色,沈倩儿的娇媚在他眼里与粪土无异。

    “不用,我对你没兴趣。”

    天辰随口一说,右指一点而出,“噼啪”一声,一道青光划破长空,轰在了沈倩儿身上,眨眼之间,一位娇媚玉人便化成飞灰,消散无踪。

    待一切做完,众人便上车了,在马夫颤颤巍巍的号声中,马车转向,往回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