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青璃剑在线阅读 - 三十四章 云汐

三十四章 云汐

        青戊子所说之事,天辰如何不知.

        三年的逃难生活,经过三教九流,各个阶层之人的熏陶,该学的,不该学的,天辰都会的差不多了.所以现在对于天辰而言,只是做与不做的差别.

        天辰本性不坏,又非暴虐之人,虽然经过逃难中的一些磨砺,从而性情大变.但是他的天性纯良,又有旧痛在前,对于自己心怡的对象,天辰更是珍惜万分.

        天辰守候着少女,并未有丝毫轻薄的举动.

        不过青戊子若是知道的话,一定会骂他迂腐.

        在他眼中,弱肉强食,天经地义.少女若是掉在他手里,他可不会大发善心的让到手的肥羊跑掉.

        尺剑山以南是一片开阔地带,佛光寺的大片田产都开凿在这里,这里地势平坦,水源充足,便于灌溉,实在是难得的良田之所.

        四面平坦,沃野千里,除了两边的几处小树林,几乎是一览无余,天辰所处的河岸更是如此.

        天辰可不愿意在这种地方久待,万一被厉害的敌人发现,而青戊子又抽风似得真跑了,那他可不是要和少女做对苦命鸳鸯?

        那也死的太冤枉了!

        天辰想罢,当即抱起少女,往一边的树林走去.

        可就在这时,少女开始转醒,口中嘤咛一声,缓缓的睁开眼睛,满是迷离之色.

        突然,少女感受到了微微的起伏,再一想起先前那令她作呕的男人,脑中涌出一种不安的感觉,全身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连忙挣扎的起身.

        天辰正在警戒四周,对于怀内的一切倒是没在意.他没想到师父口中的少女快醒了,竟然有这么快!而且刚才还在怂恿他干坏事......

        天辰脑中顿时冒出想要臭骂对方一顿的想法!

        少女一阵乱动,天辰疏忽之下,脚下一乱,二人顿时跌倒开来.

        天辰心系少女安危,也不管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用力一拉,将少女死死的抱在怀里,身子一转,背着地面,当了一回人肉垫子.

        少女什么时候和男子这么亲近过,顿时恼羞成怒,满脸赤红,挣扎的越发剧烈了.

        “别动,我不是坏人.”天辰没有办法,脱口说道.

        此刻少女满脑子的惶恐不安,天辰之言,她哪里听得进去.就算听见了,多半也是嗤之以鼻.

        任谁被别人死死的抱着,无法动弹,那人还说自己不是坏人......

        鬼都不信!

        天辰叹息一声,没有办法,眼见树林就在近前,天辰一咬牙,干脆运起六轮功,使用蛮力强行压制少女的反抗,天辰就这么夹着少女逃到了树林之中.

        一到树林之内,天辰为了避嫌,当即放开少女.少女虽然有伤在身,但还是能勉强站起,背靠大树,满脸怒容的盯着面前这个轻薄过自己的男子.

        忽然她一下愣住了,呆呆的看着面前之人,说不出话来.

        月光透过云层缝隙洒落而下,天辰顶着一个大光头,反射着皎洁的月光,仿若一颗硕大的电灯泡,在漆黑的树林中闪闪发亮.

        “你是佛光寺的和尚?”

        好一会,少女这才反应过来,有些迟疑的问道.

        “嗯,贫僧法号虚灵.”天辰点头道.

        “那刚才是你抱的我?”少女虽然知道是天辰所为,但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刚刚逃出来,见到姑娘有难,这才出手相助,那人已经被我赶跑了.我正想找个稍微隐蔽一些的地方打坐恢复,没想到姑娘这么快就醒了.你没伤到哪吧?我这里有上好的疗伤药,姑娘不嫌弃的话就......”

        天辰也非一般人,说起谎来和青戊子一个德行,脸不红心不跳,简直无懈可击.

        “不用了,我只是受了一些小伤,不碍事的.”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天辰对她的态度过于热情,也难怪少女一直戒备着他.

        这种事天辰自然之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若是二人立场互换,他自己说不定扭头就跑的.

        “好吧,既然姑娘如此说,那就自便.我去那边调息一下,冲出包围圈可费了不少力气.”

        天辰收住了讨好之色,随口说了几句,然后无视少女的反应,自顾自的找了棵大树底下,打坐调息,恢复灵力.

        见到天辰真的入定调息,少女这才稍松了口气,看来对方说的多半是真的.况且现在自己受伤颇重,若是对方有什么不轨的想法,自己怕也是无力反抗的.

        一念至此,少女又不由得紧张起来.

        这次她得知官府进攻佛光寺就在近几日,特意前来告知方丈,但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在看到尺剑山的惨状后,又插不上手,打算和随行的谷姓修士一同打道回府.

        少女之所以这么在乎佛光寺,有两个原因.

        第一,她小时候得过一种怪病,常年全身浮肿,疼痛难忍.父亲为她找来了全城的大夫,结果全都束手无策.

        无奈之下,母亲带她来到素有千年佛宗之称的佛光寺,求神拜佛,以图心安.没想到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天辰的师父,慈相和尚.

        在慈相和尚的出神入化的医术治疗之下,少女的病情得到了控制,虽然还未根治,每过两年就会复发一次,但是与之前日日折磨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所以少女这才会经常往返佛光寺,除了感念佛祖的仁慈,还有就是让慈相看看病情,是否有根治的可能.

        第二,那就是家里内斗不断,二娘周苑有落霞派做靠山,她娘可没有这么大的面子.

        于是少女则利用多次出入佛光寺的机会,暗暗传播她娘祖上与佛光寺有一些渊源,狐假虎威一番.

        二娘周苑可是从他父亲那里打听到一些消息,或多或少知道一些佛光寺的底细.她不知传言真假,自然也是畏首畏脚,不敢太过乱来,这也让少女母亲在这妻妾之争中,不至于是一面倒的局面.

        少女心机不可谓不深,两种原因,尤其是后者,她连自己母亲都没提过一次.

        见天辰还在入定,丝毫异动都没,少女真正的放松下来.

        她从怀内摸出一粒红色药丸,一仰头,服了下去,然后双腿盘膝,开始打坐炼化药力治疗伤势.没多久少女苍白的脸上恢复一些血色,只是血色过于浓艳,很不自然.

        树林中,二人相隔五丈,就这么的稳稳坐着,一动不动.

        忽然树林外面虚空一阵晃动,一个人影无声的出现在此.

        天辰的神识早就笼罩方圆十丈左右的范围,这已是他的极限.

        那发出异动的地方,正好是天辰感应范围的边缘,神识感应之下,天辰自然发现了外面的异常.天辰当即抬手一甩,”嗖嗖”两声,两道暗器就飞射而出,目标正是那名刚刚出现的人影.

        “嗯?”

        人影惊疑一声,显然没料到会有人发现他的行踪.只见人影随手一动,袖袍舞动之间,就将暗器挥挡开来.暗器在半空翻滚一阵顿时炸开,原来只是一些土石块而已.

        天辰一个起身,两步上前,挡在了少女面前,冷冷的盯着来人.

        “少侠且慢,这是谷爷爷,不是外人.”

        少女见到天辰举动,眉梢一挑,也一下发现了这突然出现之人.又见天辰挡在她和不明身份之人的中间,心中一暖,当即开口解释起来,避免产生误会.

        天辰一愣,还没等他开口询问,林外之人当即开口笑道,声音是有些苍老,有些耳熟.

        “哈哈,小子,你身手不错,小小年纪居然就能以凡人之躯,发出神识探查老夫,真是可造之才.只可惜练不得法,探查之法不够隐秘,这种粗劣的手段,也只能瞒过那些不入流的修士而已.”

        说话之人慢慢的走进树林,透过稀疏的月光,天辰二人见到来人是位白袍老者,鹤发童颜,仙风道骨,只是此刻他身上灰尘扑扑,看上去少了几分仙气.

        此人天辰认识,正是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谷姓修士.

        “谷爷爷,你没事吧?”少女快步走了上去,关心的问道.

        “没事,没事.那三个小子哪能真难住我.不过小姐,你倒是受了不轻的伤啊.”老者哈哈一笑,神识一扫少女,发现其暗藏内伤,关切的问道.

        “我已经服用了凝血丸,身体好很多了.”少女脸色红润不少,微微一笑,显然老者的到来让她安心不少.

        “凝血丸只是补充血气的丹药,并不太适合你现在的情况.“老者露出了担忧之色.

        因为他们经常出门来到佛光寺,数年下来皆是平安往返,时间久了也就生出懈怠之心,连治疗丹药都没有准备一二.

        “在下这里有一些疗伤丹药,不嫌弃的话就服用吧.毕竟伤势还是早一些痊愈,落下病根的几率才会小一些.”天辰插口一句,掏出一粒黄灿灿的药丸,抛给了少女.

        少女接住药丸,有些不知所措.白袍老者见到这黄色药丸,双目陡然放光.

        “金玉丸!”

        “金玉丸?谷爷爷认识?”少女问道.

        “何止是认识,这可是上好的疗伤圣药,正好适合你现在的伤势.我已经用神识检查一番,丹药绝对没问题,你快服下,我用灵力帮你炼化药力.”白袍老者有些激动的说道.

        少女闻言看了一下天辰,只见天辰朝她微微一笑,点头示意.少女脸上一红,轻道一声:”多谢!”,然后将药丸服下,原地盘膝而坐.

        白袍老者则坐在少女身后,双掌抵在少女双肩,将自己的灵力输送到少女体内,助其炼化药力.

        “呵,你体内居然还有一颗金玉丸,看来这小子对你不错啊.”

        白袍老者的声音在少女脑中回响,她微微一愣,因为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服用过另一枚丹药.最大的可能还是自己昏迷的时候,天辰给自己服下的.

        先前已经拒绝过一次对方的好意,现在看来,自己当时确实多心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有些可笑.但是少女也没有半分惭愧.出门在外,小心一点,总没错的.

        在白袍老者的帮助下,两颗金玉丸的药力很快炼化,被少女吸收殆尽.

        不过一顿饭的功夫,少女的气色就好了许多,白里透红,十分诱人,不似先前那般异样的晕红.

        这段时间,天辰一直留在原地,替他们警戒,并未有任何异常的举动.少女二人对天辰的好感更是上升一个台阶.

        在两颗金玉丸的帮助下,少女的伤势几乎痊愈,少女大喜之下,对天辰的感激,无以言表.

        再次确认天辰的身份后,她和白袍老者一商议,建议给天辰易容改装一下,暂居谷姓修士的族孙名分,随着少女回到她的府邸,从而躲过官府的追杀.

        一听能跟随着少女,天辰哪里还有异议,自然是点头答应.

        三人皆大欢喜.

        谷姓修士毕竟是位灵修,并且修道多年,对天辰这个菜鸟而言,那是深不可测.

        谷姓修士朝天辰头顶打出几道法诀,然后又拿出几盒不同颜色的药粉,合着清水调和一番,抹在天辰头顶,随后又是几道法诀打来.

        很快头顶传来阵阵麻痒之感,痒的天辰直想挠头.但是谷姓修士叮嘱再三,天辰硬是咬牙坚持,双手拧得发白,这才撑了下来.

        不知何时,天辰已经长出满头黑发,只是长短不一,看起来乱糟糟的.谷姓修士掐动法诀,几记小型风刃飞过,天辰头顶多余的头发就被割得差不多,再换一身衣服,看起来像极了乡村的邻家男孩,有些小帅.

        谷姓修士放出一件飞行法器,碧玉小叉渐渐变大,天辰和少女坐在其上,谷姓修士一掐法决,三人一道飞向天际,消失不见.

        “谷爷爷,你说那些偷袭我们的,到底是谁?”半空中,少女若有所思的开口问道.

        谷姓修士看了一眼天辰,笑而不语.

        少女回头看到了谷姓修士的表情,明白了什么.少女冲着天辰甜甜一笑,开口道:”天辰大哥救过我一命,现在我将他带回府内避难,也算是患难之交了,又有什么说不得的.再说天辰大哥是我带回府内的,二娘她怎么,也不可能把他当作自己人的.”

        在飞行的途中,天辰已经将他本来的姓名告知了二人,而少女对他已经改观,似乎颇为放心,也就说出了自己二人的真实来历.

        少女本名云汐,是洛玉山庄庄主,云天鹤之女.而洛玉山庄则坐落于越州有名的重镇之一兰鹤城.与百家盟和通宝钱庄三分城池.

        那位白袍老者则是她云家的客卿长老,名叫谷方,是位灵脉中期的修士!据云汐所言,其神通之大,别说云府之中,就算整个兰鹤城,也是位列翘楚的.

        “好吧,既然小姐这么说,那我就不遮遮掩掩的.”谷姓修士摸了把下巴上的短须,接着说道:”围攻我的三人被我赶跑了两个,击杀了一个.在那人刚死不久,我就对其施展了搜魂之术,搜到一些片段信息.”

        云汐和天辰都屏住呼吸,竖起双耳,仔细聆听着.

        “周苑死了!”

        “什么?”云汐尖叫一声,满脸的不可思议.

        周苑,天辰知道这个名字,云家妻妾之争的主角之一,云汐的二娘.怎么现在莫名其妙的死了呢?天辰百思不得其解.

        “什么时候的事?”云汐很快恢复镇定,开口问道.

        “有些时候了,整个兰鹤城都知道这个消息,洛玉山庄上上下下披麻戴孝,为她举行葬礼.听说落霞派的掌门,也就是周苑的父亲周衍生,也率人亲自来了一趟,查验尸体......”谷方说到这里,有些迟疑起来.

        “怎么说?”云汐问道.

        “哎,周苑是被人用火球一下烧死的,别说尸体了,就是骨灰,也不知道被风吹到哪里去了!”谷方叹息一声.

        “怎么会?灵修!啊,我明白了,原来如此!难怪偷袭我们的人使得都是清一色的剑法,原来是落霞派搞的鬼.怎么?他们以为是我指使谷爷爷你杀了周苑不成?”云汐反应极快,一回想到偷袭之人出手卑劣,当即神色一冷,咬牙切齿道.

        “多半如此了.”谷方虽然想出言安慰,但是又觉得这般小心思,还是别在云汐面前使用了,面前这位少女的心志之坚,远超常人,实话实说,对她而言没有任何影响.

        “我父亲是什么意思?有这方面的消息吗?还有我母亲,她怎么样?”云汐沉吟片刻,出口问道.

        “你母亲么?呵,这么大的事,周衍生又亲自登门,为难么,自然是有的.但是你母亲倒也机警,不出大门一步,周衍生面子再大,那也是落霞山的事,他没敢在洛玉山庄动手,还算安全.你父亲么目前没从那人得到什么消息,目前来说应该是不闻不问吧.”

        云汐摸了下胸口,舒出一口气,然后开始问起其他一些问题.谷方知道的都是直言不讳的回答.少女听完消息,很快陷入沉思,分析起局势来.

        天辰在一旁听得头大,脸上表情淡淡,但心里却虚得很.因为他几乎可以猜想着,出手杀害周苑的,极有可能就是自己的师父,青戊子!

        以师父他老人家神出鬼没,神鬼莫测的神通,灭杀一个小小凡人女子,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让天辰觉得惊讶的,并非这点,而是他只是随口说了一句,没想到他老人家真的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把人家给杀了,这下手之果断,让天辰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怎么办呢?要不要说出来呢?

        算了,还是不要说了.师父他连我修炼灵修法决都要求隐藏下来,肯定是不愿别人知道他的存在才会如此做的.我若是为了逞能,这不是绊他的脚么.

        天辰心底暗暗想道,然后坐在一旁沉默不语,好似一名无知的看客,静静的聆听着少女和老者的交谈.

        “难不成真是菩萨显灵了?”云汐手抵下巴,目光看向别处,自言自语道.

        天辰闻言一愣,看向少女,默不作声.而谷方则眉梢一挑,目光微微一闪,看了天辰一眼,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