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青璃剑在线阅读 - 一百二十章 青阳断剑

一百二十章 青阳断剑

        甲士递给了天辰一块黑铁牌子,上面刻着1529的字样,天辰神识一扫,发现此铁牌只是一见简易法器,主要作用就是识别身份.

        天辰接过牌子,然后朝两名甲士点了下头,然后大步向前,身影没入往内的通道之中,消失不见.

        天辰消失之后,旅店老板冲着甲士中的一人抛了个钱袋.

        “还有收获?那东西卖出去了?”其中一名甲士露出意外之色,开口笑道.

        “那当然,不过是名聚气初期的毛头小子,刚刚来到万宝镇的样子,被我三言两语一阵恐吓利诱,自然乖乖的上钩.这所谓的隔神幕如果从正门进入购买的话,不过三十灵石左右,.呵,我这嘴巴那么一吹,这小子就乖乖的掏出了两百,还没还价,真是只大肥羊啊.”旅店老板说的是眉飞色舞.

        另外一个甲士听了后,心痒难耐,提议道:“既然这小子出手这么大方,修为又这么弱,等拍卖会结束之后,要不,嗯?”

        此人说完看向同伴,眉梢一挑,手掌在脖子处划了下.

        “我看还是算了,这次拍卖会碰上七峰大会,比以往都要隆重,来的人修为不一,鱼龙混杂.这万一踢到铁板,可是要把命都搭上.这小子境界不高,身价富裕,足可说明此人背后,有股我们不知道的势力,青城剑派的水可深得很啊.”

        第一名开口说话的甲士低头想了想,还是否决了同伴的提议.但是他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那就是他见到天辰的第一眼起,心底就莫名的一颤.

        此人神色平静淡然,锋芒内敛,这可不是一个未经世事的世家公子会有的气质!此人危险之极,千万不要与他有什么瓜葛!

        “也是,我这心头一热乎,差点忘了人外有人啊.多谢老弟的这盘冷水,我的心底算是安分了.”

        旅店老板听完二人对话,当即笑着打圆场.“唉,两位大人别想那么多,不就是缺钱么,这个好说.外面排队的人那么多,我现在就去给两位大人再拉几个过来,到时候多分我几块灵石就是.”

        “没问题!你快去快回.”

        第一名开口的甲士当即点头,旅店老板闻言转身离开,没入通道之中,消失不见.

        天辰转了几个弯,面前一下开阔起来,随后在一名侍女的引导之下,来到了拍卖看台,在一个偏僻角落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然后让侍女离开.

        侍女领命,屈身行礼,去引导其他的修士.

        天辰环顾一下整个拍卖场,已经坐了三分之一,其中九成的修士,头上都顶着一只黑布斗笠,天辰立刻知道自己上了大当.不过花的又不是自己的钱,天辰转念一想,又觉得没那么心痛了.

        这黑布斗笠倒也神奇,从外面看那是漆黑一片,无论肉眼还是神识,都查探不到里面的清醒.而从里往外看则好似一层薄纱,外面的景象清晰可见.

        由于人还未到齐,拍卖会也没没有任何开启的迹象,天辰干脆双手抱臂,低沉着头,先休息一下.

        小半时辰过后,天辰缓缓抬头,透过黑布斗笠,看向会场中心的拍卖台.

        只见原本空空如也的看台,此刻不知何时多了一名老者,其身后还有两名宫装少女.

        老者身形稳健,和蔼可掬,一身黑袍,应该就是主事之一.两名少女生的貌美如花,娇艳欲滴,手上各捧一个白玉圆盘,盘中盖着一块轻纱法器,神识无法洞穿轻纱,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宝物.

        天辰初来乍到,不认识什么人,但看台上有不少老面孔,其中一些一见老者身影,当即议论纷纷.

        “唉,是霍老,居然是他老人家坐镇,看来钱音堂此次拍卖之物真是无比贵重.”

        “是啊,听说霍老境界以至气府,以他老人家的修为,若是还有哪些人敢打什么强买强卖的歪主意,纯粹找死.”

        “气府啊,不知道我此生还有没有希望到此境界啊.”

        天辰耳聪目明,不用神识可以探听,就能将这些信息收入耳中.

        气府?

        天辰神念匆匆往下一扫,结果不禁吸了口凉气.

        拍卖台上,这看起来和善老者,居然真是一名高阶武修,堪比真丹!而他身边的两名少女也有先天中期的修为.

        这钱音堂竟然有这大手笔,听说镇守万宝镇的修士也不过是真丹期而已,这些商家可真是藏龙卧虎啊.

        天辰心底一阵感叹,对这凡人所建的城镇,多了几分敬畏之心.

        黑袍老者见到台上基本坐满,这才咳嗽一声,开口说话.

        “老朽霍天仁,对于经常参加钱音堂拍卖会的道友来说,一定不会陌生.老夫承蒙钱堂主看得起,前来主持两年一次的钱音堂拍卖会.”

        声音洪亮,底蕴十足,老者的声音在偌大的会场中回荡不息.

        “在座的,有不少与我也是多年老友,打过一些交道.但今日受人重托,不敢相负,所以老夫丑话也说在前头.拍卖之地,价高者得!若是有人敢惹是生非,以势压人,那也休怪老夫不念旧情了.”

        老者说到最后,声音骤然一冷,身上气息为之一涨,气府境修士的威压一下放出,笼罩了整个会场.四周墙壁受到波及,光霞闪动,发出低沉嗡鸣.

        “不过我相信在座的道友都会给霍某几分薄面的.好了,人老了,就爱啰嗦几句.诸位道友来此也不是老看我这个糟老头子的,既然先耽搁了诸位这么多的时间,那么,老夫就先给大伙来个惊喜!”

        黑袍老者说完,笑容一展,“啪啪”两声,身后的一名宫装少女当即莲步轻移,走上前来.黑袍老者一掀轻纱,里面的宝物显露而出.

        玉盘之上放着一把断剑,剑长尺许,剑身翠绿欲滴.若是除去剑柄剑格,剑身不足半尺,用来格挡杀敌,十分鸡肋.并且此剑之上伤痕累累,斩痕缺口不断,仿佛一碰即断.

        此剑其貌不扬,不过霍老既然说此物是宝,倒也不可能在这个场合开玩笑,众人纷纷放出神识,罩向断剑,期望探查其中奥秘.

        在坐的大半都是灵脉修士,小半则是聚气后期,大多见识不多,神识扫来扫去,依旧是一头雾水.

        霍老见众人都是不解之色,觉得时候差不多了,当即轻笑一声,开口讲解.

        “嘿嘿,别试探了,这柄断剑,名叫青阳剑.是一名真丹散修,青阳上人的本命法宝!只是这位道友数年前遇到一场生死大战,不幸殒落,只留下一柄残破的青阳剑.听说青阳上人是位剑修,一身神通全在这把青阳剑上,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法宝.在那场大战中,青阳上人仅凭此剑就诛杀三名同阶修士,重伤两人,最后法力耗尽,这才折戟沙场.”

        “此宝毁坏严重,外加还是本命法宝,就算修复完全,他人也无法得心应手,所以钱音堂购得此宝后,也犹豫过很长一段时间.最后才忍痛,将其炼制成一件法宝残片!哎~”

        霍老说到最后,看向玉盘中的短剑,目中满是不舍和惋惜.

        真是宝剑折锋,英雄迟暮,只能以此半残之躯,昭示往日恢弘.可敬,可叹.

        话音未落,看台上就已经沸腾起来,一个个肆无忌惮的加大神识之力,在这柄断剑之上来回扫荡.

        “这就是外界盛传的法宝残片?真是看不出来啊.”

        “要是看出来,那还能叫法宝残片?直接叫顶阶法器得了.”

        “也是啊,越是低阶的法器,越是锁不住其中的宝气.刀扛在肩上,兔子见了也会跑啊,能杀谁啊?”

        天辰闻言也是一惊,当即加大神识,往青阳剑上扫去,结果依旧毫无所得.玉盘上真的好似一柄普通铁剑,没有任何奇特之处.

        忽然天辰眉梢一挑,单手一拍灵兽袋,一只小小的灰色飞蛾从中飞出,停在天辰的肩头,周身白光隐隐,但这个小动作在隔神幕的遮掩之下,并未被他人法决.

        天辰眼瞳放大,泛出灰火,瞳孔中无数的眼睛一闪而出,死死的看向青阳断剑.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外表平平无奇的青阳剑,立刻暴露其底细.灵目之下,青阳剑青光流转,翠绿异常,道道青色流火在其体内缓缓流动,天辰只是稍一感应,当即觉得双目灼热胀痛,显然此剑威力不凡.

        天辰收回灵目,只是一个眨眼,就恢复如常了.而其他人依旧一脸疑惑,不知是真是假.

        霍老似乎没有动手演示的一丝,当即宣布拍卖开始.

        “法宝残片,青阳断剑开始拍卖,底价一万低阶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千.”

        台上众人一阵互望,不知是否参与.

        其中有人开口问道:“霍老前辈就不打算给我们演示一下吗?”

        “此剑昔日名气盛大,如今成了这般下场,老夫心痛,不想以此时残剑之威玷污往日的盛名,这也是我答应主持拍卖的条件之一.诸位愿买就买,不愿就不用出价,此剑只随有缘人.”

        霍老声音平淡,开口回了一句.

        于是众人顿时住口不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