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青璃剑在线阅读 - 二百四十三章 灯会开始

二百四十三章 灯会开始

        在灯会即将开始前,红玉找了个借口,带着程小仙离开,亭内只留天辰一人。

        这几年程小仙大半时间虽然不愁温饱,但也没有什么闲钱安养自己,整个人看上去皮肤蜡黄,有些消瘦。红玉既然想撮合程小仙天辰二人,那自然是看不下去的。况且红玉眼尖,早就看出了小仙也是美人胚子,只是苦于生计而已。

        弄妆梳洗,起画娥眉,莫约一顿饭过后,红玉就拉着焕然一新的程小仙出现在天辰面前。此刻佳人粉黛,细眉星眸,与红玉站在一起,竟有七分姐妹之象,让路过之人投来欣赏的目光。

        红玉心灵手巧,竟有这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着实让天辰是大开眼界。天辰的目光满是惊艳之色,程小仙偷偷看了一眼,心中窃喜,脸上羞红,站在红玉身后,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亭外有道烟火升空,随后一声闷响轰鸣传来,高空爆裂,数之不尽的流光烟花成球形划破夜空,绚烂夺目,将整个亭台照得五彩斑斓。随后在一声又一声的闷响中,烟花升腾,夜色中光华闪烁,十分醉人。

        一盏茶的功夫,烟火止息,远处一盏花灯发出一声轻响,然后就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发出亮光。而花灯四下无人,也不知谁点的灯。

        顺着古道,排列整齐的花灯一个接一个的被点亮,离远了看,好似一条静态长龙,散发着柔和的光芒,温暖着冰凉夜色。

        久候的观光客的热情也被调动起来,他们携带家眷,或同道好友,三三两两的欣赏各种各样的花灯,有的还当场吟诗作赋。

        红玉虽不能言善辩,但也是聪明伶俐,见此情形顺水推了程小仙一把,道:“还愣着干什么?灯会开始了,还不帮忙推车。我手上可有孩子,帮不了你。”

        说罢,还顺手掐了寒翠一下,将她强行唤醒。

        “翠儿你看,灯会开始了。”

        郭寒翠双眼朦胧,听闻此言,不顾腿上刺痛,立刻来了精神,双目放光,东张西望个不停,很是神气。红玉顺着郭寒翠的指引,出了亭台往远处碎步快跑,没一会就消失在人流之中。

        程小仙感念的看了一眼红玉消失的方向,目光一转,看向轮椅上的天辰,询问道:“公子,我们去找找红玉姐吧。”

        “好,那就麻烦你了。”天辰觉得有些不对,但具体的又说不出所以然,所以就冲着程小仙点头示意,有些尴尬。

        程小仙推着天辰出了亭台,顺着人流慢慢前进,见到一些奇特的花灯,也就开口闲聊,没一会,那份尴尬就自然消散。

        二人均是受过苦难,有很多共同话题可以聊。况且原本就认识,只是多年不见,不知对方是否变了性情,这才有前面的那份拘束。这一段路走过,双方发现对方依旧如同给自己所想,和当年相差不大。

        忽然天辰见到路边有盏白纸做的花灯,样式简朴,和小时候蔡桂英给他们折的相差无几。天辰心念一动,示意程小仙停下,然后单手撑着扶手,紧咬牙关,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想要触摸一下,结果花费了好长的时间,还在程小仙的扶持之下才做到的。

        “公子,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能,能和仙儿说说吗?”

        天辰喘着粗气坐会轮椅,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程小仙回想当年天辰身形矫健,行走如风的潇洒模样,再见如今的天辰,很是心疼,下意识的开口问道。

        天辰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公子别灰心,我听红玉姐姐说过,她已经找到了治疗你的方法,只是你伤势太重,治疗的过程要很长时间。”程小仙以为自己说中了天辰的痛处,连忙改口安慰。

        天辰暗叹一句:“身体如何,我自己清楚,如果没有什么大机缘,此生怕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

        “既如此,那就让仙儿陪伴公子左右,一生一世。”程小仙接口说道。

        天辰一愣,可他还没反应过来,程小仙已经走到他的面前,双目对上天辰,一字一句,极其认真的重复了一遍。

        天辰惊道:“小仙你。。。”

        程小仙脸颊绯红,胸口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嘴角都有些打哆嗦。但她还说一咬牙,乘着这股劲,将自己心中所想一口气都说出来。

        “仙儿承蒙公子大恩,当年卖身葬父之约依如昨日,仙儿不敢相忘。昔日仙儿蒙难,公子慷慨相助,而今公子有恙,正是仙儿报答之时。”

        天辰着实被程小仙的这番话给震惊了,不过转念一想红玉和程小仙二人之前的怪异举动,也就释然了,这背后多半有着红玉的推波助澜。

        “小仙,你没必要这么可怜我,我已是一个废人,此生就这么苟且下去就行了,莫不要再搭上你的一生。你还年轻,当年之事对我而言不过是顺手为之,很是简单。但现在的我不同,这一摊上就是一辈子。昭华十载,人生屈指可数,且行且珍惜。莫要一时冲动,不值!”

        程小仙一把抓住天辰的双手,双目含泪,哭的是梨花带雨。“值得!绝对值得!公子千万别说这些伤心话,仙儿听了心里难过。父亲生前就在叮嘱我,程家人言而有信。公子当年对我不仅有葬父之恩,还有善后义举,其实当年我就在心底暗暗发誓,此生只为公子,就算只是给公子为奴为婢,也心甘情愿。”

        天辰目光柔和,吃力的抬手揉了揉程小仙的头,道:“傻丫头,吃了这么多年的苦,还没吃够?照顾我就算了,此事莫要再提,若是有心,以后就可以来看看我,就当朋友相处。”

        “公子信不过仙儿的决心?”

        “不是,只是小仙,相伴一生是人生大事,总得慢慢来吧。若是发展太快,总给人一腔热血,难以为继的感觉。先当朋友处,如何?”天辰缓言安慰,心想:只要让这丫头吃些照顾废人的苦头,望她知难而退,免得她头脑一热,突然做出什么傻事。

        程小仙喃喃一句:“好吧,既然公子这么说,那灯会结束后,我就跟着红玉姐姐,去你们的小山村,陪伴你,照顾你。”

        天辰闻言,洒然一笑,目光掠过四周时,突然从一侧的人影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

        此人身形枯瘦,一身白袍,一脸淡然,不知心中所想。居然是醉酒昏睡的张半仙!

        他什么时候来到这的?天辰心中发问,很是惊异。

        “公子在看什么?”

        程小仙见到天辰异状,顺着他的目光望了过去,入眼之处却是人流涌动,看不清楚。天辰一愣,再望过去时,张半仙的身影已经不知所踪。

        整个过程十分短暂,天辰恍如梦境,也不知是否自己看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