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青璃剑在线阅读 - 二百四十四章 苏媚还恩

二百四十四章 苏媚还恩

        二人继续赏着花灯,顺便看看能不能找到红玉。

        不过既然二人独处这段时间,程小仙突然唱这一处,天辰心中猜测之下,早就放出神识扫视四周,很快就找到了红玉所在。

        原来红玉一直紧随天辰二人身后不远处,也不知她许诺了何种好处,女儿郭寒翠出人意料的没有吵闹。一对小眼睛贼溜溜的盯着天辰二人的背影,好似在看戏,也不知她这个年纪懂得了多少爱恨情仇。

        天辰神识相当于虚丹期,红玉不过是先天初期境界,自然无法发现天辰的暗暗监视。外加天辰也没将神识之事告知,她就更没防备了。

        毕竟现在这个情况,多一个秘密就等于多一份手段,若说之前的天辰还会信任别人,那么经过云汐背叛之事,他就从心底否定了这种可能。就算是异姓兄弟,这个秘密他也不会轻易吐出。

        虽然郭贤夫妇若要杀他简直易如反掌,而他却没有任何反击之力。但心灵受创之下的天辰,对此已经形成了这种习惯,仅此而已。

        不知何事,前面的人流缓缓的停止下来,一个个站在原地,抬头仰望,不知看到什么,露出惊叹的模样。程小仙自然也是如此,唯独坐在轮椅上的天辰被人挤在中间,看不到外景,见到众人的表情,心中也有想要一观的冲动。

        程小仙感受轮椅的震动,低头一看,见天辰想要挣扎站起,当即出手相帮。很快天辰就站了起来,当他见到眼前画面时,也不由自主的露出惊叹之色。

        一条小河穿过古园,将道路分为左右两边。一盏盏,不,是一座座造型新颖,构思奇特的花灯,在河道上空悬空飘过,十分惊艳。

        想不到举办之人背景也是不小,居然能借住修士之力,为此次灯会增添一抹亮色。

        这些花灯各式各样,独具匠心,令人叹为观止。有神仙塑像,菩萨佛尊,还有天禽灵兽,奇花异草,琳琅满目,精妙绝伦,让人看得是目不暇接,眼花缭乱。花灯倒影在水面之上,二者同行,流光溢彩,惊艳绝伦。

        花灯飞展持续了一柱香的时间,尤其是最后三道灯魁更是引人注目。玲珑剔透,巧夺天工,在众多花灯当中大放异彩。至此整个灯会也到了高潮。

        主事之人这时才出场讲话,在修士的辅助下,古园内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吟诗作赋,把酒言欢,天辰二人均不在行,也就没有过去参合此事。

        随着人流往主办之地涌去,小道上反而稀稀疏疏起来,这让推车的程小仙好受了些。红玉觉得天辰二人话说的差不多了,也就从某个角落钻了出来,冲着天辰打招呼。

        当红玉听说天辰拒绝了程小仙,也忍不住板起脸,埋怨了天辰几句,若不是程小仙示意了一下,可能还要说下去。人说长嫂为母,以她是郭贤妻子的身份,也当得说上天辰的几句不是。对此天辰只是含笑不语,毫不在意。

        忽然,天辰眉头一皱,偏头看向某处,开口道:“道友这般明目张胆的刺探天辰,是否还记恨上次之事?”

        “呵,上次?哦?你说的是一年前啊。没有,那时小妹技不如人,若非公子特意手下留情,小妹这条小命早就没了,我感谢还来不及,又怎会恩怨不分呢。”

        一个有些柔弱的女子声音从天辰所望之处缓缓传来,此声一入人耳,竟是十分的好听,让人心醉神迷,怦然心动。

        程小仙,郭寒翠就不提了,他们没有多少功底,早就被迷得不成样子。连红玉的眼中,也均是迷离之色,心中对这声音主人,仿佛一瞬之间就生出了无尽的爱慕之意,就算此刻为之而死,也是心甘情愿。

        天辰闻声只觉眼皮沉重,头颅发麻,心道一声不好,张口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尖,吃痛之下,这才清醒三分。

        天辰冲着出声之人沉声道:“媚音!苏道友这是何意?有事尽管找天某就成,她们与我并没关系,还请高抬贵手。”

        “啊!抱歉,让天兄误会了,小妹这才刚刚进阶,凝成血丹,在法术威能上,还未控制得心应手,这才出现这种事。血道功法霸道异常,天兄是领教过的,每当血修进阶,都要很长的一段时间去适应,这一点上就比不了你们灵武修士了。”

        那个女子声音再次传来,此声虽也柔弱好听,但不似之前那般醉人。并且声音中好似蕴含一丝法力,天辰身边的三人闻言,当即神识清明,目光清澈,恢复如常。但三人望过去的目光均是含有警戒之意,对说话之人十分忌惮。

        一位黑衣少女穿过人群走出,向着天辰而来。此位是个妙龄少女,容貌出众,有些柔弱的样子。身材妙曼,凹凸有致,一袭黑衣,韵味天成。少女嘴角一翘,看向天辰带着淡淡的笑意。

        此位居然是在万剑大山北方,与他一战过的苏媚!

        苏媚来到天辰丈前许,被红玉强行挡下。苏媚不悦,目中寒光一闪,就要对红玉出手,天辰见此急忙开口缓和气氛。

        “红玉姐,你让她过来吧,你绝不是她的对手。苏前辈,我不管你刚才说的是否出自真心,在场的三人与此事无关,若是可以,希望你能手下留情。”

        苏媚是血影门的高徒,当年较技之时就能以虚丹境界,短时间内展现出堪比真丹中期的实力!而现在此女进阶血丹期,以其现在的修为,怕在一定时间都能和真丹后期修士力拼高下了。

        别说天辰现在身负重伤,如同废人,就算是他全盛之时,恐怕也不是现在苏媚的对手。既然如此,还不如举手投降,敞开说话。

        听到天辰之言,红玉这才松了口气,往旁边站开,一缕细汗从其耳边滑落,显然她刚刚现身之举,也是下了莫大的勇气。小寒翠两步小跑,扑在红玉腿上,心中一阵的害怕。

        苏媚对此不闻不问,径直来到天辰身边,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天辰的身体,嘴巴微张,冲着天辰传音问道:“我听说落雁宗一直寻找的惊鸿剑落在你的手中,可有此事?你身上的伤莫非是降剑不成,反被剑气所伤?”

        天辰坦言开口说道:“那东西曾经在我身上,不过现在在谁手里,那就不清楚了。另外,苏前辈莫不是在替他们出头吗?若是如此,那前辈可真是找错了人。”

        苏媚冷笑一声,道:“替他们出头?怎么可能,他落雁宗是汉中门派,我血影门隶属东周,这是两码事,惊鸿剑在谁手中与我何干?我只是想问问你的伤势到底是谁造成的,竟然这么严重,就算是我也没有把握将你治愈。”

        “什么?前辈,你的意思是?”天辰闻言惊道,双手死死的按在扶手之上,似乎想要站起来,吓了程小仙红玉一身冷汗。

        苏媚道:“当然是想还你不杀之恩这个人情了,毕竟当时若是你我立场互换,在见到你对我每招每式均是杀意冲天,我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不过你能不能别叫我前辈,其实若你不是遭受这次大难,应该也进阶真丹了,既如此,我们还是同辈相称吧。”

        天辰也是不拘小节之人,最主要的还是他从苏媚口中听出了那份希望。“苏道友这般说,那天辰就逾越了。姑娘刚才说治愈天辰,不是说笑?”

        苏媚嘴角一翘,露出傲然之态:“那当然。血道功法本身就以恢复见长,其中奥妙之处,等你修为增进之后就会知道一二。就算那些灵婴期的老怪物,不少都兼学血道功法,以备不时之需。另外你的身体情况真够差的,竟然连传音这等小法术都施展不了,和你说话真够累的。”

        苏媚难得埋怨一句,不过听在天辰耳中,却分外的感动。所谓的累,其实是苏媚在为他掩盖惊鸿剑一事,毕竟落雁宗对此盯得这么紧,而汉原之地南近汉中,所以这个消息还是少一个人为妙。

        天辰感激的称谢一句:“有劳苏道友了。”

        苏媚秀眉一松,冲着天辰含笑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