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青璃剑在线阅读 - 三百八十二章 岳阳城

三百八十二章 岳阳城

        冷月轻笑一声,摇了摇头:“你别多想,你既然有机缘得到此宝,那便是你的造化,金仙叶与你合二为一,任何人都无法将此宝剥离出来,我就算现在杀了你,也是无用的。再说,当年炎帝至宝刚刚降临时,本宫的心腹确实将五件东西原封不动的交到我的手中,是我自己不想修炼罢了。本宫既然一开始就没打算修炼明焰决,那就没有回头的打算。”

        “我需要你去国罪林一趟,那里经过两百多年的阴气熏陶,已经产生大量的阴魂鬼物,衡岳派每年都会派人围剿,也算是培炼新人。不过本宫可不会让你做这种无聊的事,我要你去国罪林,是让你猎杀一种叫三魂鬼的鬼物。”

        “太古典籍记载,三魂鬼数鬼将级别,类似于灵修的天象,诞生于万灵怨恨之地,生性凶悍残忍,会冰火阴煞三种攻击方式,一般的修士难以匹敌。所以你若是没有胆量,也可以去衡岳派碰碰运气。毕竟国罪林就在衡岳派的山脚下,若是你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编个正大光明的理由,光靠你的三寸不烂之舌,说不定会说动他们的高层,派出几个高阶打手,免费为你打工。”

        “不过三魂鬼令人感到棘手的,不是因为它的攻击凌厉,而是因为这种鬼物几乎不可被消灭。就算有高阶修士出手将之灭杀,但只要余下一魂,三魂鬼都会死而复生。三魂鬼与其他阴气凝化的鬼物不同,它平常时候只露出主魂,其余两道副魂精魄一直隐藏起来。而主魂被灭,两道精魄便会消散潜藏,融入浓郁的阴气当中,让人无法灭杀干净,而后过段时间三魂鬼又会恢复如常。”

        “这世间唯有你所练的明焰才能克制,明焰的特殊冰寒之力能够克制三魂鬼的精魄,当你遇到三魂鬼时,可施展明焰封域,让三道精魄全都困住,让他们无处可逃,之后你再慢慢收拾便是。你只要将这三道精魄收伏交给我,本宫便会赏你半瓶天凤真血!你若是能够找到足够多的水合息土相配合的话,这些真血够你将明焰决练到天象期了。”

        说完,冷月拿出一只白玉瓷瓶,将瓶口打开,顿时一股五色灵气从中喷薄而出,在瓶口形成一道彩虹环绕。瓶内五色液体缓缓流动,一股蛮荒气息缓缓飘出,让天辰看的是口干舌燥,恨不得立刻冷月手中抢过来。

        天辰的举动自然落在冷月眼中,一见天辰露出如此表情,冷月心中一喜,便知天辰已经上钩,此事能成。随后瓶盖一合,又将白色瓷瓶给收了回去。

        天辰目光闪烁,还是收住了自己的贪婪之心,他想了想,开口问道:“按照前辈所说,此鬼物定是非比寻常,有前辈这等大修士在,晚辈又何必舍近求远。前辈不如和晚辈一起前去国罪林如何?有前辈相助,晚辈拿下此物的可能性将会大大增加,然后前辈也可就地使用此物破解封神咒,从而修为大进。”

        冷月有些懒洋洋的回道:“没那么简单,使用三魂鬼破解封神咒的方法,只是我的推测而已,具体要怎么做,还要等拿到三魂精魄仔细研究一番,才可知晓,蹦可不会随随便便用自己去测试新法术的。”

        “另外国罪林距离极师较近,而极师那里遍布云瑶的耳目,本宫是不可能随便现身,以免被云瑶圣主现。云瑶身怀五平灵根,又以七降之身进阶灵婴,当她修为刚进灵婴后期时,便能与我平分秋色,如今她更是炼化了大量的天凤真血,可以短时间内化身天凤,本宫已经远远不是她的对手了。”

        天辰犹豫片刻,还是舍不得那半瓶天凤真血,一咬牙,便开口说道:“好,此事我接下了,只是成与不成,还是另说,前辈应该也不急着要三魂精魄吧。”

        “呵呵,本宫就知道,道友会如此如此选择。接着,这一个是太古万鬼图,留你回去参详一二;另一个则是万里符,等你完成收魂成功,便用此符联系我。”

        冷月一副奸计得逞的表情,随手丢给了天辰两块玉片。天辰接过玉片,也未细看,便对这冷月匆匆行了一礼,转身欲走。

        可就在遁光渐起时,天辰想到了李颜托他带的话,于是又转过身来,目光凝重的看着冷月。

        冷月一愣,在她印象中,天辰虽然惊叹过她的美色,但却不是那种轻薄好色之人,可如今这么直白的盯着她,是为不敬,冷月心中也略有怒气。

        “天辰,你这,可是在挑衅本宫?”

        “当然不是,我只是在想,为什么李颜前辈要让我给你带个话!”

        冷月一呆,随后竟目光闪烁,神色激动,但不过两三个呼吸,便被此女给压了下去。

        “什么话?说!”

        天辰佩服冷月的定力,当下便不卖关子,直言道:“我偶遇李颜坐化之地,他临死前留了一念残魂,他让我代他,对你说声对不起。”

        当听到李颜坐化是,冷月便觉得内心有什么东西骤然崩塌了,当天辰说到对不起时,冷月再也无法掩饰满心的悲伤,双目一红,竟当着天辰的面落下泪来,嘴唇颤抖,喃喃自语。

        “对不起?对不起?你以为这三个字,就能拟补这些年来我所受到的委屈?多少年了,复兴东周后,你也不是没有时间找我,为什么?为什么这句话生前不当面对我说,反而要留到死后,让人代传......”

        冷月自言自语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双手捂面,轻声抽泣起来。

        冰鸾似乎知道些什么,对此颇有感触。她小心翼翼的走到冷月身边,一语不,然后将她轻轻的抱在怀中,给予安慰。

        天辰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虽然明知道此事与他无关,是李颜这混蛋造的孽,但天辰还是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愣在原地,不知是去是留。

        这时冰鸾抬头看了他一眼,对天辰微微摇摇头。天辰明白过来,当即叹息一声,身上金光一起,飞离此地。

        .....

        岳阳城。

        百余年来一直承受战火的洗礼,这里仿佛是历史的舞台,你方唱罢我登场。但无论经过怎样的摧残,今日的岳阳城,依旧傲然挺立。

        田离叛国,引西域胡人入侵,血洗岳阳,给它来个次大换血,岳阳的原住民在这次屠城中,基本被杀了个干干净净,就算有少部分侥幸逃脱的,后来也都死在了国罪林。

        胡人走后,就是西楚和东周轮番占领,来来回回好几次,把整个岳阳城给碾成了废墟。

        岳阳一直是战争前线,直至李剑平攻破洛水,入主关中,将玉清闵赶进通天城,当起了缩头乌龟,岳阳城才成为了腹地。

        可就算如此,岳阳也免不了战乱之祸。

        三年前,东周皇室秘密押解一批特殊犯人进入关中,路过岳阳城时,却遭到了大批顶阶散修的埋伏。

        这场大混战,各方的大能修士神通尽出,一天之内,便毁掉了大半个岳阳城,居民更是死伤无数。

        不过岳阳城从不认输,区区数年,便已元气尽复,原先被摧毁的阵法城区,都已经恢复如初。只是当年惨烈战斗,依旧给岳阳人的内心留下不可磨灭的创伤,但也让岳阳人不屈精神再深一层。

        如今岳阳城繁华似火,各种的商旅的车辆进进出出,绘成数道五彩的人流,从各城门口一直延伸至天际。城里商铺大开,各种促销吆喝此起彼伏,来往人群也各不相同,修士凡人混为一体,难分彼此。

        东城区的一幢豪华的酒楼中,一名白袍男子悠闲的坐在一楼的角落中。

        他点了几个小菜,一边听着市井传说,一边自斟自饮,吃的有滋有味。

        随后男子吃饱喝足,给了酒钱,然后招了一辆马车,便坐上离开了。

        “师傅,你们岳阳城有什么地方是修士们喜欢去的?”

        马车内传来男子的询问,驾车的老伯一愣,下意识的反问一句。

        “小少爷难道是位修士?”

        马车里传来男子的一声咳嗽,似有不悦,随后传来一阵冷冰冰的声音。

        “不该问的就别问,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好。”

        “哈哈哈,小少爷不用紧张,我们岳阳城虽然不比极师应天,但也算一座大城,每日进进出出的修士不知有多少,小少爷的修为若在灵脉以下,就算站在大街上大声炫耀自己的修士身份,也没几个搭理你的。”马夫对此不以为意,笑着为男子解释道。

        “哦?修士在岳阳城的地位这么平常吗?”这回倒是车里的男子感到惊讶了。

        “嘿嘿,听说城内的一些大户人家,都有招收修士做他们的门客,城内有名的郁员外,他的家中还招到了一名真丹级别的修士为他的座上宾!不过所谓门客只是是捡好听的说说而已,其实和一般家奴又有什么分别,主家有难,这些门客就得出手解难,相对而言,门客只是一些待遇好的家奴罢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