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青璃剑在线阅读 - 四百九十三章 激战(一)

四百九十三章 激战(一)

        这时,下方群魔入侵,南陵真君陷入苦战,催动族中秘术,向他的毒老祖求救。

        毒蟾子虽然贪婪至宝,但自己本身时日无多,所以这碗灵泉对毒蟾子的吸引力,其实并不大。若非南陵真君,她根本不想出手争抢。

        其实按照毒蟾子原本的设想,她将灵泉夺走,就是要留给南陵真君服用的。

        以灵泉的效用,定能增加南陵真君的修为境界,短时间内进阶灵婴中期!这样她走之后,南陵真君便可独当一面,仇家见族中有位灵婴中期的修士坐镇,定当不敢生出报复之心。

        可若是南陵真君出现意外,那毒蟾子准备再多,寿元一到,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阶梯上的重力禁制,无论来者往上还是向下,都会受到庞大的重力影响,进而影响毒蟾子救人的速度,当毒蟾子刚刚接触到第二云层时,身上传出一声脆响,毒蟾子心底一紧,知道出事了。

        因为那是本命牌碎裂的声音,而她身上只有南陵真君的本命牌,如今来看,此子自然是陨落了。

        毒蟾子愣了一下,随后怒气难制,直接冲进了第二云层,往下方望去。

        只见白玉阶梯之上,站着两头凶魔,而在他们脚下则有一堆烂肉,附近的散碎衣物真是南陵真君穿过的,很显然,南陵真君步了北秋寒的后尘,肉身被凶魔锤爆,灵婴则被其中一魔吞噬了。

        “大胆妖魔,竟敢伤杀我族中晚辈,我和你们拼了!”

        毒蟾子心如死灰,一声厉喝,体内法力全速运转,爆发出惊人的威压,向下方袭去。

        道道绿色蛊虫离体飞出,化作数道流光,盘旋在老妪身侧,同时还激发本命法宝的压箱神通,就是那杆鬼头禅杖。

        随着毒蟾子不计法力的激发潜能,鬼头禅杖一阵蠕动,片刻间就幻化成一只硕大的毒蚕,通体碧绿,散发着恐怖的毒气。

        一道法决打出,毒蚕低吼一声,便往二魔猛冲而去。

        此刻毒蟾子已经失去理智,此刻脑海中想的就是为孙子报仇,将二魔灭杀在此!

        “嘿嘿,终于来个能打的了!”

        独角凶魔感受到毒蟾子的惊人气势,反而露出喜色,然后两个大步跨出,体形暴涨近半,周身魔气环绕,便在石阶上横刀立马,与扑来的毒蚕来了个硬汉较量。

        “轰”的一声巨响,毒蚕冲势一缓,而独角凶魔扛不住这股冲劲,被迫“蹬蹬蹬”的连退三步,卸去了余力。

        三角凶魔则双手抱胸,站在一旁看戏,没有插手的意思,丝毫不为同伴担心。

        “哈哈,爽快!”

        独角凶魔大笑一声,扬声喝道,随后双足一用力,便再次迎着毒蚕而上。

        毒蟾子也一阵蠕动,好像一只吹胀了的气球,幻化成一只黑色蟾蜍,大口一张,变喷出墨绿这的毒气,很快便弥漫整个石阶,随后与毒蚕相辅相成,对着三角凶魔发起了进攻。

        毒蟾子竟豁出去了,祭出自己的压箱神通,迎战双魔。

        三角凶魔见此冷笑一声,不急不缓的迎了上去。

        ......

        毒蟾子一走,对于武德真君和景天道人而言便少了一份戒心,二人对视一眼,便心照不宣,趁机对天辰出手了。

        首先发起进攻的是武德真君,他在胸前双拳互击,“嘭”的一声,护身罡气附着全身,燃起刺目白芒。身形微微一晃,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人就出现在天辰身侧,抡起沙包大的拳头,冲着天辰的头颅猛砸而来。

        天辰瞳孔微缩,心底一颤,知道这次的对手不同以往。

        武德真君与之前的寒湘仙子根本不是一个级别,别的不说,光是移动速度,前者便胜过后者三四倍。

        当武德真君刚刚发动攻击,天辰便知道闪避不及了,只得硬着头皮抵抗。

        只见天辰剑指一并,便迎着武德真君的铁拳点了上去。

        “锃”的一声,剑鸣长啸。

        天辰的剑指并发出惊人的剑气,化作一股光束流,不断地冲击武德真君的护体罡气,将白光打的闪烁不定,但却未能将之破开,而庞大的剑气也抑制武德真君的进攻,让他的铁拳无法寸进。

        双方就此陷入僵持。

        “哦!有点意思!”

        一位灵婴初期的修士,竟能挡住武德真君的一击,让他倍感感到意外,开始重新打量天辰。

        另一边景天道人已经寄出白色拂尘,将拂尘上的白须化为漫天银蛇,冲着天辰猛扑而来。

        可就在这瞬间,意外突变,剑指上的剑压陡然暴增数倍,金光变为红光,随后便听到“呲啦”一声,武德真君的护体罡气瞬间被破,一道红光直接洞穿铁拳,从他的右肩贯穿而出。

        红光临空一转,化为一条细线肆意穿梭,瞬息间就将扑来的银蛇斩落一空,

        “怎么可能?”

        武德真君右臂吃痛,惊叫一声,连忙后撤,同时左手紫光一闪,从虚空抽出一根丈许大小的紫金法棍,冲着天辰横扫而来。

        紫金法棍是武德真君的压箱重宝,威力甚大,自带锁敌神通,攻击未至,一股罡风先将天辰裹挟,让他动弹不得。

        天辰紧咬牙关,催动秘术脱困,与此同时,利用心神感应,调动惊鸿剑攻向武德真君。

        半空的红线如电,就在天辰刚有想法,惊鸿剑便立刻调转了方向,斩向武德真君的右臂。

        武德真君大意之下,右臂被惊鸿剑攻破,若此时再中一剑,那么说不定真有可能被天辰斩落。

        生死关头,武德真君衡权利弊,紫金法棍方向上挑,迎向了惊鸿剑。

        “轰”

        两柄神兵相交,爆发出惊天巨响。

        大殿内光芒迭起,罡气四溢,天辰与武德真君均趁此良机借力后撤,避免再次交锋。

        撤退半途,天辰连续激发十余道剑气攻向武德真君,但只听到“乒乒乓乓”的一阵乱响,剑气均被白色罡气一一弹开,无法伤到对方。同时武德真君在后撤之时,飞快的吞服一枚丹丸,而后右手一阵殷虹,竟在眨眼之间就恢复如初了。

        “小子,我定要将你扒皮拆骨,炼化元神,才能消我心头之恨!”武德真君看向天辰脸色充满愤恨,恶狠狠的说道。

        显然此法让武德真君损失不小,要么那枚丹丸来之不易,是他的保命之物,要么就是这中恢复有什么弊端,需要付出偌大的代价。

        对此天辰只是轻笑一声,丝毫不惧。

        若说些狠话便能报仇,那时间哪有这么多多余的事!

        红光一绕,化为一柄赤色细剑,围着天辰旋转,正是惊鸿剑。

        这时,景天道人的瞳孔微微一缩,似乎认得此剑一般,目光中竟露出一抹狂喜,只是他为人沉稳,喜怒不形于色,将心里的想法掩饰得非常好。

        之前二人说一同出手灭杀天辰,可真到动手的时候,又有谁会真的放开手脚?

        毕竟景天道人做派,不符合他后期大修士的身份,这谁都看得出来。

        此刻武德真君有些犹豫,想着要不要继续进攻,可又怕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到最后给他人做嫁衣。

        想到这,武德真君斜瞥了景天道人,见他神色淡淡,不由得皱了下眉头。

        天辰虽然不惧二人联手,但刚刚交手之后,也知道金身境武修不可小觑,尤其是护体罡气,其坚硬程度堪比上品法宝,就连重剑术都无法将之洞穿。外加武修的一身横练功夫,耐力极强,普通拳脚的威力,便胜过法宝攻击,十分棘手。

        况且还有景天道人在一旁虎视眈眈,虽然他刚刚也有出手攻击,威力不凡,但若放到一位灵婴后期的大修士身上,似乎小气了些。最主要的是,天辰不知此人深浅,一时间不好下手。

        天辰被人围攻,就应该分而化之,各个击破,可现在一个防御力极强,另一个小心谨慎,天辰稍作判断,便决定将大半注意力放在武德真君身上,以他为突破口。

        毕竟景天道人为此次探宝队的魁首,受到众人敬畏,实力自然强悍,而贸然挑战一个未知的敌人,风险太大;而有惊鸿剑相辅,对上武德真君天辰还是有胜算的。虽然要击杀他,似乎不太可能,但若只是将他打伤,短时间内瘫痪他的战力,天辰还是有几分信心的。

        心念已定,天辰便猛地一提起,张口喷出一团白焰出来,火焰中传出一声清亮啼鸣,随后一个旋转,便化为数尺大小火凤临空飞舞。

        “通灵真焰!你身上的宝物还真不少啊!”

        武德真君双眉一挑,看向白凤的目光十分灼热。

        景天道人这边也露出意外之色,看向天辰不禁有些动容了。

        很显然,在座的二人都是名震一方的大修士,都知道通灵真焰的珍贵之处,一下子就动了心思。

        一想到击杀天辰后,将能获得众多宝物,任谁都压制不住这股贪欲;不过话说回来,天辰既然敢当着众人的面放出重宝,自然也是动了灭口之心。

        就这样,三人就在天辰放出火凤的瞬间,便同时下定要将另外二人就地绝杀的心思。

        一场大战,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