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秦时小说家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书同车轨(求票票)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书同车轨(求票票)

        “大王,月前上将军王翦预谋兵动之时,国府上下就已经开始准备了。”

        “再有不到半个月,从各郡县抽调的吏员,加上中央学宫的学员,足有六百余人,可入燕国治理,通彻秦法。”

        从武真侯手中接过文书,昌平君熊启快速一览上面的内容,旋即,出列殿前,一礼而落,说道国府的情况。

        一战之力击溃燕国、赵国等的助力,实在是胜仗,王翦文书中算是自谦。

        一战过后,燕国当不足为惧,今岁攻下蓟城,来年留下一支兵力,其人便是率兵南下,汇合王贲、杨端和等了。

        那个时候,也如同武真侯所言,魏国当纳入秦国掌控,三晋也当彻底纳入舆图。

        俯览诸夏,整个北方大地不为隐患,中原腹地,不为隐患,只消巩固一二所得,那时,诸夏间,就只剩下三个诸侯国了。

        秦国!

        齐国!

        楚国!

        也是诸国中最为强大的诸侯国。

        而在中枢所谋的顺序上,也是他们两个最后。

        至于最终如何抉择,……。

        全凭大王一心。

        “甚好。”

        “此事不得怠慢,攻下燕国的土地简单,可是要将燕国的土地彻底化入秦国,可就是一件麻烦之事了。”

        “前几日同武真侯闲谈,武真侯一言:欲要使得诸夏万民一心,欲要令万民认同秦法,则诸国之内一切当不存。”

        “传寡人令,除了医者、音律等书籍以外,其余诗书史册尽皆焚灭,将燕国大地上所有看到的燕国文字,一一剪除。”

        “再从国府拨出十万金,于燕国诸郡各县建立学堂,适龄幼子当入内启蒙,传我大秦文字,传我大秦史册,传我大秦律法。”

        于国府的准备,秦王政不做评价,那是国府所应该做的事情。

        数百官吏入燕国大地,需要做的事情有很多很多。

        王弟说的很对,有些事情,现在就可以做,现在大秦也有这个资格做,虽然会遇到不小的抵制,可那些不是问题。

        “喏!”

        于大王此策,昌平君熊启并不觉得稀奇,先前在蜀地、赵地、陇西两郡也都有这样的政策,将当地的所有文华湮灭。

        以大秦诸般种种取代,文字、服饰、习俗、律法等等诸多方面。

        “此可为书同文,今岁以后,凡是在燕国内出现的书籍、文字非我大秦允许,一律重罪论处,若有抵抗,连坐诛杀。”

        “另外,护国学宫内熔炼有一灰物,寡人称之为——水石,如水韵一般形体,化石块那般坚硬,学宫会派出专人,前往燕国,修筑驰道。”

        “以上将军俘获的十多万人劳力修筑,今岁以后,凡是行走在大秦治下的马车,必须符合秦国规定,车需同轨,路需同属。”

        “若有所违,重罪论处,若有抵挡,连坐诛杀!”

        秦王政娓娓道来,双手背负身后,将中枢的一道道指令下达,此令不为国谋,自己可以一力贯彻行之。

        乱世重典。

        这个时候,不以重典将诸多政策推进,若然诸夏归一,再行重典,可就有些麻烦了,秦王政口中之语不绝。

        殿下的郎中令蒙毅执笔不断,将一切记录在册。

        “车同轨!”

        “路同属!”

        昌平君熊启低语喃喃,神容微变。

        诸般言语,听着很熟悉,可闻大王之语,无论是力度上,还是广度上,都非先前可比,这般推进……,后果……未敢多想。

        兴乐宫厅殿之内。

        中枢诸人在列,丞相李斯闻此,微微颔首。

        廷尉王绾闻此,先是有些迟疑,而后也是颔首。

        国尉闻此,眉目略有一挑。

        参知政事的鬼谷盖聂闻之,剑眉更是挑动。

        ……

        诸般政策,深层次意义截然不同。

        “目下大秦治下,度量之用源至商君之法,可有石、钧、斤、两、铢五类,山东诸国之人也有先前之用。”

        “今岁起,凡我大秦治下,当沿用商君之法,国府各大行署行之,与大秦之内的商贾之人,度量诸般,尽皆此法。”

        “若以山东诸国之法为准,重罪论处,涉及大事,连坐不殆。”

        秦王政居于上首,再次一言落下,而今山东诸国中,韩国、赵国已灭,燕国主力不存,不日可灭,魏国那里又传来好消息。

        纵然可以抵挡,也支撑不了多久。

        当其时,整个诸夏大地,除却滨海的齐国和南方楚国以外,中原之地尽归秦国,诸夏风华汇聚中原。

        而欲要统御中原长久,非有一心贯之。

        若然那些人有着相同的语言,有着相同的风俗,有着相同的文字,那么……乱象当不为弥生,秦国之下可为长久。

        “今岁起,凡大秦县丞以上官吏,必须通晓秦国雅言,不为精通者,撤之。”

        “五年之后,郡县之内,行文、雅言之属,须得贯之。”

        续接先前之言,秦王政再次语落。

        不强求诸夏万民尽皆通晓秦国雅言,但欲要在秦国之内为官,必须精通此言,否则,便没有治下的资格。

        “相邦,诸般事可有难乎?”

        整个厅殿之内,陷入一阵浅浅的寂静。

        秦王政看向下首的昌平君熊启。

        “大王之意,当为书同文、车同轨、路同属、音同言、度量归一等诸多法。”

        “一者不难,若要同时颁布,是否有些操之过急?”

        “当年商君变法强秦之时,也是分数批先后落下。”

        肃重的黑色袍服着身,高山冠束发,熊启思忖数息,近前一步,拱手一礼,大王之意自己知晓,可诸般国策太多。

        怕是全部施展之下,不能够有针对的给予贯彻。

        操之过急,更是不能够收到很好的成效。

        “大王,老臣以为,大王之言……太过激进也。”

        “诸国之风华,自有韵味,诸国之文字,也有传承,诸国之言语,也有源头,果然秦国之用取代。”

        “无异于埋葬一切,数代之后,上古、三代、大周俱成传闻之事也。”

        国尉尉缭子眉目紧锁,未等上首大王回复相邦之语,便是忍不住近前一步,拱手一礼,朗声而道。

        声音虽有些苍老,可内蕴之力仍旧洪亮。

        “丞相以为如何?”

        周清位于右侧上首尊位,身躯微侧,对着国尉尉缭子看了一眼,视线落在李斯的身上。

        于王兄今日所言,自己也是诧异,本以为接下来会缓缓推进的,不曾想,如今一下子全部出去了。

        “秦国之所以强,乃是法治之强,乃是法归一之强。”

        “书同文之策,万民所学秦国文字、秦国之书,则心不为生乱,心不乱,则秦国不易生乱。”

        “车同轨之策,驰道归一,则万民车马行之畅通,果然如目下诸国车马,混乱不已,道路迥异,焉得通行。”

        “路同属之策,自当关卡设立,无论于之计然,还是税赋之用,还是兵行,都可为大用。”

        “度量归一,功效自不必说,虽难,可为万世法。”

        李斯近前一步,拱手一礼,看向大王,看向武真侯。

        大王所言这般之策,自己先前也有思忖,只是没有大王所言这般深入而已,不过,越大的好处,往往道法阴阳,推进下去,会有更大的阻力。

        于己身来说,当为大用。

        “廷尉以为如何?”

        周清视线落在王绾身上。

        “秦法之下,一切有序运转。”

        “诸国之法、规则散乱,且更为诸国孱弱之缘由,自当变之,以合秦法,也当方便许多。”

        执掌秦国律法,王绾自然认同大王之策。

        “盖聂先生以为如何?”

        周清没有多言,闻之,视线一转,又落在盖聂的身上。

        他……现在有这个资格参知政事。

        “在下以为,大王此策……不妥也。”

        虽入中枢,不为重任,白衣着身,参知政要,闻上首武真侯之言,明锐之眸闪烁亮光,深深的呼吸一口气,近前一步,拱手一礼。

        此策……太过了。

        若然那般诸多策落下,且以秦国之力贯彻实施下去,盖聂觉得,数十年之后,诸夏当不为诸夏,会是另外的一个存在。

        说着同样的话。

        看着一样的书。

        有着同样的服饰。

        失去……诸子百家与当今之世所有的斑斓色彩,万法归一,不为灿烂,万法归一,不为昌盛,万法归一,不为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