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我撞坏了异世界重生卡车在线阅读 - 第604章 接触开始

第604章 接触开始

        穷乡僻壤这四个字,皇太一很快就有了更深的了解。

        又走了好几天才看到了正常点的火燃宗僧人。

        这一路几乎是一直恐吓着过来的。

        显然火燃宗已经早有察觉——这么大的声势,察觉不到那才叫奇怪。

        倒是没有像很多作品当中的杂鱼反派那样随随便便上来挑衅,火燃宗的反应算得上谨慎,可见也不是只知道打架不长脑子的狂战士群体。

        皇太一在侦查中也看到了村庄。

        火燃宗从来不以擅长经营而闻名。

        排行算是比较靠后的,一般来讲土山宗最擅长种田,木灵宗和水命宗有自己的事业可以经营,也就相对稍逊一筹,剩下的火燃宗和金神宗,这方面没什么可以讲。

        但村子还是经营得井井有条,也许不深入接触就不能够得到完善的情报,至少从表面上看是一个非常正常,且大家生活都很过得去的边境村落,也看得到一些持之以恒锻炼战斗能力的低等级僧人,也就是不懂咒法的普通人口中所称的高僧。

        在实际战斗中这些人只能当杂兵来使唤调遣。

        因为要虚张声势所以在靠近之前就解除了车子本身以外的隐形迷彩,远远看上去人数虽然不是很多,总算是也能撑一下门面。

        相对华丽考究的服装下面只是一些无法战斗的村民。

        皇太一始终认为让小孩子持续听一些土嗨音乐对成长不利,最后变成他在前面侦查,等看到有人快接近的时候才打开音乐的情况。

        现在快要接近对方的主基地了,还是有必要继续嗨一下。

        果然和以前一样,僧人们对这种明显诡异的不正常行为抱有极大的戒心,尽管他们很可能已经早就从侦查的人口中得到了情报,否则也不会在边境布置这么多人。

        镇守级别的僧人至少有两个。

        “站住!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到这边来!”

        传统艺能般的三问。

        现在还不需要大叔亲自出马,人家名义上可是这边的最高领导者。

        “你们,火燃宗的?”

        皇太一摆出一副到哪里都能够横着走的架势,站在卫兵面前。

        演技,都是演技。

        其实对方都打出旗来了。

        “你……”

        “等等!别乱说话!咳……这里确实是我们火燃宗的守护圣域,我等属于第七教团,不知阁下是何人,有何赐教?”

        前来阻止队友发飙的,也是个普通的高僧。

        守护圣域听着好像挺厉害,实际上指的就是我照着的地盘。

        教团,可以理解成军队,镇守就是军队的领袖,好像一个教团当中不止一个镇守的样子,想想也能明白,现实中的一支军团也需要分工合作。

        “客气客气,我等是新兴宗教‘氪金就是人生的全部教’的第一教团,这次上门主要是听说贵宗强者如云,想要好好领教一下贵宗的无上法力,差不多就是这样。”

        皇太一的话一说出口,气氛立刻就变得不对劲了。

        不是说忽然就变得如临大敌的那种,而是变得非常之茫然,大家开始沉默。

        等等别沉默啊!你们倒是吐槽啊!这个样子让人很难办懂吗!

        这不弄得好像我有病一样,好吧如果换一个立场的话确实会觉得有病……不对!也不能这么说,怎么忽然自己就承认了,你们能不能把一句话当中不必要的地方无视或者假装无视,然后提炼出比较精髓的地方来理解?

        现在怎么一个个的都只盯着那些多余细节不放,你们这种人将来会很难社交的。

        怎么办?

        要不要暗示一下?

        皇太一也为难。

        “也就是说……你们是来……找我们战斗的?”

        总算有个脑筋还算没有死机的僧人结结巴巴张开了口。

        很不错,你还可以更自信一点。

        “归根到底就是这么一回事了,当然,要是你们打不过我们,我看那还是我宗的法力更胜一筹,跟着我们才能真正变强啊,怎么样,要不要加入我们?你渴望力量吗?”

        唰啦——

        这下僧人们总算是能听懂了,纷纷抽出武器,满脸杀意。

        对方都踢馆踢到了脸上,没杀意也太怂了些,都是正常操作。

        “不要忙着动手,让我先看看你们到底有什么本事,事先声明,我不懂贵宗那些乱七八糟的说法,我么这群人呢,也就就算是过来看一眼的,更没办法说了算,答应不了贵宗任何条件,但是——既然要打,那就别磨蹭现在打!”

        不愧是火燃宗的行事风格。

        其中一名镇守甩掉外衣,露出一身壮硕的棕色肌肉,轰隆一声从天而降,甚至震倒了好几个自己人。

        火燃宗最容易被挑衅。

        大叔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对当面提出的决斗很难会拒绝,除非这里面有着一眼就看得出来的实力差距,或者由于各种原因不可当面战斗。

        他们收到的命令就是侦查这一支奇怪队伍的来意,以及实力,但是在这群火燃宗僧人的眼中,完成任务的最好办法就是打一架,正好和皇太一提出的要求相符合,哪有不打的道理。

        后面的僧人们也非常默契的让出了一圈空地。

        “找个没人的地方,怎么样?”

        皇太一往四周看了看,修路不容易,何况还是赫赫有名的公路,将来应该很多地方还都用得上,才不想破坏。

        “请。”

        对方也很痛快,在前面带路。

        僧人们也算得上是在严防死守,不过在皇太一看来,他们的防守算不上铁壁,人数也偏少,甚至有摸鱼的——你这个摸鱼的就离谱。

        单体战斗力强大,但配合上就完全不行了吗?而且人与人之间的竞争关系过于酷烈,似乎彼此之间也没有特别深厚的羁绊,毕竟眼前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将来的死地,友情会有很大的意义吗?

        空地真是要多少有多少,人少地多就这点好处,也尽量远离了村子,看样子附近还有战斗过的痕迹,可能是修炼场之类的地方。

        “就当是问候一声了,你先上。”

        本以为光膀子就要开打的镇守指着一个手下的高僧命令道。

        “是!俺上了!俺和你打?”

        那个僧人也是头大无脑,本来改长脑子的地方填满了肌肉的类型,想也不想就一头扎进了空地,背后背着一把巨大的木锤。

        “和你打太欺负人,你们谁来?”

        按照原来的计划,皇太一这时候本来就不准备先动手,回头看了眼也不知道谁来。

        “让我来!”

        司命兴高采烈地学着对面僧人们的模样掀开怎么看都是邪恶组织四天王专用的盖头披风,就是想要站个队形但是不想露脸的情况下使用的特殊服饰。

        她属于外观年龄偏小一点的类型,尽管根本不知道她实际上的真实年龄,用这边比较标准的评判方式,应该属于还没有成年的程度。

        能行吗?这家伙的战斗力实在是很微妙,不是说强不强,主要是太容易出意外。

        “哈?你一个小孩子能做什么?滚回去滚回去,别开玩笑!”

        膀大腰圆的僧人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背后响起一片嘲笑的声音。

        “哼哼哼……能得意也就现在了,事先声明,我是四大天王当中最弱的那一个!”

        司命已经上头,想要让她后退也是不可能,反而开始挑衅。

        “能行吗?”

        皇太一在后退的时候低声问道。

        “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完全体。”

        话是这么说的。

        可皇太一完全不觉得她的话有能信的地方。

        “喂,你这要和俺打?”

        僧人摸着脑袋,还是一脑袋不信。

        “哈哈哈!现在求饶也已经晚了,我那令人恐惧的力量……现在正是发挥的时刻!”

        说着,司命摆出了奇怪的中二病姿势,背后的空气中浮现出十几个较小规模的转盘。

        确实和以前的不一样,记得说这种随机攻击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无法控制威力,既然转盘本身变小了很多,就说明现在能够控制了吧?如果真是这样,费那么多工夫把车子复原也算是很值得。

        “这是啥咒法啊?不管了看招!俺最擅长的大火焰冲击咒法!”

        僧人肯定是没见过这种奇怪的招式,一头就撞了过来,全身带着火焰还冒烟,威力应该相当巨大,不过从整体水平看依然是比较初级的招式。

        “谁让你抬起头的!你这杂种!”

        司命抬起一只手向前一伸,不断旋转的转盘当中飞出去各式各样不同的东西。

        比如拳击手套,气球,梭子鱼什么的。

        哈?

        能转出来的物体确实好像不是很强的样子,但你这个是不是有点……

        各式各样的奇怪东西以〇之财宝的气势噼噼啪啪一阵乱射。

        “噫——”

        撞过来的僧人还是中招了,要害部分被一根法棍击中,人飞出去好远,也立刻失去了意识。

        好吧法棍这东西还是挺可靠。

        “可恶,真是废物,让我来!”

        光膀子的镇守没想到自己的手下竟然会被一堆奇怪东西干掉,火气暴涨。

        “那就让我会会你!”

        卡莉没有蒙面,混迹在一群形迹可疑的家伙当中,更显得英姿飒爽。

        她缓缓揭开包裹在武器上的布,把它亮了出来。

        顿时,对方阵营一片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