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体育 - 勇者斗魔神在线阅读 - 第86章 老沙家的秘密,三代人的供奉

第86章 老沙家的秘密,三代人的供奉

        午后的酒馆大厅鼾声如雷。

        村长静静的矗立在窗台,负手观望着窗外的暴风雨。即便是穿插其间的雷光也无法照亮天海之间的云雾昏暗。

        今天早上有点奇怪,不知是错觉还是打雷的原因,好像地面微弱的震了一下,这是村子三十年来都没发生过的事情。但是村长心中已然有了一座灯塔,无论前途多么迷茫都有与之面对的勇气。

        这一次大龙的表现虽然令村长费解震惊,但这是身为“神选者”的必然,当然不是身为凡人的自己能理解的。

        村长的眼角余光斜了一下醉卧在酒桌上的老沙。今天的老沙有一点反常啊,虽然有被大龙刺激的原因,但也不至于用传家宝来赌吧?

        一直以来,村长家对老沙家是很放心很满意的。村长家每次派圣灵去老沙梦中的时候,就会看到老沙满脑子都在想着赌钱,做梦也在苦练摇骰子,是一个纯粹的赌痴。

        而老沙家历代的苦练也出了不小的赌术成果,那就是每次商会船队里的那些蛮横的佣兵保镖强迫村民来赌钱时,都是老沙和油带鱼力挽狂澜的迎战。老沙很上道,只要是赢了佣兵的钱,必定会全部散财请全酒馆的人喝酒。如此豪爽的赌风也让那些输了钱的佣兵无话可说。

        至于散财的原理,按照老沙的说法就是:人的赌运是波段性的,这回赢了下回就很可能赌运变差,所以就需要散财人为的制造“破财霉运”,然后到了下一次开赌时又可以变好运。

        虽然村长是不信这个理论的,但散财请客的最大收益者就是当酒馆老板的自己啊,这就等于是老沙帮自己拉生意啊,何乐而不为?于是村长也会给老沙一些回扣,也会劝赌拉人入伙。所以村长和老沙两家的关系是上百年的良好。

        但良好归良好,该用圣灵查看的时候也是必须查看的,和老沙的反常表现无关,仅仅只是村长的个人嗜好习惯而已,村长很想知道他连续面对60个13点时的心情,更是对那位大人加强后的圣灵充满期待。

        那就等待消息吧。

        ……

        酒馆大厅中,醉卧在酒桌上的老沙正在呼呼大睡。但这是表象,其实意识清醒,甚至极度亢奋。

        大龙没有猜错,老沙的确有恶魔异能,也的确有能力摆脱村长圣灵的监视。但不仅仅如此……

        老沙的故事从他爷爷捡到那颗珍珠的时候开始。那时老沙爷爷的第一反应就是卖钱,于是就秘密拿去找当时的村长估价。也不一定是为了急卖,因为在这个蓝晶鱼只能换一包麦粉的村子里,这颗形状是硬伤的珍珠也不可能卖出多高的价钱,而是为了确定一下他的价值。

        为了表现正直,村长给出回答是“无法估价”,那老沙爷爷就姑且当它是无价了。毕竟珍珠带在身上有预防疾病的宝物价值,老沙爷爷决定留下来当传家宝护佑身体平安,于是这颗珍珠就成了老沙爷爷睡觉都不离开的贴身宝物。

        然后老沙爷爷的生活依旧是三天打鱼两天赌博,输了下海干活的日常。但毕竟身上有一颗价值不明的珍珠,是人都会浮想联翩幻想它的价值,然后终于有一天晚上,老沙爷爷梦到了一个神秘的声音——供奉我,你将获得财富的好运!

        没错,老沙爷爷对钱财的欲念激活了珍珠上的魔神之力,一个由心而生的恶魔诞生了!

        老沙爷爷感到了恐惧,但是身为赌徒无法抵抗财富的诱或,便臣服于这个新生恶魔。供奉方式就是提供欲念,也就是和人赌博,赌桌上的欲念最强烈,所以这个恶魔的能力就是赌魔了。

        新生的赌魔非常弱小,也没有形体,只能寄生在老沙爷爷身上。但毕竟是赌魔,它可以在老沙爷爷的大脑中制造一个幻境抵挡村长的梦魇时不时的偷窥,但也消耗了它本就不多的力量,这就导致赌魔的成长发育不良。

        老沙爷爷也想过离开这个村子避开村长的骚扰,但是自己又不是有实力四海为家的勇者,能搬到哪里去?更不要说没有正当理由村长还有可能通缉自己,毕竟帝国实行封地户籍制,村民说的不好听一点也算是封地上的财产。

        那么只有一个办法,主动亲近村长获得信任,减少村长派梦魇监视的次数。村长估价的公正和保守珠宝的秘密就是好感的基石嘛。这个办法也的确奏效了,但即便如此,这个赌魔的培养依然花费了老沙家三代人上百年的漫长时间还看不到头——对于恶魔而言,上百年的时间都只能算是幼生期!对于平凡的老沙家来说,如果能出一个法师,哪怕是法师学徒也会极大的推进培养速度,但法师哪是那么容易当的?

        村长家到是代代都能出法师,或许可以和村长家合作?但是老沙爷爷什么都敢赌,唯独老死都不敢赌这个。

        但恶魔就是恶魔,即便是幼生期就已经给老沙家带来了强大的赌运,以及命运的指引——那就是到了老沙爸爸那一代的时候,老沙爸爸遇到了商会的一名法师佣兵,经过赌桌上的切磋后,双方都发现对方和自己拥有同样的恶魔之力!

        这场切磋对于老沙爸爸而言可谓惊心动魄的一场命运豪赌!

        一般而言,弱小初生的野生恶魔要极力避免展示力量被强大恶魔发现,但是老沙爸爸受够爷爷那种终其一生都没有结果的缓慢培养了,老沙爸爸那诚恳的眼神在告诉对方,他需要同行领路。

        老沙爸爸赌对了!

        对方来自一个秘密的地下教派“深渊之眼”。如果是在别的地方,老沙爸爸暴露了自己,后果难以想象。但这里是偏远的蓝晶村,地下教派需要在任何王权神权统治薄弱的地方秘密发展代理人,老沙爸爸就很荣幸的加入了教派,成为一名外围密探。其职责就是“监视”“潜伏”“发展”——其实也就是和平时一样。

        至于教派其他的信息,老沙爸爸一概不知,只知外围人员既没有工资也不被组织保护。但只要找到培养赌魔的方向就已经是命运的转折点了。

        老沙爸爸获得指点——在初生期阶段,吞噬弱小的恶魔就能让赌魔快速成长!

        这真是一个另老沙爸爸事后回想一身冷汗的答案,对方完全可以吞了自己的赌魔!好在对方强的多根本看不上。

        那么,老沙爸爸第一个目标就是村长家的梦魇,但也只是想想而已。敢吃村长的梦魇,村长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更不要说村长还受到了教廷主教的嘉奖。

        然后老沙爸爸找到一个新的目标——那就是油带鱼的爸爸,老沙爸爸怀疑他家也捡到了魔神之力,要不然他凭什么那么容易抓到蓝晶鱼?他为什么和自己一样那么亲近村长?甚至还怀疑他也加入了“深渊之眼”。

        同志?不存在的,一个村子里有一个代理人就够了!或许只有吞掉他强大了自己才有资格正式加入组织!

        老沙爸爸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发现老油的秘密,并吞掉他的赌魔。但是老油只玩牌,从不玩骰子,老沙爸爸怀疑他也在防范自己。

        这是一场两人互相猜忌直至老死都没有头绪的暗战。不过人类几十年的寿命对于恶魔而言不算什么,暗战延续到了老沙这一代。

        相比于父辈,老沙接手时的赌魔要强一些了,也继承了父亲“深渊之眼”外围成员的资格,但依然没有达到加入教派内围的资格,老沙能做的也只能是潜伏发展。

        然后到了今天,老沙也终于迎来了命运的转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