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汉明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章 宜将剩勇追余寇

第二百二十章 宜将剩勇追余寇

        洪承畴认为吴争够笨,打不过就跑呗,动不动就赴死,这不是英勇,而是蠢、笨。

        但洪承畴又很欣赏这种人。

        因为人总是欣赏那些自己做不到的。

        自己做不到,虽然自己也努力地去做过,但最后失败了。

        但这不妨碍他欣赏这样的人,所以,洪承畴决定,在朝廷下令处死吴争之前,给予吴争最大的优渥。

        可就在洪承畴志得意满,盘算着清蒸还是红烧的时候,急匆匆奔来禀报的传令兵,说出了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

        东北方娄门遭遇大军进攻,必须立即派兵增援,否则,必破。

        一向沉稳,泰山崩而面不改色的洪承畴,这时脸色变了,惨白。

        能顶住明军,最关键之处在于集中城中所有兵力。

        原本派往葑门、娄门各三千人的守军,都已经各抽调了二千五百人回来。

        也就是说,两处城门只有各五百人,在象征性地守城。

        挡挡贼寇还行,面对大军进攻,都就是的灯笼,一戳就破。

        可要增援娄门,就得抽调正在与明军作战的军队,怎么抽调?

        都已经打成一锅粥了,怎么抽调?

        身边所有的预备队都派出去了,打到这份上,留着预备队干嘛?

        这无疑是一道左右为难的选择题。

        而且是一道带着无限陷阱的选择题。

        不抽调增援,娄门必破,娄门一破,明军就会冲入城中,西北闾门就会陷落,退往常州府、应天府的路就会被截断,如此,自己就成了瓮中之鳖。

        而抽调增援,那么已经露出败象的明军压力一轻,就会顺势反击,如此一来,衙署防线就会崩溃,紧接着自己所处府衙,就会陷入重围。

        这短短的时间里,洪承畴额头上的冷汗如雨,渐渐汇成水流,往下滴。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这时,又一个传令兵急跑进来道:“禀大学士,娄门已破,守军全部阵亡。”

        洪承畴的头“轰”地一声,这么快?

        看来确是大军攻城无疑,在这一刻,洪承畴所想到的是,怪不得这时候吴争身为主将还敢往城里冲,原来他还留有后着啊?

        懊恼、悔恨、愤怒……一时间交杂在一起,在洪承畴胸口发酵。

        “噗”地一声,一口腥血从洪承畴口中喷出。

        身边的亲兵和官员们呼喊着向洪承畴扑去。

        在昏迷的前一刻,洪承畴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大喝一声:“撤……从闾门……撤!”

        说完,翻着白眼身体一挺,昏了过去。

        ……。

        这场仗赢得是莫名其妙。

        其中的关键就是吴胜兆部成了左右战局的焦点。

        这厮虽然无耻,但在决定了攻城之后,确实打得很顽强。

        攻城时,他的部队伤亡超过千人。

        不得不说,他带兵还是有些能力的,至少,产生这么大伤亡,士兵依旧听从他的命令奋勇拼杀,直到破城。

        也正是因为吴胜兆部攻入娄门,兵锋所向,威胁到了西北闾门,才让洪承畴惊骇至昏迷。

        清军撤退了。

        可这里撤退,恐怕没那么容易。

        明军士兵被压着打了大半天,这个时候压力骤然一轻,本能地选择追击。

        清军举步维艰,每退一丈,都会留下无数的尸身。

        等退出闾门时,所剩已经不足五千人。

        吴争已经完全失去了对城中各路明军的掌控,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命令、没有指挥,完全是各自为战,自由发挥。

        但每路明军的表现,都完全符合吴争的构想,甚至比吴争指挥都完美。

        当几路明军追击至闾门会师时,终于力竭。

        其实,准确地来说,在清军撤退前,明军都已经力竭,从南向东的追击,完全是凭着一时的血气支撑,而当清军撤出城门时,就算有心追击,也已是不能。

        胜利了!

        但没有人欢呼,所有士兵都喘息着软倒在地上,靠着城墙,甚至连眼皮都抬不起。

        吴争与池二憨、夏完淳、钱翘恭等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这个时候,恐怕再无人去管身份、地位、主从。

        吴胜兆很郁闷,等攻进城后,他才霍然发现,一切并不是他所想象的。

        没有他,恐怕明军已经溃败,甚至全军覆没。

        站在吴争等人身边,他就象是个异类。

        没有人去理睬他,甚至不看他一眼。

        吴胜兆不甘心,他挤进人群,拼命地晃着吴争的胳膊,大声道:“临安伯,这下我的爵位没有异议了吧?我的赏赐是不是该升升了?”

        所有人都渐渐平静下来,古怪地看着吴胜兆。

        吴争强繃着脸问道:“为何拖着不进攻?”

        “这……你也没说什么时候改动进攻啊?”吴胜兆强辨道。

        吴争瞪了他,终于软了语气道:“好,记你首功。”

        “那爵位和赏赐?”

        “伯爵、赏十万两。”

        “啊?”吴胜兆惊喜,瞪大了眼睛,“此话当真?”

        “本官言出必行!”吴争点点头道,“当然,如果你能现在率兵追击洪承畴残部,或许我还能向朝廷为你请功,晋升候爵。”

        瞧瞧,一个伯爵许诺出一个候爵,竟连大气都不喘一声,这在正常年代,恐怕会有人质疑吴争的脑子是不是有病。

        可现在,没有人去质疑吴争,他们觉得很正常,绍兴府朝廷最强的军队就掌握吴争手中,现任监国是吴争倡议拥立,对于他们而言,吴争就是那个曹孟德。

        “你放心去追,我明日一早,便率兵尾随。”

        吴胜兆瞪着牛眼,看了吴争许久,然后转身拔腿而去。

        看着他背影渐渐消失在视野,吴争转向吴易道:“抱歉,我只能如此。”

        吴易抬头望天,悠悠说道:“我什么都没听见。但我……依旧与他不共戴天。”

        宜将剩勇追余寇。

        这句话的道理,其实与趁他病要他命的意思如出一辙。

        吴争对这句话的了解,来自于毛爷爷。

        所以,哪怕己部伤亡惨重,哪怕将士人马疲惫,在修整了一个晚上之后,吴争强硬地下令,全军追击!

        让吴争心里欣慰的是,从上至下,哪怕是吴胜兆和吴易两个互视为仇之人,都服从了这个有些强人所难的命令。

        军心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