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向上的阶梯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翻盘(上)

第十九章 翻盘(上)

        已经下班半小时了,县委办还有七八个工作人员们在办公室里呆着,因为领导还没下班。两办的干部进步快,但这的规矩也大,领导没下班,整条线的人都得等着。

        白胖的余主任半边屁股坐在椅子上,等着大班台对面的书记下指示。有核实情况的这两天,他已经把事情琢磨得很透,且不说贾栋材跟闵主任隔了两层,即使关系再近一层,其实对书记的帮助也不大。到了书记这个级别,又卡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关键还是在于地高官的态度,其余的都是锦上添花。

        唉,若是早半年知道这关系就好了。

        对面的罗书记权衡一阵后,如余主任预料的那样遗憾得暗暗摇头,指示道:“按既定方案办。”

        “是”。

        失望的余主任答应了,但罗书记又想了想,冷声道:“给小蒋提个醒,要在斗争中求团结,而不是团结中搞斗争。”

        余主任心里一喜,连忙道:“是。”

        “还有,提醒一下黄新民,落实领导指示是好事,但务必要保持稳定,稳定才是大局!”

        想起城郊林场那帮工人,余主任也觉得头皮发麻,立即道:“好的,我马上找他谈。”

        “嗯,提醒小郑要摆得正位置,积极主动配合好主要领导的工作”,吩咐完的罗书记终于起身了,余主任连忙帮领导拿玻璃茶杯、公文包,跟在领导后面出了办公室。两人一出办公室,对面办公室的秘书急步过来,接过余主任手里的茶杯、公文包小跑着下楼,听到动静的干部们也起身准备下班。

        回到自己办公室,余主任掩上门,拿出一部黑色诺基亚手机打给林业局黄局长,笑道:“我哪敢指示你黄大仙?吃个鬼,书记刚下班。行行,正好书记下午去地委开会,中午我来吃你一顿。对了,叫上那个,那个,是叫贾栋材吧,正好我这边有点情况要了解。”

        嗯?

        正在城郊林场苗圃里安抚工人的黄局长拿着手机,抚着缠着纱布的脑壳着实愣了一阵,急步走到会议室门口,把贾栋材从里面叫了出来,疑惑地小声道:“栋材,这次考察你没乱来吧?”

        反正该说的都说了,爱咋咋地,跟着领导走偏了些的贾栋材稍一犹豫,立即闷声道:“我敢?妈的,也不知上头怎么想的,既要老子卖命,还死命恶心老子。”

        没乱来就好,私下发个牢骚没什么。在有些事上,组织原则是组织原则,若是牢骚都不发一个,领导还以为你是软柿子,什么狗屁倒灶的破事都往你脑壳上按。

        附和了小兄弟两句后,背着会议室黄局长挤了挤眉毛,突然跟贾栋材大声嚷嚷,坚持明年的各类树苗采购价必须降0,否则林业局将外购苗木。会议室里的上百号工人,一边竖起耳朵听,一边瞟着院子门口几个森林公安小声商量。

        说实话,这些工人很佩服黄局长,上任没多久就操翻了场里的一正两副,还从局里拿钱给大家补发了三百块钱过年费。前两天大家闹事,不小心打到了黄局长的脑壳,也没看到他捉人,只带几个公安过来镇着莫闹事。可再佩服,也不能砸了大家的饭碗吧?

        没错,小贾主任是有本事,城建局的苗圃搞得怎么样,大家都看在眼里,可他能耍得动城郊林场这个烂摊子?城郊林场又不比车上、双峰,就千把亩山林,全靠卖苗子赚钱。如果从林业局剥离,彻底改制成企业,等县里造完了林,大家拿什么开工资?就凭一个还没影的花木基地?

        工人们正商量着,突然被外面的吵架声吓了一跳,只见黑塔样的贾栋材怒声道:“黄大仙,你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老子把话撂在这,即使任命下来了,老子也敢带着弟兄们去林业局讨米!

        操,赚钱的时候,你们胡搞乱捞,现在不景气了,就想把我们踢掉?想都莫想!”

        咦,他们怎么吵起来了?

        正疑惑时,壮得跟头水牛样的贾栋材快步进了会议室,瞪着三个班长厉声道:“老游、老陈、老王,这几日莫给老子闹事,要不然老子一上任就搞死你们三个。等任命文件下来了,要是局里还敢强压,老子带你们去林业局讨米,要是老子不敢去,你们就搞死老子!

        好了,散了!”

        三个班长一听前面就想发火,可再一听后面,又心里一喜。小贾主任可不是以前的孙毛头,很得县里大领导器重,还夸他是大将之才咧,有他领着大家闹,还不比自己这些土鳖瞎搞强?

        三人刚想表个态,捆死这个未来的书记、县领导那的红人,未曾想贾栋材转身就走,连个机会都不给他们。只见他大步走到院子里,上了那辆崭新的桑塔那,呼啸而去。

        不提这帮暂时被稳住了的工人,气势汹汹的贾栋材等车一开出苗圃便怨声不断,不怪他不给老领导面子,实在是黄大局长太欺负人。要是苗子价格降0,城建局的苗圃还好点,好歹能赚个15-20的净利,但账目一塌糊涂的城郊林场一分钱赚不到不说,搞不好还要亏本,他贾栋材怎么向工人和股东们交待?

        开车的黄大局长倒是一点也不生气,取笑道:“说你蠢,你就是不聪明,晓得什么叫朝三暮四不?工人最担心的是剥离出去,只要不是跟其他林场样独立出去,苗子降点价也就降了。再说了,纪委查没的钱去问书记要回来,降价的事找县长要政策,你都没去哭,怎么晓得他们不给你奶吃?”

        贾栋材也真服了这位黄大仙,为了达到目的,坑蒙拐骗无所不用。

        “说得轻巧,反正你也莫想溜,他们能打你脑壳,说不定还能打你闷棍咧!”

        “蠢货!”

        又被骂,脑壳不蠢的贾栋材探过身体去,仔细端详一番黄大局长缠着纱布的脑壳,讥诮道:“亏你做得出来!”

        马上要见书记的影子,黄大局长可不管面子不面子,沉声训斥道:“伢子,把事情办妥才是正经的,我们不是那些有靠背山的人,要是把事情办蹋了,连帮着求情的人都没有。”

        是啊,大家都是没靠山的人,不要看李县、蒋县都挺器重自己,那是看在自己能干事的份上,才给了自己几分好脸色。若是把事情办砸了,看那板子会不会扇下来!

        “好了,余主任做人还算讲究,有什么困难尽管提。我跟你说,你占了个年轻的便宜,说过了点,他也不会怪你。”

        “嗯”,贾栋材不吱声了,脑壳里飞速琢磨怎么说。他到政府办过渡三个月,向县长汇报过两次工作,书记却从没召见过他,这次余主任点名要见他,还不赶紧表现表现?

        就是不知道上次考察时说的事,书记到底是什么态度,如果组织上不同意,自己该怎么说?如果同意了,自己又该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