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王牌警妻:权先生,你暴露了在线阅读 - 第095章 他偷亲她

第095章 他偷亲她



        江月拧眉看着邹文靖。

        “疯子。”

        她只能用这两个字来形容邹文靖。

        邹文靖耸肩,笑的很是开心,“我喜欢这个称呼。”

        江月咬了咬牙,起身往外走,老傅不明所以,看了看邹文靖然后起身跟上江月。

        走出审讯室,江月站在走廊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等老傅出来她回头看向审讯室里面的邹文靖,脸色很沉重。

        “江月,他刚刚说什么了?”

        江月抿唇,“央舒是因为他死的。”

        老傅不解的拧眉,“因为他?不是因为校园暴力吗?”

        “是他让窦风荣对央舒产生误会从而删除了央舒所有联系方式,最终导致央舒自杀。”

        老傅怔愣。

        邹文靖才是十七岁的孩子啊,太可怕了。

        江月做了一个深呼吸,推开审讯室的门再次走了进去。

        她走到邹文靖面前站着,“是失误吧?”

        邹文靖挑眉。

        “你只是想让窦风荣和央舒误会从而彻底掌控央舒,只是你没想到窦风荣对于央舒的重要性,央舒死在洗手间,而洗手间对于你来说恰恰是一个充满痛苦的地方,所以你对窦风荣和伤害央舒最深的李乔产生了杀机,这次,对了吗?”

        邹文靖看着江月双眼微眯了几分,“果然还是讨厌你。”

        “邹文靖,你……”

        说出他的名字江月都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邹文靖挑眉看着江月,“你想说什么?”

        江月双唇动了动,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转身走出了审讯室。

        追根揭底邹文靖也是一个受害者,因为畸形的家庭环境他让成长过程中心理受到了影响,走上了这条路。

        审讯室外面,老傅看着江月走出来。

        “外面有一个叫权少争的人在找你,你认识吗?”

        江月微愣,想到手机在何耀的车,她无奈叹了一口气。

        “认识,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嗯,你休息去吧,之前答应的两周的假期也作数。”

        江月点头往电梯走去。

        一走出电梯江月就看到了权少争,他站在大厅里,拧着眉沉着脸双手插在大衣兜里,身后站着孙舟三人,这个气场不想让人注意到都难。

        江月走出电梯权少争视线就锁定了江月,手也从大衣的兜里拿了出来,脸色沉重的看着江月。

        江月对上他的视线愣了一下,慢慢向着这边走过来。

        “你怎么来了?”

        在距离权少争两步之外江月停了下来。

        权少争脸上的凝重的神情依旧没有舒展开,“过来接你。”

        江月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出去说吧。”

        江月往外走,权少争跟在她身后,警局大厅有一道厚重的玻璃门,江月想用后背推开,权少争已经快一步打开了门,不着痕迹的把江月半环在怀里带了出去。

        离开警局江月和权少争坐在后座,孙舟开着车,庄振和魏强开另一辆车跟在后面。

        坐进车子之后权少争一句话都没说,江月也保持沉默,这怪异的气氛让她很不舒服。

        车子没有回特调处,也不是往她公寓去的方向,“我们去哪儿?”

        “基地。”权少争沉声说道。

        “回特调处,我手机还在何耀车上。”

        “我拿回来了。”

        说着权少争从兜里拿出来一个手机让江月看了看又收回到了兜里。

        这个板着脸的权少争让江月很是不舒服,她拧了拧眉,“你生哪门子气?”

        权少争看向车窗外,“没生气。”

        江月想甩白眼过去,“好,你没生气,前面路口拐弯把我送回去。”

        权少争拧眉看向江月,“不行,你现在这个样子能照顾自己吗?”

        “能。”

        “这次你必须听我的。”

        权少争的态度格外强硬。

        “权少争,我……”

        “喊我名字也没用。”

        “你不要这么不讲理。”

        “这个时候跟你讲理就是浪费时间。”

        权少争扭头看向车外,一副拒绝交谈的样子。

        江月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她盯着权少争的侧脸,“权少争,你这样让我很不高兴。”

        明明是说过最害怕她生气的人,现在做着让她生气的事情。

        “我之前尽量不惹你不快,不也是没让你答应跟我交往吗?我想保护你,这次你必须听我的,即使会让你生气。”

        权少争神色淡漠的让江月陌生。

        “权少争你……”

        “我记得跟你说过,真实的我比你想象的更要可怕,所以月月,听我一次好吗?”

        他的语气终于还是软了下去,非常认真看着江月。

        江月动了动嘴,扭头看向外面没有说话。

        也罢,就让他任性一次吧。

        毕竟,他也是为了她好。

        江月的妥协让权少争松了一口气。

        在江月面前强硬还真是需要勇气,但是看着江月的两条胳膊,他告诉自己必须强硬,不然按照江月的性子,她怎么可能允许他来照顾她?

        之后车子里一直很安静,孙舟从后视镜里看了两人好几眼,车子一直开到了基地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权少争给江月打开了车门,揽着她的肩膀往办公楼走去,上了三楼,他把江月安置到了他的房间。

        江月站在他房间里,打量了一眼。

        第三次来这里。

        “床单被罩都已经让人换了,这几天你睡在这里。”

        江月没有搭理他。

        “肚子饿吗?我让人给你准备吃的。”

        江月依旧没有搭理他。

        “我去给你做?”

        江月就是不搭理他。

        权少争直接走到江月面前,挑起江月下巴让江月看向他,“月月,你生气了?”

        江月把头扭开,“没有。”

        “那你怎么不搭理我?”

        “不想搭理你还需要理由吗?”

        权少争看着江月倔强的小脸,他无奈叹了一口气,捧住江月的脸,唇轻轻的碰了碰她的唇。

        “这下终归要搭理我了吧?”

        江月脸颊感受着他大手的温度,有一瞬间脑子是空白的,等看到他嘴角得逞的笑意江月气的抬脚就踹向他。

        权少争灵活闪开,“月月,我去给你做饭。”

        “权少争,你混蛋!”

        权少争笑着走了出去,那笑声别提多明媚,走到楼让看到他笑容的人都以为见了鬼,吓得扭头就跑。

        江月在权少争房间里气的咬牙。

        这个混蛋竟然趁她受伤占她便宜?

        她刚刚在车上傻了吗?

        让他任性一次?

        这简直就是被他骗进了狼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