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我真要逆天啦在线阅读 - 第1193章 二长老,你好坏~!

第1193章 二长老,你好坏~!

        “你的孢子分身杨帆四号受到妖皇(残缺)鳄仲的精神秘术干扰,心有所触,却因实力不足无法学习,精神力+10,精神意志+20。”

        刷!

        正躺在床上美滋滋地享受着从联邦中心城传递过来的海量气血经验的杨帆,猛的一下从床上坐起身来,神色惊疑不定。

        “什么情况?杨帆四号又不在联邦中心城,他怎么会被一只半皇给盯上了?!”

        “尼玛啊,还有完没完了!”

        杨帆心中生出一丝火气。

        联邦中心城现在正面临着妖族两大圣地的联合攻击,甚至还出去了五只半皇大妖,不出意外的话,李良才、天蝉子还有诸葛信诚,甚至于圣林岛的叶问天,此刻怕是都会将注意力放到那边。

        就算是之前有哪位大佬在他的身边暗中监控护道,此时估计也都已经回防了。

        真是处心积虑啊,为了能够杀他,竟然搞出了这么大的阵仗!

        “真是老虎不发威,都把本帅当成是病猫了,谁都想来欺负两下?”

        杨帆扫了一眼自己储物空间内安放着的两枚皇级灵宝,觉得也是时候秀一下肌肉,让那些一次又一次胆敢过来刺杀他的妖兽长长记性了。

        “只可惜,城外的六道轮回大阵还没有完全建好,否则能把它们诱入阵中的话就能节省下一枚皇级灵宝了!”

        杨帆心生感叹。

        皇级灵宝做为这个阶段人、妖两族核武器一般的存在,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他是真的不想浪费掉其中哪怕是任何一枚啊。

        “你的孢子分身杨帆四号受到妖皇(残缺)鳄美丽的精神秘术干扰,心有所触,却因实力不足无法学习,精神力+10,精神意志+20。”

        嗯?!

        杨帆一愣,又一只半皇大妖?

        特么,这次到底过来了多少半皇大妖,只是为了袭杀他这么一个小小的王者境,用得着下这么大的血本吗?

        “这样也好,本来还觉着用一枚皇级灵宝换一只半皇的命有些可惜,现在我倒是希望它们能再多来几只了!”

        反正一只羊也是放,两只羊也是赶,来得越多,杨帆的皇级灵宝就越有价值。

        这么想着,杨帆意念一动,瞬时就与城外的孢子分身杨帆四号同学取得了联系。

        “想办法将你身边的人全部遣散,免得一会妖族半皇出手的时候会殃及池鱼。”

        杨帆四号微不可察地轻点了点头,心底竟然还有一点儿小兴奋。

        本尊竟然授予了他随时激发一枚皇级灵宝的权限,这个时候如果不骚起来,不彻底地绽放一下,那他这个分身跟个咸鱼还有什么区别?

        必须得浪起来啊!

        杨帆四号一下就兴奋了起来。

        这两天他在城外除了布阵还是布阵,布得他都快要吐了,一点儿激情都木有了。

        这些妖族半皇来得正是时候啊,终于有他杨帆四号出去装逼的机会了!

        感受到小四识海神魂之中传来的躁动,杨帆的嘴角不由一抽,感觉这个小四有点儿骚啊,一点儿也不像他这个本尊这般沉稳正派。

        很快,杨帆四号便以调试阵法为由,陆续将车鸿羽、钱同方、安生、牧千千等人给打发到了城内的阵法核心之中。

        一直呆在杨帆四号身边的充当护卫的鹿从容本能地感到有些不对,尤其是当它发现主人分身的身边,竟然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的时候,心底的不安感越发强烈。

        “不是吧,又来?!”

        “主人,俺想你了,能不能把俺也召回去?”

        鹿从容不停地在心底里向杨帆发生呼唤,它知道主人的真正就在城内,只要它的意念足够强烈,主人一定能够感受到得。

        果然,只过了两秒钟,它就等到了杨帆真身的回复。

        “吆喝,这只傻鹿,本事不大,对危险的感知倒是挺敏锐的嘛!”

        杨帆不由深看了鹿从容一眼,这厮能够以最弱半步妖皇的实力在万妖山厮混了几十年都没死,果然不是没有道理的。

        “给我老实地在那呆着,本主人保你无事。相反,若是因为你露出了什么马脚,影响到了本主人的钓鱼计划,看本人稍后不撕了你!”

        杨帆轻声传音威胁,自己什么身份心里没点儿数么,你现在可是本帅的护身符,没有你在旁边迷惑敌人,外面的那些半皇大妖怎么会相信呆在阵中的就是杨帆本人?

        鹿从容的四脚一软,心里直打颤,不过脸上却不敢有半点儿表现出来。

        因为它知道,一但它露了怯,坏了杨帆的好事,这个凶残的家伙肯定会说到做到,它老鹿有九成九的可能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那……英明伟大又帅气的主人粑粑,可以告诉俺这一次咱们要面对的敌人是谁,大概是什么修为吗?”

        求生不能,鹿从容只能退而求其次,拍着杨帆的马屁,想要打听清楚敌人大概的实力境界,呆会儿真要遇到危险的时候,心里也好提前有个准备。

        “这个可以有。”杨帆没有隐瞒,淡声道:“目前为止,已经暴露出来的敌人只有两个,应该都是从沼洼国来的铁齿鳄,全都是半皇!”

        全都是半皇!

        全都是……半皇?

        全……都是……半皇?!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杨帆的声音也在鹿从容的识海之中接连回响了三遍。

        老鹿的心瞬间凉了半截儿,寄存在杨帆识海之中的神魂本源更是很干脆地,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太特么刺激了。

        主人竟然想要让它与一具分身去面对两只半皇大妖的攻击,这不是明摆着想要让它老鹿去送死吗?

        特么。

        是谁给了主人这么大的勇气,竟然能让膨胀到连半皇的鱼都敢钓了,他就不怕偷鸡不成蚀把米,最后把自己也给搁进去吗?

        鹿从容心中非议不已,可是却不敢在识海之中有半点儿表露。

        因为沙雕主人不仅凶残,而且心眼儿似乎也不大,它现在之所以这般被区别对待,鹿从容怀疑就是因为以前它在背地里骂主人的事情暴露了。

        否则沙雕主人的身边一共有两只半步妖皇宠兽,可是他为毛却偏偏可着一只来坑?

        做好了安排,杨帆自己也没有闲着,直接将敛息神石催发到极致,把自己的所有气息全部遮掩起来,而后瞬时闪身出城,来到了分身与小梅花的身边。

        此刻,哪怕杨帆就这么明摆地站在一人一兽的身前,而且还是与杨帆心神感应最为紧密的分身与宠兽的跟前,他们也没有发现杨帆半点儿存在的气息。

        尤其是杨帆现在还运行着暗影隐身术,整个人的身形都隐于暗处,目光无所及,神念无所觉,就像是一个完全透明的人一样。

        “效果还不算不错。”

        杨帆站在分身的旁边静候了一会儿,等到他再次听到关于那两只鳄鱼神识探查的系统提示时,心神终于安定了下来。

        “你的孢子分身杨帆四号受到妖皇(残缺)鳄仲的精神秘术干扰,心有所触,却因实力不足无法学习,精神力+10,精神意志+20。”

        “你的孢子分身杨帆四号受到妖皇(残缺)鳄美丽的精神秘术干扰,心有所触,却因实力不足无法学习,精神力+10,精神意志+20。”

        完美!

        杨帆得意地在心中大笑。

        他现在就站在分身的旁边,如果鳄仲与鳄美丽发现了他的存在,那么系统提示中就不会只有孢子分身被精神秘术干扰,他的真身肯定也不能幸免。

        可是现在,一如往常,那两只半皇鳄鱼并没有发现他真身存在的痕迹。

        而这,正是杨帆所需要的,同时也印证了敛息神石的强大之处。

        “接下来,就让本帅来看一看,你们这两只可爱的小鳄鱼藏在了什么地方!”

        杨帆没敢直接探出自己的精神力去四处探查,免得气息外泄会暴露出自己真身的位置。

        他默默地运行起了从大黑身上领悟学来的谛听天地神通,将方圆上百公里的范围全都纳入到了自己的神念感知之中。

        自从大黑的修为精进到了半步妖皇境界之后,谛听天地神通的感应范围再次扩展,直接提升到了一五十百公里的感应范围。

        而杨帆也从中得利,顺势把谛听天地神通的熟练度刷新到了最高,同样能够感应到一百五十公里以内的任何景象。

        很快。

        杨帆就在京华市东北角约三万米的高空中,发现了两道若有若无的陌生气息,紧接着,两只长着黑色鳄鱼脑袋的人形怪便在杨帆的识海之中显化出来。

        杨帆的心神一动,神念虚影瞬息而至,直接出现在鳄仲与鳄美丽两只半皇大妖的身前。

        一如往常,哪怕是半皇,也没有察觉到在谛听天地神通中显化出来的杨帆虚影,杨帆就这样站在它们的跟前,看着它们低头俯着下方的京华市。

        “二长老,杨帆好像把他身边的人全都支开了,不会是他发现咱们了吧?”

        母鳄鱼面现异色,显是对于杨帆分身刚刚把人都打发走的举动起了疑心。

        “没有这个可能!”

        被它称为二长老的鳄仲不以为然地果断摇头。

        “咱们使用的可是妖皇大人自创的探查秘术,就算是同阶的人族半皇也别想有任何察觉,更不要说杨帆一个小小的王者境了。”

        “应该只是巧合而已,你没听他说吗,那些人都去调试阵法去了,属于正常调动,不必放在心上。”

        鳄美丽轻轻点头:“二长老说得好有道理,这次多亏您也一同来了,否则要是依着我的脾气,根本不会考虑那么多,可能一来就莽撞出手了。”

        “所以说,六长老还是太年轻啊。”鳄仲得意昂头,语重心长道:“没事儿的时候记得多看点儿书,人族虽然卑微,但是人族兵法传承还是很一定的借鉴价值的。”

        “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六长老也能多长一点儿啊!”

        “正好,老夫屋里有人族的藏书近万册,六长老没事儿的时候可以经常到我屋里去坐坐啊。”

        鳄美丽羞涩低头,娇声说了一句:“二长老,你好坏~!”

        呕!

        杨帆的虚影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好悬没吐出来。

        这两个老骚货,竟然当众调起情来了,不要脸!

        还能不能有一点儿正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