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潜行追凶在线阅读 - 第688章 正中下怀

第688章 正中下怀

        卓乐峰的示弱麻痹了库尔娃,更关键在于卓乐峰表面上抓不住重点,实则每一个问题都正中要害。经过十五分钟的问询,卓乐峰已经梳理了犯罪脉络。

        整个案件中,执行杀死普约德尔的人确实是库尔娃和霍尔娜。卓乐峰和康斯坦德分析一致,整个过程确实是库尔娃开车带走普约德尔,在接受霍尔娜的服务过程中,依靠霍尔娜的手法闷死普约德尔。

        仅靠霍尔娜本人,她绝对不敢也不会杀死普约德尔。但是因为有库尔娃在身边,霍尔娜觉得有了依靠,便按照计划执行了杀人。

        只是,这必然还有一个前提,即使霍尔娜为何要动手杀人?

        从库尔娃的言辞中不难看出,她把这次杀人当成一个任务。而这个任务她可不可以拒绝?当然可以。特别是她现在服务于桑普德莱。一旦杀死普约德尔,势必会影响她的前途。只是,她为何不拒绝?因为有她无法拒绝的人。

        卓乐峰特意问出霍尔娜在其心中的地位,而库尔娃的回答明白无误的告诉众人,霍尔娜对她有特别的意义。所以,假如是霍尔娜提出要杀死普约德尔,或者是霍尔娜委托库尔娃去执行这个任务,库尔娃一定会认真考虑。

        库尔娃承认自己来自冰城,从目前来看,霍尔娜和库尔娃应该来自于同一个地方。除此之外,是否还有其他人来自于那里?

        卓乐峰的猜测是肯定!

        那个躲在幕后的人,一定同时认识库尔娃和霍尔娜,只是霍尔娜和那人的关系一定也非常密切,所以在那人委托霍尔娜后,霍尔娜又委托库尔娃,继而制定了这次杀人计划。

        那她们为何要杀普约德尔?库尔娃的回答也同样暴露了原因。

        普约德尔那个变态玩过火了,那个圈子玩过火了。他把自己曾经遭受的虐待转嫁到别人身上!只是,普约德尔是享受这种窒息快感,所以,他不可能完全复制这种所谓的虐待。他必然要做出一些转变。

        “享受被虐感的人会有性别区分,他之前是被男性施虐,而后也得到女性的服务。那普约德尔就不会在对男性施虐转嫁。加上他又经常从姑娘那里找乐子,所以,他一定是在和女人的玩乐过程中,因为处理不当,造成那个女人的受伤甚至是死亡。所以,我们只要找到那个被害女性,便可以顺藤摸瓜,找出这个女人背后的人。”

        听完分析后,桑普德莱还在沉思,但是宫本恒靖已经按耐不住,道:“这些都是你的推断,从头到尾你都没一个确定的答案。卓乐峰,只是想拖延时间!”

        卓乐峰哼了一声:“如果你们不按照我说的去做,那才叫拖延时间!最清楚普约德尔平常状态的人是爱维尔,他现在就在外面。我们可以从他口中知晓更多关于普约德尔的秘密。”

        “我赞同卓乐峰的话,如果不尽快行动,那才叫拖延时间!”

        有康斯坦德帮腔,宫本恒靖只能吃瘪。加上桑普德莱也确实想知道事件真相,便急忙让爱维尔进来。

        问询一番后,爱维尔仔细回忆,果然,他确实记得有次普约德尔和人玩乐,将其中一个女人摁在浴池中。因为窒息时间太长,那个女人昏迷休克,只是随后不清楚那个女人的状态,也没怎么继续关注。

        康斯坦德问道:“还能找到凑那场局的人吗?”

        “倒是知道几个,只是不清楚那个女人是谁带过来。”

        还是桑普德莱直接:“那就把那场局的人全部找出来!”

        有这位老大开口,剩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爱维尔一一回忆,再加上人找人,很快,当天那场局的人都凑得差不多了。众人回忆,也大多将目标指向同一个人。

        那个女人叫诺莎娃,同样也是俄罗斯人。在那场局后,那个女人因为大脑损害而进了医院。不久前,那个女人据说因为意识不清晰而从楼上坠落死亡。

        诺莎娃是俄罗斯人,霍尔娜和库尔娃也是俄罗斯人,这事显然没那么巧合。

        卓乐峰觉得自己寻找的关键线索应该就是诺莎娃,所以接下来,便是立刻了解诺莎娃同霍尔娜和库尔娃的关系网络。

        有桑普德莱牵头,通过黑帮力量查找证据。另一方面,康斯坦德和卓乐峰各显神通,他们也在设法查明真相。

        当然,如果是库尔娃自己开口,则一切将会变得简单。只是,卓乐峰知道还存在一个变数,这个变数就是宫本恒靖。

        这个人不会愿意看见卓乐峰帮桑普德莱破了大案,所以,他一定会阻挠。而阻挠的第一要素,就是要让库尔娃闭嘴。

        就在众人离开后,宫本恒靖来到关押之所。看着这个遍体鳞伤的女人,宫本恒靖舔了舔嘴唇。

        库尔娃的这个模样竟让宫本恒靖有了一丝欲望。上前抚摸女人的肌肤,他看上去有些猥琐。

        库尔娃眉头微皱,身体却没了反抗的力道。

        “你想得到我?”

        “呵呵,类似你们这些女杀手,肯定训练过如何敌人,所以,这种事情对你们来说不算什么!当然,这种时候,即使我对你有兴趣,我也不会在此刻享用你的身体。我来到此处,只是想帮你。”

        “你是来当说客?”库尔娃摇摇头,“别做梦了,不该说的,我一个字不会说。”

        “但是你对卓乐峰说的太多了!”宫本恒靖咬牙切齿,“你本可以什么都不说,这样你就可以保护你心爱的人。但是现在,卓乐峰那个混蛋要从诺莎娃那里入手,逐步查清你们背后的那张网。”

        “诺莎娃!”库尔娃眼神出现了躲闪。

        宫本恒靖也是聪明人,仅仅从这个眼神中,他就知道卓乐峰找对了方向。既然如此,他便更加担心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我不是来当说客,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如果想救霍尔娜,此刻你最该做的是什么!”轻轻的将其中一个手铐打开,宫本恒靖将一把匕首递了过去。

        这是一个歹毒阴险的家伙,他想让库尔娃闭嘴,却不打算自己动手,而让库尔娃自行了断。

        看着手上的那把匕首,库尔娃眼中闪过冷光。慢慢将匕首放到自己脖子上后,她想起了什么。

        “帮我一个忙,帮完之后,我也就死而无憾。”

        “想让我做什么?”

        库尔娃点点头,示意宫本恒靖靠近。

        已经等不及让女人闭嘴的宫本恒靖没有犹豫便靠近上前。刚刚走了两步,他便赶到大事不好        。

        刚刚还显得奄奄一息的库尔娃就像得到了力量源泉,猛地挑起后,双腿伸直直接夹住宫本恒靖。利用腰腹力量,她用腿夹住宫本恒靖的脖子,让那个男人毫无反抗后,她又一个下腰,被解开的那只手非常快速的把刚刚那把钥匙拿在手上。

        一个用力,她将宫本恒靖重重摔倒在地,又第一时间解开另一只手的手铐后,拿着匕首就要上前结果宫本恒靖的性命。

        这个日本人没想到仅仅一刻的疏忽竟然会落到如此下场,匕首只要靠近,他便一命呜呼。

        眼看把匕首就要划过,砰,一颗子弹打来,将匕首振到一边。

        库尔娃和宫本恒靖同时看去,见卓乐峰和康斯坦德冲了出来。一看这架势,库尔娃就明白不可硬战,二话不说,掉头就跑。

        卓乐峰和康斯坦德眼神一个对视,彼此心照不宣。康斯坦德追了出去,卓乐峰则上前,见宫本恒靖还惊魂未定,便伸出手,故作关切:“你没事吧!”

        “不管怎么说,先谢谢你救了我一命!”并不想让卓乐峰拉扯自己,宫本恒靖自己起身,“得尽快抓住这个女人,否则桑普德莱一定会找我算账。”

        “放心吧,我不会告诉桑普德莱你对库尔娃做了什么。因为这对我没好处,相反,我还会把库尔娃追回来。”

        不多说,卓乐峰也掉头追了过去,等冲出来后,他看见康斯坦德已经在巷子口等候。这个金发男人叼着一根烟,乐呵道:“一箭双雕,好计策!一来你救了宫本恒靖一命,让他欠你一个人情。二来可以放长线钓大鱼,通过库尔娃找到其他人。我想,你的那些帮手已经锁定了库尔娃,无时无刻都知晓她逃跑的方向吧。”

        “什么都瞒不过康斯坦德神探的双目。”卓乐峰指了指身后,不怀好意笑道,“不过这一切都得需要宫本恒靖大律师的配合。”

        “哈哈,他一定没想到你巴不得他去拾掇库尔娃自尽,因为你知道,库尔娃这种接受过训练的职业女杀手有千百种办法可以对付宫本恒靖。现在,库尔娃已经帮我们去找背后的那几个人,所以,我是不是该找个酒吧坐下来,静待结果?”

        卓乐峰竖起大拇指:“功劳一定少不了你,我只想拿到我需要的东西。”

        “你需要的东西是桑普德莱的赏识以及宫本恒靖的态度!现在来看,只要你把这个案子破了,这两点都能达到。所以,我就先恭喜你了!”

        摆摆手,康斯坦德晃悠着身体去往他口中的酒吧。

        这个神探并非不通人情,他知道这个案子对卓乐峰意义更大,所以在猜到一切后,他不需要跟卓乐峰抢风头,只需要到最后,功劳属于他康斯坦德就成。再者说,到了这一刻,康斯坦德其实也已经把案子破了,剩下的事情,就有卓乐峰和他的手下去收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