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 - 父皇必须死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二章 怎会有何不同

第五十二章 怎会有何不同

        他从来不缺女人,对那些在他身边围着转的女人也熟视无睹。没想到,今日竟然因为这个,而出了纰漏。

        既然如此,花暮辰就不允许这个弱点继续存在。

        去东乌府是一个临时的决定,但既然这里的事情已了,没必要再浪费时间留下。他心头清楚,确实是急了些,连他也不知道究竟在逃避着什么。

        “少主回来了。”

        他的到来,惊醒了整片营地,顿时变得忙碌起来。花暮辰解开披风扔向后方,一名紧跟在他后面的白衣侍女连忙接住。

        “我睡一觉,辰时出发去东乌府。”

        “是。”白衣侍女恭声应下,退了出去。

        花暮辰随行的人员虽多,却没有一人敢留在他的帐内,就连起床穿衣洗漱这等事情,他都从不假手于人。

        对少主的这项怪癖,他身边的人也都习惯了。

        蔡紫妍披了件外袍匆匆而来,刚刚在睡梦中被惊醒的她,犹如春梦中的一支海棠,妩媚艳丽得不可方物。在她掩着的衣襟下,傲人的曲线如山峰挺立。

        “妍姑娘,公子已经歇下了。”白衣侍女对她屈膝施礼,却拦住了她的去路。

        蔡紫妍不耐烦地推着她的肩膀,道:“你让开。”

        花暮辰突然一声不吭不告而别,抛下她独自在营地里。这会儿在大半夜里回来,竟然连解释也没有一个。

        她堂堂蔡家千金,眼下居然就这样被晾在一边,叫她如何怎忍得下这口气?

        蔡紫妍含怒出手,推得白衣侍女一个趔趄。肩头传来的疼痛,让她条件反射地捂住肩头。但是,她仍然伸手手拦住蔡紫妍的去路。

        “妍姑娘,请恕婢子无礼,不能让您过去。”

        “你一个卑贱的侍女,竟然敢挡我的路!”蔡紫妍怒不可遏。

        “紫妍。”冷清的声音从她们后方传来,云清缓步走来,暗夜中的她,就像那一朵幽幽盛放的白色兰花。

        “辰哥哥已经歇下,你在这里闹,就不怕扰了他?”云清看着蔡紫妍,放低了声音质问,就怕吵到帐子里面的花暮辰。

        听她提起花暮辰,蔡紫妍有些发怵。惹得他不悦,绝不是她想要的结果。方才凭借一腔怒气赶来,被白衣侍女阻了一阻,其实就已是悔了,但却碍于面子下不来台。

        云清到来,正好解了她的围。

        只是,蔡紫妍是绝对不肯承认这个事实的。

        她转过头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目送她离去,云清走到白衣侍女跟前,温言问道:“瑜姑娘,有没有伤着?我那里有伤药,不如你随我去取。”

        瑜姑娘屈膝施礼道谢,语气不卑不亢:“清姑娘的好意,婢子心领了。”作为花暮辰身边的一等侍女,她唯一效忠的主子,就只有花暮辰一人而已。

        云清的口边逸出一声微不可及的叹息声,对瑜姑娘点点头离去。

        花暮辰身边,一个寒鸦,一个瑜姑娘。

        一个是他的心腹,只听从他一人的命令,负责对外的所有事务;一个是相对于内务总管般的存在,虽然只是侍女,却是花家的世代忠仆,在花暮辰面前的地位不低。

        不光是在下人面前,瑜姑娘极有体面。就算是在她们这些世家千金面前,也得看在花暮辰的面子上,敬重她三分。

        云清一直想要与她交好,但瑜姑娘虽然执礼甚恭,却不会与谁热络。

        两人离开后,大帐面前恢复了平静。

        “月桃,你守好门口,绝不允许有任何人入内。”瑜姑娘吩咐。

        一名乖巧可爱的小侍女认真地猛点头,“瑜姐姐你放心,我一定做到。”

        她年纪虽小,办事却极可靠,瑜姑娘放心离去。

        少主吩咐了辰时启程,那就是辰时,片刻也耽误不得。这么大个营地,要在短短不到三个时辰内准备好,谈何容易。她的事情,还多着呢。

        一切井然有序的进行着,到了天边微微泛起蓝光时,就已经悄无声息的准备好了一切。

        “姑娘,姑娘,快醒醒!”芍药掀了帘子进来,将手边端着的铜盆慌忙往地上一放,就扑到床上去叫蔡紫妍。

        蔡紫妍困得眼睛都睁不开,将手臂从锦被里伸出来挥了挥,“干嘛?不要吵。”昨天半夜里被惊醒,回来后又气又恼半晌都睡不着,这会她睡得正香。

        “姑娘,”芍药语气急促,“外面的营地都拆完了,他们好像要走了。”

        “什么?”蔡紫妍瞬间清醒,一个翻身就想要下床。

        芍药忙按住她,“姑娘别急,待婢子先给您梳洗。”她一个世家千金,昨天半夜就那样跑出去已是失仪,大白天更不能如此。落到别人眼里,成什么样子,她这个贴身丫鬟也会受罚。

        “那就快点!”蔡紫妍拧着眉,不耐烦地催促。

        芍药手忙脚乱的伺候她洗漱完毕,挽了一个最简单的流云髻,连钗环都没顾得上插,蔡紫妍就往外奔去。

        “辰哥哥!”

        她到了花暮辰跟前,满肚子的抱怨、质问却说不出口。

        花暮辰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晨光在他身后投射过来,勾勒得他如同谪仙一般,超凡脱俗。

        被他淡淡的眼风扫过,蔡紫妍半个字也说不出口。

        “我去一趟东乌府。”花暮辰交代了一句,便拨转马头离开。看着他离开,蔡紫妍才发现自己,一个字也没问出口。

        他之前去了哪里,为什么如今又走得这么突然,满肚子的话,竟是一句也问不出来。

        云清站在她后面的斜坡上,看着愣愣站着的蔡紫妍,和策马离开的花暮辰,微微叹了口气。

        花暮辰的行踪,她们有何权利过问?

        说到底,他的出行并没有邀请两人。厚着脸皮凑上来的是她们,而他没有拒绝罢了。蔡紫妍还是没有弄清楚,以为她跟着来游玩了这段时间,就会有什么不同吗?

        云清摇了摇头,怎会有何不同。

        大商朝有二十七个郡,每郡之下各自管辖十余个府,再往下是县、镇、乡。田台乡隶属于南凤镇,而南凤镇归谭安县管辖,再往上便是东乌府。

        换句话说,是从南凤镇出发,所能到的最近的一个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