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禁区猎人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七章 换回来

第四百七十七章 换回来

        林家传承,是公认的猎门修力第一传承。

        能与之可堪比较的,原先还有章、苗、贺这三家,可到了最近百十来年,也就只有章家可以跟林家相提并论了。

        因为说到底,传承好不好,得看修炼这份传承的人强不强。

        林乐山、林朔父子俩,一个比一个出色,事实胜于雄辩,所以林家依然是修力第一。

        章家能到可以跟林家互别苗头的地步,也是因为有父子二人,章国华、章连海。

        基本上最近五十年,猎门修力第一人,就是这两对父子轮流坐庄。

        四人先后到达了人间修力的尽头,只是因为年龄的差异,巅峰期是错开的。

        先是章国华,然后是林乐山,再是章连海,最后是林朔。

        两家传承相比较,虽然都是修力,但各有特点。

        就绝对威力而言,林家围绕追爷建立的战斗体系,威力是最大的,这个毋庸置疑。

        而章家胜在全面,远、中、近手段都有,狩猎队的任何位置都能顶上去,而且他们能耐更加无视环境,适用性更强。

        可无论是林家还是章家,传承里都有一块短板,那就是身前一尺之内的贴身搏杀。

        林家的弓锤也好,长短枪也罢,都是身前一尺之外的能耐。

        章家的单刀、双刀、飞刀,合适的攻击目标也都在身前一尺之外。

        对手一旦进犯到身前一尺之内,贴身缠斗,无论是林家传人还是章家传人,都会很难受。

        在这个项目上,猎门苏家的“大切割”,以及因“大切割”衍生出来各项绝技,是当之无愧的猎门第一。

        这也是为什么,就整体战力而言,章连海要比苏同济强,可是在昆仑山上,却只能同归于尽。

        因为当时的两人开始互相攻击的时候,距离太近了。

        除了苏家之外,猎门里面还擅长贴身搏杀的,那就是苗家的阴八卦。

        阴八卦中有一门叫做“寸光阴”的功夫,以指力专门攻击穴道,以点破面,刁钻难缠。

        老爷子林乐山之前跟林朔说过,当年他跟苗光启那场架,要不是苗光启脑子不清楚,非要跟他拉开距离斗力,否则结果还真不好说。

        老爷子当时上面有老娘在,旁边有老丈人在,互相磨砺,彼此进步。

        林朔如今在同辈修行者中却是无敌的,而且领先一大截,这当然是一份杰出的成就。

        可林朔自认为,无敌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样会懈怠,也会傲慢,从此止步不前。

        他想找个对手,至少在自己心里面。

        而他找的这个对手,就是苗成云。

        不是现在的苗成云,而是十年后的苗成云。

        因为自己这一辈人中,最后能跟他林朔比肩而立的,也就这一个苗家大公子了。

        之前红沙漠上,苗成云憋着要跟林朔一较长短,凭着就是起手三招“寸光阴”。

        要说老爷子林乐山跟老丈人苗光启,那真是一世人两兄弟。

        老丈人在研究老爷子的路数,自家老爷子也在偷偷研究老丈人的路数。

        林乐山当年给自己儿子拆解过“寸光阴”这路绝学,所以红沙漠上林朔早有防备,对付过去了。

        但这不是招式取胜,而是苗成云当时跟林朔境界差得太远。

        林朔心里是有数的,自己这是一力降十会,如果等到苗成云阴八卦九境大圆满了,一旦贴了身,那就不好对付了。

        而以苗成云的天赋,阴八卦修到人间修力尽头,这是毫无疑问的,迟早的事儿。

        三道尽修的苗家传人,都是大器晚成。

        这几年是随便虐他,十年后可保不准。

        要是拉开了距离,那苗成云再过一百年也变不了天,该挨打还是得挨打。

        可如果是身前一尺之内,阴八卦九境大圆满级别的“寸光阴”攻过来,那滋味可不好受,得想办法。

        办法当然是有的,“大切割”就能破“寸光阴”,大媳妇anne就会,以林朔的天赋学起来不难。

        可这是苏家传承,而且媳妇还是苗成云的师妹,回头打是打过了,耳朵肯定是不清净的。

        就凭苗成云那张嘴,回头场面肯定稳不住。

        而且“大切割”威力太大,一旦使出来非死即伤,切磋而已,没这个必要。

        所以,只能在林家传承里想办法。

        只是林家传承里的近身搏击术,这确实是个弱项。

        既然是短板,那就得补上。

        而补自家传承短板这个想法,林朔早在认识苗成云之前就有了,方向也早就定下了,就参考猿击术。

        最近,这个想法更迫切了,因为苗成云进步了。

        仅在修力方面,双方的差距正在接近。

        而昨晚一夜悟拳之后,林朔觉得这事儿有好有坏。

        好处是自家传承的短板补上了。

        林家修力传承,从此再无短板,远近皆宜,有追爷强,没追爷也强。

        坏处是补得似乎有点儿太好了,苗成云这个对手,无论多少年后的,都有点儿立不住了。

        心里的那块磨刀石,丢了。

        当然这是林朔自己心里的想法,跟别人说不着,而且他自己也意识到,这种感觉未必准确。

        因为补全传承这个事情,对自己这样的传承猎人而言,是一件很大的事情。

        对自己、对家族、对子孙后代,这都是好事。

        这不仅意味着自己更加强大,同时也意味着以后族谱上自己的名字之下,必然会有这一笔。

        所以悟拳之后的那种巨大的成就感,让他哪怕已经过去了一夜,此刻体内依然在分泌大量的多巴胺,让他心情愉悦。

        林朔知道,这同时也影响了自己的判断力,让自己不是那么冷静。

        到底对不对,这会儿的自我感觉肯定是不准确的,得实验一下。

        实践才是检验真知的唯一标准。

        面前这头白耳狌狌,当然是非常强大的。

        搁在以往,如果双方处在猎人和猎物的位置上,林朔要是肩上请着追爷,那问题不大,猎杀的办法有很多,十拿九稳。

        如果没有追爷,有黑凤长枪在,也行,只是自己可能会受伤。

        可要是空手,那就得老老实实认怂,没什么机会。

        事实上林朔昨天也是这么干的。

        猎门总魁首,一入山林便是王,昨天头一回脾气这么好。

        因为自身强大并不是愚蠢的理由,得看得清形势。

        而这会儿,白耳狌狌跟林朔之间,对形势的阅读显然出现了矛盾。

        白耳狌狌认为它自己更强,林朔认为相反。

        于是,在狄兰、歌蒂娅,以及那群猩猩,也就是双方家属的目击下,这场矛盾的争辩过程开始了。

        当然不是用嘴争辩,而是用拳脚。

        ……

        这场战斗,事先被林朔定了性质。

        切磋竞技,点到为止。

        白耳狌狌有没有听懂,这个在场的人都不清楚,但根据之前的表现,它应该有这个理解能力。

        可是当这场战斗真正爆发起来的时候,狄兰和歌蒂娅都认为,这猴儿应该没理解。

        同时,林朔说话好像也不那么算数。

        这哪儿是点到为止的意思,未免也太激烈了!

        此刻林朔和白耳狌狌双方的动作,无论狄兰还是歌蒂娅,都是看不清的。

        绝大多数的时候,只能见到两道残影,在林子里飞速地移动。

        极少数的情况,能看清一人一猴的影子合在一块儿,那是在一起缠斗,身体相对静止,可是他们打斗的动作却依然看不清。

        而就在他们动手的同时,这片热带雨林遭殃了。

        把这世上最出色的伐木工叫过来,让他看着,不出一分钟,他就得惦记着改行。

        因为在砍树的效率上,这一人一猴太厉害了。

        就这一分钟左右的战斗,方圆两公里林子里的树木,几乎一扫而空。

        无论多坚实的树,都经不起双方的拳脚波及,残木四处横飞,树叶就跟下雨似的从天上落下来。

        狄兰是个心很大的孕妇,因为有林小九罩着,她几乎从不担心自己腹中胎儿的安全。

        可这场战斗旁观下来,她摸着自己的小腹,有点儿担忧。

        因为眼下这动静,那就跟雷暴似的,响雷霹雳不绝于耳。

        她怕把自己孩子吓坏了。

        她身边的歌蒂娅,眼睛都看直了。

        等女骑士回过神来一看周围,河滩上就剩俩女人,猩猩全吓跑了。

        而面前这场战斗,也结束了。

        林朔出现在狄兰和歌蒂娅身前,背对着自己的媳妇和义妹,面朝着一片狼藉的雨林。

        白耳狌狌在林子正中央站着。

        这会儿这里也不能叫林子了,而是受灾后的现场。

        上面有大小高矮不一的树桩,还有倒下的树干,断面都是新鲜的,散发着木头的味道,有股子清香。

        林朔和白耳狌狌遥遥相对,林朔的脸微微有些发红,白耳狌狌则是毛发散乱。

        几乎在同时,这一人一猴长长吐出一口气来,然后再慢慢吸入一口气。

        这场战斗,就是丹田一口气的战斗。

        林朔这口气是修炼铸就,白耳狌狌这口气则是天生就会。

        “痛快。”林朔点点头,然后对白耳狌狌抱拳拱手,“承让了。”

        直到这个时候,狄兰才看到林朔手上拿着什么东西。

        就是那把象牙梁儿的篦子。

        狄兰再就看那边的白耳狌狌,发现它手上,正捏着自己父亲送的那把檀木梳子。

        在这场惊天动地的战斗中,林朔用了一口丹田气,把自己二夫人心心念念的那把篦子,换过来了。

        胜负已分。

        白耳狌狌显然也看到林朔手上的东西了。

        它举起自己的手,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梳子,愣了一会儿,似是没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

        林朔当然不会让它继续细琢磨,赶紧用手上篦子梳自己的头,给它做示范,嘴里说道:“白兄,就这么使。我手上这把齿太密,卡头发,不好用。你手里这把好使,特别顺滑,真的你试试,我不骗你。”

        白耳狌狌脸上闪过怀疑之色,小心翼翼地用梳子梳了几下自己的毛发。

        效果还是立竿见影的,原本因为打斗而显得散乱的猩猩毛,几下就顺了。

        白耳狌狌笑了,在那儿连连点头。

        林朔松了口气,背过手来,把手里的篦子藏到了背后,展示给狄兰看,同时轻声说道:

        “赶紧收好,别再让它看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