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封灵星神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六章 孤岛之上的战斗

第六百七十六章 孤岛之上的战斗

        三明岛的人知晓这件事情,所以并不觉得奇怪,大部分人对唐阳还有希冀,他们期盼着唐阳能创造奇迹。

        小部分人一脸死灰,在他们看来唐阳无法战胜谷冥,那股死亡气息和黑色大日给他们的压迫实在太过于恐怖。

        暗渊谷众人却是一惊,他们虽然知晓这件事情,但心里更多的只是不以为然。

        可亲眼看到和道听途说截然不同,他们在面对那股空间道息时,内心深处齐齐浮现了一股无力感。

        这是道息的天然压制,和修为无关。

        孤岛在极短的时间内被弥漫的道息围成了一个封闭的空间,一道道裂痕浮现,一道接着一道的空间碎片掉落,好似能毁灭一切。

        扭曲的空间颤抖更甚,在碎裂空间包围下的黑色大日轻轻颤抖,好似无法承受那股庞大的威压。

        三明岛人群中的张朝久心底有些苦涩,在寻天境巅峰时候的唐阳他便不是对手,而如今唐阳的实力飙升,他更加不是对手。

        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一股气息比一个月前强悍了太多太多。

        唐阳握手成拳,高高扬起,向下镇压时猛然摊开,向下一按。

        光点从大日中分离,化为带着浓浓死气的光束笔直射来,扭曲的空间出现不稳,音爆声向着四周传开,黑光向前好似能镇杀一切。

        碎片分离,落下时裹挟的寂灭气息向前席卷。

        碎片接触到漆黑的光束,两股极端的力量相互碰撞,瞬间产生的气息让人心神颤抖。

        孤岛彻底模糊,空间道息强横异常,而死亡之气也不遑多让。

        令人心生恐惧的气息向外蔓延,极短时间内传开的气息异常混乱。

        两人周围只有呼啸的风声和灵力相撞产生的爆炸声。

        四周的树木被纵横的气浪连根拔起,无数荒草被绞杀成粉末,土层被强横的灵力裹挟着向前冲去。

        光束撞碎了掉落的空间碎片,落在地面便是一个大坑。

        唐阳戒备的看向四周,就在某一刻,难以言明的危机感从前方传来,金光从身躯内散发,唐阳急速躲闪但还是慢了一步。

        一道黑色光柱将他冲飞,裹挟着他的身躯向后飞去,撞断了树棵大树,最终狼狈的掉在地上。

        这肆虐的波动持续了数百个呼吸,当烟尘散去时,一片狼藉的孤岛重新出现在众人眼前。

        孤岛正中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坑,至于四周的植物则是全部消失。

        上方弥漫的死亡道息和让人心颤的空间道息还未消散,寻常武者甚至连靠近的勇气都没有。

        唐阳站起,此时的他胸膛微微下凹,那黑光虽然强横,但他的肉身强横异常,倒是并未有多大的损伤。

        只是层层死气在他身躯周边环绕,说不出的怪异。

        另一边的谷冥比唐阳更惨,胸膛正中和后背各有一条伤痕,空间道息在其上肆虐,阻止着伤口的愈合。

        他的脸色苍白,但眼神却是异常的狠毒,死亡之气在全身席卷,在等待下一次出手的机会。

        众人惊讶更多,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一次两人出手竟然还是不分胜负的结果。

        三明岛这边的众人心底一阵欢呼,虽然那种喜悦未曾说出来,但脸上的神色放松了不少。

        宣皇和幽皇两人的神色好转不少,倒是鸩皇眼中的神色逐渐狠辣,他不想好不容易找到的一次机会被唐阳生生破坏。

        暗渊谷众人看向唐阳的眸子满是仇恨,恨不得将唐阳碎尸万段,唐阳输的越早,对他们而言也就越有利,几次消耗战一打,身为分域境中期的谷冥虽然胜了,但说出去也不好听。

        “道术,死亡黑囚”

        谷冥心头憋了一股气,他势必要轰杀唐阳,此时的他,心底只有一个想法,使出最强手段,击败唐阳!

        无意义的说话已经成了多余,只有战斗才能让他忘却这种耻辱。

        原本在他身后不断暗淡的黑色大日再次明亮,在他周身甚至有数颗闪着朦胧光华的星辰。

        汹涌的灵力从谷冥身躯内涌出,此时的他好似一尊披挂着黑色铠甲的死神,死亡气息向着远处快速涌去,极短时间内向着四周蔓延。

        孤岛周围掀起阵阵风暴,无数漆黑的漩涡形成,疯狂截取着四周的灵气以壮大自身。

        漩涡中有着光柱上下蔓延,连接天地,整座孤岛已然成为了一座巨大的囚笼。

        死亡之气带着消亡的气息向着唐阳杀来,异常恐怖。

        唐阳面露凝重,手掌一翻其上好似有着两色光华浮现,两色光华相辅相成,向上飞速蔓延,声势恐怖。

        “道术,混沌战铠”

        唐阳长啸,大跨步向前,每一拳轰向前方都能掀起阵阵音爆,两色光华蔓延全身,使得他的气息向上猛涨!

        乌金棍握在手中,其上有光华闪现,道道乌光带着沉重的重影好似能轰碎虚空。

        “乌金开天”

        一棍挥出,强悍至极的光华震动四周,两色光华笼罩唐阳全身,使他看起来像是一尊神祗。

        孤岛之上的囚笼缩小,一根接着一根的光柱收缩,最终凝结为一道。

        这一道光柱横在虚空中,其上有着模糊的虚影,虚影手持光柱,向下猛然砸去好似要将他彻底轰杀。

        苍穹的气息向下碾压,唐阳心神狂震,这一击,是要将他绝杀!

        谷冥眼眸漆黑,他体内的灵力释放,好似海纳百川般向前席卷,极短时间内爆发的威势震彻四周。

        唐阳咬牙,在这股强横到极致的威压下,体内的战意层层涌动,灵力在向着上方席卷,极短时间内涌动的气息向上撞去。

        乌金棍虚影放大,对上了从上方落下的光柱。

        轰!

        孤岛颤抖,肆虐的罡风向着四周席卷,沉重的力道镇压着死气,死气向着四周迸发,化为一道道冲击波蔓延。

        围观众人惊惧,好在各自的强者出手阻拦,这才化解掉四溢的冲击。

        余威弥漫,孤岛四周的山崖出现裂痕,最终崩溃。

        四周的水面被两人交战产生波动挤压的向四周涌去,拍打在四周发出轰响。

        场中声波逐渐平息,谷冥的身形率先出现,他虽然还悬浮在半空,但情况糟糕,胸膛被轰击的凹陷,气息萎靡,嘴中仍然有鲜血喷出。

        上方的光柱已然消散,甚至他背后的那一轮黑色大日也变得暗淡许多。

        唐阳呢?众人向着另一边看去。

        唐阳倚着乌金棍,站在另一边,他的右手虎口炸开,血肉模糊,肩头剧痛,饶是以他强横的肉身,依然被打碎了肩胛骨,可见这一招力道的强悍。

        三明岛众人先是一愣,而后爆发欢呼,唐阳胜了!

        暗渊谷众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情十分复杂,在他们最初的预想中,唐阳定会被强势镇压,而进行到一半后,他们忽然觉得能战胜就行。

        刚才那一招对撞之前,不少人心中生出一个可怕的想法,难不成两人时平手?

        直到现在,现实狠狠的抽了他们一巴掌,谷冥难道输了么?

        谷暗微微张了张嘴,一张老脸上满是皱纹,他的内心宛如雷击,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我们……”

        “唐阳,我要弄死你!!!”

        谷暗话音未落,谷冥饱含不甘和怨毒的嘶吼声响彻全场。

        环绕在他身边的星辰虚影陡然发出亮光,上方的天穹突然黑了。

        一朵朵黑云浮现在上方,遮挡了天空,独属于死亡的肃杀之气在极短时间内蔓延全场。

        “暗渊消亡决”

        谷冥一声断喝,灵府内的灵力疯狂涌动,甚至他的肉身也在极短时间内变得干瘪,与此同时,上方的黑云中好似有可怕的存在即将出现。

        “谷冥,给我住手!”

        谷暗怒喝,身形向前飚射,刚上前数丈却被一道浮现的光幕挡住。

        暗渊谷众人的神色大变,错愕的看着谷冥施展的武技。

        “我的天哪,竟然是这一招?这不是无限接近六品武技么?”

        “强行施展的后果也是经脉寸断啊!”

        “这门武技不是因为太过霸道已经被列为禁术了么?为何……”

        “……”

        “竟然是暗渊消亡决?这老狗还真是舍得啊!”宣皇怒极反笑,身躯横移,撞上了那一道光幕。

        光幕颤抖,却并未散开,这是为了防止有人暗中出手由两方势力各自出手设置,要么战斗结束要么强行破开。

        三明岛众人此时也焦急起来,对他们来说,此时的唐阳乃是真正扫了暗渊谷一耳光的人物,这是属于他们三明岛的人,当然不希望他出事。

        鸩皇淡淡一笑,“别急,场中的结果很快就会揭晓,或许有好戏看呢?”

        宣皇冷冷扫了他一眼,继续出手轰击。

        幽皇二话不说,加入了轰击的队列。

        只是他们的动作慢了,谷冥全身的气息都好似被抽空,他的气息萎靡到了极致,但上方的黑云却散发着让人心颤的威势。

        唐阳的心揪紧,这一招的威势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他确信,这一招在暗渊谷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接触的东西。

        可惜的是,类似的东西,他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