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玩家超正义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最大的背叛

第二百一十八章 最大的背叛

        骸骨公那带有回音的低沉嗓音悠久而深远。

        恍惚间,龙井茶仿佛看到了某种幻觉……

        祂那古旧而锈蚀的盔甲,造型与周围的坟茔看上去是如此契合、风格是如此的统一。仿佛祂原本就应该在这里——在这已消逝近千年的古老王朝的坟茔中。

        他的声音,并不像是从众人眼前传来。

        而像是站在已遗失的过去、向着未来的众人低声颂念。

        ——此刻,安南正透过龙井茶的双眼,正注视着这一切。

        他身上不出意外的浮现出了被神圣之物所影响的痕迹——只是玩家们无法看到它。

        【你得到了新的标记“低阶影响:古老之低语”】

        【如不及时去除,将会在七日后跌入具有关键词“蛾”的随机噩梦中(难度:困难)中】

        ……【古老之低语】。

        安南微微皱起眉头。

        这是一个位阶不高、在仪式中不算常用,但稍微有些珍惜的影响——因其获得不易。

        这个影响是获得方式,是“年龄已超过自身的最大寿限两倍”的老人,讲述“听者出生之前发生、且未曾了解的秘密”时才会获得。

        也就是说,它需要一个使用过多次续命仪式,且确切的、完全耗尽自己原本寿命两倍的古老超凡者或是仪式师才能触发。

        这并非是骸骨公所掌握的“骸骨”和“背叛”领域的影响。

        而仅仅只是来自于祂的年龄……

        既然安南这边也能获得影响,那么就说明骸骨公准备说出的秘密、就连安南也不了解。

        他集中注意力,聆听着近两千公里之外的地下所讲述着的秘密——

        只见骸骨公在前方独自一人走着,时不时伸手抚摸一下路边的某个坟茔。即使这些坟茔并没有注明葬身于此的“居民”的姓名,也没有妨碍骸骨公认出他们的身份。

        龙井茶与两位同伴举着燃着光亮的手并肩而行,紧张到时不时互相对视一眼、确认身边的人的确还在。仿佛他们下一秒就会突然消失一般。

        极其微弱的光亮,在完全昏暗无光的地下安静的燃着……而前方骸骨公的斗篷则投射出深不可见的阴影。

        一目望去,所见之处仅有巨大的石柱、与车库大小的石质坟茔。

        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玩家们都是超凡者,甚至某位玩家本身就是幽魂——他们自是不会怕鬼的。

        但古老的、死去的历史本身,就形成了巨大的压迫感。

        以至于玩家们连一句话都没敢说。

        他们甚至没有在好友页面私聊、连直播都没想起来开……只是屏住呼吸、尽量把脚步放轻,安静的跟在骸骨公身后。

        突然,毫无预兆的——骸骨公的脚步停下了。

        因为祂的身材过于高大,以至于把前面的道路完全遮蔽。龙井茶一时之间,竟是看不到骸骨公身前是什么。

        但德芙看到了。

        她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将其截图发到论坛、并且立刻开启了直播。

        因为她一瞬之间就意识到,眼前的情况可能已经重要到必须记录下来了——

        那是一座看起来与周围的“车库”并没有什么区别的坟茔。

        但它的特异之处在于……它前面立着一个石像。

        这是德芙所看到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坟茔之外”的东西——

        石像并不高,即使加上半米高的基座也不到两米。因为和石像本身所雕刻的人就相当矮小。

        那是一位面容慈祥、笑容慈悲、身形瘦削而矮小,微微躬着身子、眯着眼睛的老婆婆。她的容貌相当普通,脸上满是皱纹,就像是好脾气到给孩子们发糖吃的老婆婆一样。

        但即使是骸骨公,也要对她垂首致敬。

        ——那么她的身份已然不言而喻。

        这位样貌、身材皆与普通人最为接近,完全没有任何特异之处的老婆婆,正是十二正神之首。

        她正是丧歌公国所信仰的神明,“捡骨者”、“生者不可视之神”、“沉默不言之神”、“烬与炭之母”,死亡与大地之神——也即是俗称的埋骨婆婆。

        埋骨婆婆是一切未被安葬之人的庇护者……她会温和的将所有死于非命的尸骸深埋大地、重新安葬。唯有将死之人才能看到她的身影。

        与此同时,婆婆也是最不喜欢响应高阶仪式的正神……除了安魂仪式、埋骨仪式之外,几乎所有与埋骨婆婆相关的仪式都很难得到回应。

        她的沉默性格堪比寂静女士。

        这被仪式师们理解为是因为“大地的稳固”与“死亡的不可违逆性”。因为“大地与亡者皆沉默不言”。

        不过虽然婆婆非常沉默,但与红骑士、老祖母、燧父这些正神相比,婆婆脾气反而是比较好的那一批——大概与持杯女、好运小姐是一个级别的,几乎从未见过动怒。

        或者说,从第三纪以后的历史中,婆婆的确就是从未动怒过。在长达两千年的历史中,她没有主动攻击过任何凡人和超凡者……即使是极为稀有的“冒犯死亡者”,她通常也不会管。

        尤其在敲钟佬诞生后,她就更少去管那些“死而复生者”了。

        以至于在仪式师们在准备仪式时,那些“防止触怒某位神明的成分”中,也通常不会考虑到埋骨婆婆。

        ——人们在请求火与光、战争与否决等领域的力量时,会非常注意自己的仪式是否摆对、仪式中有没有什么材料触犯了忌讳。

        比如说,燧父讨厌水——无论是在杯盏中、井中、沼泽中还是身上。

        因此在呼唤燧父的力量后,祂总是会顺手把仪式者身上烘干……但犯过来说,如果仪式场中过于潮湿(比如说在沼泽中举行仪式),那么不仅不可能借到燧父的力量,可能还会招致燧父的攻击。

        而曜先生则会对仪式者的本性有要求。因为祂是净化之神,所以如果仪式师心思紊乱,杂念、邪念缠身,祂离开时残留的影响也会将其自然祛除。

        但反过来说,假如仪式师是真正的恶人、而且不知悔改——那么光的力量就会将其直接烧死。

        倒是埋骨婆婆的仪式,非常简单。

        之前美味风鹅在流浪的孩子辅助下使用的埋骨仪式,严格来说连祭物都没摆正、仪式场更是直接用超凡能力瞬间挖出来的,一点也不庄重、更不认真。

        但他们还是借到了力量,并且根本不打折扣。

        龙井茶心想,如果埋骨婆婆不是这样的好脾气。

        那么骸骨公在她面前祭拜的行为,可能会当场显灵和祂打起来吧……

        ——是的,骸骨公正在埋骨婆婆的神像前祭拜。

        而且流程还相当正规。

        只见骸骨公在埋骨婆婆面前单膝跪拜。

        祂的左手直直下垂、意为向大地致敬;并以自己的右手轻触自己的额头、双眼、双耳、嘴唇,随后按在心脏处。

        这个理解的意思是,宣誓不思、不看、不听、不言、不活——这是死者的五准则。

        死者违反了任何一条准则,都会被评判为异常。

        而骸骨公,祂毫无疑问是异常中的异常。

        看啊,尸体在说话……

        “人终将面对死亡。”

        骸骨公在埋骨婆婆的神像面前,平静的说道。

        尽管他没有回头,也没有指名道姓。

        但龙井茶仍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祂这是在对自己说话。

        于是他大着胆子询问道:“那您……”

        “——因此。”

        骸骨公发出了低沉、嘶哑而苍老的声音。

        “对死亡的抗拒,就是一个人所能做到的、最大的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