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异侦实录在线阅读 - 第689章 嘴角的疤痕

第689章 嘴角的疤痕

        锻锋听后就轻哼一声,“说得也是,没准你现在就已经被那虫子操控了吗?要不这样,以后你每天上班时先跟我对个暗号,对得上还则罢了,对不上就大刑伺候!”

        袁牧野没心思和他在这闲扯,就问他老林回来这几天有没有去看看他的那个实在亲戚?

        锻锋一听就把撇嘴道,“别提了,想去又不敢去,整天让我们几个没事过多去看看……那蜥蜴人现在一看到我们就烦得不行不行的。”

        袁牧野听后就笑道,“行吧,今天晚上我过去看一眼!”

        锻锋听了就如释重负道,“得嘞,我也这是这么想的,别说……那小丫头还真挺喜欢你的,一直向我们打听你的事情呢?!”

        袁牧野一听就忙摇头说,“你可少拿我打岔吧?人家大头和赵灵儿明显就是相互喜欢,你这话要是让那家伙听到还能有我的好吗?”

        锻锋这时就一脸坏笑道,“这有什么呀,公平竞争吗?!”

        “去去去,该干嘛干嘛去,我就把赵灵儿当妹妹行吗,你要再这么说晚上我可不去了!”袁牧野故意阴沉着脸说道。

        锻锋一看袁牧野好像真急了,赶紧见好就收道,“行行行,我收回刚才的话还不行吗?晚上你必须去啊,轮也该轮到你了……”

        当天晚上下班的时候,袁牧野早走了一个小时,就为绕路去赵灵儿的小店里看上一眼,顺便和她商量一下大头的事情,因为他如果真想要融入人类社会,有个合法的身份是最基本的条件之一。

        不巧的是,袁牧野过去的时候赵灵儿正好不在店里,店门落锁,大头显然也不在其中……袁牧野往里张望了几眼,发现店里灯火通明,不像是关门下班,更像是临时有事出去了。

        想到这里,袁牧野就拨打通赵灵儿的电话,谁知对方的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按理说平时这个点儿赵灵儿的小店是不会这么早下班的,而且就算下班也应该是落下卷帘门,而不是直接用一把u弄锁住店门这么简单。

        由于担心可能是出了什么事儿,于是袁牧野就在店门口继续等了一会儿,结果这时却见赵灵儿正一脸焦急的从不远处跑了回来……

        对方一见袁牧野正站在门口,竟差点没急得哭了出来,“袁哥,大头不见了!我把能找的地方全都找遍了,还是没有找到他人……都是我不好,不该骂他……他会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会不会是被车撞了!”

        袁牧野一听就赶紧安抚她道,“你先别着急,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随后赵灵儿就抽抽搭搭的告诉袁牧野,今天下午的时候他们店里来了几个小混混,结账的时候见店里就赵灵儿一个人,于是几个人就动了坏心思……

        别看赵灵儿长得小巧玲珑,可却是个性子泼辣的姑娘,她当即就大声呵斥对方,而她的声音自然也就惊动了还在二楼睡觉的大头!

        那几个家伙一见大头从二楼下来,就多少收敛了一些,赵灵儿以前也嘱咐过大头,能讲道理的时候千万别动手,于是她就趁机警告那几个小流氓再不离开自己就会报警!

        可那几个小混混也许是被女孩训斥失了面子,又仗着着自己人多,非但被没被吓走,还更加肆无忌惮的在言语上调戏赵灵儿,结果大头就直接出手把几个人给打跑了,特别是为首的那个小混混被打得最惨,那可真是现实版的“满地找牙”啊。

        小混混被打跑之后,赵灵儿感觉事情有些不太妥当,大头下手实在有些重了,万一对方报警怎么办呢?毕竟大头的身份还没解决呢,进官肯定是件麻烦事。

        赵灵儿心里这么想着,嘴上自然也就埋怨了大头几句,估计大头当时心里肯定是觉得我帮你打跑流氓,事后你还怪我下手太重?于是就一言不发的推门出去了。

        一开始赵灵儿以为大头气消了自己就会回来,结果直到天黑也不见大头回来,于是她赶紧临时锁了店门出来找人,谁知她将自己平时和大头去过的地方全都找了一遍,却愣是没有找到他的人影。

        而赵灵儿由于刚才走的匆忙,还把手机忘在了店里,所以这才急急忙忙的回来拿走机,想要联系袁牧野他们一起帮忙找人……

        听完了前因后果之后,袁牧野就安抚赵灵儿说,“你先不要担心,大头的身手很厉害,普通的人和车都是不能伤到他的,我现在再陪你出去找一圈,如果还找不到人你就先回家休息,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保证能把人给你平安的带回来,怎么样?”

        早已六神无主的赵灵儿听后,就点点头说,“好,那咱们再去一次郊区的公园,他平时很喜欢去那个地方玩!”

        袁牧野一听就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就告诉司机师傅直接去郊区公园……谁知他们两个走后没多久,大头就拿着一把野花跑了回来,于是他们双方就这样完美的错过了。

        车上,袁牧野还在不停的开导着赵灵儿,给她分析大头是不可能真生气之类的话,可赵灵儿在父母去世之后整个人就变得极度缺乏安全感,生怕这个突然闯进自己生命的大男孩会再一次的突然消失。

        当时袁牧野把心思都放在了赵灵儿的身上,就没怎么注意看车窗外的情况,结果等他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出租车早就已经开到城外的一条陌生道路上去了。

        由于赵灵儿还在车上,为免惊吓到她,因此袁牧野并没有立即发作,而是先用手机给锻锋发了个实时定位。这时就连赵灵儿都发现有些不对劲了,于是她就一脸疑惑的说道,“司机师傅,你是不是走错路了,这也不是去郊区公园的方向啊?”

        谁知出租车司机却一言不发,始终专注的看着前方极速行驶着……袁牧野这时通过后视镜看向司机,发现他头戴一顶鸭舌帽,将大半张脸全部遮住,仅能看到他左则嘴角有一处明显的烧伤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