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宠妃翻身宝典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暗涌

第二百五十四章 暗涌

        “姑……不,福晋,你为什么不借着这次机会处置一些人,要知道您禁足的这段时间里,这些人虽说没有落井下石,可也没出手相助啊!”忍了几天的惠玉眼见整个府里的风向都变了,原本小心翼翼的她便迅速抖起来了。

        乌拉那拉氏是人精,吃足了苦头,自然懂得权衡利弊,但本性未变的惠玉却不是,她的处境迫使她不得不收敛,可一旦她知道不必了,本性反弹,会变得更加变本加厉。

        “还不到时候。”乌拉那拉氏本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她不出手那是因为心有顾忌,而非心慈手软。

        “可是……”惠玉对上乌拉那拉氏黑黝黝的双眼,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嘴唇翕了翕,最终还是自行闭嘴了。

        乌拉那拉氏伸手端起一旁的茶盏,慢斯条理地轻呷了一口,才道:“没有可是,如今爷的病情反复,谁也说不准最后是什么结果,所以行事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是。”惠玉见乌拉那拉氏不为所动,也不好再说,不过从她微撇的嘴角能看出她并不欣赏乌拉那拉氏做法,甚至从内心里觉得她胆小懦弱。

        春诗站在一旁,冷眼看着惠玉一脸不服气的模样,心里一阵冷笑。在后院吃了那么多亏,居然还不长记性,活该最终赢得机会的人是钮钴禄氏而不是她。

        这段时间她也算看出来了,只要有惠玉和钮钴禄氏等人在,她就别想得偿所愿,如此她自然得另想办法,毕竟现在的她可是福晋身边最受宠信的人,自然能做的事也就更多了。

        好不容易等到惠玉离开后,她才上前两步,以一种故作不解的语气说道:“主子,惠玉格格到底是年纪小,尚不能明白您的苦心,倒是这钮钴禄格格,随驾之后除了主子爷病重的消息,她似乎很少再送消息回来了。”

        乌拉那拉氏皱了皱眉心,正想开口的瞬间,抬手以帕子掩嘴咳嗽了一声,才道:“之前随驾的事情本就有些蹊跷,单以我是不可能让密嫔尽心尽力帮忙的,而且就惠玉的身份,一听就知道跟我有关,原本她的机会更大些,谁曾想变成了钮钴禄氏。当时我自身难保,不想追究,现在既然有了机会,我自然是要好好查查这钮钴禄氏背后到底还藏着什么样的人物,居然能越过我得了这机会。”

        “主子的意思,钮钴禄氏还投靠了别人?”春诗一脸诧异,似没有想到钮钴禄氏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毕竟主子就算是落魄了,那也轮不到一个格格来打脸。

        “不管她是投靠了别人还是自己的本事,就她现在的选择就知道她没有表面上看着那般老实本分。”乌拉那拉氏双眼微眯,语气低沉地道。

        从被禁足夺权之后,乌拉那拉氏就一直处于艰难求生痛苦挣扎的状态,表面上看她依旧是四福晋,可实际上她什么都没有,甚至不能走出这个院子。那时她是恨的,现在她也恨,可到底还是舍不得这到手的荣华富贵。

        府里有男主人和没有男主人那完全是两回事,昔日大福晋就算是继福晋,可有大阿哥在,她就算不怎么得宠,出了门旁人也会给上几分脸面,可大阿哥被圈禁后,大福晋为何陪着,还不是因为失去了大阿哥她什么都不是。

        如今胤禛病重,瞧着她占了便宜,解了禁有了权,但一旦胤禛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的确会受优待,但日后处境不一定比现在好,所以她现在的心情十分地矛盾,既希望胤禛无事又希望他不要回来。

        “那主子的意思是……”春诗心念一动,不由地做了一个处置的手势。

        “一切等爷那边有了消息再说,万一钮钴禄氏手段了得,真的如愿以偿呢!”乌拉那拉氏即便不满钮钴禄氏的自作主张,却也希望她能一举得男。

        她想要一个儿子来稳住自己的地位已经快想疯了,这段时间她成了别人的座上宾,有意识地拉拢那些王爷福晋为自己撑腰,即便那些人的态度都不错,甚至答应的很好,但话语之间透露的却还是孩子。

        的确,皇家没有孩子的福晋何其之多,但过得好的终究是大部分,因为身份有天然的优势,再加上各自的手段,只要不留后患,照样可以荣宠一生。

        春诗瞧着乌拉那拉氏这沉默不语的模样,心里颇为怨恨,可碍于主仆之别,她不敢把话挑明了说,就只能把怒火对准惠玉和钮钴禄氏。

        乌拉那拉氏见春诗不说话,不由地看了她一眼,平淡的声音里突地多了几分厌恶感,“揽月轩那边怎么样?”

        “回主子的话,揽月轩那边防得太紧了,小厨房那边也插不上手,所以……”春诗低下头,有些不敢看乌拉那拉氏的眼睛,说话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小。

        “这也不怪你,姚嬷嬷要真是那么容易对付,爷岂敢让她打理后院。”乌拉那拉氏每每提到管家权都忍不住咬牙,明明她才是福晋,可爷却从来不给她福晋应有的体面。

        对于胤禛的指责,她并不认为自己有错,她都不能生了,难不成还真贤惠地看着别人凭着孩子爬到她头上来不成。

        春诗点头,这姚嬷嬷真要好对付,武庶福晋怕是走不到今天这一步,不过眼瞧着机会就在眼前,春诗不由欲言又止地道:“那主子的意思是……”

        “继续,都说苍蝇不盯无缝蛋,这揽月轩真要没缝,那我拿它也没法,可只要它有一丁点缝隙,那就怪不得我出手了。”乌拉那拉氏冷笑一声,她若真的这么容易放弃,她怕是早就因为之前的种种打击而消沉了。

        揽月轩这边,姚嬷嬷收到武秀宁让人寄来的信,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要主子爷无事,她就有信心护着两位小主子等着两位主子归来,至于正院那边,手段再多,那也得看自己如今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处境。

        不是有管家权就一定能支使所有人的,她打理后院这么多年,还不能有几个向着自己的人,更何况主子爷隔三岔五的清洗后院一遍,那些效忠乌拉那拉氏的人剩下的早就不多了,就算现在提拔,忠心也有限,她何惧之有。

        澜衣等人也明白府里的情况不同于往日,便拘着揽月轩的人,特别这两年刚挑进来的小丫头们,性子太浮躁,规矩才学好,一切尚无定数,她们自然不可能放纵。至于揽月轩的老人们,心里都清楚,盼着主子回来才是最好的选择,不然纵使她们抓住了别人给的机会,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百合,你去将这封信交给小林子,让他找个机会送到十贝勒府去。”姚嬷嬷看完主子让人送来的信后,立马提笔又写了一封,然后叫来百合,让她送去给小林子。

        如今,揽月轩成了后院的独立的存在,它不需要讨好正院以求安然生存,甚至前院的小林子等人不用姚嬷嬷开口,便自动给予方便,若非如此,纵使姚嬷嬷能力再大,也不可能做到现在这样面面俱到的地步。

        “嬷嬷放心,奴婢这就去办。”百合接过信,小心地放入袖口,然后规矩地退了出去。

        姚嬷嬷微眯着眼,目光看向窗外,既然主子爷的病情已经好转,那么回京指日可待,至于正院,再风光那又如何,不过是表面恭维,靠得也是皇上对主子爷的看重,一旦那些人看清了主子爷的态度,纵使乌拉那拉氏是嫡福晋,也翻不了天,毕竟自古被架空的皇后都不少,更何况一个皇子福晋。

        相较于京城的暗涌,行宫这边的情况明显好转不少,胤禛的病情经过一个多月的救治已经趋向于稳定,各种症状都在持续消失,这让太医们也十分振奋,甚至将此事治疗的种种举措都记了下来,毕竟时疫也是重症,能有突破,对于他们和百姓都是一件好事。

        胤禛此刻闭着眼睛躺在床榻上休息,从他脸上平静的表情上不难看出他现在的状态不错,只是面容以及身体显得十分削瘦,再无之前的健壮。

        武秀宁原本因着生孩子的关系,身材变得圆润不少,特别是生弘旻他们时,差点丢了性命,着实养了很久,相较从前的纤细,她可以算得上有肉,但这段时间因着劳累彻底地回归了少女时的纤细。

        但有好也不好,胤禛的病情反复,她事事都要亲历亲为,耗费的心思自然也多了,整个人憔悴非常,特别是眼底的乌青,一看就知道是长时间没有好好休息造成的。

        “主子,主子爷刚喝过药,肯定是要睡上一会儿的,您要不先到旁边的软榻上小憩一会,这里有奴婢盯着,主子爷一醒,奴婢立马去叫您。”绿芜看着越来越憔悴的主子,忍不住低声劝道。

        “好,爷若醒了,记得叫醒我。”武秀宁也是着实累了,这段时间苏培盛忙着调查钮钴禄氏背后的人,这里就只能交到她手上,毕竟敌在暗,他们在明,谁也不能保证对胤禛下手的人没有后手,所以涉及用药的事,只有她亲历亲为才能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