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嫡妃惊华:一品毒医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四章 她的主动

第二百八十四章 她的主动

        是夜,幽王府里传来了两道刺耳的响声。

        当慕珑渊阴沉着一张俊脸赶来兵器室时,便瞥见了守在外头的齐侍卫,他的眼底当即划过一抹难以察觉的光亮,嘴角扬起了些许若有若无的笑意。

        说来也怪,这两日他心情莫名的糟糕,可眼下这一刻竟顿时一扫阴霾。

        “是谁准许她进去的?”然而,明明心里暗自高兴的尊贵男子,话到了嘴边反而泛起了几分杀意,齐侍卫当即恭敬的上前,一副大错特错的姿态。

        慕珑渊冷冷的从他身上收回了目光,“下去领罚。”

        “是。”

        然而转身离开的瞬间,齐侍卫的面上反而松了口气,倘若自家王爷真的气恼,哪里是领罚这么简单?若再不带永乐县主过来,自己脖子上的这颗脑袋才是真正的危险。

        此时此刻,那纤细妙曼的身影正伫立在那放满弹药的桌前,她的精神尽数集中于那条笔直的手臂上,仿佛全然没有听见自己身后渐渐靠近的脚步声。

        又是一道声响,那手铳冒着些许刺鼻的青烟,前方的靶子上三道弹痕离靶心越来越近。

        慕珑渊脸上的浅笑却是一凛,上一次这个丫头的姿势还那般生疏,可此刻,那手势标准漂亮得不像样子,一股凌厉的杀气从她的眸中倾泻而出,她瞄准的仿佛不是冷冰冰的死物,而是某个活生生的人,并且饱含不共戴天之仇。

        一阵难以言喻的寒气环绕在她周身,慕珑渊分明感觉到她的肩头似乎多了点什么东西沉沉的压着,而那少女感受到他的目光,才深吸了口气缓缓的放下了手臂转过身来。

        “王爷可否教臣女如何自如的运用这把手铳?”

        眼前的少女脸上虽是笑着的,可她眼底深处的另一层东西正在这昏暗的室内泛着危险无比的光。

        “你想做什么?”慕珑渊沉了沉声音,这丫头的心情很不好,应该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刻骨的悲痛之事,莫非是因为刘府的那个小姑娘?

        “杀人。”

        夏浅薇回答得毫不犹豫,然而慕珑渊也拒绝得果断。

        “不教。”

        小小年纪,又是姑娘家,竟面不改色的张口说要杀人?

        慕珑渊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要离开,身后的夏浅薇却往前跨了几步及时伸手抓住了他的袖子,“这世间没有人比王爷更有资格教臣女杀人。”

        “……你这也算是恭维本王?”慕珑渊突然有种想把夏浅薇丢出去的冲动,然而眼前的少女眼中带着笑,便这样安静的站在那儿等着他点头答应,并且相信他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的样子。

        明知今日的夏浅薇是因为有求于他才这般一反常态巴结讨好,若换成是别人,想让他办事就必须付出同等的代价,可不是像她这般耍赖便能成功的。

        本打算开口让她滚,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你想杀什么人,直接吩咐齐韶去办便是了,本王忙得很。”

        “假以他人之手,又怎能大快人心?这点王爷应该比臣女明白。”

        夏浅薇的意思是,她想杀的人必须自己动手,否则便毫无乐趣可言。

        慕珑渊此刻的心情却莫名有些不快,他在这丫头的心里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若本王还是不答应呢?”

        眼前的男子好整以暇的等着看她给出的诚意,然而夏浅薇似乎早有准备,她缓缓从袖中抽出了一小张羊皮交到了他的手里。

        看着上面的地图,慕珑渊的眼中当即划过一抹幽光,狐疑的看着夏浅薇平静的面色。

        “你怎知本王在寻云国的军事地图?”

        不等她回答,慕珑渊的眼底已然泛开了别样的危险,这丫头偷偷潜进他的书房?

        不可能,就算齐韶的胆子再大也不敢做这种吃里扒外的事情,只怕没等夏浅薇一脚跨进去,就已经被四周暗中把守的阎幽军当场斩杀了!

        “臣女整日与王爷对弈,输得无聊了总要转移注意力,王爷的那份地图就压在书架上。”

        慕珑渊眸光一闪,确实,只是那张羊皮应该只露出了一小部分,又尚未绘制完全,她居然一眼便知是云国的地图?

        他一直都知道夏浅薇的身上藏着许多秘密,但每一次掏出来,都足以给他莫大的惊喜。

        眼前俊美的男子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一瞬间也不再需要夏浅薇的巴结讨好,只见他走向角落,从某个暗格中拿出了一块绢布递了过去。

        夏浅薇打开一看,便听慕珑渊得逞的笑声传来,“这是本王命人特制的弹药,里面是空心的,你不是擅长制药?若是遇上高手,哪怕你侥幸射中了他,也不足以取人性命。”

        夏浅薇顿时明白,原来慕珑渊早就做了准备,这轻巧的弹药分明是为她量身定制的,否则就以幽王的能力,怎么可能发生一击不毙命这种事情?

        所以,只要往弹药中放入剧毒,就可以使敌人无处可逃!

        夏浅薇的脑海中再次闪过冷玉寒的话,她忍不住望向慕珑渊那张完美得无可挑剔的侧颜,无数的思绪在这一刻千回百转,她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王爷,三日后一同去京外的玉云山如何?”

        慕珑渊轻轻挑了挑眉,而夏浅薇则低下头来避开了他审视的视线,“听说玉云山上有座庙,对于消除杀业很是灵验。”

        眼前的男子仿佛听见了什么玩笑话,“本王需要消除业障?”

        他早就记不清自己的双手沾染了多少鲜血,更不怕什么冤鬼索命,这丫头有哪只眼睛看见自己想忏悔己过了?

        然而他很快又反应过来,这好像是夏浅薇第一次主动邀他?

        一种别样的感觉瞬间从心底蔓延开来,“也不是不可以,本王三日后正巧无事。”

        慕珑渊答应之后,两人之间的氛围顿时有了丝奇妙的变化,只是心思却各不相同。

        直到夏浅薇离开之后,他才唤来了自己的部下。

        “去查查,玉云山上的庙有何特别之处。”

        然而对方却是微微一愣,“王爷,玉云山庙是主姻缘的,京中的未婚女子皆喜欢上山求缘分。”

        “……”那丫头拉自己去求姻缘?疯了?

        慕珑渊自然不觉得夏浅薇是存了什么特别的心思,只是怎么有种被那丫头利用了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