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十万份穿越后回归在线阅读 - 第二零七章 恐吓日向玲子

第二零七章 恐吓日向玲子

        奴良组的动作很快。

        在奴良滑瓢下达命令后,只用了一天时间,负责前来邀请苏越的首无,就横跨了半个岛国,从关东地区东京的浮世绘町,赶到了位于岛国中国地区广岛县的三原市——他坐飞机来的。

        首无是一种头和身子分开,没有脖子的妖怪。如果用围巾挡住脖子的位置,看起来和人类并没有什么区别。

        下了飞机,他直接打车来到骷髅宫家。

        看着已经完全居住在西式洋房中的骷髅宫家,以及周围那全都是异类的气息,他扯了扯嘴角,上前按响门铃。

        很快,通过门口的视频摄像头,骷髅宫奈奈未便看见了首无的样子。

        由于首无的打扮看起来就是个年轻的小白脸人类,为表正式还特意穿上西装,所以骷髅宫奈奈未看了看,直接对着门铃说道。

        “我们家不买保险,也不定报纸,更不需要金融服务!请你走吧!”

        被误会了身份的首无哭笑不得,连忙拉开自己的围巾,对着摄像头露出空空荡荡的脖子,微笑道。

        “夫人你好,我是奴良组的使者,首无。此次冒昧前来,特请苏君前往奴良组。奴良组总大将希望当面向苏君表达感谢。”

        他从怀里拿出一封书信。

        “这里有总大将的亲笔信,希望能交给苏君。”

        “奴良组的使者?”

        骷髅宫奈奈未并未就此放松警惕,而是对首无问道。

        “你怎么来证明自己的身份?”

        对于此事,首无早有预料。

        他取出一枚木质令牌,正面刻着奴良组的‘畏’字组徽,反面则是‘魑魅魍魉之主’四个大字,展现在摄像头面前。

        “这是我们奴良组的令牌,还请夫人一见。”

        作为名义上的魑魅魍魉之主,实际上的东岛国最大派系,奴良组的令牌被很多有传承的妖怪所熟知。

        骷髅宫家自然也不例外。

        伪造奴良组的令牌,之前也不是没妖怪干过这种事。可一旦奴良组发现此事,基本都是不死不休的结局——除非真的被奴良组收下,并为此赎罪。

        所以,看见令牌后,骷髅宫奈奈未打开了门,请首无进门。

        门内,好几具骷髅正拿着扫帚,拖把,抹布打扫着洋房的卫生。

        这么大的房子,骷髅宫家一个保洁都没请,就是靠这些神志不高,基本当做清洁机器人用的骷髅保持着干净。

        “请进吧,奴良组的使者。你先用些茶点,我这就打电话给苏君。”

        首无收起令牌,朝骷髅宫奈奈未点头。

        “那就麻烦夫人了!”

        ……

        此时此刻,三原高中呢,上课的日向玲子开始了常规操作。

        和上一次的高跟鞋事件相比,这一次她变本加厉,在课堂上玩起游戏。

        “好了同学们,击鼓传花这个游戏大家都知道吧?现在我们就来玩。”

        她笑着将自己的脑袋从脖子上拽了下来,举着脑袋对下面的学生说道。

        “我的这个发夹就是道具。等会儿我会背过身,不停敲着讲桌,你们就按照座位顺序,以蛇形传给其他同学。当我停下,拿着发夹的同学就要站起来回答问题。”

        “那么,游戏开始!”

        在苏越的视野中,日向玲子将自己的脑袋交给坐在第一位的同学。

        那是个男生,笑得很开心,把日向玲子脑袋递给身后的学生。

        而日向玲子的身体不断用书本敲着讲台,脑袋却眨了眨眼睛,不停说着。

        “快快快快!传传传传!”

        这脑袋被人传来传去,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有时候,一些学生接过脑袋时会不小心用自己的手指戳到日向玲子的鼻子或者嘴巴,日向玲子的身体立刻就会停下,让那个学生站起来回答问题。

        一直到这个脑袋被送到苏越面前,而苏越却低下头,和日向玲子对视。

        两秒后,这就好像触发了什么机制。日向玲子的脑袋立刻变得面无表情,一双无神的眼睛死死盯着苏越。

        从她的脑袋中,终于有鲜血往外流淌,并快速的将苏越的书本染红,以一种让人从心底发起寒意的语气,极为快速的重复道。

        “你看得见我?看得见我?看得见我?”

        苏越看了看被鲜血污染的书本,面无表情。

        “你弄脏了我的书。”

        很不幸,这个苏越的原身有点小小的洁癖,这个特点也被穿越过来的苏越所继承。

        在日向玲子的感知中,从她原本以为是猎物的苏越身上,忽然散发出极为浓烈的怪异气息,无论质量还是数量都远超日向玲子。

        甚至,整座教学楼的温度都一下子降了好几度,让穿着短袖的学生们不自觉摸了摸胳膊。

        这感觉就好像老鼠打算偷香肠,结果发现那是猫的尾巴一样。

        在这股浓烈气息的冲击下,她那就好像复读机一样的声音顿时卡住。同时,状若无神的双眼中,露出人性化的惊恐神情。

        “对,对不起!我会赔偿的!”

        刚刚流出的鲜血,在日向玲子的努力控制下缩回了她的脑袋中,但这书苏越却已经不打算要了。

        他正准备将日向玲子人道毁灭,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却忽然响起。

        苏越动作一缓。

        “放学之后在办公室等我。”

        他冷冷的瞥了日向玲子一眼,径直走出教室,

        而在班级其他人看来,就是苏越的手机铃声响起后,十分睥睨的与日向玲子对视数秒,很嚣张的离开了教室。

        顿时,男生们群情激奋,声讨苏越。

        “太嚣张了!”

        “怎么能这么对玲子老师!”

        你们这不是为了我好,是要我死!

        日向玲子用快哭出来的声音道。

        “苏同学应该是有自己的事情,我们继续上课吧!”

        ——然后,男生们更生气了。

        ……

        接到电话,那边骷髅宫奈奈未讲清楚情况后,苏越也很有兴趣。

        他想看看在这个奇怪的恐怖世界里,奴良组凭什么成为岛国的魑魅魍魉之主。

        这个世界的战力,已经不是老滑头鬼能扛得住的。

        让骷髅宫奈奈未将手机调成外放模式,苏越对首无道。

        “奴良滑瓢的邀请我答应了。我现在在学校,你直接过来吧。我们一起去奴良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