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狂野十八少年时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猛人

第一百一十五章 猛人

        大哥和李虹到底聊了什么万帆不得而知,录像厅里的视线比较昏暗,也看不清他们两人在干什么。

        当然能看清的情况下万帆也不能看。

        沈宇辰给录像机换了一本录像带也到这个简易小店和万帆聊天。

        “沈哥!到这里来能适应吗?会不会想家?”万帆甩了一支烟给沈宇辰。

        沈宇辰笑了:“有啥不适应的,我和义军在首都当兵的时候,三年都没回过家,不也过来了。这里离家近的多,想的时候坐车一个多小时就回家了。”

        “沈哥!这里要是发生了什么纠纷,能制止就行,最好别和街里人发生冲突。”

        万帆担心这两个二货若是热血上头把人家打坏了,他这个老板可是要大出血的。

        “我知道!只要这些家伙不在录像厅里打仗,到了外面就是人头打成狗头我们也不会管。我们只是维持秩序当然不会给兄弟你添麻烦,不过我认为应该没人敢在咱这个场子里闹事儿。”

        有些事情还真不抗说,沈宇辰这边刚吹完牛笔,打脸的就来了。

        大厅里突然就传来一阵嘈杂,有人发生冲突了。

        沈宇辰当场就火了,这特么不是给老子小鞋穿吗!这边他刚和小老板吹完牛笔,那边牛笔就破了。

        他咔地拉开了灯,就看到两个青年正已经从椅子上站起来拉开了架势。

        周围的人录像也不看了,都在看他俩。

        沈宇辰一声怒吼就冲了出去:“都给我停手!麻痹的在老子的场子里闹事儿,找死呀!”

        那两个青年对沈宇辰的咆哮并没当回事儿,依然你薅着我头发我掐着你脖子像两只斗鸡一样。

        “我数三个数都给我松手!”冲到近前的沈宇辰又是一声吼。

        但依然没啥效果。

        沈宇辰火了,众目睽睽之下一手掐着一个人的脖子,生生把对方拆开,然后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一手一个像拖两只小鸡一样拖了出去。

        万帆都跟着眼神发呆。

        握草!一手拖一个!

        麻痹的他是怎么做到的?

        万帆自诩自己是工人出身,也是有一把力气的,但是让他把这两个人...别说两个就是一个他也拖不出去。

        整个大厅里大概唯一没吃惊的就是栾义军了,这货连站都没站起来,叼着烟卷笑眯眯一副看戏的样子。

        他脸上的笑容怎么看都非常的欠揍。

        一分钟后,沈宇辰回来了还拍着自己的两手。

        “那两个家伙呢?”万帆担心地问。

        “扔大道上了,特么的我把这两个二笔扔大道上了,以为他们能打得头破血流。谁知他们特么不打了,各自走了,真没劲!”沈宇辰没当回事儿地说道。

        说话的同时关了大厅灯,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

        猛人呀!

        虽然万帆早就知道他是个猛人,但这也太猛了点。

        不过这也是好事儿,他的录像厅刚开张,是需要有一个立威的机会。

        沈宇辰刚才露着一手,注定会阵住一批人。

        这样的人一定要留在手下,等过年的时候给他俩多发点奖金。

        一点半,万帆不得已去提醒大哥和李虹。

        李虹的家在红崖西北方向的横道河公社住,下午只有一趟两点的车。

        再不到客运站去买票她就别打算回家了。

        从录像厅出来万帆打车把李虹送到了客运站,进去给她买了回家的车票。

        然后万帆就躲到别的地方让大哥和李虹卿卿我我。

        两点,万凯和李虹才依依不舍地分别。

        “怎么样?”

        李虹上车走了以后,万帆哥俩也买了车票坐车回云华。

        云华因为地处渤海至东丹的公路上,因此途径云华公社的车非常的多,他们随随便便就上了车。

        到车上万帆才问万凯对李虹的印象。

        “挺好,真的挺好!”

        “那回去要不要告诉妈?”

        “是不是早了点?”

        “不早!早点告诉妈省得她现在就替你瞎操心。”

        对于万帆的建议万凯没有表示反对。

        他对李虹确实非常的满意,李虹对他也是如此。

        既然双方都满意,那么提前告诉母亲也未尝不可。

        半个小时后,哥俩在云华公社下车。

        从云华回姜崴就只能租摩托车了。

        九一年云华公社道边根本就没有什么正经的出租车,只有两辆幸福250摩托在道边出租,从云华到姜崴跑一趟三块钱。

        云华公社道边有几个卖东西的小摊。

        万帆买了一块豆腐买了些海货,哥俩坐一辆摩托突突突地回到了姜崴小圩屯。

        万家的大院子里现在显得有些凌乱,院子的西边堆积了大量的石子和沙子。

        万凯有点发蒙,以为走错了地方。

        “这些是我备的料,等秋收结束准备把这个院子地面全部硬化,在上冻前应该能做好,你元旦再回来的时候说不定这院子已经一马平川了。”

        万帆给大哥做了解释。

        “爸!我回来了!”万凯向在大棚劳作的父亲打招呼。

        大棚的塑料棚布下半截全部掀了起来,站在大棚前能看见父亲的两条腿。

        万向阳弯着腰从大棚里探出脑袋:“回来了!回来好!进屋吧。”

        母亲苏敏也从屋子里跑了出来,一脸灿烂地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

        万园园跟在苏敏的后面狐假虎威,同样狐假虎威的还有万家小黄。

        小黄狗现在已经一尺多长了,已经脱离了小的范畴,正式地迈进了大黄的门槛。

        这货对万帆是非常熟悉,但是另一个人它就陌生了,想发出点自己的吼声又怕挨揍,因此躲在万园园后面不时发出几声低低的犬吠。

        大哥和母亲进屋了,万帆则来到大棚里,询问父亲石子和沙子拉了多少。

        他不在家,收这些沙子石子的事情自然落在父亲的身上。

        万向阳对儿子要把这院子全部弄成水泥地面很是不解,这个院子要是全部弄成水泥地面怕是好几千块钱。

        “弄成水泥地面不好吗?下再大的雨也不怕泥泞。”

        万帆也没做太多的解释,他知道父亲不会理解自己的做法。

        万凯进屋大概有十多分钟的样子就出来了,跟着万帆来到了作坊里,参观了老弟的小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