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农园医锦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五十三章 吓不死你

第九百五十三章 吓不死你

        “知道啦!我们家的漂亮管家公!大半夜的,除了你这个采花贼,没人会潜入我的房间了。走吧,走吧!你的这些话,都不知道说多少遍了,我都耳朵都快生茧子了!”顾夜一把把他推出去,然后对着他挥了挥爪子,“嘭”地一声关上的窗户。

        凌绝尘稳稳地站在窗外的树梢上,看着闭合的窗户,宠溺的笑笑——这是有多嫌弃他啰嗦?

        深深地看了一眼窗户,凌绝尘化作一道残影,融合在夜色之中。几乎与此同时,靳陌染急促地敲响了顾夜的门:“开门!臭女人你在吗?臭女人,你还好吧……”

        顾夜停顿了一下,披了大氅,隔着门问了句:“你叫谁臭女人呢?你夜猫子啊,大半夜的不睡觉,扰人清梦?”

        “我刚刚看到一个黑影从这边飞出去,怕你出事。你没事吧?”靳陌染听到她的声音,显然松了一口气——真怕任务目标半途被人截胡了。

        月圆也被吵醒了,披着衣服站在顾夜的身后。顾夜这才把门打开一条缝:“什么黑影?你不会是在吓唬我吧?我去看看我在窗边撒的药粉……没有什么异样啊!”

        “你在窗边撒药粉了?那就好。以后一定要时时保持警惕,我担心我们这路上耽搁久了,我主人会另找别的途径……”靳陌染皱眉道。

        “没想到绑匪老大也会关心肉票?”顾夜戏谑地打趣了一句,又接着损他,“你不会传讯回去,说已经拿下任务目标。不过,炎国上下封锁得很紧,你带着目标东躲西藏,可能要迟些回国。”

        顾夜想了想,又为自己加了砝码:“对了,你说你觉得小神医活着比死了有用,说我的真实身份还是一位大药师,正在研制一种能让人返老还童、永葆青春的药。”

        靳陌染忍不住翻白眼:“你越这么说,我主人就越想急于得到你!说不定,会派大量的暗卫、杀手,来堵截你!”

        “你傻啊!你不能说宁王请了隐魂殿的隐卫,全面搜查,不宜有大的动作,免得暴露吗?”顾夜给他一个“你真笨”的表情。

        “隐魂殿的隐卫?你可真敢想!要是被隐魂殿盯上,我们根本走不出京城地界!!或许,我会真选择把你做掉,割了首级带回去!”靳陌染学会了她耸肩的动作,做了个抱歉的表情。

        月圆怒目瞪着他。顾夜却不为所动,撇撇嘴道:“你们江湖人真是残忍。割了人家的首级,还要带在身边,不怕它半夜在你耳边唱歌吗?或许……它会给你讲‘一只绣花鞋’的故事!”

        靳陌染想象了一下,画面太美不敢深想。顾夜继续道:“还有,京城离森国多远啊。这脑袋不会臭吗?肉会烂掉的!眼珠子掉落下来,耳朵脱落,头发一根根剥落……然后,只剩下头骨——你主人还有看骷髅辨识人样貌的本事?”

        顾夜越说,靳陌染脑中的画面就越清晰,他甚至觉得鼻尖都萦绕着淡淡的腐臭味了。他突然打断顾夜的话:“你恶不恶心?你一个女人家,能不能有女人的样子?真不知道宁王怎么受得了你!”

        “这就受不了了?对一个学医的来说,这些都是毛毛雨啦!你以为我先前做的手术,都是与生俱来的本事?错!当然是熟能生巧!

        就像我给江三公子缝合的伤口,那是用泡得发白的尸体,做了无数次的练习,才能精准地避开要害。还有今……昨天给小师叔做的血管缝合手术,那也是趴在尸体脖子上找血管割开再缝上……”

        “停!停!!”靳陌染一直觉得自己的承受能力还不错,可是没想到会被一个臭女人给逼到想吐的境地。月圆同情地看着他,这还只是小事呢。她跟花好经历过的,比他可怕十倍。不过,吐着吐着也就习惯了!

        顾夜有些惋惜地看着靳陌染,冲他摆摆手道:“这就不行了?不难为你了,赶紧回去睡觉吧,别有事没事扰人清梦。”

        靳陌染算是明白了,这臭女人故意的,她是在报他把她吵醒的仇呢!真是个睚眦必报的臭丫头!靳陌染气哼哼地转身离开,差点跟一瘸一拐出来的女子撞到一起。

        顾夜觉察到动静,伸出脑袋来。看到女子一脸焦急,问道:“小婶婶,小师叔发烧了?”

        女子点点头,眼中含着泪光地道:“相公烧了好一会儿了,我给他用湿巾冷敷、擦身都没有用。不知道秦姑娘有没有什么办法帮我相公退烧?”

        顾夜回头看了月圆一眼,见她已经拎着医药箱站在她身后。顾夜安抚地道:“我去看看小师叔!”

        顾夜用手摸摸他的脑门,好烫!轻轻推了推他,没有任何回应。这都昏迷了!她不悦问女子道:“烧了多长时间了?”

        “有一个半时辰了……”女子眼中含着泪水。

        “怎么不早叫我?”顾夜皱了皱眉头,扒了对方的裤子,给他屁股蛋上注射了一针退烧针。

        女子睁圆了眼睛,嘴巴张得老大。这……这师侄女也太彪悍了,一言不合就扒人裤子,相公醒来要是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找条地缝钻进去!

        “问你话呢!你是怎么照顾病人的……”顾夜想到对方也是个伤员,而且还怀着孩子,尽量把语气放得舒缓起来,“小师叔一起烧的时候,就该去找我的。耽误久了,也是要命的。我可不想辛辛苦苦救回来的一条命,又因为护理不周,而功亏一篑!”

        女子闻言,努力调整自己的表情,道:“本来我是要去请秦姑娘的,可是你师叔说你今天白天又是救人又是赶路的,太辛苦。不让我去打扰你……”

        “小婶婶,对于男人的话,对的,可以听从。不对的,万万不可盲从!作为一个大夫的妻子,你应该明白,受伤后发烧意味着什么。关乎自己男人的性命,怎么能没有自己的主见呢?我休息重要,还是你男人的命重要?”顾夜给便宜小师叔扎上吊针,苦口婆心地“教”这个过度柔弱的女子。

        女子用力点点头,道:“我知道错了!我夫君他……不会有事吧?”

        “幸好我在,否则……只能听天由命了!”顾夜对月圆道,“你先回去睡吧,我守在这儿……”

        “姑娘,你也才睡下不久,怎么能让你劳累呢?我熬夜熬惯了的,还是您去睡吧!”月圆清楚自家姑娘的作息,除非是沉迷于制药中,每天毕竟要睡够四个时辰的。

        “废什么话?让你去睡你就去!咱俩你说的算还是我说的算?”顾夜竖起眉毛,奶凶奶凶地瞪着月圆。她在空间里已经睡饱了,躺着也是难受。

        “那……好吧!”月圆知道姑娘的脾气,乖乖听话,“我先回去睡,早晨再来换您。”

        “去吧!再磨蹭下去天就亮了,咱俩谁都别睡了!”顾夜不耐烦地赶人。

        月圆刚出去,秦梦萱就从外面进来了,看着小师叔手上挂起了吊瓶,她担心地问道:“怎么了?小师叔的伤有反复了?”

        顾夜不知道该以什么表情面对她。唉!一时兴起借用了别人的身份,结果还被正主给撞上了。好在对方善良,没有当面拆穿她。不过,那也挺尴尬的。

        顾夜侧过脸,假装给小师叔诊脉,轻声道:“在野外手术,卫生条件达不到,伤口有点感染,我给他吊一些消炎的抗生素。再给他处理一下伤口。”

        “不会要……重新缝合吧?”秦梦萱大眼睛中布满担忧。毕竟是咽喉要害处,又是要命的伤,一不小心小命就没了。

        顾夜眼神复杂地看了她一眼。这是人家的小师叔,关心他是情理之中,自然流露。唉,她要不要跟正主坦白身份呢?对方不揭穿她,到底是什么目的?真是惊艳她的医术?

        “不用,给伤口消消毒,换换药。小师叔从未用过抗生素,起效会很快的。”顾夜轻轻拆开“小师叔”脖子上的纱布,重新给换了药。

        秦梦萱迟疑了一下,问道:“抗生素?是一种新药?”

        “这种抗生素,是顾氏制药生产的医用药,药铺里没有上架销售,只供应军中和各大医馆。”顾夜解释道。

        各大医馆?怎么从未听说过医王阁的医馆有这个?难道……医王阁的医馆还不够大吗?

        “这种药只在京城近郊普及,毕竟给人扎针是要经过学习和培训的。希望将来,能够在全国普及开来,这种药能救更多的伤者患者。”顾夜想到对方是医王阁的人,没听说过这个,应该是还没普及到这边吧?

        “那……到哪儿学习这种扎针吊水的方法呢?人家能愿意教吗?”秦梦萱想到医王阁在这方面居然落后了,有些坐不住了。

        “想学的话,去京城的同济医馆,或者是到药师会找饶会长,他会安排的。”顾夜觉得自己借用了医王阁的名头,自然要有所回报,“以后……咳咳,听说以后医学院开起来,也会有专门的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