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南宋异闻录在线阅读 - 第511章 寡人先走一步

第511章 寡人先走一步

        藤原纪香迈着小碎步,款款地走在青萍宫的木质长廊上。

        走在她旁边的是女官菊亭天羽。

        菊亭天羽是宫中的尚侍,相当于皇帝的秘书长,主要管理内侍司各事务,神器的掌管、后宫事务奏请和赏罚、后宫女官及官员夫人的管理,天皇敕令的传达等任务。

        在女官之中,尚侍是最高职务,当然,女官之中也只有尚侍负有侍寝的义务,所以她实际上也是皇帝的女人。

        此时的她不过三旬上下,温婉秀美。

        另外,她是藤原纪香的小姨。

        藤原纪香垂着长而整齐的眼睫,踏着小碎步,花色合体的吴服下,一双浅色的木屐踏在地上笃笃作响。

        一头黑发松松的扎在她的脑袋后面,经过精致修剪的刘海显得特别可爱。

        由于是在宫里,她的步态非常规矩,双手叠于腹前,小步地迈着。

        蓝色粉花的锦缎和服把她曼妙的胴体都呈现出来,香臀宛宛,款款扭动的韵律有种说不出的魅力。

        和风古庭,一双美人。

        菊亭天羽看了眼纪香,叹口气停下来,道:“纪香啊,干嘛离开酒宴啊,陛下经常让皇后召你入宫,经常以宴请你父亲的名义要你也入宫,你难道还看不出来陛下想纳你为妃吗,能成为陛下的女人,对女人来说是最好的前途了,你为什么不答应呢?”

        纪香嫣然一笑,道:“姨母,如果陛下想纳我入宫,大可以下旨给藤原家,又何必需要我的同意呢?”

        “你……哎,你这孩子,不错,陛下想纳你入宫,是有拉拢藤原家的意思,但是,你这么漂亮,你认为陛下会不喜欢你么?”

        纪香垂下了眼帘,轻轻地道:“姨母,纪香已经决定八月二十四,要正式出家了。”

        八月二十四,木下千寻天皇因宫廷政变,在摘星楼被“烧死”的那一天。

        菊亭天羽显然也明白纪香选择这一天的原因,她沉默了一下,道:“你和千寻天皇……是最好的朋友,姨母知道……”“不!她是我的爱人!”

        纪香的目中漾出了晶莹的泪光:“我背叛了她,我的父亲说,他们不会杀害千寻,他们只是要幽禁她。

        我是藤原家的女儿,我没有选择,所以我答应了,我想,千寻本来就不喜欢做皇帝,那么退位了也没甚么吧?

        到时候,我每天都陪着她,我们一起吟诗作赋,一副垂钓林泉,不是挺好么?

        可我没想到……”两行泪水流了下来,纪香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菊亭天羽有些尴尬,她当然知道纪香和千寻天皇是什么关系,只是同性相恋,叫她有些难以启齿,没想到纪香却自己坦率地说了出来。

        菊亭天羽心想:听说有人从三山回来,说千寻陛下没有死,现在就在天山王杨瀚宫中,这个消息可千万不能让纪香知道,不然这个痴情的丫头难保不会……菊亭天羽便劝道:“她毕竟已经殡天了,人,总要往前看啊。

        你是女人,总要嫁人生子的啊。”

        纪香唇边带着一丝冷笑:“是陛下要姨母来劝我,还是我父亲?”

        菊亭天羽一呆。

        纪香道:“父亲大人因为骗了我,一直内疚于心,所以不敢逼迫我,这才让姨母劝我的吧?

        也许,最希望我嫁给皇帝的,是我的父亲?

        他还要利用我一次么?”

        菊亭天羽不是一个好说客,被纪香说的难堪不已,期期地道:“纪香啊,你父亲也是为你好……”“这是世上最可笑的笑话!”

        纪香一甩袖子,不再用那种双手叠于腹前的步姿了,只是由于吴服的束缚、高齿木屐的影响,仍然是小碎步,但碎步的频率变得极快,于是那盈圆的宛宛香臀摇摆的更加急促了。

        她走去的地方,正是那自火焚之后,便没有翻修过,但又因为它的古老而没有拆除的摘星楼方向。

        菊亭天羽叹了口气,站住了脚步。

        纪香没有猜错,最希望她嫁给木下小次郎的,是她的父亲,可是看这孩子出家的执念已深,只怕……没人劝得动她了。

        ……一阵空间摇荡,杨瀚、白素和海伦晃了一下身子,出现在一个四壁熏得黑漆漆的塔里。

        “这是哪里?”

        白素惊讶地四顾。

        杨瀚看了一眼,也不认识这是什么地方。

        杨瀚纳罕地看了海伦一眼:“你怎么又跟来了?”

        海伦没好气地道:“你没看到么,那么多人追着我,我有什么办法?”

        杨瀚苦笑:“罢了,我们先看看到了哪儿了,再决定如何行止。”

        白素欣然道:“我猜,我们这次是到了三山了。”

        杨瀚大喜:“你怎么知道?”

        白素向墙壁上一指,道:“你看这烟熏火燎的痕迹,五百年前,不是忆祖山遭受了围攻,皇城尽毁么?

        这里,也许就是忆祖山上的宫城遗迹。”

        杨瀚皱着眉头看看,道:“不太像吧?

        要是五百年前的遗迹,貌似显得新了些。”

        海伦没好气地道:“你们在这里说那么多废话,我们出去看一下不就知道了。”

        海伦说着,提剑就往外走,杨瀚和白素对视一眼,杨瀚一拍额头:“和你在一起久了,我的脑子都不灵光了。”

        说完,杨瀚就跟在海伦背后走了出去。

        白素嘟了嘟嘴儿,不太高兴。

        可是忽想起上半句“和你在一起久了”,忽又是一阵甜蜜:“和我一起很久了么?

        呵呵,这家伙……”海伦站在外边,仰头回望了一下,道:“这塔很高啊。

        不过,这是在山谷中,不是在山上,是你说的地方么?”

        杨瀚看着面前一片平湖有些发愣,道:“不是啊,我的王宫附近是有一个湖,但是得翻过两个山头呢,而且那湖边没有建塔啊。”

        这时前边忽有两个人走了出来,由于这塔焚过以后已经废弃,成了宫中的禁忌之地,所以杂草丛生。

        两人赶紧蹲下,藏身草丛之中。

        白素从塔里出来,一瞧二人模样,也机警地蹲了下来。

        就见那二人博带高冠,脚下木屐,悠然地行过。

        其中一人道:“陛下今日又在宫中宴请藤原大人,听说是想和藤原家族联姻呢。”

        另一人道:“纪香小姐已经宣称要削发出家了,恐怕这婚事未必能成呢?”

        先前那人便道:“真不知道纪香小姐怎么想的,木下家族便是出一位亲王,配她也绰绰有余了吧?

        何况是陛下呢,这天大的福气,她居然不要……”“哎,你才入宫,不晓得,咱们这位纪香小姐呀,以前和……”两人说着,渐渐走远了。

        杨瀚回头看了白素一眼,苦笑道:“我知道这里是哪儿了。”

        白素道:“是哪里?”

        杨瀚道:“是青萍宫,瀛洲的青萍宫,木下千寻曾经的别宫。”

        海伦惊呼道:“这里是青萍宫?

        我当年游历天下的时候,来过这儿呢。”

        海伦站了起来,四下张望:“对对对,是这里,当时,我来这里拜见过他们的小天皇,是叫千寻。

        那个千寻天皇长得白白净净、瘦瘦小小的,他还挺喜欢我呢,老喜欢偷偷拉我的手,我甩开了,还拉,他还甜言蜜语地要我嫁给他呢。

        嘻嘻,小屁孩儿,那时才十一还是十二啊,居然想着娶媳妇儿了。”

        杨瀚和白素听了顿时一脸的古怪神气。

        海伦侧目道:“你们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白素笑嘻嘻地道:“你说的那位千寻天皇,不是男的,她只是喜欢穿男装罢了,她是个女孩。”

        海伦大吃一惊:“他是女的?”

        白素一指杨瀚,道:“当然啦,现在,是他的贵妃,还给他生了个儿子呢,如今就住在三山洲的忆祖山上。”

        杨瀚道:“不要说这些了,瀛州木下一族,现在与我三山是敌人,若落到他们手里,绝没有好下场。

        我们赶紧离开。

        杨瀚看看,四下杂草丛生,砖石瓦砾凌乱,没个平整之地可以放置五元神器,他又不想走远,怕被人发现,便对白素道:“我去塔顶看看,若适合摆放五元神器,我们马上走。”

        杨瀚返身走回塔内,沿着围栏已经烧光的台阶向塔上走去。

        白素四下看看,也没兴趣浏览这湖景,想到杨瀚独自去了塔顶,心中一动,想着若是回了三山,再与他独处只怕机会不多,心中忽然好生不舍。

        于是也转身进了塔,提着裙子,生怕被石阶上灰尘弄脏了,款款地走上楼去。

        海伦从草丛中向前走了走,眺望平镜一般的湖水,想起自己幼时,因父亲与情妇毫无遮拦地鬼混,激怒了母亲,母亲带她游走天下散心时,前来此地的情景。

        就是前边那水上一座曲桥间,她和母亲曾在那里垂钓过的。

        嗯,当时还有那个小皇帝,他……哦!她还偷亲过我的脸蛋,气的我当时还狠狠踹了他一脚。

        没想到她居然是个女人。

        明明是女孩儿,干嘛要把自己打扮得像个男孩子啊,这个小流氓!真是的,母亲也不对我说明白,我那时才多大,哪里看得出来。

        想着这些往事,海伦唇角逸出一丝笑意,再想到已经逝去的母亲,又有些悲凉之意。

        藤原纪香愤愤地向前走着,想去摘星楼凭吊一下已逝的千寻,后边忽然传来父亲的呼唤。

        纪香回头一看,却是父亲领着十几个近卫追了上来。

        纪香扭过头去,只当没看见,脚下反加快了速度。

        纪香走到摘星楼下,正要走进去,无意间一扭头,忽然看见一个穿着奇怪制式半身甲的金发女人,正提着一口剑,站在湖畔。

        纪香心中微微一诧,皇帝宫中什么时候有了这样一个西域女人?

        她穿成这样子做什么?

        要打仗么?

        塔顶有一个石桌,是当初千寻在此摆酒欣赏湖景用的,大火烧掉了这座豪华塔楼的一切装饰,这石头的东西却还保留着。

        杨瀚大喜,马上把五元神器放在桌上,仔细想了一想可以摆放的次序。

        他已经架设了几次,渐渐有了心得,新的一种摆放方式很快弄好,把金钵往上边一放、一旋,卡地一声便固定了。

        杨瀚马上跑到碟墙边,一看海伦站在湖边,便叫道:“海伦,快回来,可以走了。”

        杨瀚站在上边,除非探出身去,是看不到塔下的,他只道白素还在塔下站着,反正只要喊了海伦,海伦回来,就会喊了白素一起上楼。

        却未料到白素正在上楼,而楼下却站着一个纪香姑娘。

        藤原纪香正诧异湖边出现的异域女子是什么来历,忽然听到摘星楼上有个男人喊话,顿时更是惊诧,一股怒气也是勃然而发。

        那是千寻葬身之地啊,犹如千寻的坟茔,是谁如此大胆,竟然踩在她的身上?

        藤原纪香转身就要上楼,这时藤原大人已经带着十几个武士追到了近前。

        藤原有些不悦地道:“纪香,为父正要叫你给陛下敬酒,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陛下面前如此失礼,像什么话。”

        “什么人!有刺客!”

        这时,海伦听见杨瀚呼喊,正在急急往回跑,看见塔下这么多人,顿时吃了一惊。

        而她身上披甲,手中执剑,藤原族长那些侍卫见了能怎么想?

        登时把她当成了刺客,呼啦啦就把她围了起来,双手剑高高举起,一副凶神恶煞一般。

        杨瀚听见身后动静,扭头一看,却是白素提着裙儿,袅袅地上了楼来。

        杨瀚道:“我已经准备好了,咱们马上走。

        海伦,快一点,海伦?”

        杨瀚不见回答,便不顾那碟墙上的黑灰,扶着碟墙探身向外一看,这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塔下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人?

        塔下,藤原族长听见楼上有动静,顿时大骇道:“楼上还有刺客同党,把他们给我拿下。”

        当下就有五六个瀛州武士举着大剑,嗷嗷叫着扑进了摘星楼。

        “糟了!”

        杨瀚脸上变色,急急跑回石桌旁:“阿~~弥多……”白素赶紧拉他一把,道:“海伦还没上来,你再等一下呀。”

        杨瀚急急地道:“等不了啦,瀛洲武士已经把她困住了。

        她只要说出身份,就死不了的,还会被瀛州人待若上宾,会被恭送回国的。

        可我若是被抓住,那就完蛋大吉,不要管她了。

        阿~~弥多,达雅塔,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