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大梦山海之万籁听在线阅读 - 第110章 冥河诡手再度现(二)

第110章 冥河诡手再度现(二)

        冥孤诀似乎也还没有察觉是易从安的刻意远离,他朝着易从安有意的拉近了些距离,低声问道:“你为何会在这里?”

        “什么,冥主?”易从安有些吃惊。

        因为他是记得的,自己适才与秦涧过来之时,分明就已经用冥法,暂且就幻变了自己样貌。

        既是如此,那冥孤诀为何还能认得出自己?

        易从安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朝秦涧的方向望过去,似乎想要于秦涧求个答案,奈何秦涧此时根本就没有往自己与冥主的这个方向瞧看。

        “你,怎么还穿着冥差的衣裳?”冥孤诀又问,他的微微拧着眉,面上已经有些不悦。

        听到冥孤诀这般,易从安心中登时更是确认了,自己面上的冥法幻术当真是失了效的!

        易从安没有想到,自己的冥法,随着日子的越来越近,竟是已经孱弱到了这般不忍直视的程度......

        “冥主,我是听说这里又情况,便随着秦涧来了,这不,怕自己打不过有了什么危险,就弄了一套冥差的衣裳打扮打扮,谁让我如此珍惜此生,我可是害怕,再也见不到冥主了呢!”

        易从安赶紧对着冥孤诀龇牙咧嘴的笑着解释,可他这番解释,漏洞百出,甚至有些拙劣。

        “你,又在骗我?”冥孤诀毫不留情的点破。

        “没,没有,冥主,从安哪里敢骗你。”易从安继续巧舌如簧的狡辩着。

        而冥孤诀的双眼一直盯着易从安,似乎是在琢磨着他所说的话。

        就在他们对视的瞬间,

        随着一阵阵训练有素的步伐之声,

        便是大批大批的幽冥冥差赶到了这出入口之处。

        想来,

        冥孤诀已经是非常重,他甚至都派出了平日里,没有什么大事,都不会用到的,已经修至为真正人形的幽冥冥差。

        而接下来赶来的所有冥差,登时冲到了被破坏掉的出入口之处,就在眨眼的功夫间,立马将那鬼面狼尸与它身后的冥河军团给团团包围了起来。

        易从安则是趁着冥孤诀的松懈,那双脚慢慢的异动着,直到离冥孤诀的身影是愈退愈远,他的这般操作,是给冥孤诀来了个出其不意。

        “你......”冥孤诀口型已动,却没有说话,瞧着他那欲言又止,分明就是想要与易从安说些什么的样子,却是迟迟也没有再开口说下去。

        只见冥孤诀是作罢的衣袖一收,就将双手背在了挺拔的身后,一道幻光闪过,冥孤诀登时有就幻行回到了众位阎罗王的面前。

        “冥主!”

        众位阎罗王秉身做礼的一声尊喊,那番同仇敌忾的气势,倒是让幻变假扮为秦广王的阿依娜,看起来都让易从安觉得忠诚不已。

        但那也只是错觉罢了,易从安明白的,那是冥河的罗主,且还是最忠诚于冥河的罗主。

        易从安转眸看着冥孤诀。

        冥孤诀就秉身站在众位罗王有意退让的中间,

        不乱是样貌还是身形的冥孤诀,都显得无比的耀眼,单单是这般什么都不做,平凡的站在那里,就已经能把易从安的魂,万分夸张的勾去了一半。

        易从安自第一日进到地府冥界之后,

        他就时常在幻象着待一切终将归于平静之后,冥孤诀那副不再有任何担忧之事的神情模样......

        他觉得,那般模样的冥主,定是更为惹眼!

        意识到自己又已经不对劲的易从安,

        猛的甩了甩自己头,赶紧撤回了一直暗下瞟望着冥孤诀的眼神,他转眸看着那黑烟滚滚,他已是快要冲倒冥主他们面前的鬼面狼尸,恰巧又被那些个幽冥冥差顺利额给拦截了下来。

        虽是看到了暂且的稳定,

        可易从安的心中也是焦急不已,他也是没有办法,奈何如今已经在阿依娜面前暴露的身份,这一次,易从安不再能从前一般的做些什么了,他如今可以做到的事情,一切都只能是在暗下操纵着,且他还需十分的小心翼翼才是。

        “这冥界,今日到底是触了什么眉头?深渊牢狱之中生魂之事,都还未得以全然解决,如今又是这出入口之处闹了事端!”楚江王骂道。

        “好了,楚江王,先将事情处理妥当,之后你是如何的去破口大骂,那倒也是没有什么所谓的。”卞城王看着自己身旁的司一,忍不住安慰道。

        而冥孤诀则似在思考着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他是在众位阎罗王中间来回兜走的,绕走了好几步,才又回到了众位阎罗王的跟前。

        不等冥孤诀有机会开口。

        “吼!”

        那鬼面狼尸突然的一声怒吼!

        鬼面狼尸的吼声带着一阵强势的眩力,

        是朝着冥孤诀他们的方向与所有将其包围住了的幽冥冥差铺天盖地的再度猛然袭去!

        虽心中已有些许的准备,

        可易从安与冥孤诀及其他的阎罗王,还是被那股强劲眩力的波动,强行震开,移得很远!

        特别是那些离得稍近些的幽冥冥差,因为震开后撞到了冥界的出入口之处,那些个各样式奇形怪状的石柱子,跌倒在地后,纷纷倒地后,开始捂着痛处忍不住哀嚎起来。

        而那身体愈加孱弱的易从安,自己都还未得以站稳在地,眼神还是担忧的忍不住窜到了冥孤诀的身上。

        “易公子,你可有事?”秦涧站稳后,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出现在易从安的身边。

        “易公子?”见易从安不应答,秦涧又喊了一声,他伸手就作势要搀扶易从安的样子。

        可刚伸出手的秦涧,却被易从安一个切身给躲了过去,他望着秦涧,细声说道:“你这是做什么?你该担心的是何事情?”

        “易...易公子,我不是...”

        “别说了,赶紧给冥主他们帮忙去!”易从安小声呵斥道。

        “好,我这便去。”

        不等易从安回答,秦涧已经朝着冥孤诀他们那边走过去了。

        易从安亦是随着走了过去,他一直在暗下特别的注意着那‘秦广王’的神色。

        他如今在地府冥界,最为惧怕的便是那阿依娜假扮的秦广王。

        实则,

        在易从安得知‘秦广王’的不对劲之后,他早早就已经开始琢磨着了该如何再次帮着冥孤诀,给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将这**烦给解决了。

        眼看着那鬼面狼尸携着身后的冥河军团,

        是再次越发的逼近,

        冥孤诀一个清然幻身,便是先行挡在了众位阎罗王的前面。

        “冥主,那鬼东西,身后跟着的可是冥河手下,亲自豢养的冥河军团啊!”平等王说完,赶紧就上前一步,随后亦是幻身到了冥孤诀身旁,瞧着那平等王的面上充溢着的满是着急。

        “我知晓。”冥孤诀应道,他一直死死的的盯着那鬼面狼尸,头也不回的就对着身旁的平等王,说:“平等王,你想行退下,让我来亲自会会他们。”

        “这可使不得啊,冥主!”平等王似乎不太满意冥孤诀的安排,浑身上下显露的都是抗拒。

        不等冥孤诀说话,

        那鬼面狼尸却好似被冥河控制了似得,

        鬼魅婆娑得难以入耳的声音,开始一字不落的砸入在场所有幽冥的耳朵里:“怎么?堂堂一介冥界之主就如此沉不住气?若真是这样,那你冥孤诀还不如今日就将冥界拱手让给本老祖?省得一阵大动干戈的,把这迟早落入我冥河的手中的东西,给毁了个面目全非?”

        声音虽说从那鬼面狼尸的身上传出来的,可冥孤诀当然能够听得出,那绝不是它原本的声音。

        “冥主,是,是那冥河老祖的声音!”平等王说道。

        “好你个冥河老祖,还真是胆大妄为!欺我冥界,竟是敢欺负到这般地步来了,我们这偌大的地府冥界,岂能容得你冥河这般放肆?”

        “冥界,不能在这般宽容下去了!”

        “冥主,让我动手吧!”

        众位阎罗王反抗的异声,一一传到冥孤诀的耳朵里......

        “冥孤诀,怎么,你这家里的,都急得快要跳起来了,你这个所谓的冥界之主,竟还是这般无动于衷?”那鬼面狼尸又开始了呶呶不休的言语攻击。

        “石風。”冥孤诀不徐不疾的喊了一声。

        “冥主,石風在!”卞城王立即应道。

        “嗯,把那上古神猴兽,召唤出来。”冥孤诀说道,话落之际,他已经是浮身于那鬼面狼尸齐身悬在了半空之中。

        “是,冥主。”卞城王应道。

        于一旁站在的易从安,

        听到了冥主与卞城王口中说的那上古神猴兽的时,心中还不禁泛起了嘀咕,正当他还在不假思索着,冥主他们口中所谓的上古神猴兽,到底会是个什么神兽的时候,

        那已经幻化为了原本兽身模样的离尘,

        是随着一道黑雾缭绕的眩光,凭空就出现在了与冥孤诀并排着的半空之中。

        “离...离尘?”

        易从安瞧着离尘那副凶神恶煞,似要与鬼面狼尸来个生死决斗的离尘,不由的大吃一惊。

        易从安因为事情实在是太多缠身的,他一直没有时间去查清楚离尘真正兽身的身份,他没有想到是,这离尘的兽身的真实身份,竟是那上古神猴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