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 - 快穿之为你如愿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红瑶公主(8)

第四十二章 红瑶公主(8)

        “您就这么想...死在我手里?”

        明月看得懂,这人的执着是死亡,是找到一个旗鼓相当之人,战死!

        这是一个武痴的执念,所以他才会一直等。

        “果然小丫头你懂我的,所以你会成全我的,对吧?”

        神医的眼神之中满是期待,他真的不想和普通人一样的慢慢等着死亡。

        虽然他自己知道,最多不过五年,他必然是会死的。

        “既然是你的执念,遇到即是有缘,定然是要成全的!”

        点点头,明月答应了他的请求,不过是战斗一场而已,这个不难。

        而且从她这里达成心愿...

        不管是在什么时候,交易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此世界唯一的武道极致强者,他的灵魂足够了。

        “好!太好了!”

        激动的神医让边上三人傻眼,就连皇帝现在也不忙着担心他自己了,这位老祖宗的执念就是求死?

        这算是什么执念,还得求着等级相同之人杀死他...

        难道能把武功修炼到极致的人,都是这种偏执的疯子不成?

        想想他这个女儿,似乎在某些事情上也跟正常人不同,难道这就是正常人修炼不到如此地步的原因?

        一个个的想法冒出来,皇帝总觉得这不是他不能理解,实在是不是一个思路的人。

        “师傅,您不是说还要教我和师弟修炼的吗,您怎么...”

        渝州王愣了许久才整理出来,现在师傅找到了他想要的,所以他们这两个做弟子的是要被抛弃了吧?

        “也对,我还收了两个徒弟的...小丫头,你看这样行不行,这两个徒弟一块送你,你是想当仆人还是亲人都行,就是在我死了之后,替我教几年...”

        看着两个徒弟瞪眼的样子,神医转回头去跟明月商量,只是他的说法实在是有些打击人。

        方墨还好一些,他之前就是个富家公子,只是跟家里彻底闹掰了才不得不断了关系,可是渝州王...

        一个王爷,竟然要被他师傅送出去给人做仆人...

        “这是我亲叔叔...你送了我也不敢收啊,不过教一下武学还是可以的,我虽然不懂其它,但是动手锻炼他们应该是没问题的。”

        明月抬手对着渝州王一指,这可都是任务目标,而且这个更是她的亲叔叔,让他做仆人?

        还能不能想法更神奇一些?

        “我就是随口一说,不过你可答应了,以后不能不管他们,总归是喊我一声师傅,我要死了也不能完全不管,那你看看喜欢哪天,我好准备一下!”

        一个人要让别人挑个日子,然后他准备一下去死,这话说的让人尴尬。

        尤其是皇帝,这可是亲的老祖啊!

        往上数一百七十多年前,就是这位当了皇帝,然后生了孩子一代代又传了下来...

        现在看着老祖在和他的女儿商量着怎么死,什么时候死...

        突然觉得,等下去处置自己儿子似乎完全是没有什么心里难过了,看看自己女儿多凶残,老老...老祖都要杀...

        “你们先聊着,别着急,先在京城住段时间,总归不差这么几天,给玄玄孙的我留点时间请教些事情,我先去处理点事情...”

        皇帝找了个理由抓紧跑了,当然走之前没忘记叮嘱一番,千万别在他回来之前就死了。

        他还得等着解毒,这解毒的事情可耽误不得。

        “也对,还得给他解毒,我尽量半年内解决掉,你看看半年后找个好日子,我还得给自己找个地方做墓地...我先离开一下,这两个小子交给你了,你试着教一下,我先去找好死后的住处...”

        一句话说完,人已经消失的没影了。

        留在原地的三人在发现没有其它话传回来之后,这才有些傻眼的彼此对视了一番。

        “瑶儿真要教我们修炼武学?”

        渝州王和方墨在石桌的对面坐下,这情况他们虽然是有些懵,但是也还算是能理解师傅的执念。

        只是渝州王还是有些别扭,自己的侄女做未来的师傅...

        这个似乎是有点难为情,要是一个做的不好被教训,他是真的会尴尬啊!

        “我自己怎么修炼的都搞不懂,所以我能教的,就是打到你们会了为止,你们...有点心理准备,这半年先适应适应,要是能行我就去皇叔你的封地慢慢教,这京城里边吵得让人心烦!”

        明月在这两人面前没有掩饰对于京城的厌恶,这里不管是谁都那么让人不喜,哪怕是皇帝...

        作为父皇,他对于红瑶已经算是偏爱了,可他考虑事情的时候,终究会以皇帝的位置为主导。

        之前那次在朝堂上的时候,要不是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实力,恐怕也不会允许一个公主如此的肆意。

        所以京城这里,明月不喜欢。

        而且在愿望之中,余浩然跌落尘埃已经是注定,最近看看找个机会去看看他,就算是可以了结了。

        剩下的就是这两人,这才是麻烦的事情。

        总归是刚才没拒绝,那就多看着点,让他们在武道之路上走的长远一些吧。

        “这个我是没意见的,不过皇兄会不会放人,这个我还真说了不算。”

        渝州王倒是想把人带走,可他只是个王爷,能不能带走不是他说了算的。

        这件事,还得问他那个皇兄,不过要是让师傅出面说,似乎问题也不会太大。

        “所以,我和师兄又多了一个师傅?”

        方墨对于未来并不担心,他现在武功也不怎么厉害,但是有个王爷师兄,管吃管住之外还能他有求必应,已经是很满意了。

        只是面前这个公主,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有些别扭,一个比他要小了四五岁的女子,做他的师傅...

        总之就是觉得有些不太爽,尤其这还是师兄的侄女,这要是认了师傅,岂不是要瞬间下了两辈?

        “我不收徒弟,所以你们不用把我当师傅,就...就当作陪练好了!”

        除非是许愿者要求,不然明月坚决不会给人当师傅,她才懒得去教育人呢,太费劲了。

        “这样也好,等师傅回来,让他跟皇兄说一声,他说的皇兄应该会听。”

        渝州王虽然话是这么说,可心底还是有几分忐忑的,如此高手被他带回去,皇兄估计是要难以安心的吧?